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69 人生何处不相逢(5)

    她有些讶异地看向一身冰凉如水的墨袍少年,这几年间他消瘦了许多,比之以前,眉眼间多了几分冷漠。许是岁月蹉跎,命运磨砺,往日孤僻的少年变得更加不喜形于色起来,慕容凝如今竟越发猜不透他都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面对面,无形中仿佛有难以捉摸的气流流转。

    慕容凝难得寻得机会,细细地打量起他来。他肩膀实在瘦削,玄色的衣料恰如其分地勾勒出那分明的棱角来,却并不让人觉得瘦弱无力,倒是觉得那蕴藏其下的肌肉纹理,定是勾人心魂的线条与力量。

    如今他的容颜大改,可在慕容凝的面前,他还是同以往一般模样。他的面庞也生的白净,是男孩子中少有的秀气,侧脸的线条虽然深刻,却并不锋利。慕容凝痴痴地端详着,竟能在这样秀丽的面容里,依稀寻着当年那个墨眉斜飞、鬓若刀裁的男孩的影子。

    只因那双寥似沉潭的眸子,暗含墨色,直视人时,仿佛要将人引入那一团暗雾之中。而她,便是在这样的眸子里,日益沉沦,终至不能自拔。

    “无夜。”慕容凝轻轻地执起少年垂在身侧的手,他一双手指生的白净细腻,像是舞文弄墨的手,温润的像是哪位世家的公子,而不是日日握着长枪浴血奋战将军。她动作轻柔而小心,像是怕碰坏了什么名贵瓷器一般。

    他下意识地抽回手背在身后,为了阻止它微微的颤抖,攥的指节发白。

    似是有什么心事被不小心戳破的微恼,他别扭地拧过脸,留给她一个孤傲的侧影。但可疑的红晕却顺着白皙的脖颈一点点地爬上了耳根,渐渐地那薄如蝉翼的耳垂竟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慕容凝只觉得自己仿佛融化在了那样的神色里。

    盛夏的夜里并不安静,焚风翛翛穿城而过,惹得树叶沙沙作响,蝉鸣一声胜似一声。萤火虫也漫天纷飞,仿若一盏一盏小小的眼睛,沉默地凝视着灯火下的一对夫妻。

    慕容凝耐心地为季卿扬穿好贴身的软甲,挨个将暗扣都扣得一丝不落。手指灵巧地为他套上罩衫,将每一个细微褶皱都细细捋平;双手温柔地拂过他的腋下,为他将腰带系至最合适的位置。再为他别上一条祈福平安的千千结,为他一身的墨袍里添上了一抹亮色。最后她一层一层地梳着他茂密如黑缎的发丝,将它们全部高高挽起,拢在纯银的峨冠里。

    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空气中是默契的静默。他的眼神在一言不发里追逐着为他忙碌地准备出行的妻子,黑眸里盛着罕见的光影与柔情。

    妥帖地准备好了一切,她将他送至了季府的门前,那里早有一匹上好的骏马备好鞍等待着他,马背上的干粮淡水一应俱全。他本已经迈开脚步准备上前去,慕容凝却突然唤住了他:“夫君。”

    那两个字听得他一愣,心里腾地一声升起了难以遏制的波动,他分不清那种情绪是什么。但他也清楚地意识到,他竟是毫不排斥,甚至是有些欢喜的。这样想着的时候,他便越发不知该如何面对慕容凝,只得强撑着没有回应,一任那翻江倒海的感情尤自欢腾。

    慕容凝见他的身形僵硬,背影冷漠,不肯转过头来,料想他必如此前一般皱着眉强忍不快,不由得气恼自己的情不自禁,暗暗改过口来,只是絮絮嘱咐:“将军,一路上要挑人烟荒芜的地方走,布洛依城在北方,你每日跟着太阳就不会错,太阳晒极了的时候就躲在马肚子下,夜里的时候要不要燃起篝火,走在沙坡上的时候记得要下马步行,不然极容易滚下来——”

    “我知道。”季卿扬到底是不动声色地转过身来,便见她一脸惶惶然的神色,心头一软,回答的语气也不由得放轻了些。

    “我也知道你与北荒交过战,对北荒的各处都十分熟悉。但这次毕竟不是行军打仗,要是被发现了也不要硬碰硬,以你的身手逃回来也不成问题的。救不出汐儿就不要硬拼,等你回来我们再想别的方法……”

    “知道。”见她似是要将能想到的事情都一一交代,季卿扬有些无奈,但终究是不忍拂了她的心意打断。

    “还有,我在那些云珠里封存了些秘术,若是到了实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便动用那些子云珠,我自能得到感应,操纵那些秘术远程施放……此法可能单薄了些,但多少聊胜于无,也好叫我安心……”

