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卷 噬心以蛊惑以情 133 百蛊化峒无人归(8)

    “公子这话问得人好不明白,你们自己的兄弟不见了,反倒来问我?刚刚那场面公子也见了,能不能留得命在是要看运气——”

    “即便是我们都死了,盈秋前辈也不会被区区蛇阵要了性命。”慕楚打断她的话,手指有意无意地摩挲着腰间的玉佩,“我们千辛万苦来到百蛊峒,却连蛊司一面都见不上,这样叫兄弟们怎么甘心呢?”

    马帮的汉子们面面相觑,他们拿了钱财,很甘心,十二分的甘心,并不想见那什么劳什子蛊司。

    “你到底想要什么?”女子收起了表面的虚与委蛇,嗓音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带我去见蛊司。”慕楚开口,目光是不容置喙的坚决。

    那黄衫女子动了动手指,她这样的动作却叫马帮的汉子们一阵脊背发凉,谁也没有忘记,那样多的蛇是怎样在她的手势之下化为了粉末。可什么也没有发生,唯有她的脸色突然间变得难看起来。最终,她的手虚晃着比成了一个请的手势,目光盯的人发冷:“请。”

    慕楚没有忽略她突然间的变卦,隐于衣袖中的无名刀无声地紧了紧,但却毫不迟疑地向小黑屋走去。

    众人在小黑屋前等了许久,进去请示的黄衫女子才绕了出来,指着慕容烟:“蛊司请您进去。”

    “我?”慕容烟一脸不相信地指着自己,又一脸求救地看向慕楚。慕楚显然也是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不知道这蛊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黄衫女子亦向慕楚看去,眸色复杂:“还有你。”

    慕楚向她抛去了一个令人猜不透的目光,她心中一凉,想要探个究竟,慕楚却已经牵着慕容烟朝着小黑屋走去。她凝视着那个步伐稳健的背影,无声的博弈里现在仍看不出谁占着先机。

    慕容烟站在黑屋的入口向里面张望着,一片黑黢黢的,果真一点光都没有。她有些紧张地和慕楚耳语:“慕楚,我怎么感觉这蛊司不是什么好人呐?她不会要对我两下毒手吧?”

    慕楚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头:“放心,有我在。我本就不可能把你留给外面的这些人。”

    “他们有什么问题吗?”慕容烟一愣,虽然慕楚曾经叮嘱过她,可她还是轻易地就对朝夕相处看似无害的众人失去了防备之心。

    慕楚摇了摇头,牵紧了她的手迈入了小黑屋之中。进屋的那一刹,两人便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似是空气中有无形的压迫力一般。

    虽然这栋小黑屋比其他的竹楼要矮,但这里面没有分层,没有隔间,空荡荡的像是个吞噬人的黑洞。慕容烟仰头四望着,仿佛置身于无星无月的漆黑天穹下,教人心中只涌现出无穷无尽的荒凉与绝望。

    席卷一切的黑暗里寂无人声,唯一的声响便是穿透竹墙的幽幽冷风偶尔发出的遽乎短啸,仿佛死不瞑目的怨灵的悲泣。

    慕容烟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地方怎么还有人能活下去?莫非这蛊司……

    她胆战心惊地仰头看去,眼睛渐渐能适应眼前的黑暗,只见那快接近屋顶半空中,有一抹长长的发丝垂了下来,发梢晃晃悠悠,一下一下,举重若轻地拂在人的心底。

    慕容烟狠狠地哆嗦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慕楚感觉到慕容烟猛然绷紧的身体,他偏过头来抚摸她的脸,无声开口:“别怕。”

    那温热的触感和轻柔的话语似乎带着独有的魔力,慕容烟竟真的平静了下来,同慕楚手牵着手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接受着黑暗中的窥伺。

    他们不说话,蛊司也未开口。仿佛在这样的空间里,连时间都静止了。

    就在慕容烟站到腿麻忍不住想偷偷换个姿势的时候,蛊司的声音突兀兀地响起:“百里?”

    那声音细腻甜美,像是黑色的蜜糖,下意识地就让人一阵恍惚。要不是知道蛊司已经活了许多年,慕容烟甚至觉得她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更令人诧异的是,原以为那个黄衫女子是蛊司与外乡人沟通的翻译,可如今她一开口,那一口中州话标准流利的令人匪夷所思。

    慕容烟在黑暗中胡乱地点了点头。

    慕楚感觉到蛊司无声地笑了一下,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

    “看来,他活着回去了。”

    “您认识我父亲?”许是那声音太过轻柔魅惑,慕容烟觉得面前的蛊司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了,忍不住大着胆子问道。

    “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久的我都快要忘记了。那么你呢,百里家的小女孩儿,又为什么要来百蛊峒?”

