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正文 第49章:鲛人泪

    “琉裳…”汐韵清音微冷,带着一丝惊慌,只因靠在肩头的琉裳已然闭上了双目,陷入了晕厥当中…

    汐韵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她只知道琉裳不能死,不能有事,她要救琉裳!

    起身将琉裳打横抱起,若说汐韵一介女流,却毫不费力的就抱起了琉裳,将她抱入内室,放在床榻之上,细心的为她盖好被褥,替她理好额前微乱的碎发,柔声细语说道,“琉裳,或许只有昏迷了,你才会听我的话,你要撑住,我会给你取回元丹的!”

    汐韵不舍的看着琉裳的容颜,像是贪婪的想要多看她一眼,这才起身离开房间,去给她夺取元丹,只有元丹才能治愈她的身体。

    再看妙风先祖的墓穴之地,寂静的夜空下,公子颜一人静站良久,时而蹙眉,时而闭眼,像是在不确定什么…

    他是不确定,不确定流殇是否真的来过?不确定身边依稀还残留着流殇的气息,他在全心的感受着流殇的痕迹。

    “公子颜…”

    忽而一道带着焦急的声音传来,眨眼间樱璃便已出现在了公子颜的身边,看着脸色怪异的公子颜,樱璃不禁眉间轻皱,怎么觉得公子颜怪怪的?

    刚才她在阵中找了许久,都不见长姐的人影,可是,阵法好像突然消失了?眼前的事物都发生了变化,一转身竟看到了处于呆愣中的公子颜!

    其实他们踏入阵中,看似不停的在走动,看似寻找了许久,实则却是一直在原地打转,一直没有走出过脚下的三分地!

    空中一缕异样波动,樱璃瞬间抬头看去,蓝眸中陡然积满了酸涩,是长姐的气息…

    夜莫离从空飘落,一袭白纱衣裙上泛着淡淡的光晕,解除了阵法之后,她飘落在地,同样也是回到了原来的出发地,她与公子颜便是从这里进入阵法之中的。

    “长姐…”樱璃伸手拉起夜莫离的手臂,刚才那一瞬间真的吓死她了,还以为长姐会再一次离她而去!

    可是,当樱璃贴近夜莫离,暮然发现她身上的气息不同了,虽是一如之前的沉静,但却多了几分狂傲之气,长姐就像是一个俯视众生的尊者一般!

    “璃儿,子颜。”夜莫离更显深谙的眸子闪过一抹思量,此刻的她不止单纯的是夜莫离,她所记得的也不止有樱昕的记忆,她已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想起了一切。

    夜莫离终于能明白为何小元宝时不时有关于圣尊的心声,原来小元宝说的没错,她真的是圣尊,准确的说应该是圣尊的转生才对吧?已然经过了轮回转世的她。

    原来死后重生时那老仙者说的也是真的,樱昕的存在是个‘意外’而已,全因当初苏子染的陨落,天道之下的错乱,她才会生于前世,诞生成为樱昕!

    而更大的‘意外’却是璃儿,没想到天道之下,她不仅诞生于前世,而且魂灵双分,有了个双生妹妹,樱璃。

    想起苏子染的陨落…夜莫离心间蔓延着苦涩,谁能想到流传于后世的圣尊会死在了自己最爱的人手中…

    此时欢呼雀跃的还有小元宝,娘亲终于想起来了!可是,几个爹爹当中,娘亲更爱谁一点呢?小元宝又开始天马行空的瞎想思维了…

    在小元宝的想法当中,有三个爹爹,一个是夙渊爹爹,因为夙渊是娘亲最早的夫君!一个是红衣爹爹,也就是风陌影,因为它知道娘亲是为了他而死的,还有一个是玉爹爹,因为娘亲与他有着指腹为婚之约,而且,重要的是玉爹爹身上的灵气,那是它的最爱!

    当夜莫离感知到小元宝的这番心声,不禁嘴角抽搐,眉宇间透着丝丝无奈之色,即使她想起了苏子染,可她依旧是夜莫离,苏子染已经死了,如同樱昕一般,现在活着的只是夜莫离。

    “长姐…”樱璃小心的叫着长姐,只因她发觉到了长姐的不同,不论是气势还是神情,与之前都有些不一样了,可无论长姐发生什么变化,都是她的双生姐姐,她们同生一体。

    可长姐的神情也让她有些不安,她感觉长姐好似越发的遥不可及了,她能通过小石头感应到小元宝的喜悦,虽然她不知道长姐在阵法之中遇到了什么,但长姐真的不同了…

    “璃儿,我没事,别担心。”夜莫离轻浅一笑,她明白璃儿的不安,璃儿由她而生,等于就是另一个自己,无论无何她都会护璃儿安然无恙。

    夜莫离缓缓摊开手心,一颗鹅蛋大小的陨石静静的躺在掌心,陨石上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然而,这并不是一颗真正的石头,而是一件灵物,鲛人泪。

