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知君用心如日月 075 曾经沧海难为水(6)

    慕容怜站了起来,朝他一步步走近,她的身后已经隐去了所有背景,只是一方简简单单的天空,月明星稀。

    “我是慕容汐。你强大的冰雪感应之力,从何而来?”慕容怜开口,却已变了声音,正是幻境里一贯传来的音色,凉凉地似一场冷雨。

    此时早已万分强壮的大王子依旧像当初那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地回答:“后来,我只是喝了九叔给我的一小瓶蓝色的东西……”

    “莫达尔。”慕容汐唤着他曾经的名字,嗓音纯粹,并不尖锐,可不知为何却刮刺着他的耳膜。

    她冰冷地开口:“不如,我们来看看故事的另一面。”

    语毕,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她的身形落在他的身边,幻境重新铺陈,宛如一幕缓缓拉开的大戏。

    戏中的主角正是真真正正的莫达罕,莫达尔的孪生弟弟,北荒的储君。

    幻境中的小小孩子正伸着手板心,戒尺一下一下地落下,打的他掌心通红。他却死死地咬着牙,小小年纪却倔强地不落一滴泪。

    “说,你到底兄弟几人?”年轻的父亲也红了眼,手上的力道渐渐不受控制起来。

    “我还有个哥哥,他叫莫达尔。”孩子梗着脖子,站的笔直笔直。

    “你!”比穆真气急,放弃了戒尺,转而从身边的铁架上抽起一道银鞭,一甩手往莫达罕的身上招呼过去。

    银鞭的鞭尾在空气中发出了“啪——”地一声脆响,莫达罕的背上顿时湮开了一道血痕,浸透了里里外外的帛锦,颇有些触目惊心的味道。

    莫达罕小小的身躯一颤,但还是撑住了并没有倒下,仍旧死性不改地坚持:“我还有个亲哥哥。”

    皮开肉绽的声音一次次地在空荡荡的华丽大厅里响起,每一次都伴随着莫达罕带着颤抖的哭腔:“我还有个亲哥哥。”

    看着莫名执著的孩子在皮鞭的鞭挞下伤痕累累,那一下一下,仿佛也抽打在了此刻他哥哥的心中。慕容汐听到了他狠狠揪紧的心里无声地呼喊:莫达罕……

    可莫达罕却并不能听见。

    苏格勒不知何时出现,死死地护着身下的儿子,紧紧地攥着比穆真手中的长鞭,声音变调而凄绝,“既然你真的只承认这么一个儿子,难道你要打死他吗?”

    比穆真握着鞭子的手一抖。

    半晌,他颓然地扔掉了银鞭,目光定定地看着半跪在地下的妻子和她身边奄奄一息的儿子,颓然道:“不让他说出莫达尔的身份,正是要护住莫达尔的性命,难道,竟是我以为错了吗?”

    苏格勒流着泪默默摇头,比穆真踉跄远去。昏迷中的孩子迷蒙地呓语,反反复复也就两个词语。莫达尔。哥哥。

    莫达尔哥哥。

    渐渐长大的莫达罕渐渐意识到,他的哥哥是与常人不同的,是不能与任何人提及的,因为他身体不好,别人知道了会伤害他。从那以后,他再也不会提及自己还有个哥哥,但却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忘记过他。

    年幼的他给了莫达尔他力所能及的所有关爱。

    他和一群同样年幼却显赫的各家世子们去逛布洛依城的灯会,灯会是从炎朝传来的,难得一见。小孩子们新奇万分,但也不过是图个热闹。只有莫达罕挨家挨个地挑,最终选中了一个千层莲花的花灯。一路上,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那个脆弱的纸糊的花灯,生怕来来往往的人群挂坏了绿莹莹叶子,生怕不小心溅起的沸油烧毁了红彤彤的花朵。他畏手畏脚、瞻前顾后、扭扭捏捏的样子惹得彪悍强壮孩子们的一阵讥笑,他却仍旧不管不顾,即便是溅起的烛蜡烫在他的手上,他还是咬牙忍住了把它扔掉的冲动。

    后来,这把花灯挂在莫达尔寝殿的房梁上,直到它油尽灯枯的那一天。

    他参加了特意为诸位世子王子准备的比武宴会,只是各家族长们联络联络感情的一种切磋,友好而和睦。莫达罕在看到获胜者的奖品的时候,刷得一下亮了脸色。稚嫩的孩子挥着一柄小短刀在比武场上使着吃奶的力气挥刀砍劈,拼命三郎的模样吓得对手节节后退。

