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68 人生何处不相逢(4)

    这下轮到苏格勒久久说不出话来,微微垂下的眼角让她显得格外忧伤。

    她神情哀哀地盯着慕容汐,话音也变得哀婉:“是啊,在呼伦贝特草原上待久了,我竟忘了只有雪族可以长久地保持青春容颜了。可是,阿怜在我的记忆里,就如同你现在这般模样……想不到她的女儿,如今都这么大了。”

    慕容汐斜睨了一眼她身后垂首站立的大块头,没有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苏格勒像长辈一样拉起她的手,和蔼地问道。

    “我是家中次女,慕容汐。”她礼貌地回答,眼角余光却瞥见着冲她比着鬼脸的莫达罕。

    “汐儿……”苏格勒作势想要抚摸她的头,被她不动声色地避开了。

    她微微偏过的头和苏格勒落空的手组成了难以言说的尴尬,一时间气氛隐隐有些僵。

    “也不怪你认生,当年我与你娘互赠珍玉之时,你姐妹三人都还不曾出世。”苏格勒自然地收回手臂,自嘲般地解围着。

    慕容汐似是想到了什么,轻巧地从腰间玉带内摸出一块佩玉,“可是这个?”

    那块玉佩通体碧绿莹润,却有着极高的通透性,仿佛那绿意是活的一般,融进一汪清泉之中,带着清寒与灵气,缓缓地在慕容汐手中流淌。她抽出玉佩的那一刻,整个屋内似乎都被这绿意染的透亮,散发着青碧的幽光。

    苏格勒楞楞着说不出话来,莫达罕则是一副赞叹不已的表情。慕容汐难得地开口解释:“母亲为我姐妹三人各制了一块腰玉,说是她在北荒一位挚友的馈赠,让我们好生保管。”

    “你娘她……”苏格勒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来,“如今可好?”

    “娘亲三年前将宫主之位让给了长姐,不知前往何处隐居,音讯全无。”慕容汐不动声色,语气中的冷意却令人难以忽视。

    苏格勒又是一阵唏嘘不已,“想必她已经厌倦了吧,她那样的女子……”

    “你姐姐嫁人后便是你即了宫主之位吧?一切可都习惯?未央宫可好?”刚说完便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急急解释,“你只挑能说的说便可。虽然北荒与炎朝交恶,但我与未央宫的情谊却是极其深厚的。你姐姐嫁人的事在北荒也是轰动一时,是以我这个深宫妇人也听闻一二,绝非有意打听。你且宽心,我只是关心则乱,断没有旁的心思。”

    苏格勒笑容和煦,像是生怕她误会,生了间隙。

    慕容汐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回答,旁边的莫达罕却是一脸讶然地忍不住插嘴,“你便是未央宫清尘宫主?那你又为何成了阿摩拓部落的一名舞姬?”

    他这话倒像是提醒了苏格勒,她难掩吃惊与担忧地询问:“对啊,汐儿,你怎么孤身一人,出现在达雅王宫?”

    【第三节】

    季府,晚晴居。

    “怎么,现在想到要来我这里自首了?”慕容凝端视垂首瘪嘴乖巧认错的慕容烟,语气里罕见地带了丝责怪。

    “姐,我知道错了!可是姐,你快派人去救救二姐吧!二姐她、她一个人往北荒去了!”慕容烟也顾不得慕容凝的责备了,语气惶急,带着万分的害怕。

    “她自恃身怀绝技,向来天地不惧,孤身横行。我虽劝过,奈何她全然听不进去。”慕容凝无奈地摇了摇头,语调竟毫不慌乱,似是慕容汐前往北荒,在意料之内一般。

    “二姐一个人在北荒,万一,万一……”慕容烟咬着唇说不下去了,急的快要跳脚。

    “北荒是何等凶险之地,她此番前去,几乎就是羊入虎口。你替她瞒了这么些时日,我当你会继续装傻到底,怎么这会儿倒是这般担忧她来?”慕容凝的口气不咸不淡。

    “姐,苏子易他说他不是北荒的大王子!说我们搞错了!”慕容烟虽不知这其中的利害曲折,但听苏子易那寒的渗人的口气,便知晓这事情定是万分严重,她顿时没了主意,什么也不管不顾了,直直地奔来找慕容凝寻个主意。

    “他不是北荒的大王子?”慕容凝似是也略感吃惊,眼角微微扬了扬,沉思着渐渐蹙起了眉,“我以为这一切都是他布下的局……如此说来,汐儿此次去找北荒大王子与二皇子勾结的证据,看来注定是要落空了。”

