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这女子有毒

    “是的,先炼了丹再出去,外面人多眼杂,我暂时不想暴露太多。”

    上官灵拿出所需的灵植,正打算直接用异火炼药时,突然想起如果用神农鼎炼丹,效果可能会更好。

    于是,一道意念传入,神农鼎便被召唤出来了。

    古鼎金光浮动,充满着远古气息,简朴而又神圣。

    “这…这是神农鼎?”

    独眼魔族王惊讶之余,对上官灵的崇拜又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上古诸天二十四神器的鼎鼎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要取得神器的认同,天赋、血脉、实力、运气缺一不可。

    它们的拥有者,都是绝顶的天才。

    “是的。”

    上官灵走到神农鼎前,轻轻地闭上双眼,并伸出右手,轻轻地搭在上面。

    “夜辰,我需要你帮忙,炼制五颗灵丹。”

    “你需要的,可是石化病的解毒丹?”

    “是的。”

    “小事一桩。”

    简短的灵魂传音后,上官灵就开始进入忘我的炼丹状态了。

    神农鼎身上的金光一闪一闪的,充满着神威,独眼魔族王见状,咽了咽口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恐有惊扰。

    炼药开始。

    上官灵好像已经炼过了千次万次一样,熟练地按分量、按顺序把灵植和生命泉水投入其中,再注入异火淬炼。

    她极为专注,细心地控制着异火的火势和温度,连额角流下汗水浸入眼角,都浑然不知。

    半个时辰后,神农鼎的鼎盖飞起,五颗闪烁着淡淡蓝色光芒的灵药,腾升而起,缓缓飞出,落在了上官灵的手心上。

    “果然不错!”

    上官灵满意地打量着那五颗刚炼制的灵丹,连连点头。

    这纯度,居然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药效估计能达到百分之一百二十。

    也就是说,这灵丹不但能解毒,还新增了其他的辅助保健功能。

    例如,滋养经脉。

    “可惜,这灵植的量,就只够炼制五颗。”

    上官灵撇了撇嘴,小手一挥,神农鼎和丹药就被瞬间收到空间之中了。

    独眼魔族王见状,又咽了咽口水,满脸不可置信。

    暗暗道,这主上,还真的是深不可测。

    “小眼,我要走了。”

    独眼魔族王看看左,又看看右,一脸懵逼地问道:“未知主上叫的是…?”

    “是你!除了你,这里还有其他人,不,其他魔吗?”

    上官灵眉毛一掀,这魔族的人,啧啧,怎么说呢?

    缺心眼。

    独眼魔族王:“……”

    “话说你们只有一只眼睛,平时看东西是怎么聚焦的?”上官灵摸着下巴,作思考状。

    “这个嘛!我们独眼魔族有独特的…”

    独眼魔族王刚想炫耀一下自己种族的优秀基因,就被上官灵打住了,“算了算了,我也只是问问。走了走了。白泽,出来吧,我们回去了。”

    语音刚落,一道白色的流光掠过,一只纯白的独角兽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这是神兽的气息。”

    独眼魔族王紧紧地盯着白泽,双拳放在胸前,跺了跺脚,道:“好可爱,我好喜欢!”

    它的梦想之一是,拥有一只可爱又强大的魔宠,眼前这只,实在是太合它的心意啦!

    上官灵抽了抽嘴角,顿时凌空跃起,一个拳头,重重地落在它的头上,道:“我的魔兽你也敢打主意!”

    “哎呀!”

    独眼魔族王疼得捂着头蹲地上。

    这主上,实在太暴力了!

    “我没有啊。主上你…”

    当它抬起头来,还想狡辩一下的时候,上官灵已消失不见。

    “跑得真快!要是你走慢一点,看我怎么对付你!”

    独眼魔族王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

    “是吗?”

