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64 等闲变却故人心(4)

    【第四节】

    季府,卿暄堂。

    “此前,我曾与将军提及的合纵连横,如今怕是时候了。”慕楚轻啜了一口茶,缓缓道。

    “如今?二皇子如今失去了左相的支撑,可谓是痛失左膀右臂,余下两位皇子见他受挫,自是觉得离皇位又进了一步,怎肯转而结盟?公子所谓的好时机,恕卿扬难以认同。”季卿扬皱着眉,显然是不赞成慕楚的提议。

    慕楚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吹开了漂浮的一片茶叶,露出了碧青色的茶水来。他方不紧不慢地开口:“季将军,很多事情呢,就像是这茶,你要拨开这层层叠叠的一叶障目,才能够看到茶水真正的颜色。”

    “哎呀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是怎么回事儿!”慕白急道。

    “季将军既也在朝堂之上,自是知道那日,给左相定罪的关键物证有两件。先撇开玉佩不提,那份亲笔书信是写给谁的呢?”慕楚提醒道。

    “那书信言辞随意,不加掩饰,定是亲近之人。又提出了共同除去未央宫,必定是位高权重之人……”季卿扬变了变脸色:“二皇子。”

    “没错。”慕楚点头,继续循循善诱:“有什么能让楚扬心甘情愿,做出舍弃东台左相这样一个重要的筹码呢?”

    “对他登上皇位最有利的……是……”季卿扬抬起头来,是掩饰不住的吃惊,“难道是皇上!”

    “是皇上。皇上或许是给楚扬透露过对徐世昌的不满,又或许是给了楚扬一个难以拒绝的承诺。总之,楚扬选择放弃徐世昌,必与昭和帝有关。”

    “那皇帝这么做,到底有何深意?”季卿扬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原因可能有二,一是他已经认定楚扬是最佳的皇位继承人,因此要为他除去徐世昌这一潜在的心腹大患;二是皇帝已经不能容忍诸臣瓜分权力,参与夺嫡,为所欲为,想要杀鸡儆猴,一一削除。目前,我们还不能断定他到底是何意,当然,很快就会知道了。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对于楚灏和楚琅来说,都是不容乐观的局面。所以,此时正是合纵连横的时机。”

    “可是其中的曲直利害,他们未必能够看透,万一他们不愿意,该如何是好?”

    “正是因为他们当局者迷,可能会沉浸在暂时胜利的喜悦中,所以才需要我们。”慕楚似是早已想到,笑意分毫未减。

    “可是我如今身居要职,手握兵权,皇上对我的任何动作都十分敏感。三皇之争,我一直都是作壁上观,从不参与。难道如今……”季卿扬有些犹豫。

    “不,你不可以。你同时还代表着未央宫的立场,无论你偏向哪一方,朝局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难以掌控,这不是我们现在想要看到的。”慕楚摇头否定了他的想法。

    季卿扬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又不能确信,只是皱着眉,神色复杂。

    慕楚在他犹疑探究的目光下无所谓地笑笑,放下茶盏,悠悠地站了起来:“没错,将军。方才我说的我们,其实是我。”

    猜测得到证实,季卿扬微不可觉地叹了口气,沉默了下去。倒是一直静静凝听的慕白难以置信地跳了起来:“大哥,不会吧,你要出面?以什么身份?”

    “以慕家大公子的身份。”慕楚的口气波澜不惊。

    “不是,我说,哎哥,我们都隐姓埋名东躲西藏这么久了,你这突然就要……就要那啥,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慕白挠着头,不满地嘟嘟嚷嚷。

    “是啊,够久了。慕家的仇,该报了。”慕楚平静地回答。

    一向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慕白此刻却突然冷下脸来,表情里满是恨意,他愤然开口:“我一直在等这一天!!!”

    慕楚伸手摸了摸慕白的头,像是值得依靠的兄长,无声地安慰着相依为命的弟弟。

    “是啊,够久了……”

    待慕楚慕白回头去看的时候,少年将军仍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像是从不曾开过口。

    一时间,卿暄堂静默了下去。从天地的尽头,似有风卷着寒意穿墙而来。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冥冥之中席卷了这间繁华帝都里不起眼的一个小厅堂,无人知晓,背负着命运和仇恨的少年们,在那一刻,心里想着些什么。

    “对了,今天怎么没叫依依来?”良久,慕白想到什么的开口,打破了不知何时才会结束的沉默。

    “呵呵,柳依依。”慕楚轻笑起来,笑意冰冷。

    “哥,咋了?”饶是迟钝如慕白,也听出了慕楚话语里不加掩饰的冷漠。

    “在冥州之时,我曾与你感慨,信任来之不易。无论是找到值得你信任的人,还是相信就连他们也会背叛你。”慕楚叹了一口气,敛了冷意:“依依她,两者都做到了。”