    “那,二姐要是被北荒人抓住了,会怎么样啊?”慕容烟哭丧着脸,心中是十二分的愧疚。

    “若是他们不知道她的身份,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可若是他们得知了她是未央宫主,那未央宫乃至整个炎朝,就有大麻烦了。”慕容凝绝非危言耸听,她的眸色越发深了,带着罕见的凝重。

    “是我的疏忽,唉。我早就发现一涉及苏子易的事,她便有些不寻常,端的是鱼死网破也要查个究竟的架势,没想到竟这么快便付诸行动了。”慕容凝长叹一口气。

    “姐,你赶紧派人去救二姐呀!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慕容烟急切地摇晃着慕容凝的手臂,表情泫然欲泣。

    “现在去救她你认为还来得及吗?”慕容凝却不买她的帐。

    “呜呜……那怎么办……都是我不好,我早就应该告诉大姐的……二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慕容烟终于挨不过内心的煎熬,蹲在地下小声地抽噎了起来。

    “好了好了,”慕容凝终于不忍心再责备她,“就你们那点小戏码,还想瞒过我?你以为你在未央宫装你二姐托病的这十余日,我为何连瞧都没去瞧一眼?”

    “啊,姐姐你早就知道……那……”慕容烟疑惑地抬头。

    “你姐夫去救她了。”

    八日前的一个黄昏,慕容凝正与季卿扬一同用着晚膳,刚入口的菜还没来得及嚼上一口,未央宫便有影卫来报,说未央宫主生了天麻,不能会客。

    慕容凝几乎是立即拍了筷子站了起来。

    “我不让她调查宫中之事,原想她便就此作罢,我倒是低估了她的决心,想必是去北荒了!”

    季卿扬终于从埋头吃饭中抬起头来,微微诧异:“好端端的她去什么北荒?有什么事值得她冒这么大的风险?”

    慕容凝却突然面向他,目光灼灼,“你说,如果你对一个人的身份来历皆好奇,时常会出神想到她,那是不是说明她对你而言,是极其特别的?”

    季卿扬夹菜的手一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色似浓墨一般,在瞳中缓缓漾开。

    他半晌才支支吾吾地作答,“就算是吧。”

    “汐儿这丫头……”慕容凝跌坐回椅子里,头疼地用手扶着额,无奈地摇头,“有什么心事总喜欢藏在心里,连我也不说……”

    “总不能事事操心。”季卿扬突地甩出这样的话语,冷冰冰的,像是没有一点温度。

    如今季卿扬对慕容凝,并没有如同之前那样厌烦嫌弃的神色,但更加疏远,常常十天半月也不曾露面,躲她躲的似是有些刻意。如今又见他这般态度,慕容凝来不及细想,不由有些情急。

    “总归是又拖累了你,不劳烦你操心也是自然的。”一句话里淡中透露着酸,仔细听去还带着苦与怨。

    她却不曾想季卿扬此番确实是好意,觉得她不能事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偏偏他不善言辞又端着高冷,又因着一贯的冷漠与疏离,倒教慕容凝误会了。

    见她无端端又置起气来,季卿扬有些不悦地放下了碗筷,“你这是什么话,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往日她自是克制复忍耐,从不曾与他针锋相对过。往往是他方一拔高音量,她便软了下来,好言劝着,倒教他像是一拳砸在棉花上,轻飘飘地,不痛也不爽。然今日她却不知怎地,见他如此,也平白无故地来了气,“你慢慢吃!”

    起身便欲离席,被他一把捏住手腕,力气大的让她觉得骨头都要碎了,她挣不脱,不由得心下更恼,回头便是厉声怒斥,“你干什么!”

    季卿扬却沉着嗓子,墨黑的眸子里翻涌着风暴,低低地问,“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季将军你管得着吗?我是死是活,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她这般赌气地说着,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的光景。

    季卿扬只是盯着她,一言不发。那墨黑的瞳孔里像是深潭古井般沉沉地看不到底。他的目光似是有镇定心神的魔力,时间分秒流转,而她竟在他墨瞳的倒影里莫名地一点一点消了火气,满腔的怒火与担忧都化为了平静,接而被他瘦削有力的手掌拍着肩膀硬生生地按坐下来。

    他在她一瞬不瞬的注视下不自在地偏过了头看着一桌琳琅的菜食,有些生硬地开口:“你吃饭,我去救小汐。”

    有千言万语,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最终都没能滚出她的喉间。她梗着脖子只挤出一句话,“你大可不必如此。”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怎样回答,可是话已经逸出了唇边,他说的是,“你本也不必对我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