    远方传来一阵缥缈的声音,遥远,但却充满威胁。

    “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您老走得太快了,我不舍得您。”

    才怪。

    夜色降临,月上枝头。

    上官灵骑着白泽,以流光一样的速度,很快就去到那棵高耸的红叶树底下了。

    “试试这颗珠子能不能用。”

    她从空间里,拿出独眼魔族王给她的珠子,打量一番后,便将她认为是正面的一侧,紧贴在了树上。

    果然,在一阵光芒大作之后,她就到达了结界之外了。

    是日,艳阳高照。

    她都还没来得及适应过来,就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了。

    很突然,很意外。

    她知道,是他,因为那熟悉的体温,还有身上那淡淡的莲花香。

    “顾君河,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上官灵在他的怀里,一动不敢动,说话的声音很小很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此刻,她的心是七上八下的。

    不辞而别去做那么危险的事,确实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过分。

    顾君河没有说话,只是环抱着她的手,在不断收紧。

    他就像惊弓之鸟,患得患失。

    “我…我快被你勒死了…”

    上官灵用小手反复捶打着顾君河的肩膀,他这才回过神来,松开了手。

    重获‘自由’的上官灵,哈着腰,拼命地深呼吸着,气喘着。

    “顾君河,你这个疯…”

    她刚想狠狠地骂他一顿,但当她对上他的一双银眸后,便啥都说不出了。

    他的眼睛,布满了粗细不一的血丝,憔悴不已。

    “为什么要自己跑掉?”

    顾君河说话的声音很轻。责备,却又带着几分哀伤。

    她知道,她消失的这段时间,他是怎么过来的吗?

    简直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行尸走肉!

    “是我不对。但你没有了我,还能好好地活着,没必要…”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君河一把扯到怀里,用薄唇堵住了。

    上官灵被吓了一跳,双眼蓦然睁大,随即,又轻轻地闭上,试图迎合着。

    因为她感觉到,他深深的不安。

    而且,既然自己已经确定心意,那也没什么好矫情的了。

    顾君河在感受到她的反应后,大喜,随即加深了这个吻,他的巧舌在她的小嘴里攻城掠池,挑拨在她的贝齿之间。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他才慢慢地放开了她。

    “实验证明,我没有了你,是没办法好好地活下去的。”

    顾君河深深地看着她,眼神充满着,宠溺和眷恋。

    这女子,有毒。

    而自己则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彻底沦陷了。

    经过刚才那缠绵的一吻,上官灵早已羞红了脸,方寸大乱了,哪里还知道怎么回答他。

    于是,便迅速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顾君河似笑非笑,用食指轻轻地挑起了她的下巴,道:“因为我跟你之间,有心灵感应。”

    他当然不会告诉她,是因为他打开了子母戒,看到了突然接收到的影像,所以马上撕裂空间过来的了。

    这个小秘密,他暂时还不想让她知道,未免,又成为她口中的‘变态’。

    “你你你…胡说八道。”

    上官灵的心跳顿时激增至每分钟两百上下,双颊的红染迅速蔓延至耳根、脖子。

    那满头满脸红彤彤的样子,甚是可爱。

    “咳咳咳…”

    此时,呆在一旁的白泽,终于受不住一万伏特的狗粮暴击了,发出了比平时高几个分贝的咳嗽声。

    嗯,它这几下咳嗽声,成功吸引了顾君河的注意了。

    随即,一股从兽背涌起的冷意,蔓延至它的全身。

    “这是你的契约兽?”

    顾君河半眯着眼,上下左右地打量着白泽,好像在研究怎么煮似的。

    他才不管它是不是神兽呢!

    打扰他和灵灵的缠绵,就是死罪。

    “是啊,它叫白泽,很可爱吧?”

    上官灵看了看天色,拉着他的衣袖说道:“好啦,事不宜迟,我们先回去吧。丹药已经炼制好了。”

    “就是啊!三个长老要死要死的,你们还在秀恩爱,合适吗?”

    白泽冷不防地,又搭了一句。

    在它看来,情情爱爱的事,真够无聊的,还总爱误事!

    “额?我我我啥都没说。哦,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再贱。”

    在感受到两道充满杀意的目光后,它便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了。

    顾君河:“…”

    上官灵:“…”

    原来那么可爱、那么萌呆的白泽,怎么会变成这个毒舌的样子?

    不喜欢了。

    哼。

    “那个,顾君河你有契约飞行兽吗?”

    “没有。”

    “那我们怎么回去?”

    “这样!”

    顾君河嘴角含笑,一手揽过上官灵的纤腰,腾升而起,御空飞行。

    “喜欢这景色吗?”

    他抱着她,俯瞰着满山红叶铺陈的美景,宠溺地问。

    他,想给她一切她喜欢的东西。

    要是这片江山,她喜欢,她想要,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替她拿下!

