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37章:曾被赶出家门

    “尊上,红绫资质尚浅,但以尊上对圣尊的爱,又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呢?”红绫便是那个素衣女子,同时还是天尊座下的红绫使者,天尊虽留在尘世间,依旧是世间的主宰,可天尊却不再处理朝政,焚天王朝的朝政之事都是交由红绫使者处理的。

    焚天大陆虽以武为尊,却以王朝为首,焚天是双尊联手开创的,可自从圣尊陨落之后,焚天四城不再以守护王朝为己任,各自为政,渐渐的焚天大陆也就形成了权势与武力之分。

    权势是指任命朝堂的官员,而武力是指逍遥江湖之人,就像两个帮派,井水不犯河水。

    夙渊听闻红绫的话便不再多言了,他未曾转过身,所以不知道他有何神情?

    他身前的那颗古桃树,是他与她一同栽种的,桃树鲜活至今日,她却不在他的身边了。

    她已经回来了,可他却一直没去找她,他心底的不安日益渐增,他怕她不会原谅他,他怕再一次失去她。

    等待的孤独,寂寞,寂寥,只有他懂。

    如今,终于等到她回归了,随之而来的开怀,不安,慌乱,还有深深的自责都在狠狠的打压着他。

    “染儿,你会原谅我麽?”他独自嘀喃,说不出酸楚,白衣身影覆上了落寞,让人看了止不住的心疼。

    眨眼又是一日,飞雪依旧没停,纷纷扬扬的飘落,将魇月城裹上了一层银装。

    外面冰天雪地,倾颜楼里却异常温暖,楼里众人皆可随意玩闹。

    琉裳早已让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欢乐的气氛蔓延在整个楼里。

    宴席间,一大桌人同坐一桌,夜莫离,樱璃,玉无尘,公子颜,琉裳,还有汐韵。

    其中最为沉默寡言的就属汐韵了,她只自顾自的吃着,偶尔还会为琉裳布菜,仿佛她的眼里只能看到琉裳。

    樱璃也非常开心,吃着美味的佳肴,身边还都是最亲的人,她本就很容易满足。

    宴席过后,夜莫离便来到了琉裳的房间,她想问问公子颜的过去,她知道公子颜的身上也是有故事的。

    夜莫离来到琉裳的房间,却发现她的房门正开着,像是知道有人要来似的,琉裳正在房中沏茶,清香萦绕。

    “夜姑娘请进来坐吧。”沏茶的琉裳头也没抬就知道门口的人是夜莫离了,像是早已知道夜莫离会来找自己一般。

    夜莫离闻声走进房中,打量一番房里的摆设布局,也不多加客气的就落座桌边,抬眸看着沏茶的琉裳,闻着茶的清香说道,“琉裳姑娘沏得一手好茶。”

    琉裳只是温婉轻笑,将沏好的茶递给夜莫离一杯,“夜姑娘即说是好茶,那便尝尝吧。”

    夜莫离自是也不客气的接了茶水,与琉裳对坐饮茶,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安雅的气氛中,沏的茶也都喝完了,最后还是琉裳先开口问道,“夜姑娘来找我是有事吧?”

    其实刚才在宴席间,她就看出来了,夜莫离若有似无的目光一直瞟向她,她便猜到了,所以特意在房中沏好茶等着夜莫离。

    夜莫离闻言会意一笑,她知道琉裳是个聪明的女子,一手把玩着空了的茶杯,毫不含糊的说道,“琉裳,能否告诉我公子颜的过去?你很在意公子颜吧?”

    夜莫离虽是询问的话语,却是肯定的语气,任谁都能看的出来,琉裳很在意公子颜,可她却恪守本份,从未逾越雷池一步。

    夜莫离的话让琉裳微微一顿,是啊!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她很在意阿颜,她也从未否认过在乎阿颜,可她却从来没有越出过阿颜的界线。

    琉裳对公子颜的在乎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可有时却又觉得琉裳对公子颜若即若离的,让人不禁想不明白……

    “夜姑娘与阿颜关系亲密,为何不亲自去问阿颜呢?”琉裳温婉轻笑,像是自动忽略了夜莫离后面一问,即使她没有回答,那答案已是众所周知的不是麽?

    “琉裳,你认识子颜那么久,自是最为了解他的人,你觉得子颜会告诉我麽?”夜莫离亦是不以为意的淡笑,若亲自去问公子颜,公子颜哪会说啊!

    其实知不知道公子颜过去的事也不是那么重要的,毕竟每个人都有过去,每个人都有隐藏最深的秘密,只是,她这次也是出于好奇心罢了。

    琉裳平淡的目光直视夜莫离,自第一次见到夜莫离,便知她绝非凡人,这一年来她的所作所为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不得不佩服,不论是修为,还是经商之道,阿颜身边有这样的人,也让她安心许多,淡雅轻笑道,“夜姑娘又怎会觉得我会说呢?”

