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少年游 第二十九章 意外相遇

    “呃......钟天啊。我怎么会在这儿,你应该问问陈爷爷。”王风看着一脸疑惑的钟天,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脸上浮现出了阵阵苦笑,望向了陈雄。

    陈雄老脸上的表情骤然凝固了,看着钟天,问道,“钟天小兄弟,你和王公子认识么?”

    “当然认.....没有,只是有过几次照面而已。不算熟识的朋友。”钟天刚刚想说,看到王风那神神秘秘的眼神,瞬间知道了王风所想。两人交换了眼神,心领神会。

    “那是最好不过了!在下陈雄不才,正是这王家的供奉。可谓是看着王公子长大的。若你们两人之前有过相遇,此刻更是可以成为交心挚友了。钟天小友可是一位宗级上品炼器师。王风少爷,可是要注意结交这位良伴啊。”

    看着两人交互眼神,老成精的陈雄怎么会不知道,这两人定然不是普通朋友,因此便顺水推舟,给了个面子。让这两位不显得那么尴尬。

    陈雄虽然看出了两人关系非同一般,但却还是没有看出来两人真正的联系。王风与钟天,乃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上次钟天还讥讽了王风。眼下这般突然相遇,两个人都是一阵脸红,无不尴尬起来。

    “我......我说风哥,上次是我不好,没有理解你的难处,今个在这儿给你赔礼道歉了!”终于,钟天还是没有忍住这尴尬的气氛,赶紧说道。一拱手,向着王风,深深的鞠了一躬。

    “没事没事,上次也是我不好。大家互相理解,事情就好办多了!今日你能来我王家,也是有缘分,若是不嫌弃,今日便在我王家做客好了。”王风见钟天如此大礼,赶紧一把扶住钟天,没让钟天这一鞠躬拜下来。

    见王风没有往心里去,钟天心中那股羞愧之意,此刻也释然了不少。翻手从释迦珠中掏出卿烟,给王风点上了。

    王风也不客气,知道钟天此刻乃是魔煞谷的小六爷,身份地位和当初那位被魔煞谷俘虏的少年,早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直接接过卿烟,悠悠的吸上一口。脸上早已没了方才的尴尬。

    见两人此刻尴尬化解,陈雄脸上老褶都笑开了。但随之眼中闪过的一丝阴沉,却让人觉得这老者心中,并没有任何欣喜之意......

    “风少爷,借一步说话。”

    陈雄拉着王风,回了钟天一个略带歉意的笑脸,急匆匆地离开了钟天所在的客厅。

    “陈爷爷,您那么急着拉我过来,所为何事啊?”第一次见陈雄如此急躁,王风脸上,满是不解之色,看着面色阴沉的老者。

    “那好,自家人我便不饶弯子了。风少爷,这钟天究竟是何人?他身后的师尊,是哪位隐士高人?能够在十五岁便直接达到宗级上品的炼器师,放在整个北玄境,都已算是妖孽的存在了!”见王风询问,陈雄也不隐瞒,直接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呃......他是何人我真是不知道。但他身后,定然是没有师尊的!”王风肯定地回答道,眼里没有一丝闪躲之色。

    想到初遇钟天之时,少年在魔煞谷众人前那般落魄的模样,连在牢中的突破,都还是自己指点的。若是钟天身后有师尊,能够让这般天赋异禀的弟子落到如此境地,也是奇人一个了。

    不过,眼前的少年,短短半月,便有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使是王风,也不得不赞叹钟天的天赋异禀,处事老道。

    从一个阶下之囚,翻身成为那北玄境一霸魔煞谷的六爷,还拥有妖孽一般的炼器天赋。看来,这三云锦衣的衣服,少年迟早会穿上的吧......

    “没有师尊?!没有师尊,能够在十五岁达到宗级上品炼器师的高度?!”即便早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不知道见过了多少大风大浪,陈雄对于天才妖孽,也没有今日的这般震惊。再次询问了王风,老眼里狐疑之色并未有一丝减少。

    “的确,王风不敢欺骗陈供奉!句句属实。这钟天,的确是没有师尊的,一直是一人散修。”王风看着眼前激动无比的老者,讪讪的说道。

    陈爷爷,要是我跟你说,这小子半月前还是那魔煞谷阶下囚,现在已经当上那儿的小六爷了。您会不会直接就吓晕过去了。

    当然,这话,王风是万万不敢跟陈雄说的......

