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门主令

    那几位弟子,两个人分为一组,一人负责扶起长老,而另一人则负责把解毒灵丹投喂到其嘴里,并托起下颌,以金针刺穴,刺激其吞咽功能,以确保灵药能顺利到达腹部。

    他们都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一丝闪失。

    服下灵丹后,就进入了开奖般的过程了。

    到底是成,还是败?

    结果即将揭晓。

    众弟子大气都不敢呼一下,一双双星眸,充满了期待。

    一刻过去了。

    三位长老石化的情况,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药力发挥作用,需要一定的时间。再等等吧。”

    围观的弟子们这么安慰着自己。

    而站在三位长老跟前的上官灵和顾君河,也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变化。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三位长老石化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连头发都爬满了白霜,俨然一副完整的石雕。

    “完了完了,长老他们恐怕悬了!”

    “医书有云,石化至青丝,体僵硬,人必死。”

    “姑且再看看吧。”

    众弟子见状,纷纷开始失望了,连连叹息道。

    南笙的视线落在上官灵身上,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

    虽然她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这时候,好像说什么、问什么,都只是在添堵。

    一个时辰后。

    “门主!外院长老已现无根之脉!”

    “门主,内院长老脉象虚浮至极,至数不清,浮泛无根,恐怕是不行了。”

    “门主,护卫院长老脉形散乱,脉率无序,只怕是回天乏术了!”

    几位弟子在为长老们诊脉后,便哽咽着,一个接一个地向上官灵报告着情况。

    闻言,上官灵心里‘咯噔’了一下,双眉紧蹙。

    是解药的炼制出现了问题,还是,她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这灵丹,她已经仔细闻过,确实是解毒丹。而就算她时间上是耽误了,那服药后,病情也没理由是一直恶化,没有丁点好转的。

    真的好生奇怪。

    问题,到底出在哪?

    “我们再等一等吧。”

    顾君河凑到她耳边,低声地对她说道。

    而门外的弟子,听到长老呈现无根之脉后,显然就没那么淡定了,一个个掩面痛哭。

    何为无根之脉?

    无根之脉,又叫死脉,医书有云: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阳,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脏也,故曰死!

    “三位长老果然是不行了。”一弟子痛哭道。

    “你你你这家伙,哭有什么卵用,长老又不会复生。还是想想葬在哪里好了,我认识一个风水大师,可厉害了,到时让他给帮忙找个好地方吧。”

    另一个弟子红着眼眶,故作镇静地说道。

    “不用找了,直接葬在医尊附近好了嘛,呜呜呜…”

    人都还没断气,众弟子已经在商量着葬在何处了。

    门内门外,哭成一片。

    上官灵听着,心里也开始烦躁起来。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都别吵了!”

    顾君河的脸色黑如锅底,很是不悦,声量徒然拔高,道:“人都没还断气,哭什么哭。”

    医尊的这些弟子,到底都是怎么招进来的。

    二不说,心理素质还特别不过关。

    “你以为你是谁啊?哭也不让人家哭。”

    一个弟子嘟着嘴,低声地控诉了一句。

    “嘭!”

    顾君河气息冰冷,衣袖一挥,门窗顷刻间,便尽数化为灰烬。

    顿时,众弟子,你低头看看我,我回头瞄瞄你,全世界都安静了。

    连银针落地,都听得特别的清楚。

    上官灵嘴角抽抽,这男人,还真是简单粗暴。

    不过,她喜欢。

    “我来看看吧。”

    上官灵上前,亲自为几位长老检查,诊脉。

    这一轮诊脉下来,她好看的眉毛,顿时凝成一道深深的辙痕,因为几位长老的脉搏已经接近停顿了。

    她哀伤又无奈地看着顾君河,摇了摇头。

    付出了那么多,终究,人还是救不回来。

    她的双手在长袖之下,缓缓握成拳头,她,痛恨这种无力感。

    顾君河也无奈地一笑,上前把她抱在怀里,右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

    南笙看到他们秀恩爱,便自觉的转过头去,这一回头,不得了,被他发现了个让大家更震惊的事情。

    他惊惶地说道:“你们看!长老的身体,裂开了!”