    “不会吧?”慕白难以接受地睁大了眼,一脸的不愿相信,“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慕楚悠悠地瞥了他一眼,慕白立刻识趣地住了嘴。确实,他的大哥,又何时弄错过什么。

    “有件事她并不知,那日我于花满楼的门口撞见了慕容烟,便已知晓她的房间中藏有密道。我给过她机会,多少期待着她能与我坦白。没想到,她却执迷不悟。”

    “密道?”慕白也是惊讶万分。连慕楚这样需要藏着掖着的身份,去见柳依依,也只是小心复谨慎。若她的房间内有密道,怕是不知道见的什么人。

    “我虽发现了密道的机关,但密道已经被封死了。想来是她心虚,怕被我发现。”慕楚的话音里一丝温度也无,让慕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会不会,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慕白仍旧是不死心。

    “要想证明是不是误会,也简单。如今密道已封,想要联系只能靠别的法子。你武功高强,不如前去监视。是非曲直,你自己判断,也省的我空口无凭,免得你说我冤枉了她。”慕楚冷冷淡淡地吩咐道。

    慕白抿唇,显然是备受打击:“我们与依依认识这么多年了……她怎么会……她怎么能……”

    他咬咬牙没能再说下去,哀恸的语气让慕楚也不由得晃了晃神。

    “五年前,我与依依再遇,她那般单纯又那般脆弱,依偎在我的怀里,是那般的依赖与相信我。这么些年,许是已经太过习惯她人前千娇百媚曲意逢迎的样子,我竟然没有发现她,竟是何时,已经背叛了我。”慕楚随意地笑了笑,笑容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楚,“倒是这几天,常常想起她小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我也是真心想着要护着她一生一世的。”

    慕楚缓缓地陷进了软椅里,语气是说不出来的疲惫:“许是这么多年,她变了,我也变了。变的太多,连彼此,都认不出对方了……”

    等闲变却故人心啊……

    与此同时,晚晴居。

    慕容凝看着桌上铺陈的精心绘制的炎朝五洲四海地形图,若有所思。

    那张地图上,被她用红点勾勒出了几个圆圈,那圆圈正是前些日瘟疫风波爆发最为严重和繁华的几处重镇。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慕楚提到了影阁,让她吃惊非常。没想到这个几十年前已经被未央宫剿灭干净的江湖势力,如今竟又卷土重来。其势如火,其猛如虎。

    影阁重现,未央宫必将首当其冲。

    冥州洛溪郡、漓江郡、洛水郡,中州的平川郡、千叶郡以及宿州的长宁郡、凤宿郡。慕容凝苦苦思索着,这几个城市之间,究竟有何关联呢?

    分散在不同的州,各个郡的郡守又没有特别明显的关联与背景,各个城市之间的交往也毫不密切,可谓是风马牛不相及。难道,真的是影阁只是为了让瘟疫扩散的范围更广泛一点而随机选取的几个城市吗?她在心里隐隐否定着这个答案。

    她仔仔细细地寻找着这些城市之间的共同特征,脚边的资料堆积如山,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的线索。

    夜已经很深了,几根长烛已快要燃烧殆尽。

    她长叹了一口气,疲惫地躺在了矮榻上,困倦到忍不住想要合眼。

    她抬手欲做枕,却不小心打到了榻边的红木箱柜上,痛的她几乎是立即清醒了起来。她揉着手腕直起身来,转身想要将不小心撞开的柜子合上,却被柜里的东西勾起了兴趣。

    那是一封封信。即便是小心翼翼地保存着,那些信笺却已经渐渐泛黄,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她以前也是读过这些信的。这些信是历代离开未央宫的男子们的信,到底是亲人,同袍血脉哪能说断就断,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未央宫,也不例外。那些信,是权势与争斗之外,未央宫残存的最后一丝温暖。下嫁之前,她看着未央宫的各种珍稀及旧物,到底是一件都未曾带。倒是这些信,她竟有些舍不得,悉数带了来。

    许是她的心里,多少能明白那种感觉吧。离开未央宫,像是离开了家,离开了庇佑的港湾,从此漫步风雨,不知何人同舟。

    她再次翻阅了那些信笺。

    信笺里的内容她都已经十分的熟悉了,此刻只不过是回味,辗转留恋,感慨万千。

    目光随意地扫了几封平摊开来的旧信,突然她的眼神变了一变,表情从柔和到肃穆,不过是一瞬之间。她极快地从榻上跳起,携着信笺奔至了地图前。不知道她是看到了什么,一一将那些信笺放在地图的红点处,手指因为紧张和急切而微微发抖。

    最后一封信也被放在了地图之上。

    慕容凝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一动未动。

    长烛终于发出了最后的一份光和热,悄无声息地熄灭。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和死寂,仿佛什么也不存在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天光即将破晓,可周围仍旧是一片漆黑。

    空气里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叹息:“我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