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少年游 第十九章 一出好戏

    “好,好,好啊!”男子连说三个好字,眼神之中满是欣喜之色。之前背在后边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了钟天的双肩之上。紧紧地攥住了钟天瘦弱的肩膀。

    钟天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耸了耸肩。对于自己刚刚成为密探的事情,似乎还有些耿耿于怀。一时间并没有理会起眼前男子,仰着头,打量起牢房顶来。

    “我知道,让你这个十五岁的少年蛰伏在魔煞谷之中,充当密探,是有些勉强了。”拍了拍钟天的肩膀,男子顿了顿,又说道,“可事到如今,也只有你能够但此重任了。玉牌你也拿了,现在将这魔煞谷,闹得天翻地覆吧!”

    “我说前辈,要是你们雷音寺想要我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在魔煞谷为你们卖命。然后你们来个空手套白狼,那我岂不是无地儿说理了?那,在下的好处,您就看着给吧。”搓着手,钟天看着眼前男子,光明正大地讨价还价起来,一脸贱兮兮的样子,丝毫没有害臊之意。

    “明明自己也是雷音寺之人了,还想着怎么敲诈着我们!那好吧,要是能让魔煞谷从北玄境消失,在雷音寺中,你便是三云锦衣了。还有,我叫王风,比起你没大上多少。前辈前辈地叫着,像是把我叫老了。”看着钟天满脸谄媚的样子,王风扶着额头,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向钟天许诺道。

    “三云锦衣?有多大的权力啊?能有多少供奉可拿啊?”钟天见王风松口,顿时知道有戏,一连问了王风三个问题。

    “雷音所属,皆有九分,九云为尊,一云最次!你若是当上三云锦衣,在北玄城拥有一处自己的地盘,应该不难!我想你也是聪明人,不用我再多解释了吧?”摊开手,王风幽幽地说道。

    嘴角勉强挂着一丝苦笑。对于钟天这一颗看似微不足道,却有机会将魔煞谷与雷音寺之间死局走活的棋子,王风说什么也得惯着宠着,生怕这小祖宗突然撒手不干了。那这段日子自己潜藏在魔煞谷中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了。

    “诶!我明白我明白,那在下就先谢谢王风大哥了!”听到王风之言,钟天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了几分,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似乎对于这个三云锦衣,唾手可得了一般。

    “那,你在魔煞谷之中多加小心吧。”见钟天如此之态,王风摇了摇头,化作了一阵轻风,从铁窗之中飞了出去,“希望你不会让雷音寺失败!”

    “原来是风象脉师啊,难怪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修炼上的歧途。”看见王风消失,钟天似有所悟地点点头。

    “好了,好处也拿了,现在,该是我钟天演出一场好戏了!”钟天舒展了一会儿身子,神色郑重,缓缓地盘腿而坐。翻手从释迦珠之中取出项寒所赠的炼器筑基,仔细研习起来。

    欲炼制脉器,打造神兵,必先拥有充沛精神力、寒冰雷霆脉!

    寒气之阵,压制脉矿。凝冰化形,坯子初成!

    雷霆之锉,破坏脉矿。破冰刻形,脉器显现!

    脉器之优劣,视炼器师、寒气阵、脉矿石、雷霆锉之优劣而定!

    “在这炼器筑基之中,便只是记载了一种寒气阵法,可这雷霆锉,项寒却是忘了给我,想必定是认为我不会成为一位炼器师吧。”钟天合上炼器筑基,抬起头,发现铁窗之上竟然还未有餐食送来。

    “看来,我这炼器筑基,比起脉道筑基,不知容易了多少。就是不知道真正炼器之时,会是如何。”钟天心想,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要不是少了雷霆锉和脉矿石,想必钟天此刻早已沉浸在炼器的世界之中了。

    铁窗外,一阵脚步声传来,似乎并不像是平时的节奏。此刻的脚步,有急有缓,起伏不定。看来,这脚步声的主人,心里好似并不平静啊。

    “嘿,终于等到你了!”钟天此刻也是听到了牢房之外传来的脚步声,但并未注意到其中的蹊跷之处。平静了一下心神,眼神里闪过坚定之色!反手抽出斩业古刀,直直地插在自己的胸口之上!刀尖直接刺破了钟天的皮肤和血液汇集之处!

    顿时,鲜血从胸口缓缓淌出,而钟天的双手也“无力地”松开了刀柄,直直地倒在了地上!眼睛转了一圈,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喂,小子,该吃饭了......喂!小子,你......你干嘛?!”守卫站在铁窗之外,看着铁窗里已 经“死”了的钟天,双手掩住小嘴,两只眼睛因为惊吓而瞪得极大,背后瞬间被冷汗湿透!

    “完了,这小子自杀了!老大要是一发火,就算是我也熄不下来啊。”守卫心想,手忙脚乱的翻找着自己身上的钥匙。

    “找到了!”打开牢门,守卫猛地跪倒在钟天身旁,用力摇晃了钟天几下,发现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而此刻的钟天,迅速地将手,伸向了掉落在一旁的斩业古刀。

    就在守卫将手指伸向钟天鼻子,正准备探鼻息之时,一把漆黑的古刀,出现在了守卫的颈边!