    夜莫离随手置下手中杯,毫不犹豫的说道,“因为你很在乎公子颜,你只愿公子颜更好不是麽?”

    琉裳闻言缓缓垂下眸子,让人看不清她眼里的情绪,一直以来,她都把对阿颜的那份爱掩藏的很深很深,时刻提醒自己不能逾越了阿颜的界线,因为阿颜心底深处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因为她对阿颜的亏欠还没有弥补够。

    琉裳收敛的失落的思绪,恢复温婉的平静,却不知方才她身上流露出的失落是多么的明显,镇定了心神淡道,“阿颜和你们相识之后变得开怀很多,有些事是阿颜不愿提及的,今日我告诉你,希望你们能抹去阿颜心底的伤痕。”

    夜莫离轻浅点头,并未言语,认真的聆听着,静待她的下文。

    琉裳深吸一口气,眸光也变得飘忽起来,仿佛看到了很悠远的回忆,轻声叹道,“阿颜曾经也有着爹娘的疼爱,是个自在自得的人,后来遇到了一个人,也改变了阿颜的一切……”

    夜莫离整肃了气息,静静的聆听着,琉裳话说一半顿住了片刻,站起身来走到了窗户边,任由寒风吹在脸颊上,让她更加清醒了几分,接着说道,“阿颜家中有一对绝世宝剑,名为凤血龙骨,因阿颜认识了遇到的一个人,并将那人带回了家中悉心照顾,阿颜与那人脾性相投,两人常而切磋武艺,常而煮茶弄花,常而谈论天下大事,久而久之交心生情,后来,那人不辞而别,同时阿颜家中的一对宝剑也随之下落不明,阿颜的父亲震怒不已,责怪阿颜识人不清,将贼人带回了家,可阿颜却出言顶撞了父亲,一心只为维护那人,阿颜的父亲一气之下便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将他赶出了家门……”

    窗外依旧飘落着飞雪,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无人看到琉裳眼角滑落了一滴冰凉的泪珠,周身也染上了一层伤痛之气,她是为阿颜感到伤痛。

    琉裳很长的一段话听入夜莫离的耳中,她能想象得到当时的情景,脑海中浮现出与公子颜结识以来的一幕幕。

    暮然想起在珏月山之时,公子颜赞同让她回去夜府,也是因他想起了曾被赶出家门的过去麽?所以他才会说让自己回去夜府看看?他是想让自己和夜枭能有相处和解的机会吧?毕竟夜枭是她的亲身父亲。

    随即想到琉裳所言,公子颜遇到了一个人?之后的事全因那人而起?而且听琉裳的意思,公子颜是对那人日久生情了?

    “公子颜遇到的那人是谁?”夜莫离冷清的声音问道,不知为何她感觉琉裳说的很真实,就像是琉裳亲眼所见的一般,且琉裳身上的气息也不同寻常了,更像是在说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不知。”琉裳抬手不露痕迹的擦去泪痕,转回身来,脸颊已是冰冷,穿着单薄的衣裙却也毫无寒意,可想而知她的功力之深,可却无人知道她的功力是以诸多的性命换来的。

    夜莫离闻言不禁眉间轻皱,不知?当真不知麽?她隐约觉得琉裳这次并没有据实相告,可她也没有勉强琉裳说,既然琉裳不愿意多说,想必其中还有着什么曲折吧?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两人都选择了沉默,因为她们都要好好整理一番心神,有些事既然知道了,自是不会轻易忘记。

    “琉裳。”正值两人沉默间,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随之走进房中的人不是汐韵又是谁呢!

    当汐韵瞥见琉裳的脸色之时,便知道她又在为他伤心了,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冷意。

    “琉裳,楼主找她。”汐韵冷凉开口,面无表情的抬手指向夜莫离,若不是夜莫离在琉裳的房间里,她才懒得来替公子颜传话呢!

    夜莫离闻言起身,目光深长的看了琉裳一眼,对于汐韵无表情的脸浑不在意,轻声淡道,“我知道了,有劳汐韵姑娘告知。”

    夜莫离言罢直径离去,待走出房门之后,房中又只剩汐韵和琉裳两人了。

    汐韵走近琉裳,抬手摊开掌心,一颗如夜明珠大小的珠子正躺在她的手心,珠子隐隐泛着柔和的白光,隐约能看到珠子里好似有水光波动,像是有生命力一般。

    “琉裳,元丹给你取回来了,快服下吧,你体内的精气也撑不了多久了。”汐韵将手心的珠子递给琉裳,正如她所说,这颗珠子是元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命嫡妻(百度最新章节)  天命嫡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