    南笙这句话,犹如平地惊雷,迅速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上官灵和顾君河。

    上官灵一个箭步上前,仔细地打量着,那三位长老自颈脖到手指,确实出现了一条裂缝,裂缝有半个手指头大小,还有向四周蔓延之势。

    她很是疑惑。

    “长老好可怜,死了就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都要碎成块块了。这石化病,真可怕啊。”

    门外的弟子们又开始悲恸了起来。

    不过,碍于顾君河,他们都不敢太大声,只是小小声地啜泣着。

    神奇的一幕,突然发生了。

    长老的身体上的裂缝,突然从一条变成两条,然后迅速变成了十条…二十条到无数条,纹理越来越密,裂缝越来越粗。

    最后,白色的石化层,像破碎的鸡蛋壳一样,全部脱落。

    三位长老的身上,浮现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皮肤也比以前更加年轻,紧致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弟子在惊讶之余,又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

    这情况,不仅在医书上没有,在现实的诊疗中,也是闻所未闻的。

    简直是大大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了。

    上官灵急忙地为几位长老拨开腕部的碎片,诊起脉来。

    一刻过后。

    她收起了诊脉的玉手,嘴角含笑地宣布道:“三位长老的毒已解,现在脉象平稳,有力!请大家放心吧。”

    “哇!门主万岁!”

    听到这一个爆炸性的好消息,众弟子喜上眉梢,兴奋至极,三三两两地抱在一起蹦跳着。

    而顾君河那平素里冰冷的脸上,也罕见地浮起了一抹笑容。

    “这…是什么情况?”

    内院长老率先醒了过来,看到抱在一起欢呼的弟子和空空如也的门窗,一时摸不着头脑。

    “欧阳长老!”

    南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内院长老身上扑去,“您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了!”

    “先别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欧阳长老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清楚所以然。

    南笙擦了擦鼻涕,慢慢地说道:“我告诉您啊,事情是这样的……”

    而这时候,另外两位长老也都醒过来了。

    在得知事情发生的始末后,三位长老均感慨万千,如梦初醒。

    “这,都是新门主的功劳啊!”

    欧阳长老一脸感激地看着上官灵。

    这位新门主,虽然年纪轻轻,但实力超群,不仅救了自己的老命,还拯救了整个圣医门。

    叫他如何能不感激,如何能不心服?

    “就是啊!”

    另外两位长老也连连附和道。

    “老朽,要跪谢门主救命之恩!”

    欧阳长老激动得嘴唇都在轻微哆嗦着,巍巍颤颤地准备下床,准备向上官灵下跪致谢。

    “我也要跪谢。”

    “我也是。”

    另外两位长老一手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也准备下床。

    但随即被上官灵阻止了,她急忙上前,把手按在欧阳长老的手臂上,笑道:“三位长老大病初愈,不必多礼了。以后,灵灵还有很多要仰仗三位长老的地方。”

    “老朽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三位长老的眼里无比坚定。

    “趁大家都在,那就请大家再好好地看清楚吧。”

    上官灵一道意念传入,一颗绿光莹莹,富含蓬勃生机灵珠就悬浮在大家面前了。

    趁三位长老醒来,她认为有必要再在大家面前把灵珠拿出来,给大家共同见证一次,以免招人口实。

    “这确实是本门信物绿灵珠!”

    欧阳长老双瞳猛然瑟缩了一下,肯定地说道。

    这绿灵珠,他是见过好多次了,这生机盎然的气息,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绿灵珠,已经臣服于我,还助我炼出了九成纯度以上的灵丹。”

    上官灵从空间里拿出一颗蓝光湛湛的解毒丹,置于手心,自信地说道:“这,就是刚才三位长老服用的灵丹,效果相信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以后,将由我来带领圣医门,还望大家多多支持。”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有神农鼎的事情,因为以她目前的实力,未必能应付实力高强的抢夺者。

    而门内的弟子,对绿灵丹的信仰,是很高的,所以,对于自己能炼制高纯度灵丹的事,这个解释,是再好不过了。

    一举两得。

    “弟子势必竭尽全力,辅助上官门主。”

    里里外外的弟子通通单膝跪下,心服口服。

    “都起来吧。”

    上官灵的声音充满威严,扫了眼已经站立起来的众弟子,又继续说道:“我可能不能长时间留在圣医门,我不在的时候,就由叶南天暂任代理门主一职,管理圣医门大小事务。各位散了吧。”

    叶南天作为天赋优秀的首席大弟子,门中弟子,对他是打心里佩服和信任的,所以也无什么异议,各自散去了。

    三位长老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几位长老,可知道是谁给你们下的毒?可有看到行凶者的样子?”

