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62 等闲变却故人心(2)

    慕楚罕见地沉默着,并没有看她,似乎也沉浸在什么往事里。

    “当年,公子在我娘临终前答应娶我,依依此生……便已经交托于公子了。依依自知,公子并非池中之物,日后定是人中龙凤……依依也从不曾奢求,只想着能一心一意地跟着公子。公子若是真的倾心于三宫主,依依便去求她,跪着给她磕头认错……若她容不下依依,依依也不强迫公子兑现当初的誓言,定不碍着公子和宫主的眼,离的远远地……”

    柳依依一番话说得心酸无奈而又通情达理,只怕世上没几个男人能在这样楚楚可怜、善解人意的佳人面前无动于衷、保持清醒。

    显然慕楚不在其列。

    他面不改色地扫了一眼泪眼婆娑的柳依依,语调竟然有些冰冷:“依依,对付风月场那些男人的手段,不要拿来用在我身上。这招以退为进,用的有些过于刻意了,不够好。”

    柳依依的哭泣戛然而止,像是被人踩住了了脖子的鹅。

    空气里满是难堪。

    “原来……却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吗?”柳依依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双眼渐渐失了神采,忘记了哭泣。

    “这么多年了,慕楚,都这么多年了,你对我虽然好,但总是带着些难以接近的冷漠与疏离。刚开始我好难过,想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不讨你欢心。可是后来,我发现你对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如此,对我反而显得更加温柔和亲近些,我便也就心满意足了。我想,在你眼里,我终究是和她们不一样的,将来你会娶我,你唯一不会利用的就是我。”

    “可是,慕楚,你告诉我,为什么如今这一切都变了?”柳依依泪眼婆娑,跪在地上的模样楚楚可怜,梨花带雨。

    似是说到动情处,她失了礼节,直呼了他的名字,嗓音嘶哑,有些撕心裂肺的味道。

    “依依。”慕楚叹了一口气,似是想到了什么往事,眸底藏了些愧疚。

    “我自是会娶你的。”是承诺,却不是誓言。

    “你变了。慕楚,你变了。”柳依依却像是不知足似的,不住地摇着头。

    “依依你……”慕楚蹙起了眉,微微有些不满于她的得寸进尺。哭哭啼啼的柳依依让他很难将她同往日那个顾盼生辉、玲珑百态的名伶联系起来。这样的柳依依让他感到陌生,似乎有什么逃脱了他的掌控一般,让他觉得不安。

    “或许你自己也不曾发觉,只要慕容烟在你的身边,你总会不经意间就会笑起来,是那样发自肺腑的笑,那么温暖,那么好看。慕楚,平日你想见你真心笑一笑,是要有多难?认识你这么多年,都没见你笑的这样多过。你和她在一起,当真就如此开心?”

    “够了。”慕楚喝止,似乎并不想听。

    柳依依却不依不饶:“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平日里就算她再怎么胡闹,你也会一笑了之。要出去办事,也总要先和她细细地说清楚!她发脾气,你也就跟着哄她……慕楚,最近我时常在想,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慕楚吗?那个冷漠拘礼,那个不带感情的慕楚吗?为什么那样笑着的你,为什么那么温柔的你,为什么她身边的你,是那样的陌生?慕楚,你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

    慕楚有些动容地看着她。

    那样的神情让柳依依心里咯噔一下。那笑容是那般的柔和而纯粹,不似他往日令人捉摸不透的似有似无的浅笑,他的笑意直达眼底。

    笑容可以伪装,眼神却骗不了人,那样真真切切的笑靥,深深地刺痛了柳依依的眼。

    因为,他的眼神、穿透了她的身躯、目中无人地追忆着和那个女子在一起的光景。

    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儿,原本以为轻易便能打发得了,却为何,输了的竟是自己?

    不甘心!不甘心啊!

    柳依依的表情渐渐被恨意布满,待她调整好情绪看向慕楚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眸子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清明,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让她胆战心惊。

    他们之间,何时竟有了如此的嫌隙?

    他的心,他的心里盛着千山万水,藏着家国天下,揣着爱恨情愁,却唯独没有她。如今,竟然连最初的那一点抱团取暖的信任与相惜,也正在一点一点地被磨灭掉吗?