    “喜欢。”

    上官灵轻咬了下嘴唇,也伸出手去,轻轻地回抱着顾君河的雄腰。

    “来,趁现在,跟我说说你这次经历了什么?”

    顾君河饶有兴趣地问。

    “这次,实在是太惊险了。我跟你说啊…”

    上官灵把这次遇到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除了她自己的魔族身份外,其他的都说了。

    她不说出自己的身份,并不是担心他会介意。

    而是,想问清楚娘亲事情的原委,让自己彻底弄清楚身世的来龙去脉以后,再告诉他。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回头,我们一起去走走。”

    他还真想去见识下,这个连子母戒的联系都能隔绝的地方呢!

    “好嘞。”

    两人相视一笑。

    尽管,顾君河的飞行速度已经刻意放慢了,但仍是很快,不一会儿,就到达圣医门了。

    “门主回来了!门主回来了!”

    门内弟子一传十,十传百,一片欢欣雀跃,好像见到救星了一样。

    “哎呀,门主终于回来了,我就说,长老他们会没事的。”

    “额,你别那么早高兴,门主有没有炼到解药还不知道呢!”

    “对啊,就算炼到,毒也未必能解。”

    “还有,就算毒解了,可能也有后遗症。”

    “唉,那么大年纪,要是有了后遗症也离死不远了。”

    “呸呸呸!”

    上官灵和顾君河装作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

    反正,事实会证明一切的。

    逞一时口舌之快,又有什么用?

    她步履沉稳,推开了内堂的大门,嘴角带笑,声量徒然增高,道:“我炼好解药了!”

    知道上官灵回来,门中的弟子们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和任务,里三圈,外三圈地围着内堂,所以刚刚上官灵说的话,他们当然听到咯。

    能炼出解药,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事,这个大家都很清楚。

    所以,刚才认为她没能炼到解药的弟子,都被啪啪打脸了,皆不敢再说话。

    “门主,你可算回来了!”

    南笙带着哭腔,走到上官灵面前,指着三位长老说道:“长老他们,可能快不行了。这情况,就算有解药,也未必能救回来了!”

    门外的弟子听到,无不低头叹气,神色哀伤。

    还真是,太迟了!

    “我先看看。”

    上官灵越过他,上前一看,果然,三位长老石化的情况比她想的还更严重了。

    这回,三位长老的头部,除了头发外,全都石化了,浑身白白的一片,无比僵硬,犹如死人。

    也许,白泽说得对,是她浪费了时间。

    唉,内疚。

    “先服用了解药再说吧,不试试怎么知道?”

    顾君河上前,搭着她的香肩,温柔地说道。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他对她有信心,尽管情况已经这样了,他还是无比的相信。

    因为,在他心里,她总能创造奇迹。

    “好。”

    上官灵对他莞尔一笑,然后从空间拿出三颗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灵丹。

    灵丹一现,顿时药香四溢,充斥着这一片空间。

    “好高的纯度!闻着,似乎有百分之九十以上!”

    众弟子一片哗然!

    皆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要知道圣医门乃至医药界历史上,能炼制出,纯度最高的丹药,都只不过是百分之七八十。

    纯度接近于百分之八十的丹药,是某些顶级炼药大师在很幸运,状态很好的情况下,才能偶尔炼制出来的。

    而百分之九十或者以上的,大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至已经被称作不可能的事了。

    所以,当大家亲眼见证到以后,皆是激动不已,更有甚者,已经是当场痛哭了起来。

    纯度百分之九十的丹药,是很多医药学弟子心里一辈子的梦想,如今一见,感觉便像实现了一样。

    “门…门主,这…这丹药的纯度是…?”

    南笙的瞳孔猛然瑟缩,表情震惊,声音震颤地问了一句。

    “百分之九十以上!”

    上官灵自信地回答道。

    随即,又从空间里拿了一颗丹药,给他抛了过去,意味深长地说道:“给其他弟子好好看看,这是我亲自炼制的丹药。”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亮出强大的实力,自然能服众。

    她也不用再多说什么。

    “是的,门主。”

    南笙稳稳地接住丹药,小心地捧在手心,好像在呵护着什么宝物似的。

    “你们过来,把这丹药给长老们喂下去吧。”

    上官灵对站在一旁,惊呆中的几名弟子,招了招手说道。

    “是…是,门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逆宠魔妃(百度最新章节)  逆宠魔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