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 碧海青天夜夜心 056 莫提花前月下事(3)

    他做了那样对不起她的事,又如何能面对那样的容颜?她消失不见,难道不也是拜他所赐。他找了这么些年,无非是给自己些念想罢了。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连那最初日日折磨他的愧疚都已经逐渐淡去了。

    似乎连那丝最后的执念都快要被动摇了。

    那个曾从高高的台上如一只轻盈的百羽鸟般落在他面前的姑娘,你到底在哪里?你可知道我上天入地找了你许多年?你 是不是早就忘了当初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的少年?还是,你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你再不出现,我都不知道还能再等你多久。

    你再不出现,我就去爱别人了。

    苏子易自嘲般地喃喃自语,却突然想起了一个“别人”。

    那个少女,初遇时冷若冰霜地挑开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冷意渗人地伶伶落在他的面前,再见时拿一柄寒芒四射的雪渊硬生生地抵在他的喉间,白衣乌发在似火夕阳里倾国倾城。即便是被他困在苏园里,她的表情却也丝毫不曾变化,好像没有什么能够让这个年轻的女子害怕一般。他甚至微微气恼地夺去了她的初吻,她的唇那样冰冷,那样让他不知所措,可当他看向她的眸子,那眸子里有震惊和厌恶,却仍旧没有一丝温度。

    而后他将她困在马车之内,她却依然淡定如斯,不似平常小女孩的暴跳如雷或者娇羞含怯,他千方百计地逗她开心——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可她却丝毫不领情,还是那样冷冷地拒他于千里之外,好像没有什么能撕开她冰封的表面。

    一路上他遇到了太多了围追堵截,饶是他全力以赴也难免有些力不从心,甚至颇有些自身难保。他好累,想着也不是非要绑架她不行,不如就将她放走再另寻方法算了。可是每次探视时躺在她的身边,他便会有说不出来的安心,甚至说着 说着就毫无防备地睡过去,醒来时连他自己也不相信,多少年没睡过安稳觉,怎么却能在一个“敌人”身边睡得如此之沉!若是被师父知道定会悲愤交加,而她却只是睁着清亮的眸子,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

    他兀地就不想放开她,一点都不想。他甚至有些盼望到永安的路永远都走不到头,这样就不用去面对他必须要拿她去谈判的事实。

    可是再长的路,还是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天,那一日他得知了慕容凝大嫁的消息,急忙着手去安排这一变动。再急急赶回来时,只看到了满屋狼藉,那个人抱着她离去的背影。苏子易认得他,他是钦天监陌上尘,是他打不过的人,他也只能 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她带走,双手狠狠地攒成了一个拳头。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那么快再见到她。

    那日她刚刚在朝堂之上力挫劲敌,不知为何竟然失神,竟没注意到隐在暗处的他。他便跟了她一路,眼看着她走进了怜陌轩,眼看着她与陌上尘依依道别,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希望她能看到他,甚至忘了他自己是在“跟踪”她。

    他到底还是小瞧了她,也是一时大意,甚至没细想以她的脚程,为何好端端地要住什么行宫。他想的是,我可以与她再见一面。

    是的,那日他跟踪她,不过是想与她再见一面。

    她平日里从不离手的雪渊太过引人注目,会让人一不小心就忘了她还精于其他的独门暗术,十八根海棠落雨针针针绝妙,他输得心服口服。然而却也不是真的服输,只道是自己疏忽。往日他竟不知道,原来她也是这般的心思缜密,引蛇出洞。

    可是她永远会让他意外。

    四根长针钉入他的骨头里,让他感觉到了什么叫真真切切的疼。已经多久了,没有感觉到这样的疼?所有冰封的记忆随着流出体内的血汹涌回他的脑海,他终于也无法再维持着无动于衷的表情。

    是的,很久了,他没有再被回忆擒住手脚,拜她所赐,他又一次尝到了疼痛的滋味。可她到底还是不忍心,替他拔了针 又止了血,似是真的相信了他的示弱。可她并不知道,他真的有很多面,每一面都惟妙惟肖似是真心,可每一面到底都搀了一半的假意。

    他终于还是趁她拿药的片刻逃了。忍着深入骨髓的伤痛,他颇有些自嘲地想,看来一时心血来潮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还是这样血淋淋的代价,怕是自己也麻痹了,只记得她是个女人,却忘了她绝非一般的女人。