    最后一个上场的少年大他约莫三四岁,膀壮腰圆,而他已经气喘如牛,满头大汗。许是觉得输在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手里太过不像话,这个年长的少年并没有如他的前几个对手一般因顾及他的身份而谦让,一柄大刀震的他连连后退,几欲呛出血来。他却依旧不服输,一招一式都是硬碰硬,转眼已是鼻青脸肿,却依旧颤颤巍巍地并没有倒下。他的对手终于不耐起来,将他逼至死角,欲让他掉下比武场好结束这场比赛。

    最后关头,他却不知道哪里来的爆发力,灵活地躲过对手的拳脚并借着对手自己发的力道将对手踢下了高台。浑身是伤的孩子拖着蹒跚的步子一瘸一拐地来到他脸色难看惊诧莫名的父亲面前,向他讨要获胜的奖品。比穆真有些想不明白地问他,莫达罕,你并不缺短刀。最终莫达罕瘫软在父亲怀里的时候,手中仍旧牢牢地握着那柄浸透了他的汗水与努力的小弯刀,而他用他父亲才能听见的耳语回答道:因为……哥哥他……没有。

    后来,这柄名为“雪鲨”的短刃一直别在莫达尔的腰上,八岁前是装饰,八岁后是武器。

    他偷偷摸摸地躲开了一众侍卫,半哄半骗地支开了一干女仆,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比穆真的书房前。浩瀚的书房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简直眼花缭乱,他艰难地在厚厚的书籍与琳琅物什中寻找着什么。最终,他的目标定格在了最高一层书架上的一块晶莹剔透的麒麟玉佩上。

    他吃力地推来了父亲舒适厚重的紫檀木椅,够不着。他垫上了书架边的一方小箱子,还是够不着。他搬来了几本布满尘土的厚厚的书籍,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地扶着书橱壁堪堪够着了那块玉佩。一点,一点,又一点。他终于将那块玉佩握在了手心,脚下的书却轰然倒塌,他失去了平衡,重重地跌了下来,一头撞在了书桌尖锐的桌角,霎时血流如注。

    整个达雅王城一片混乱,巨大的动静也引来了比穆真,他又气又急,冲着莫达罕大吼:“你要什么没什么,偏偏要用偷的?”可是无论比穆真怎样喝叱,莫达罕却始终不认错,麒麟玉死死地揽在怀里的模样,像是一匹护崽的狼。

    苏格勒在一旁连连垂泪,“莫达罕,别犟了,告诉你阿爸为什么要偷麒麟玉,你阿爸会把他给你的,乖……”。莫达罕想来比较听母亲的话,于是便低低地开口,“哥哥他想要一个阿爸送的东西,又不敢开口向阿爸要。我就来阿爸这里……”

    后来,那块麒麟玉饰一直挂在莫达尔的腰带上,陪伴他度过了灰暗了童年时光,见证了他日后的骁勇强壮。

    多年后的大王子看着他眼前的这一幕一幕,只觉得心疼到说不出话来,他捂着胸口,表情痛苦不堪。“我不知道……这些我都不知道……难怪每次他来送我东西的时候,身上总是有伤,他还告诉我是他骑马练武时不小心弄的……原来,原来竟然……”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幻境里的莫达罕正牵着一匹小马坐在呼伦贝特大草原上,身边围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他却显得异常沉稳和安静。那些小孩子终于也消停了下来,同他一起抬头仰望着天空,天空中高悬着一轮明月,大的像是他最爱吃的饽饼。他微微偏过头看向他身边的同伴,“厄鲁,你往旁边让一让,留个位子。”厄鲁听从地挪了下屁股,却没忍住好奇:“还有谁会来?”

    莫达罕依旧痴痴地望着月亮,眸子里满是期待:“莫达尔。”“莫达尔是谁?”厄鲁疑惑。

    莫达罕却并没有接话,看上去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说:有一天,我会和他坐在一起看月亮。

    说这话的时候,他美丽的蓝色大眼睛里盛满的,是慕容汐从未见过的柔软与期冀。

    一旁的大王子已然不能自已。

    逝去的流年在幻境中如同走马灯一般变换,那些曾经的年年岁岁,不过是如今的吉光片羽。画面来到他们决裂的那一天,那一天是亦是他们的生辰,七岁的生辰。

    莫达尔孤零零地对着比他还高的三层蛋糕,周围的侍卫仆从大气也不曾出过一声。他已经整整等了五个时辰,可是不远处莫达罕的寝宫里却依旧人声鼎沸,言笑晏晏。

    梆子声声已经敲过了亥时,这一天已经即将要过去,他逐渐等待的如同一尊泥塑一般。

    身后的门终于“吱——”地一声被人推开。

    莫达尔几乎是欣喜若狂地回过头去,嘴中叫了一半的阿妈却硬生生地顿住,面上的表情逐渐蒙上了黯然:“怎么是你?”

    莫达罕慢慢地蹭到了哥哥的面前,支支吾吾地:“哥……阿爸阿妈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