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71 曾经沧海难为水(2)

    “有意思。”慕容汐仿佛丝毫不为所动,简单的回答却意味深长。

    “我知道你并不相信。据说大炎王朝的皇族兄弟之间,会因为皇位互相残杀,你死我活。”

    慕容汐定定地朝他看过来,眸里清澈的仿佛甚么也不存。莫达罕却像是遇到了刺一般垂下头来不敢看。

    “当然,北荒的王子们也会为了王位而争的头破血流,只不过不至于那么不择手段罢了。”他闷闷地说道。

    “愚蠢。”慕容汐收回的视线,话语里的寒冷甚于往日。

    莫达罕却像是有些不服气:“马背上长大的男儿,向来光明磊落,不屑于暗地里放冷箭。”

    “你弟弟可不是死在马背上。”慕容汐一点情面也不留。

    莫达罕的脸色几乎是在瞬间就白了,胸口处闷闷的钝疼。她的话语,无疑是一根尖锐的刺,刺入骨血。

    他神色复杂,却没有开口责怪慕容汐在伤口上撒盐。只是戚戚地看向殿外万家夜深千帐灯,在灯火阑珊处遥遥朝她伸出了右手。

    “阿若拉,帮我。”他的声音饱含沧桑与苦楚,似是跋涉千里传至她的耳畔。慕容汐转头望去,那双蓝眸里燃烧着哀求与歉疚,太过复杂的情感倾泻而下,一双宽厚濡湿的红润掌心微微颤抖。

    “不是帮你。”慕容汐的话让他楞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只想要个答案。”慕容汐被灯火映亮的侧颜清清冷冷,似乎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

    年少时慕容汐唯一宝贝的就是雪渊,唯一的念想就是让雪渊更加贴合地与她融为一体。她这样勤学苦练了约摸有四五年的光景,因着她天资聪颖、后天努力,世上多少复杂难攻的剑谱在她的剑下一一化解,她的剑术已渐渐无人能敌。

    而那一天,她一直记得。那是她十二岁那年,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盛夏傍晚,她蹲在未央宫后的一方碧溪饮露池边仔仔细细地擦拭着雪渊,母亲却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一袭白衣应着夕阳残照,依旧美若天仙。

    她开口说的却是:“汐儿,你可想习得雪渊的秘术?”

    慕容汐对于秘术可谓一窍不通,也丝毫不感兴趣。她不觉得神神叨叨地对着一堆符纸练几个咒来是值得她修行的。然既然是关于雪渊的秘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

    就算不是如此,母亲的话,她也从不曾拒绝过。

    此刻,慕容汐和莫达罕面对面端坐,言简意赅地让他明白雪渊的秘术:“雪渊曾是上古的神器,由大炎朝开国轩辕帝偶得之。一百八十年来,魂断雪渊剑下的绝世名将、术师权臣不计其数。这些人中不乏奇能异术着,三魂虽灭,七魄不散,却被雪渊封印,不能回魂重聚,久而久之,成了怨灵。”

    “哈?还有这种事!这些怨灵,难道没什么坏处吗?”莫达罕甚是匪夷所思,目光忍不住在雪渊剑上来回逡巡。饶是他左看右看,也不过是把精湛的长剑,除了看上去锋利精致了点,和常见的好剑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慕容汐微微点了点头:“怨灵积攒的怨气与日俱增,终于在轩辕帝发兵剑门关之时起了反噬,一病不起。正史记载,他被封为柳贵妃的女子用药物所救。”

    “实际上呢?”莫达罕听着正史记载,就觉得没那么靠谱。

    “离以血祭亡灵,以半生秘术修为将这些怨灵封印在了雪渊剑内,封印秘术名为‘剑魅’。后来她创立未央宫,所求轩辕帝的最后一件事是,将雪渊赐予她,从此世代相传。”

    “可是,这如今又能派上什么用场呢?”莫达罕看着她用双手托起雪渊,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曾与雪渊剑行过‘血煞’之盟,可与雪渊共存意识。而雪渊封着积怨的亡灵,因而有了可以探寻前尘往事的能耐。如今我的血,便可以唤醒沉睡的亡灵的意识。以及,还需要一盅你的血,来探寻与你有关的前尘往事。”

    “我的前尘往事?不用这么麻烦的啊,我可以说给你听,保证不会撒谎!”莫达罕有些费解,不知慕容汐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你不知道前尘往事。”慕容汐甚至没有给他反应和消化的时间,不知从袖中何处钻出来了一根尖利的银针,毫无犹疑地对准她的纤细皓腕干净利落地划了下去,霎时一道红丝便汩汩冒了出来,映在那般欺霜赛雪的肌肤上,颇有些触目惊心的味道。

