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74 曾经沧海难为水(5)

    八年来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让他本能地感到惧怕,他颤抖的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男人轻蔑地嗤了一声,勾起嘴角,“比我想象中的还不济一些。”

    莫达尔的面色在他的嘲笑声中变得惨白。

    “不过,”他的话音一转,“我可以帮你。莫达尔。你叫莫达尔是吧?”

    满意地看到莫达尔点头,他继续说:“这八年来,被关在这几间如牢笼的院子里,你怕是十分的想去外面看看吧?”

    莫达尔一愣,终于小心翼翼抬头看向了他。

    他唇边的笑意更深,“哦不,只是去外面看看怎么行?你是不是希望能够像莫达罕一样有专门的授课和武术老师,有属于自己的一匹小宝马,有着成群的护卫护送,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

    “当然,这些还远远不够。你将会得到父亲的呵护,母亲的疼爱,你会成为北荒的储君,成为下一任的真王,整个北荒都握在你的手里,每个人见到你都会弯腰行礼,再也没有人会说我今天刚刚见你的那句话,你将会成为磐靼天神选中的勇士,你将会是整个北荒的骄傲,成为呼风唤雨的那唯一一个!”

    莫达尔呆呆地将他望着,像是完全傻掉了一般。

    “如何?”男人循循善诱地问道,“你想不想成为莫达罕?”

    彼时莫达尔尚且年幼,并不能分辨男人所说的“成为莫达罕”和自己一直梦想着的“像莫达罕一样”之间的不同,也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冲着他笑的像笑面虎一样的男人也绝非善类。

    他本该拒绝,可是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强大。

    他想,终于,我可以和莫达罕一样了,一样强壮,一样英勇,一样奔跑在阳光下,一样骑马看月亮。

    那是他多年来梦寐以求愿望与期盼,现在就摆在他的面前,那么真实可触而又分毫不少,那么唾手可得而又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只需要他一个点头。

    于是他点了头。他缓缓伸出了稚嫩的小手,放在了男人探出的大掌中,那掌纹支离破碎,中间断裂成一道深壑,甚为吓人。他本能地想抽出手,奈何男人的手心已经握紧。

    从那一刻起,他也便不能再重新选择一次他和莫达罕的命运。

    男人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的瓷瓶,透明的瓷瓶里翻滚着黑色的液体,像是邪恶的诅咒。他瑟缩了一下,有些怯怯地问:“这个——真的会让我变得强大吗?”

    男人唇边的笑纹更深,“你喝下去不就知道了?”

    他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口气将气味难闻的液体咕噜喝个干净,期待着身体的变化。可是胸口却传来了剧痛,四肢百骸都失去了力气,他缓缓地瘫倒在了地上,连面前男人的身影都变得模糊。

    他有气无力地拽着男人的张牙舞爪的袍角,恨不得将男人碎尸万段,“你……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呢?”男人将自己的衣袍从他的手中抽出,嫌弃地掸了掸,“要不是这样,你怎么会成为莫达罕?”

    男人的话音越来越远,越来越空蒙,莫达尔吃力仰起的头“咚”地一声砸在了地板上,彻底失去了知觉。

    多年来,他的记忆里只存有这样支离的片段,孩童时的记忆多半模糊,他懵懵懂懂,不曾知道男人要做什么。然而拜着雪渊剑的前尘幻境所赐,他终于明白那个日后他唤作“九叔”的男人为何会需要他成为莫达罕。

    他的九叔比穆塔是上一任真王最小的儿子,比他的父亲年轻许多,是老真王的最爱。老真王本欲将真王之位传给他,奈何当时九王子还太过年轻,无论是战功还是人脉都敌不过当时炙手可热的四王子比穆真,于是这储君之位一拖再拖,终于拖到了老真王阳寿耗尽之时,一众王子跪在王榻之前,四王子带刀跪的尤为靠前。老真王的手指颤巍巍,颤巍巍地抖了许多抖,最终在抖到了四王子的身上的时候断了气。老真王驾鹤西归,四王子众望所归,成为了新一任的真王,也并没有为难这个曾与他争夺过的小兄弟,予了他一块封地,这些年也相安无事地过了下来。

    按照北荒的习俗,如同炎朝有各种各样的太子陪读、皇子陪侍一般,北荒崇武,少不了要诸家王爷大臣们的儿子都来与王子们一同学习刀法剑术比赛打猎之类的,而这一任唯一一个长到可以习武年纪的王子也就非嫡出的莫达罕莫属了。莫达罕与三王爷家的大儿子厄鲁十分之要好,要好到连带着龙琰真王与三王爷的交情也随之越来越好。

