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65 人生何处不相逢(1)

    【第一节】

    十日后,北荒,布洛依城。

    布洛依城位于厄罗河、密西河和唐泽河三方交接的下游,是苍州公认的第一大城,也是北荒的皇城。

    北荒诸族皆是游牧民族,鲜有一座如此富丽堂皇的都城,因而成为了整个北荒民族引以为傲的辉煌象征。布洛依城中的达雅王宫更是由北荒历代的王族驻守,是北荒最高权力的巅峰。每隔五十年,由七个大部落的部落长统领的七阁理事会推选出一个新的王族,这一任执掌北荒王权的真王正是一百多年来一直统领整个真龙部的龙琰家族的族长——比穆真﹒龙琰﹒帝亚戈。

    慕容汐混入布洛依城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她自幼随同母亲将一口北荒话学的出神入化,虽然带着些永安口音,但她拿着由最靠近永安的真煌部开出的通行令牌,一路上可谓是畅通无阻。她在布洛依城中盘踞了两日,便得了溜进达雅王宫的良机。

    原来几日后便是七大部落之一的真荣部的世子阿摩拓﹒长英﹒伽尼亚的十五岁生辰,真王特赐长英家族五日后于金殿之中举办庆生宴。此项难得的殊荣让一向积弱的真荣部扬眉吐气了一番,更是花了大手笔请到了一批出色的舞姬,跳的竟然是风靡永安城大街小巷的“凤舞九天”。

    这凤舞九天是九个女子一起蒙上面纱、身着彩裙变换各种复杂的步伐和形态来模仿凤凰翱翔的美丽姿态,这套舞步对其他的八支凤凰都没什么要求,偏偏对领舞者的要求近乎苛刻,不仅每一个步伐要准确地随着《凤舞》的鼓点踩下,并且要踩在舞台上每一个正确的位置,甚至不能差之毫厘,才能保证凤凰姿态的完美无缺,最后一个动作甚至要领舞者在其他八个女子手捧的直径不超过一只碗的金盆里独自旋转九圈半再做一个回旋踢才稳稳地单脚落下……因此即便是在极好歌舞的永安城内,能够领舞凤舞九天的女子凤毛麟角,无一不是永安城炙手可热的各家头牌。

    这不由得不让人心生感慨,这真荣部为了这个世子的生辰,真可谓呕心沥血啊。

    慕容汐在练舞房梁上偷看了半日,自觉得那些舞步手法皆没什么难处,她的身材又和那些身形高挑,肤白体嫩的舞姬有的一拼,滥竽充个数应当是不成问题。更何况这凤舞九天为了增加美感设计成了蒙着面纱的舞蹈,将她一张不属于北荒的面庞遮的严丝合缝,简直是天意也。于是她便在舞姬散场后利落地随便敲晕了一个。这倒并非因为北荒无人,而是北荒人民通常淳朴豁达光明磊落,热衷于在角斗场比武定胜负,不屑于暗杀或阴招这种宵小行径,才让她如今的各种行动都便捷万分。

    可通常所谓的天意,偏爱弄人。

    被慕容汐随手打晕的那个姑娘,正巧是凤舞九天的领舞者。当她站在达雅金殿镶着金粉的软毯上发现了这个悲哀的事实后,平静地计算在这满是北荒赫赫有名的威武将军和将金殿围得水泄不通的带刀武士的众目睽睽之下逃走的可能性。

    是零,因为雪渊没有在她的身边。

    慕容汐并不慌乱,只是有些茫然。茫然于这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茫然于这一系列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茫然于此情此景,不知此为何地。她又为什么在这里,所谓何事,心念何人。

    没错,在这致命的当口,她仍旧心无旁骛地神游物外着。

    直到一个探究般的视线突然触碰到了她的眼神。她像是有心电感应地抬头看去,那双蓝眸正准确无误地落在她的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里盛着天南地北的熟悉。那样纯洁无暇却又让人弥足深陷的蓝,宛如天空的宽广,宛如大海的深沉,似是她竭尽全力都逃不脱的迷城。

    她看着端坐在主位上持杯遥望的他,只觉得他散发着全然陌生的气息,兴许是他穿着北荒的短襟窄袖的服饰,兴许是他肩披的貂绒大氅,兴许是他腰间精壮而厚实的蛮族宽刀,兴许是他脚踩的那双鹿皮虎头长靴,让他看上去更加威武雄壮。虽然他坐在那里,却掩盖不住他如骑马闯天涯的勇士那般的光芒。

    那样天赋的荣光。

    《凤舞》的第一个鼓点恰在此刻落下。

    弹唱凤舞的琴师亦隐藏在重重帷幔之下,不知为何人,只有一个飘逸的身影,情逸绝尘。他独自操琴,十指挥动,一串激昂的琴音随着鼓点弹出,竟仿若雷霆滚地,沙场之音在堂中激荡,有的宾客竟然惊退一步。