    莫达罕心都不由得揪了一下,默默地替她喊疼。可对面的女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表情是说不出的冷然。

    莫达罕怕她将他刚刚的疑问看作了害怕,也毫无惧意地挽起胳膊任她宰割。

    慕容汐便提了银针向他刺来,寒芒一闪,想象中的刺痛却一丁点儿没有传来。

    莫达罕不由得一愣,只见慕容汐的动作竟然突地收住了,那样快的速度产生的惯性理应收不住,他不明白她是如何做到的。让他更不明白的却是慕容汐为何突然停下来。

    “能不能给个痛快?不就放点血嘛!”莫达罕有些不满地嘟哝着。

    “如今你命门毕露,取你性命易如反掌。你没什么想说的吗?”慕容汐的一双眸子锐利无比,像是盯紧了猎物的狮子。

    莫达罕惊的忘记了说话,直愣愣地盯着她。半晌,他憨憨反问:“那你会取我的性命吗?”

    慕容汐极快地将落雨针拢回了袖中,不知为何,莫达罕这样的神情,教她突兀地想起了那个人,四根落雨针钉在他的身体里,他却哀哀地求她放过。那样的神色,似是她攥着他的身家性命,而他则期待着她的手下留情。

    多么可笑啊。

    可她,居然真的手下留情了。虽然本就打算放了他继续监视,但以她往日的性格,定会折磨掉他半条命。

    可她没有。

    见她收回银针,提起雪渊,莫达罕才后知后觉地心有余悸:“不……不会吧……你刚刚难道真的想要我的命?”

    “不是现在。”慕容汐没有再理会他视死如归的表情,手中的雪渊翩飞地掠过他的手腕,速度比痛觉传来的更快。

    莫达罕眨了眨眼,只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出现幻觉。

    因为,他看到慕容汐在舞蹈。不同于凤舞九天,那舞蹈是空灵的,难言而喻的。

    那是慕容汐在祭剑。

    莫达罕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茫茫天地间,天地间唯有慕容汐一人。

    她的剑势轻灵,雪渊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她在空中如蝶翻飞,剑花四溅,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剑光若虹。每一道剑气都于发出后便消弭,只有些许微风流动。她的剑艺绝世不羁,刃上没有一丝寒意杀气。只当剑是三尺白绫,碧云空暮里是她的乌发长裙。

    她身后的背景却犹如风云变色,乾转坤移,时空变换,落叶纷崩,颇有山崩地裂日月尽毁的架势。他不觉骇然,正在犹豫是否该躲避之时,慕容汐沉着冷静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耳畔,“幻象而已。”

    待到一切重新归于安宁,他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慕容汐的倩影。他着急地想开口唤她的名字,没想到无论他怎样张口却喊不出一丝声音。

    慕容汐却像是无所不在似的听到了他内心的声音:“这幻境便是我,我便是这幻境。你也不是你,不过是幻象罢了。”

    莫达罕被她说的有些晕,正待细问,面前的画面却逐渐清晰。

    紧闭的镶金镂花的大门前,一个男人正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他身材高大挺拔,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身考究尊贵而不显浮华的衣饰,衣领和袖口的纽扣镶嵌着名贵的赤尖石。

    莫达罕低低吃了一惊,没错,男人正是他父亲年轻时的模样。他张口便欲呼喊,未待他发出声音,年轻的父亲便径直穿透了他的身体。他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这里的一切,都是过去的幻象,真实的,不为人知的,过去。

    三个小时前龙琰真王比穆真便在这里徘徊等待,然而却始终没人出来给他一个结果。他脚下的步伐益发焦躁,眉间的褶皱越皱越深,眼神中是掩饰不住的慌乱与焦急。

    “真王?真王?”一个女仆轻声唤道。

    年轻的龙琰真王吓了一跳,屏住呼吸,继而死死地摇晃着那个女仆:“怎么样了?孩子生下来没有?”

    女仆被他摇的头晕眼花,一脸汗水,气喘吁吁。

    “真……真王,阏氏生下了男孩,母子平安。”

    比穆真如释重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哦……赞美伟大的磐靼天神!赞美美丽的雪神……哦我的天,终于生了……”

    他独自兴奋地念叨了半天,却忽然发现那位女仆只是站在一角并不吭声,低垂着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隐忍,便奇怪地问:“怎么了,阏氏平安生产,你为什么不高兴?”

    女仆勉为其难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恭喜真王……只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