    这些都不过是一笔带过的背景,而事情真正的导火索来源于一块封地。龙琰家族的一位老王爷驾鹤西归,偏无子嗣,丢下了一块不大不小的封地。那块封地本挨着九王爷的封地,他也就自然而然地以为这封地顺带着会归他所管。可是这一申请到了龙琰真王这里,却不知何故,被真王按着一拖再拖。本来顺理成章的事情眼看着没了着落,九王爷心中格外光火,费了一番周折后总算摸清了真王的一些想法,一是真王觉得九王爷的封地本来就颇大了些,再予他一块颇有分量的封地岂不是会出什么乱子;二是,因着嫡长子莫达罕的缘故,真王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块封地分给三王爷的大王子厄鲁,也算是照顾着周全。

    真王的这两点思量也让九王爷认清了两个事实,一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四哥对他依然是一防再防,生怕他做大;二是真王真是十分地要紧他这个宝贝儿子,已经早早地开始为他铺路谋划。于是他思来想去,终于得了个一箭双雕的好方法,那就是利用龙琰真王另一个病怏怏的大儿子来除去莫达罕,再来控制这个不成大器的大儿子莫达尔。

    于是就有了先前莫达尔记忆中的那一幕。

    然而这个方法虽然是个好方法,实施起来的时候却着实需要费一番考量。因着两位王子的八岁生辰眼看着就要来临,那个诅咒也会越来越逼近。虽然每个人心里都觉得以莫达罕往日的矫健与莫达尔的羸弱,结局似乎是早已注定好的事。然而毕竟还是要走个过场,这个过场走的还不小,因为除了龙琰家族炙手可热的人物一应俱全,苏格勒甚至请来了当时世间一等一的秘术师,一时间整个场面**而肃穆,倒真像那么回事儿。

    待看清这个秘术师的相貌,沉浸在回忆中的大王子猛地一震,幻境也明显地出现了涟漪一样的波纹。

    那是一张酷似慕容汐的脸,甚至连形容举止,步态坐姿都是十足的相像,这一等一的秘术师正是——未央宫主慕容怜。

    虽然慕容怜的出现在二人的意料之外,但细一想来,一切似乎都在情理之中。她是苏格勒的好友,上乘的秘术师,免不得要来参加这场名为生辰宴实为选定会的场面。彼时炎和北荒处于休战时期,对于许多事情并没有那般敏感。是而在座的诸位龙琰家族,虽然听说过这位敌国宫主的泱泱大名,却的的确确认不出、也想不到她的身份。

    于是这一场精心策划的选定会就轰轰烈烈的开始了,选定会的结果不言而喻,否则莫达尔也不会变成如今的莫达罕了。然而慕容汐对这场选定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难得地感了兴趣。

    对于冰雪感应的试炼实际上十分简单,两个孩子分别从指间唤出冰雪的火焰,将十米开外的一鼎沸水冷冻结冰便可。可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对往日莫达罕如小菜一碟般的试炼,那一天,他却输了。

    即便是没有幻境的重温,莫达尔也不会忘记那一刻端坐的父亲的脸,那张脸上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回过神来的第一个表情竟然是失望与伤心。

    莫达尔觉得自己几乎要落下泪来。

    父亲,难道我不是您的儿子吗?难道,你对我就这么不抱有希望吗?

    胸口像是有团火在燃烧,转瞬便化为他的浑身滚滚的力量,他一拳送上前,竟然并没有注意掌风朝哪个方向飞去,待到他与众人回过神来时,毫无防备的莫达罕已经被他攒满怒气携满仇恨的一掌震下高台,身后一滩血迹。

    他呆了呆,讷讷地收回掌心,不明白自己何时竟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往常扳手腕之时,他从未赢过莫达罕。虽说今日他是乘他不备袭了一掌,可是矫捷如莫达罕,强大如莫达罕,聪明如莫达罕,为何竟没能躲开?

    他看着将莫达罕层层围裹的众人,黑压压的一片,晃得他眼晕。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这么热闹的场景,他本该高兴到欢呼雀跃,可是竟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空的发慌。

    年幼的孩子默默地站在人群之外,朝着那个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方向低声嗫嚅,“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高台之上,唯有慕容怜一人仍旧处变不惊地坐在她的席位上,淡然地品着茶,面上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她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人群之外低着头喃喃自语的孩子,只觉得他的背影孤单的可怜。

    “若我之前宣布他才是命定的下任真王,一定没有人会相信吧!”慕容怜低低地笑了起来,抬头仰望漫天苍穹喟叹,“漫天诸神,你等何其残忍,明明都是那样好的孩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