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缘聚缘散缘如水 第六回 玥娇相争

    回宫便已是戌时了,自打入了秋,天色暗的一天天早了,从前皇上倒是还隔三差五的来我这冰清宫殿,如今倒是终日不来一回,除了逢年过节稍热闹些,每时每刻我都是瞧着宫里那些早已熟悉的宫女太监面孔。

    “娘娘,宇文昭仪求见。”

    这大晚上的她来做什么?因是与她还算交好,便传了她进来。

    宇文昭仪是一如既往的穿着一身浅淡的衣裳,妆容也甚是平淡,我笑着说道:“姐姐这么晚来可有何事?”他行礼后坐到一旁:“原是无事,只是前日臣妾的娘亲进宫带了些物件,臣妾便想着献些给娘娘。”

    说完她便命一边的宫女打开带来的精美盒子,只见盒子里呈着两把玉扇,上面刻着许多花案,手柄是镂空的,看着绝美。奈何我若是想要这些东西也不是寻不到,况且这都入了秋,他送我扇子有何意?我实在有些捉摸不透。她起身亲自抱过那宝盒:“这扇子本是寻常的,只是独有一股异香,这大殿太过宽敞,想必也不易闻到,不知娘娘可允许臣妾一同进里屋闻之。”

    我点了点头,吩咐不让人跟着,便走进了里屋。

    “娘娘可知莫华小产了?”

    我有些惊讶,她接着说:“这事皇上下了旨封口,臣妾也是从派在独孤月那里的细作口中闻之,故又从太医院那儿打听到近日给莫华开的方子中有艾叶的份量。”

    “你确定?”我问道。

    “这艾叶是什么想必娘娘也是清楚的,这刚满三月就有了艾叶的份量,这胎怎么保得住。”

    我难以置信,而且皇上不应该下旨彻查吗?为何还封了口?,这独孤玥到底有什么妖术。

    突然想起了年幼时,莫华也同我一道住在江南老宅,那时候我只当她做姐妹,并没将她视为奴婢,只是后来她欺骗了我,我才刻意疏远她。原是我自己耐不住性子到处乱跑,让她顶替了我立了功,被先帝赐给了陛下。

    没了孩子,莫华定伤心欲绝,宇文昭仪从饱和中取出那两玉扇放在一旁,复又掀开底层,抽出一张纸条打开念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信?”

    宇文昭仪点了点头:“独孤玥传去宫外的飞鸽传书,被我的贴身侍女给截了,确实是她的笔迹。”

    “她竟会这么傻?居然自己写了去?”我说道。

    “娘娘觉得,若是陛下知晓会作何反应?”宇文昭仪笑着。

    我没有说话,但真的想知道若是陛下知道了此事会不会一如既往的维护独孤玥,但是现在,我还是装聋作哑的好。

    自打入了宫,我倒是很少见着夏娇,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反正独自待着无事可做便想着去瞧瞧她。沿着太液池南边走去,见着有两个人在争吵着什么,我便停下听着她们所闹何事,原是独孤玥和夏娇。独孤玥恃宠而骄,自当是那着了粉衣的女子,她气势汹汹:“听说是你命人将秋千建在这儿?”

    穿着青花皱缎袄子的女子自然便是夏娇了,她没有说话,身边只站着一个宫女,独孤玥轻笑:“你不知从这儿赏鱼乃是最佳?竟让人白弄了个这物件挡我的兴致,你还说不是故意同我作对。”

    夏娇依旧没有说话,独孤玥嗔道:“这里是皇宫,不是你独家的花园,建了这个东西你还不快给本宫拆了!”

    “咱俩同为贵嫔,你凭什么命令本宫。”夏娇语气低沉,但有些耐不住性子的说道。

    独孤玥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我平起平坐,你不过是个下贱歌女,清不清白都未可知,攀附着当日说了两句皇后的好话就以为有着皇后撑腰便了不起了?皇后还不是照样被禁过足。”

    这是还牵扯到了我,我自然是有兴趣听下去。雪思本想上前却被我拦住,我小声问着绿芜:“皇上现在在何处?”

    绿芜略微思考了下:“算着时辰应当是刚下朝在宣室殿后殿批折子呢。”

    “去请了皇上来。”

    绿芜退下后流春有些不解:“等皇上来了她们或许也不闹腾了。”

    我没有说话,雪思看向那吵闹的两人:“估计一时半会儿的她们还停不下来。”

    我就坐在附近的一个亭中,未足一刻皇上见着皇上来了。皇上只带了个太监,没有太多人跟着。他似乎察觉到了那两个人在争吵,刻意放慢了脚步。独孤玥轻笑着:“说了半天你还是不肯将你那破烂玩意儿给拆了?”

    夏娇今儿倒是没有妥协,她直言:“你我同是贵嫔,我为何要听你的。”

    “你也不瞧瞧你这样!”独孤玥打量了夏娇一番,“能让你跻身贵嫔已是你的福气了,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皇上有些沉不住气了,忙上前吼住:“够了,闹什么,你们好歹也是个主子,成何体统。”

    独孤玥板着的脸立即变得违和起来,她的语气也变得娇媚:“皇上,其实……”

    “够了,刚才你们说的朕都听到了,不就是个秋千,竟闹成这样,你回宫好好反省吧。”

    “皇上!”