    “果然,这一番苦肉计,果然还是把你给引了进来。怎么样?明明是来看守我,不让我离开牢房的,此刻性命却掌握在我的手上,这般反转,很刺激吧?”一手握着斩业古刀,一手捂着胸口,钟天缓缓站起身,看着眼前满脸诧异之色的守卫,慢慢地说道。眼神之中,满是戏谑之意。

    “我不过是个守卫罢了,对你没有任何用处!就算你杀了我,想来也是走不出魔煞谷!”紧紧盯着近在迟尺的刀尖,守卫竟然没有丝毫惧意,不屑地说道。

    咧嘴一笑,不怀好意地看着守卫。眼神之中的得意之色让守卫脸上顿时一阵气急。“我还不打算离开魔煞谷呢!我怎么说也是个脉师,想要跟着大当家混,想必也未尝不可吧?”钟天悠悠地说道,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所以呢。若是我杀掉你,以泄心头之恨。想来大当家也不会有多少惋惜吧。”

    “你......你不会真的要动手吧?!”守卫见钟天似乎真的打算杀了自己,声音开始忍不住地颤抖起来。赶紧高举双手,表示屈服自己屈服于钟天。

    “放心。我若是加入魔煞谷,你也便是我的兄弟之一了。我怎么会忍心杀了你呢?”钟天抖了抖手腕,在守卫飞快地舞了个刀花,吓得守卫又是一阵尖叫。

    “叫唤啥呢?声音那么尖,跟个娘们儿一样!走,带我去找大当家,我要跟他谈谈条件!”钟天对着跪倒在地的守卫就是一脚,呵斥道。

    守卫双手撑了下地面,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脸上依旧虽然还是一副胆怯的样子。

    可那眼角之中,却闪过了一丝狡黠!

    两人来到了大当家的厢房之前,看着紧闭着的厢房,钟天对着守卫的屁股踢了一脚,催促道,“叫大当家出来!”

    刚刚那踢在守卫屁股上的一脚,从脚尖传来的触感,似乎,过于柔软了......钟天脸上闪过一丝狐疑,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守卫,心中盘算着什么似的。

    方才在牢中的尖叫、此刻柔软的躯体......难不成?眼前这位便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红狐”?!

    “大......大当家!”守卫走在钟天之前,颈上的凉意依旧存在着,那漆黑的古刀的杀意不断刺激着守卫,此刻竟然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牙关像是打着哆嗦一般。

    “来人所为何事?钟天!你居然从牢中逃了出来!”刀疤男子看着突然出现的钟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意。

    “我说大当家的,我从匪寨的监牢之中走出来,不算是逃吧?天下乌鸦一般黑,您这魔煞谷好像也白不到哪儿去吧?”钟天看着发怒的大当家,强忍着刚刚因为推测出来守卫身份的恐惧。笑嘻嘻地说道。那一脸贱兮兮的样子,一身痞气一览无余。

    “强词夺理!若不是强行出逃,那你为何要挟持我们魔煞谷之人?!”刀疤男子脸上的怒火更甚了几分,对于守卫被钟天挟持,这位大当家像是已经动了真火了。

    这下,更加坚定了钟天内心对于守卫的判断了!

    正在钟天与刀疤男子对峙之时,被劫持的守卫向旁边挤了挤眼睛,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息一般。

    这一微小的举动,还是被紧紧盯着守卫的钟天给捕捉到了,方才心中产生的狐疑,顿时解开了。

    收起斩业古刀,钟天放弃了对守卫的挟持!缓缓地举起双手,仿佛自己才像是那一个被劫持的人一般!

    “我说二姐啊,您的易容之术简直已经是出神入化了啊!一连给我送了好几日的饭食,我都没有认出你是女子来。要是认出来了,哪敢对您动手动脚的啊。”钟天平静了一下心神,缓缓地说道,脸上依旧灿烂地笑着。

    “你......你认出我了?!”守卫诧异地看着钟天。自从与钟天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子开始打交道的几天里,这小子给自己造成的惊讶总是接二连三。此刻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易容之术竟被拆穿,更是连男声都忘记模仿了,恢复了自己那娇滴滴地声音。

    “没有啊,我猜的。反正我没见过二姐您的尊容,但却知道您极其擅长易容伪装之术,便做出了如此大胆的猜测。希望二姐原谅啊!还有呆在一旁的三爷,不会冲出来把我砍了吧?”钟天一口一个“二姐”地叫着,似乎真的想要加入魔煞谷一般,不断和“红狐”套着近乎。

    阴影之中,白衣男子面色阴冷地走了出来,对于钟天这个说他娘气的毛头小子,他实在没有一丝好感。看着钟天的眼神之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意。

    “其实呢。大当家,小子今日前来只为提三个要求,若大当家能够满足小子这三个请求,小子便会加入魔煞谷麾下!我想,一个十五岁的图腾脉师,对于魔煞谷,应该有不小的诱惑吧。”钟天一字一句地朝刀疤男子说着,生怕在场的三位听不见一样。

    顿时,刀疤男子的眼睛亮了起来,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好,既然你也清楚自己的价值,那我便不再扭捏了。那三个请求,若是我‘北漠刀’做得到,必当赴汤蹈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脉封天(百度最新章节)  一脉封天(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