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缘聚缘散缘如水 第三十一回 担惊受怕

    亚王走后,雪思不解的问道:“这亭子很是隐蔽,亚王本不与娘娘有交集,大可装作没有看到而疾步离去,为何还要前来与娘娘说这番话?”

    我没有说话,谁知道呢,他的母亲可是当初的俞贤妃,他打的什么鬼主意我哪儿晓得。

    我依旧是望着亭外的池子,微风轻拂,倒是下起了雨,绵绵,雪思轻笑着:“本是见着天气挺好,却是忘了春雨最是频繁,没有备了伞。”

    “只是不知是否又能见着黎大美人。”我笑着说道。

    亭子一旁的树叶唰唰,并不是被雨击打的声音,我冷静的说道:“黎大美人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黎笙出现在亭中,一袭浅灰长袍显得修长,眉眼俊秀,有着让女子都羡慕嫉妒的面庞。世间怎会有这等美男,不同于陛下的英俊,也不同于童潇的可爱,我简直是生活在美男堆里的只是早早就出嫁了。

    我笑着:“来了多久了?”

    “没多久,只是昨夜便在这儿过的夜。”他说着,邪魅的脸颊上露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她的嘴角轻咧:“怎么了?想治我的罪?”

    “私自进宫还不知悔改,这可不像宜然阁阁主的作风。”

    他笑着,很是不一般的神色:“只是不知是该叫皇后还是表嫂呢?”

    我看向他:“你想怎么叫?”

    “媚儿?”

    “果断还是叫嫂子吧!”我黑着脸,却是没有反驳着,他微微一笑:“遵命,皇后娘娘。”

    他微微揖礼时我才发现他戴着一串珍珠链子,那可是女儿家才有的玩意儿,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轻缓的启口:“雪思,我好像出门忘记了佩戴什么东西吧!”

    雪思不明所以:“娘娘忘记了什么?”

    “好像是一串珍珠链子,怪不得总感觉颈间空落落的。”我笑着看向黎笙,他似乎是知道了我瞧见了他脖子上戴着的东西,便索性取了下来:“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借着娘娘怀着身孕没什么物件可送,便是以此作为献给娘娘安胎的贺礼。”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我叹了口气:“哎,还以为是哪家姑娘的定情之物呢,原是王妃送的。”

    “就算是到了年纪娶妻生子,可不也得娶个如娘娘般的女子,只是不巧被人捷足先登了啊!”他说的义正言辞,我竟无力反驳,身边还站着一群宫女,这让我情何以堪。

    我咳了咳,刚想着起身便是想起外面正下着雨,不免得又坐了回去。

    清香拂来,沁人心脾,黎笙:“你可是熏了香?”

    我不爱熏香,便是摇了摇头,但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四肢乏力,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醒来时我正躺在床上,陌生的环境让我不觉得感到害怕,我的肚子没有疼痛的感觉,幸好,孩子还在。突然咳嗽声从耳旁传来,微微侧头,黎笙正虚弱的躺着,他睁开眼看向我:“你可有事?”

    “只是……动弹不得。”我浑身没了力气,如何使劲都无法起身,突然一阵笑声传来,我有种不好的感觉。皇后和一普通男子在床上动弹不得,不被人误会才怪呢。

    随着声音愈来愈近,我的心跳便越发加快,直至门帘被掀开,陛下众嫔妃都出现了,这下百口莫辩了。我看着陛下,他黑着脸,似乎能将人生吞一般,独孤玥捂着嘴:“皇后娘娘怎么回来这儿?那男子又是何人?”

    贤妃轻咳了声:“皇后娘娘可是怀着身孕的人,还不快去扶娘娘回宫休息着。”

    几个宫女忙上前扶着我,我虚弱无力,根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直接又昏厥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是在自己的宫中,雪思坐在一旁昏昏欲睡,我轻咳了声,她恍然睁眼,她急忙说道:“娘娘可算是醒了!”

    “我昏了多久?”

    “三天!”

    三天,我很是诧异,细想起来,这定又是贤妃和独孤玥给我下的套,我这皇后当的真是无能,成天被一群小妃子给算计过来算计过去,我喝了杯水,嗓子也不见得干了,我说着:“那香定有问题,去请柳愁风来。”

    雪思愣着,我不禁问道:“娘娘,陛下禁您的足,非召宫内所有人不得外出。”

    他这是又不信我了吗?我把真心交付于他,换来的终究是不信任?那我何必自作多情。

    流春端了饭食进来,我看着,青菜素汤白饭,果不其然。

    “原是内侍局根本不理会咱们,幸亏当日依旧在后院种着这些,收成了虽不填饱好歹也能充饥。”流春叹着气,果真是被我给说准了,这皇后被禁足的几率可真够大的。

    “绿芜呢?”我问着,她是我送进内侍局为官的,流春说着:“绿芜姐姐已被革职,依旧是回来做了宫女,连雪思姐姐也……”