    “够了!”

    我是第一次见着皇上对着独孤玥发火,一群人走后,我知道皇上看见我在这亭中,他必然会来找我的,我看向天空:“起风了,回宫。”

    皇上必是要到亭来,我偏不在亭中等他。

    果然我前脚刚回宫,皇上身边新来的总管董牧跑到我宫里来说请我拾掇着接驾。皇上来便来,有什么可收拾的,我依旧侧卧在软塌上,难不成还要我去迎他?

    “皇上驾到!”董牧高声喊着,我依旧闭眼装睡着,只听见流春在门口说道:“皇上,娘娘正在午睡,请陛下稍等片刻。”

    “这都快到了晚膳的点子她还在睡?”

    “近日娘娘觉得身子乏,便睡得多了些。”流春的语气沉稳,丝毫不像说谎。皇帝问道:“那刚才为何是皇后派人来请我去太液池?”

    这时听见雪思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她说道:“恐怕是陛下记错了,皇后娘娘从未遣人请过陛下。”

    紧接着没了皇上的声音,倒是一太监在说话,那太监唯唯诺诺:“刚才确实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绿芜姑姑传的话。”

    “糊涂东西,可当真是绿芜姑姑?”董牧说着。

    雪思说道:“娘娘今儿午睡前让她去了莫贵嫔宫中送些补品,这位公公真当是认错了人。”

    依稀又说了几句,他们的声音渐渐小了,似乎是走了,我轻笑着下了塌支开窗子看向外面。雪思走了进来:“娘娘,此番说还行吧!”

    “你自是越发精灵了,不如这样,我推荐你进内侍局,就从正六品司仪做起。”我笑着看向她。她同样是笑了笑:“我本想着等上几年找个人家嫁了,您却硬要把我留在这儿。”

    我本就是开玩笑,她才摆脱了奴婢的身份,我怎会又把她拉进宫,所谓女官,也不过是高级宫女罢了,虽有一定权势,可怎比得上自由身轻松?

    正巧流春进了殿来,她本是侍女出身,自是很难有恩典摆脱奴婢身份,若我一意孤行必得闹得众人不服,我便想着推荐了她,我说道:“刚问雪思远不远当官,她只道为了自己轻松,如若让你去你可愿意?”

    “奴婢自是不愿意的。”

    我有些好奇,她居然会放着好好女官不做,她行礼说道:“这宫中人事繁杂,雪思小姐定是要嫁人的,若奴婢走后,咱宫里只有绿芜姐姐一位管事姑姑,宫里人多,绿芜姐姐怎忙的过来,若再寻一位管事姑姑,下面必定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我倒还未想的这么全面,我只叫着雪思赶紧将流春扶起来,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不过一句玩笑话,咱们年龄相仿,虽名为主仆但多年来已如姐妹般,无论你们谁我都是舍不得的。”

    次日醒来梳洗罢,我想着昨日的事便去了夏娇的丽春殿。因是让太监提前传了话去,刚进丽春门,便见着夏娇在院里恭恭敬敬地侯着,我笑着:“妹妹如今已是贵嫔,这样太过素净了!”

    “臣妾出身寒微,虽跻身贵嫔之位,怎配如独孤贵嫔一般。”她扶着我走进正殿,我自是理解她为何说出这番话来,我笑着:“姐姐比我年长,以后可得帮衬着妹妹才好。”

    “娘娘哪里话!”她说着便命宫女用担子打了打主位上的坐垫,转而又向我行了个礼,“臣妾这儿难免偏远些,娘娘莫要嫌弃。”

    我没有说话,因为是我不知道如何回话,雪思笑了笑:“贵嫔娘娘好兴致,那便是花草屋子吧。”

    随着她们看向掩着的侧门里是个花草屋子,我打趣着:“养在屋里倒不必外面,不让寒风吹了去。”

    “不过是臣妾闲来时用来打发的玩意儿了!”她遣了宫女取了一匣子来,打开是一小锦囊,里面装着一个小盒子,盒里用绸缎垫着,托着一拇指般大的水晶球,她将这东西递给我,缓缓启口说道,“娘娘,昨夜独孤贵嫔遣人来送了我这说是赔礼道歉,我怎晓得这稀罕东西,便借花献佛了,还望娘娘不要嫌弃。”

    那是上乘的颜色,三哥曾经也有一个,从西域好友中讨来的,只是太过于珍贵,后来进献给了老太后,只怕这是皇上赏给独孤玥的吧。我拿起那水晶球掂量了下,夏贵嫔说道:“这东西独有一股香味,臣妾没有闻过,闻久了些许有些刺鼻。”

    我也不是没见过这东西,可怎会有香味呢?我凑近了闻了闻那东西,确实香味刺鼻。我本想着推脱掉,可她却是说要了这玩意儿也没什么用处,我便让雪思收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醉影笑惊鸿(百度最新章节)  醉影笑惊鸿(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