    却道故人心易变啊……

    【第三节】

    未央宫,汐暇阁。

    前几日,未央宫传来清尘宫主患病的消息,患的还不是一般的病,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麻,这一病可非同小可,震惊满朝文武。

    但慕容汐每日里,只在汐暇阁里休养,避不见客。前来探望的一众人等也一拨一拨地兴冲冲地来,提心吊胆地回,连清 尘宫主的面都没见着。

    不过慕容汐素来清冷,天麻又是极厉害的传染病,因此也没有谁吃饱了撑着冒着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非要见她一面,慕容烟躲在汐暇阁中虽然闷的发霉,但好歹没被人发现这瞒天过海的这一遭。

    转眼已是过了好几天,慕容烟趴在桌上浑浑噩噩,慕容汐的贴身侍女小溪却慌慌张张而来:“三宫主,不好了,门外有个人一直坚持要见您,怎么轰都轰不走啊怎么办?”

    慕容烟的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二姐的情郎?

    转念又深深地鄙视了一下自己,她懒散地吩咐:“就说我睡下了。”

    “三宫主,他说他会一直等到您醒来。”小溪一溜烟地跑出去,箭一般地冲回来。

    “就说我一脸麻疹,丑的吓人!”慕容烟咳咳了一声,“当然,委婉点,不要损了二姐的形象。”

    “他说他不介意,也不介意被传染,也不介意一直等下去,但无论如何都要见您一面。”小溪的表情简直欲哭无泪。

    “……”

    磨磨蹭蹭到她自己都觉得太磨蹭了,她才与执意要见她,准确来说是执意要见“慕容汐”的男子隔着一层飘飘荡荡的薄纱“面对面”,当然此刻她穿着慕容汐平日的一袭袅袅白裙,三千青丝飘逸而如瀑般垂在她的胸前,面上仍旧覆着一层素色的面纱,姐妹二人本就十分相似,此刻她斜倚在贵妃榻上,几乎和慕容汐如出一辙。

    慕容烟动作僵硬地打量着面前负手而立的男子,只觉得他虽不如慕楚那般不食人间烟火,但这烟火的气息却让他看上去更加丰逸俊朗、真实可触,活脱脱的一个美男子。要不是已有慕楚给她提高了审美品位,她大概早就把持不住地流口水了。

    目光对视的那一刹那,慕容烟惊得险些从贵妃榻上滚落下来。

    蓝蓝蓝蓝眸?那他不就是苏子易吗?那他不就是二姐不共戴天的仇人吗?那他不就是北荒的大王子吗?此时此刻他又为什么拜访未央宫?未央宫的影卫又为什么会一路放行到汐暇阁前?

    饶是隔着层层帷幔,苏子易也感受到了慕容烟如临大敌的戒备气息,他俯身笑了笑,“宫主莫要紧张,苏子易此次来正是为了那日在未央宫的莽撞向宫主陪不是来了,没想到宫主自此竟然一病不起,苏某心中万分愧疚,特来探望一二。”

    慕容烟则是一头雾水,二姐从没提过她和苏子易此前还有过怎样的交情,也难怪她如今一个头简直有两个大,但也不得 不硬着头皮模仿着二姐平日的口气与语调:“我知道了,没别的事就退下吧。”

    苏子易的眉头一皱,慕容汐的话语虽然依旧冷冰冰,但却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其实他早在来未央宫之时就料想她会怎样,是直接雪渊伺候,还是置之不理,他都在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她虽然起先对他避而不见,他本已经做好等上三五天的准备,没想到她却没再坚持便与他见了面,这倒是让他颇感意外,意外中又夹杂了一抹难以名状的欣喜。

    可是此番见面,却让他觉得有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宫主就没有别的事要问在下?”苏子易试探地问。

    呃,别的事?慕容烟一愣,对了,他与二皇子!可是,他不是她的敌人么,为什么会提点她这个?难道苏子易他是故意的?到底该不该问呢?慕容烟那叫一个纠结啊!

    还好苏子易似乎是习惯了她的不搭理,只是继续循循善诱着,“我与二皇子的事,想必你已查到了吧……莫不是因此,闭门不出?”

    慕容烟想虽然过程差别很大,但结果确实差不多,于是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苏子易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他面前端坐甚至连姿势都不曾变化一下的“慕容汐”虽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却完全没有散发出人畜勿近的气场。先前他以为是生病让她强大的气场弱了一弱,可现在看来完全是他想错了。锐利如鹰的目光渐渐眯成了一条线,他不动声色地环顾她的四周,发现竟然没有她从不离身的那把耀眼的“雪渊”。

    “你是谁?”苏子易变了脸色和语调,右手悄无声息地握住了剑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