    季卿扬见着渐渐失了镇定的女子,便想起半年前他领军前去攻打北荒的前夜。军情紧急,甚至不容士兵们回家去吃个团圆饭。他设法通融,破例让那些士兵的家人前来军营探望。那一日,军营里密密麻麻水泄不通,老幼妇孺围绕着满身甲胄的士兵,像是一朵朵簇拥着绽放的素色冷花。许是知道此去凶多吉少,生死未卜,空气中传来的交谈,絮絮叨叨全是些了无意义的叮嘱。那些话在他听来十分可笑,大半辈子没出过城没见过一个北荒人的见识短浅的妇人,凭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竟来嘱咐日日操练真枪实荷的男人。听多了,他便觉得不耐,可他放眼看去,那些士兵却极其听话地点头或者应着,神情除了素日训练时的恭顺,还平添了些旁的什么,他并不怎么明白。

    那日,月衣不知为何没有来。他一军主帅,遥遥站在军中高台之上,负手而立,甲胄齐身,面无表情。

    他融在嘘寒问暖的一片脉脉温情里,宛如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

    可如今,见着慕容凝此般的神态与语气,他似是有些隐约地能感受到,那日那些絮叨妇人们的心意,以及那些士兵们除了恭顺还添了眷恋的面容。往日那样一个巧笑玲珑,似是什么也不会害怕与担心的女子,那样一个位高权重,见惯生死的女子,此刻同那些担忧丈夫远行、生死未卜的妇人也没有什么不同。是担心他再也不会回来。担心此刻便是永别。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心意还不曾被知晓。

    原来,这便是牵念。

    “阿凝。”他忍不住出声唤了她的名字。那是大婚以来,他第一次开口唤她的名字。阿凝。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知为何就那样自然而然地溢出了他的唇间。这样叫着,就像是寻常人家的丈夫叫着自己妻子的名字,温暖简单,带着烟火的气息。

    慕容凝被他这样一叫,便突地止住了音。只是神色还是愣愣的,像是没有听真切,又像是不敢相信听到的。

    往日那些别扭与置气在此刻将要面对的未知离别面前显得微不足道,那些巨大的无法逾越的鸿沟此时似是消弭于无形,季卿扬极其自然而然地伸手握住了她,饶是七月流火的气候,她的指尖却是寸寸冰冷,握在他温暖手心里仍旧有些克制不住的发抖。

    他看向他掩饰不住担忧的妻子,温和地出声安抚,“我一定把小汐带回来,你莫担心。”

    慕容凝却仍旧是木木地盯着他,瞳中带着一丝怔忪呆滞,仿佛不曾想到他竟然会这般说话。

    “你……方才……叫我什么……”隔了许久,她才恍然抬眸,含情凝睇,玉白的两靥攀染了些微晕红潮。她方才听得分明,如今不过是小女儿心思,念着他今日非同以往的温柔,恨不得这夜长的没有尽头。

    季卿扬却也是明白她的心思的。方才那两个字喊得稀疏平常,随意自然,可被她这样一问,竟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他本就面皮儿薄,先前那些狠言狠语他都还记在心里,耿耿于怀。是以这些时日才有事无事便躲着慕容凝,因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同她心平气和地相处,举案齐眉,像是正常夫妻一般。这样想着,那两个字就在唇齿之间萦绕徘徊了许久,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来。

    他眼神躲闪,余光却不小心瞥到了她。她的眼眸中倒影的满满的都是他,羞赧的情意快要溢出瞳外。

    那样熠熠生辉的眸色,像极了那日他信手挑落盖头时。

    美目盈盈若秋水,似是有千言万语要同他说。

    季卿扬只觉得有一脉血刷地就冲上了脑海,他将心一横,再也顾不得自己的扭捏心意,脱口而出,那两个字却出乎了两个人的意料。

    “夫人。”

    慕容凝吃惊地微启了朱唇,只觉得久违了的温暖与柔情冲撞着她早已枯涸的心,四肢百骸冻结的血液重新奔腾游走,似乎有什么失去了的正在一点一点地朝她迈进。她难抑欢喜,最终也还是没忍住,嘴角微微的挑了起来。

    她今日妆点的甚美,青黛描眉,眼尾点晕。一对朱唇染了嫣红,瞧上去似是绽放的嫩蕊,尤其额心一点花钿,平添几分娇艳之色。如今配着那笑容,说是国色天香也不为过,那自内而外的妩媚风情,教一贯寡欲清欢的将军也看直了眼。

    回过神来的他却觉得抬不起头来,无论如何也不知该怎么面对她,心臆被满腔的羞愤与迷恋填满。他一咬牙,麻利地翻身上马,骏马长嘶撒开蹄子,一溜烟跑的快要没了踪影。

    呼啸而来的风捎来她遥遥的一句:“夫君,阿凝等你回家。”

    她的嗓音婉转缠绵,让人听了忍不住耳际酥软。季卿扬只觉得浑身似乎都红的发烫,一向阴霾笼罩的心扉似乎透出了些明亮的光,让他微微有些头晕目眩,睁不开眼。

    风像是那个女子柔若无骨的手,轻盈地萦绕在他的指尖,缱绻而温软。他心中一动,忍不住就回眸看去。

    只见青瓦回廊间,他的夫人弯唇浅笑,眉目盛颜,般般入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