    刚刚对她起的那些旖旎心思,也都被按捺成了一派云淡风轻。念及此,神思也清明了些,便感应得周围四面八方的气息像是沉重的黑暗一般将他围裹。他几乎是要勾起嘴角大声笑了出来,他还以为她终究是个女人,他动用了她唯一的那么 一丝怜悯逃了出来,却不知道原来她根本就是要放长线钓大鱼。

    他哑然失笑,说不清是失落还是痛楚,原来自己一直都看错了她,她,慕容汐,未央宫清尘宫主,根本就没有心。

    可她终究还是失算了。他在与她的对决中那般轻易便认了输,想来也让她低估了他的实力,派来监视他的影卫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值得他好好利用。你若无情,我便无意。苏子易在心里冷冷地想,看到那始终平静无波的面容上惹上山崩地裂般的痛苦,一定很有趣。

    可一切却非完全能在掌控之中。

    回到苏园才发觉珍藏多年的丝帕在慌忙中落在了未央宫之中,他还是要再去见她一次,才能够将一切了断,他有些懊恼地叹气,可是却仍旧按捺不住一丝欣喜,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

    现在仔细想来,一切都是他过了激。她随口回绝,他却当了真。仿佛是多年来唯一珍藏的回忆一夕之间化为泡影,仿佛他曾活生生地活过的唯一证明都被她抹杀,苦苦寻找多年的女子再也不会出现般的灭顶的绝望和滔天的怒火让他将这些 年隐忍的感情全部喷发,而她生生受了他的万钧雷霆。

    他口不择言,说出来的话那般恶毒。可她却仍旧是冷冷地,仿佛巨石投入深井,甚至来不及激起一丝涟漪便已沉没。她 终究还是将那方帕子还给了他,他明白,她是说他们之间,两清了。

    可是,当他看着浑身湿透的她,心里涌动的竟无一丝欣喜与快感,而是,说不出来心疼。

    是的,他心疼。心疼并且愧疚。

    每当他想起她柔弱地倚门轻声地唤他“你怎么来了”的娇俏模样和她如春后细雨般的好嗓子,每当他想起她脆弱地抵着墙空荡荡地失去了色彩的面容,每当他想起她浑身落雨湿漉漉地将一方温热的旧帕坚决地交到他的手心里,他都觉得心里有什么堵在那里,想忘又忘不了,想说又说不出,像是卡在喉间的一根鱼刺,呛的他难受异常。

    他有些难以自抑地想,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他甚至想不出怎样的男子能与她相配。

    仿佛她生来就该是一个人,独立于天地之间,无悲无喜,无爱无恨,无羁无绊。

    就像是指间漏过的风,根本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他的手掌微微摊开,千回百转的心里盘亘着那个白衣的身影,连那方手帕何时飘离都未曾发觉。

    那方手帕在苏园的假山上羁留,在树影里流连,在石桥上摩挲,在玉阶前辗转,徘徊留念,像是在挽回他一般,带着不舍与缱绻。

    回过神来的他赶忙大跨步上前去,将手帕紧紧地窝在了手心,爱怜地拍去了沾染的尘土。他拍打着,一阵熟悉的清香便 似有若无地游曳与他的鼻尖。

    两个女子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汇聚又分离,重叠又飘散。

    他就那样生生地定格在那里。

    直到苏园附近的小学堂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苏子易才堪堪回神,一阵阵稚嫩的童音声声入耳,依稀可辨。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人不如故。

    脑海里的身影终于清晰了起来。

    是那一年,十来岁的少女,那个曾从高高的台上如一只轻盈的百羽鸟般落在他面前的姑娘,带着璀璨夺目的光芒,照亮 了他的世界。

    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认清了他与她之间近乎天堑的鸿沟,他一咬牙,冲出了苏园的大门,往他们一往无回躅的命运里大步而去。

    人这一生,到底要犯过多少次错,才最终换回了错过呢?

    彼时,他并不知道答案。

    【第三节】

    永安,花满楼。

    连续十日以来,慕容烟会准时在花满楼三楼的第二间厢房“水云阁”外蹲点。此厢房正是柳依依的住处,她来此的原因显然是探听慕楚与柳依依的每日会晤,众人也皆心知肚明地随她去了,因此她便也理所当然地听不到什么。偏这场初夏的雨连着十来日都不曾停歇,惹得她更加心烦意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