    “我……我陪他来的!”慕容烟拉了拉身边的慕楚,示意他赶紧说句话。慕楚沉默了一下,蛊司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外乡人,你如此执着想要见我的原因,我大约已经猜到了。不论你过去是什么身份,经历了什么,进了这片林子,那些都是我毫不关心的。收起你的想法吧,不必再问。”

    “我不是为了我想要的而来。”慕楚却给出了出乎意料的回答:“我是为了您。明天就是"斗蛊选司"了,而您会输。”

    慕楚像是胸有成竹于自己的判断:“有人妄图替代您的位置。”

    慕容烟完全猜不透慕楚的意图,蛊司却像是毫不惊讶,慕楚仍然感觉她在笑,像是神灵看着凡人欲盖弥彰地掩盖他们的想法。

    “你以为你提醒了我,这样我赢了以后,便可以和我谈条件了。”蛊司一语戳破慕楚的心思:“可你也看到了,当蛊司不过是在这间小黑屋里孤零零地度过余生,这又有什么好呢?”

    听出了蛊司话语中的厌倦之意,慕楚却没有丝毫慌乱:“您知道我为了蛊而来,但您并不想让我将它们带去中州。可如果他们得手了,那么蛊术便要流传出去,这是您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黑暗中的那缕发丝停止了飘飘荡荡,像一根黑绳悬在了那里。

    慕楚毫无畏惧地向前走了几步,离她更近了一些。他依稀能看清那个女人的身影,瘦弱而纤巧,一头漆黑柔软的长发垂向了地面,覆盖住了她的脸。若非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片云波诡谲的森林,却都听命于面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女子。

    “我相信蛊司您即便是无欲无求,了无牵挂,却仍旧有些事情不想见到,也许也有什么誓言要守候。”慕楚极其恭敬地拜了下去,态度诚恳无比。慕容烟在一旁手忙脚乱地笨拙模仿着。

    “你就这样出卖了生死与共的同伴,还奢望着能得到我的信任?”不知道是哪句话戳到了蛊司的痛,她突然飘向了远处,语若寒冰,黑屋里的气氛急转直下:“撒谎和花言巧语是你们中州人最擅长的,尤其是漂亮的男人!”

    说到最后一句,慕楚已然感觉到了靠近脖颈那股冰凉死气的风,但他仍旧视死如归地站在那里,没有后退分毫。

    那股风幽幽地拂过他的面庞,阴森而缠绵,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但他仍没有退缩,不懈地试图游说蛊司:“他们从一开始便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也曾对我见死不救,想必蛊司您再清楚不过。这片林子里,与我生死与共的只有烟儿,是我唯一绝对不会背叛抛弃的人。”

    “爱情?”蛊司突然又笑了,这次连慕容烟都感觉到她在笑,那笑却是死寂的,如同一潭死水被搅动:“有点意思。”

    慕楚站在那里,紧紧地握着慕容烟的手,脊背挺的笔直。

    “这样吧,年轻人。祭鼓节结束后,以十天为限,如果你和你的小娘子都能活下去,我便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慕楚抬起头来,眸色灼灼:“我也希望蛊司您仍旧能履行这个约定。”

    蛊司却仍旧波澜不惊地笑着,荡向了更远处,声音如袅袅寒波:“是啊,我是真想看看结果呢。”

    慕楚牵着慕容烟往门口走去,借着门口洒下的微弱光线,慕容烟忍不住好奇地回头看去。那个女人并非悬空,她端坐在一根极细极细的长竹筒上,两根近乎透明的蚕丝悬在屋顶的横梁之上。她的脸上覆着鎏银的面具,像是已经和血肉长成了一体。她轻盈地随着那根竹筒荡漾,像是个荡着秋千的小女孩儿。

    慕容烟看着那像瀑布一样垂下的黑发,白纱随意地笼着那轻的如同几乎没有重量的身体,突然就觉得那个人是那样的孤独,孤独的像是已经死去。

    她难过地迈了出来,心里乱成了一团,不知道是该同情那个死去的小姑娘,还是该同情面前的这个蛊司。

    她原以为百蛊峒是个美好到近乎幻想的仙境,可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女人,每一个都那么漂亮,却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不开心。

    她不由得就想起了她的长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凝为什么总是蹙着眉,为什么连笑起来的面容都那么悲伤。

    所谓的命运,究竟是多么让人觉得沉重的字眼?

    她抬头向身边的慕楚看去,方才他那般信誓旦旦地说要与她同生共死,她已经觉得很幸福了,蛊司却为什么非要他证明才肯相信?又要如何证明?

    慕楚却直直地看向了前方,因为那里站着一个一直失踪了的人。

    古盈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长乐未央之胭脂泪(百度最新章节)  长乐未央之胭脂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