    上官灵转过身去问道。

    无论凶手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既然让她来接手圣医门,那这笔账就该好好算算了。

    欧阳长老摸了摸下巴的胡子,回忆道,“那天我觉得脑袋特别的昏沉,刚一坐起来,就发现有人闯入。

    那是一个实力非常高强,又戴着魔鬼状面具的男子。本来我就感觉头晕脑胀,他给我强喂了一颗药后,我便不省人事了。”

    “我的情况也差不多!也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我打算跟他搏斗一番的,但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当我靠近他的时候,我隐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

    外院的童长老回忆了一下,也附和道。

    “我也是觉得头晕不适,原来你们都一样啊。看来,那些人都是早有预谋的。”

    护卫院的律长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恨得咬咬牙。

    “好的,我知道了。几位长老大病初愈,赶紧回房中,好好歇息吧。

    我还有事,这段时间会暂时离开圣医门的,就有劳长老们多多费心协助叶南天管理圣医门了。”

    上官灵暗暗整理着几位长老提供的线索。

    面具,有药香味的男子。

    她记下了。

    “是。门主。”

    当欧阳长老准备跨过门槛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转身对上官灵说道:“对了,门主,门主令在藏书阁玄真老者的手里,请门主务必记得取。”

    上官灵和顾君河对视一眼,本来,他们就承诺事后要过去一趟的,这下,看来要马上去一趟了。

    毕竟门主令是门主的身份象征,不能耽搁。

    这回,他们走的是没有机关的密道,一路顺畅,直达藏书阁的核心位置。

    “你们来了?”

    虽然还没见到人,但玄真老者早就走到了通道口迎接着了。

    满心的欢喜。

    像是迎接子女回家的独居老人似的。

    “是啊,老前辈,我们来了。”

    通道很安静,回音也很强,所以彼此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

    在拐了几个弯,走了一大段路后,他们才走到了玄真老者的面前。

    上官灵暗暗惊叹于老者超强的感知能力。

    “那三个孩子没事了吧?”

    老者关切地问道。

    “孩子?”

    上官灵额角滑落一滴冷汗。

    “呵呵,就是你们口中的长老啊,我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尿着裤子呢。”

    岁月不饶人啊。

    当初那些小屁孩,都已变成德高望重的长老了。

    “托您的福,他们没事了。”

    上官灵微笑着恭维了一句。

    “我们来取门主令。”

    顾君河淡淡地说。

    他才没这个兴致跟这个老头子寒暄呢。

    玄真老者的视线,从上官灵身上移到顾君河处,打量了起来,一脸惋惜地说道:“年轻人啊,你也是天赋极好的,可惜啊…”

    “可惜什么?”

    上官灵迫切地问。

    关于顾君河的一切,她都是非常紧张的。

    “他的身体,他自己应该很清楚。你问他吧,老朽不宜多嘴。”

    说罢,玄真便把镌刻着圣医门三个字的火红色令牌递给了上官灵,“呐,这是小丫头你的门主令。”

    顾君河目光冰冷地盯着玄真老者,似乎是在愠怒。

    “我记得那边还有点手尾要收拾的,先去忙了哈。小丫头你等会儿过来一下,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话音刚落,老者便连影子都见不到了。

    “哼,那老头子。”

    顾君河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悦。

    “你的身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上官灵看向顾君河,眼里写着都是担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别听他乱说。”

    顾君河摸了摸她的头,眼里尽是温柔。

    “可是…”

    可是,玄真老者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难道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回头,必须要找机会给他把把脉才是了。

    “好吧,那我去找玄真老者了。”

    她笑得有点勉强。

    顾君河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眉头轻轻蹙起。

    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明知道,自己即将油尽灯枯,还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逆宠魔妃(百度最新章节)  逆宠魔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