    帷幔中的琴师却仿若未觉,放声高歌:

    凤兮凰兮,

    何时复西归,

    翙翙其羽振翅飞,

    月落梧桐生荆棘,

    不见凤凰兮使我双泪垂。

    伴随着琴师的歌声,慕容汐竟然动了起来,身体甚至完全不受她脑海的控制。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似乎都是身体自发的本能,牵引着她的思绪在熏着温暖麝香的暖殿里飘荡。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她的舞姿并不妖娆而华丽,也不矫揉而造作,她就那样清清丽丽地踏着每一个步伐,带起一连串扑面的冷风。

    他的眼里已经看不见其他人。

    就只有她。

    就只有她曼妙而轻盈的舞蹈。她舞的那样高傲绝伦,舞的那样超凡脱俗,舞的那样睥睨世俗,仿佛她并不是在舞蹈,也不屑于被人欣赏,她就在她的世界里,展现她最美的姿态,她明明只是个舞姬,却犹如一只真正的凤凰,那样耀眼,那样让人移不开视线,却又是那样的难以捉摸,若不是金殿琉璃的青瓦顶,他丝毫不会怀疑她下一刻便会展翅飞去。

    可饶是他克制不住地伸出手去,却还是捕捉不到她的一片衣角,指间却依稀传来她发间的清香。她的三千青丝在空中完完全全地飘荡开来,美得惊心动魄,一寸一寸竟宛如那万丈的红尘,惹得人只想纵身其中,再不醒来。

    凤兮凰兮,

    何时复西归,

    明明其羽向阳飞,

    四海翱翔鸣即即

    失我君子兮使我中心如沸。

    凤舞的鼓点越来越密,越来越快,她却依旧收放自如,仿佛不是她在踩着鼓点,而是鼓点为了迎合她的足尖。

    旋转,旋转,再旋转,天地失色。

    一圈,一圈,又一圈,万物俱静。

    凤兮凰兮,

    于今复西归,

    煌煌其羽冲天飞,

    直上九宵睨燕雀,

    开我枷锁兮使我不伤悲!

    最后的一个动作收的突然而绝佳,她的衣裙甚至依旧是维持的飞翔的姿态,可她却已经稳稳地停落了下来,微微扬起的侧脸伴着冷冷俯视的眼眸,仿佛一只浴火凤凰啸着清音直冲九天。

    凤凰舞,舞苍生。俯仰天地,傲视苍穹。

    金殿内久久地没有呼吸声。

    直到慕容汐从神游和意外中回过了神,朝着各席的众人盈盈一拜,众人方才如梦初醒地找回了自己的呼吸,毫不吝啬的掌声经久不息。

    慕容汐微微侧首,右侧的帷幔内空空荡荡。那个歌声清绝,琴音铮铮的神秘琴师已了然无踪。

    主座上的他转身朝身边年轻少年轻轻一笑,开口的声音雄浑沉厚,是流利纯正的北荒话:“阿摩拓,你哪里搞到这样出众的舞姬?本王忍不住想要向你讨要过来了。”

    那个叫阿摩拓的贵族少年显然也是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出众的舞姬呢,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舞姬本就是用来讨好王子们的,甚至包括他这场生辰宴,也不过是希望真龙部能够与真荣部永世交好。可是,可是为什么当大王子亲自向他讨要,他却突然有些舍不得起来,他也很想细细看看她的容颜,一品她的魅力,了解她柔弱身躯里蕴涵的能量……

    “唔……这个……她……本世子我……”阿摩拓支支吾吾地犹豫,却突然瞥见了下方父亲的凌厉眼神,他本能地瑟缩了一下,没能再继续说下去。

    端坐主位上的蓝眸男子没有再说话,手指有意无意地摩挲着腰间的弯刀,那刀上隐约有几个豁口,昭示了它主人的骁勇善战,赫赫威名。

    “既然大王子喜欢她,那她便是大王子的人了。”阿摩拓的父亲、真荣部的部长见儿子一时色迷心窍,忍不住站起来挽回着局面。

    慕容汐平静地注视着高高在上的大王子,只觉得他的高傲与霸道一如既往,色眯眯盯着她的模样,让人生厌。

    “如此甚好。以后有了什么好处,本王自然也会顾着真荣部的。”他这样说着,目光却一直盯着慕容汐,只见这个小小的舞姬似乎是并不害怕他似的打量着他,此刻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倒也没什么不同,可是他的心里却隐隐约约有个声音——一定要留下她。

    那个男人说着那样的话,语调与表情与方才并没有什么不同。听在慕容汐的耳里,却有着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他执意要留下她,绝非好色而已。

    自己,暴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