    “我说钟天,你身后真的没有师尊么?”陈雄一拉走王风,偌大的客厅之中,便只剩下了钟天和陈欢欢两人了。陈欢欢直接问道,眼神里满是质疑。

    “我说欢欢姐,我真是一人散修的。身后并没有所谓师尊。不仅如此,我还是个孤儿呢!不过看样子,想来你是不会信了。”钟天见陈欢欢询问起自己来,当下也没有隐瞒之意,直接将自己的身世向陈欢欢细细道来。

    “我不是北玄境的人,自小在南黄国的一个名为落紫镇的小镇上长大,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话音一落,钟天看着陈欢欢,表情骤然一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此刻,陈欢欢的俏脸之上,已经有了两道泪痕。美目此刻已经变得通红,眼眶中泛着点点泪花。看着钟天,脸上满是心疼之色。

    “我说欢欢姐,你怎么哭了啊?”钟天实在见不得女子哭泣,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陈欢欢,出言询问道。

    “原......原来,你也是苦......苦命之人啊。”陈欢欢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对钟天哽咽说道。显然还没有从钟天那悲伤的身世中恢复过来。

    “欢欢,别哭了。我这不是还活的好好的么?你要是再哭,我就真的一直倒着念你的名字了?”钟天见眼前女子还未停止哭泣,只好出言恐吓道。

    听到钟天的话,陈欢欢噗哧一声,破涕为笑,看着钟天,满怀歉意地说道,

    “先前以为你和那些游手好闲的纨绔一般,对炼器只是抱有玩乐的心态,并不是真正有成为炼器师觉悟的人。是我错怪你了。”

    陈欢欢整理了心神,正色说道,“其实,我也算是个孤儿。但小时候,还见过爹娘几面。爹娘死后,方才和爷爷一起来到王家的。”

    “噢?若是不介意,可以说说你的爹娘是怎么死的么?”钟天听罢,对于这个一直不给自己好脸色的冷面女子,升起了一丝好奇之心,询问道。

    “说说也无妨,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我爹娘,乃是被那魔煞谷的奸人所杀!这个仇,我记了十几年了,但苦于自己是女儿身,又只在炼器上有天赋,对于脉道修炼,说得上是个废物了。”陈欢欢说到爹娘的死,眼中顿时燃起了熊熊怒火!

    “那一日,飘着茫茫大雪,我陈家除了我,皆被魔煞谷杀尽!那群贼人,不仅抢了我家的财物,还想轻薄我娘亲!爹爹自然不肯,率领陈家人,与那魔煞谷死斗。当时我年龄尚小,爷爷便带着我逃离了陈家。”那一日的场景,虽然已经过了十几年,但陈欢欢眼中的怒火,像是昨日所见那般。

    父母之仇,对于眼前的少女,想来已经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那平日里的冷面,看来也是因为心有深仇吧。

    听着陈欢欢的话,钟天感觉到背后仿佛被千万根针刺一般。无论怎么说,现在自己,也是魔煞谷之人。心中骤然一紧,看陈欢欢的眼神中,满是躲闪。

    正在钟天不知道怎么化解眼前一幕之时,陈雄和王风也回到了客厅。此时,门外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进来,

    “今天怎么那么热闹啊?来客人了也不告诉人家一声,你们真是的。诶,欢欢姐,你眼睛怎么红了?”

    正在王嫣推门而进的时候,眼前的一幕,顿时让刚刚进门的少女,娇躯骤然一僵,呆呆地站在原地。美目直直地看着梨花带雨的陈欢欢,心中浮现一阵心疼之意,随之转过头,两只玉手叉着细细蛮腰,怒视着陈欢欢身旁的钟天。

    “说!是不是你把欢欢姐弄哭了?!虽说你能进我王家,必然是我王家的客人,可你弄哭了欢欢姐,便是与我王嫣为敌!”少女娇喝道,眼神之中满是愤怒之色。

    “没......没有,嫣儿,是我自己哭的,与钟天并无任何关系。他是爷爷请来的客人,你也别对人大呼小叫的了。”看见王嫣如此担心自己,陈欢欢心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丝暖意。

    自己虽然父母双亡,可还是结交了王嫣这个情同手足的好姐妹啊。心中悲伤渐渐消逝而去,开始帮钟天解围。

    “那好吧,今日便不在追究于你了。等等,欢欢姐,你叫他什么?!”王嫣听陈欢欢都这么说了,便没有在追究眼前少年之意。可刚刚陈欢欢叫少年的名字,却惹得少女此刻一阵惊讶,呆呆地看着钟天,眼神之中满是震惊,尖声叫道。

    “叫他钟天啊,有什么不对么?”见王嫣如此震惊,陈欢欢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美目之中满是不解之色。

    陈雄和王风两人,也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王嫣为何见到这初到白松城的钟天,为何竟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当日你落难在魔煞谷之时,浑身是伤,竟然能够从魔煞谷那帮心狠手辣、食髓喝血的贼人手上,逃出生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一脉封天(百度最新章节)  一脉封天(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