    流春还没说完雪思便抢先一步说道:“娘娘昏了三日,想必定是饿了,先用些饭食吧。”

    “你怎么了?”我看向雪思,眼神逼问着想让她诚实回答我,她微笑着摇了摇头:“无事,只是被责怪没有伺候好娘娘,罚了半年的例银。”

    “果真?”我还是不信,事情肯定比这糟糕,她不说,估计是怕我担心吧。

    如今怎有心思吃饭,三两口了事我便对着雪思说道:“现下我倒是觉得有些冷,去烧个汤婆子吧。”

    三月的天烧汤婆子,必然是打发她出去,我问着流春:“雪思到底出什么事了?”

    流春犹豫着,我看着她,浑然是想知道真相,她低声说着:“靖德公主乃靖佳公主胞妹,因年纪才过十六,一直是养在宫外的启祥行宫,突厥在我朝边境蠢蠢欲动,陛下本打算将其嫁于突厥可汗,如今便是遣了雪思代嫁。”

    我目瞪口呆,突厥那种地方鸟不拉屎,更何况突厥可汗已是年逾半百,我怎么会让跟了我这些许年的亲如姐妹的雪思嫁去那种地方。

    “四月初的婚期。”

    雪思抱着汤婆子进来,我强颜欢笑:“黎笙可是没事吧。”

    我可不希望他有事,毕竟见面不多,但一见如故,可雪思叹了口气缓缓说道:“陛下念裕王膝下只有其一个儿子,便发配岭南去了。”

    我不敢相信,这次发生的这件事本就漏洞百出,陛下不彻查此事反倒草草了事,他是真的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还是只关心自己的权力。

    “太后可知宫中所发生的事?”

    流春说道:“太后虔心礼佛,应该是不问世事,只是上次贤妃刁难太后已是知晓,想必这次也定有人禀报,只是一直没有动静。”

    太后也果真没把我当作亲人,我轻笑,她又何必把我当作亲人,她是皇帝养母,享太后之尊,保全了家族又何必管我这不相干的人。

    我抚着肚子,幸亏她们没有加害我的孩子,流春轻声说道:“皇上吩咐了说,娘娘若来日生下孩子,一切交由太后照顾。”

    “为何?”我急忙问道,我连我自己的孩子都无法照顾?

    “因为独孤贵嫔说……”

    说什么?”

    流春犹豫着,雪思低声说道:“说娘娘所怀的孩子,也不一定是龙种!”

    “她怀的孩子就一定是龙种了吗?”

    雪思赶忙说着:“娘娘,这话可说不得。”

    我有些气急败坏:“既然她都说得我又为何说不得?”

    “娘娘!”

    “你们都下去吧!”我微微叹气,我这个皇后当的也真够窝囊。

    打开窗,一片漆黑,未见着有宫女掌灯,冷风瑟瑟,不禁让人打颤。

    我真当是无法在宫中生活,从前还幻想着安良哥哥能带我远走高飞,如今安良哥哥已有发妻,我当初的选择真当是能让多年后的自己后悔莫及。

    天蒙蒙亮,我一直站在窗前不知自己在想什么,绿芜捧了件披风来给我披上,她低着头:“娘娘,童家兄弟被赶出武安殿了。”

    “什么?”

    简直片刻都不让人安心,我都想直接昏厥过去,不省人事。绿芜扶着我,她说着:“是贤妃传的旨,说娘娘败坏女儿家的名声,平时也与童家兄弟不清不楚。”

    “陛下怎么说?”

    绿芜抽噎了两声:“宣室殿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很好奇,独孤玥就算再怎么轻狂,也得顾忌着国相在朝中的势力,就算独孤山庄称霸江湖,也不干朝廷片刻干系。况且贤妃可不像独孤玥那般做事不经过大脑,难不成。

    我实在不敢再想下去,我到梳妆台下抽屉中找到杨夫人让靖佳公主带给我的纸条,难不成,国相真的有危机了吗?

    月山醉疑惑,长时律弦微。什么意思?这又能代表什么?原谅我是真的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抚着肚子,我真的要在宫中待着,生下了孩子也不能自己抚养吗?

    我看向绿芜:“你可是知道童潇与童湘出了宫现在何处?”

    “不知道。”

    “去将宫女太监都叫进来。”

    我可不想在这儿再待下去了。

    一干人进了殿,我悄悄的关上门,这些个宫女太监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但难防不会有繁香那样的叛徒,我轻微说道:“如今我已是落寞,就算生下皇子也无力回天,我已是帮你们选好了新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醉影笑惊鸿(百度最新章节)  醉影笑惊鸿(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