    鲛人泪亦是妙风城的至宝,焚天四城皆有一件宝物,堪称是焚天四宝,据说焚天四宝有起死回生,助人突破不死仙身的奇效,这些都是当初苏子染一手交给四城先祖的。

    “妙风…”夜莫离轻声嘀喃,她的手似是隐忍着丝丝颤抖,在她拿到鲛人泪后,想起全部的记忆后,她知道这颗鲛人泪中有她曾经最为亲近的人,妙风。

    “染儿,你终于回来了。”

    伴随着夜莫离声落,一道温和如风的声音响起,霎时间光芒四射,随光而现一抹身影,却只有虚影,并无实体。

    妙风,妙风城的先祖,妙风城第一代的执掌人,当初是苏子染将妙风城交于他手里了。

    不止是妙风,还有魇月,碧落,云烟都是她至亲至近的人,四城是她亲手交到他们四人手里的。

    后来苏子染陨落之后,四城的先祖逐一逝去,妙风亲自设下了星宇阵,以鲛人泪作为阵眼灵物,就是等待有一天苏子染回归,等着她亲手解除星宇阵,也就是他妙风重见苏子染之时。

    妙风如今只剩下了一抹魂灵而已,而且魂灵之力已几近消弭殆尽,全靠鲛人泪他才得以支撑这么久的时间。

    “染儿,还能再见到你,于愿足矣。”妙风温柔轻笑,好似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不存在的,他的眼里只看到了夜莫离,应该说他看到的是苏子染,全然忽略了还有两个大活人在这!

    夜莫离看着妙风的眼神,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说了,她不是苏子染,却又抹不去她是苏子染的痕迹,敛下眸子沉思良久。

    妙风的魂灵越来越弱了,若是魂灵消散,那就真的是灰飞烟灭了,夜莫离深吸一口气,收起了手中的鲛人泪,抬手取下挂在颈间的血玉,玉能养人,上古血玉更能养魂,展开白嫩纤长的指尖,掌心血玉一闪而过的光泽,这是她娘亲魂灵曾栖息过的血玉,也是她和玉无尘那莫须有的指腹为婚之信物,清冷的声音带着一抹心疼,“妙风,你先栖身于这块玉中,过些时日再说。”

    妙风闻言也不反对,轻浅点头,一缕柔和的白光闪过,妙风的魂灵已融入了血玉中,暂且栖身于玉中,等恢复些元气再说不迟,百年时光都等过来了,如今她终于回来了,又能回到她的身边,多等些时日又算得了什么?!

    “长姐…他是…”樱璃还没有从妙风的出现中回过神来,妙风便已不见了!那抹魂灵在长姐手中的血玉中吗?樱璃一脸的不明所以,那男子是何人?为何叫长姐‘染儿’?

    樱璃越想越凌乱了,怎么感觉长姐从阵法之中出来以后,一切都变了?

    “璃儿,他是妙风,是我们的亲人。”夜莫离轻叹一声,当初的妙风光华卓越,却也逃不过…

    而血玉中的妙风听此一言,不自觉勾起了嘴角,染儿,时隔百年之久,我依旧只能是你的亲人吗?

    当初的星宿阵中,你竟魂灵双分了麽?他有太多话想和她说,有太多疑问想问问她,可是,眼下他的魂灵太弱了,只能过段时间再找机会问了,似乎如今的染儿已不是当初的染儿了,她身边的人事物都大有不同了吧?!

    “嗯,长姐,我知道了!”樱璃乖巧点头,既然长姐说是亲人,那就是亲人,因为不管是前世今生,她从来不会质疑长姐的话,长姐是不会骗她的,正如自己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夜莫离相继悠悠的瞟了一眼公子颜,想来他应该是被心魔所困吧?不过他的心魔,她已猜到一二了,幽凉的轻音说道,“子颜,回神了,发愣也是徒劳。”

    公子颜怔怔扭过头,目光涣散的看向夜莫离和樱璃,貌似他还没有注意到出现又消失的妙风,只因他此时心神不宁,若是平时,传闻中的妙风先祖现身,不得惊讶死人才怪!公子颜连一贯妩媚的嗓音都失去了韵味,“夜莫离,流殇回来了!”

    “琉裳?”夜莫离闻言不禁反口一问,琉裳不是应该在倾颜楼麽?难道他看到的幻境是琉裳?他的心魔也是琉裳?

    夜莫离随即想起了琉裳之前和她说过的一番话,公子颜曾经有过心仪之人,且至今都心系着那人,尽管那人最后对公子颜不告而别。

    可是,不对啊!公子颜对琉裳不像是有男女之情,那又为何会有此一言?为何会说琉裳回来了?

    此时的夜莫离尚且没想到,公子颜所说的流殇并不是她所认为的那个琉裳!

    “长姐,他怎么了?怎么一副失了魂的样子?”樱璃微微蹙眉,轻声询问着夜莫离,其实她从看到公子颜之时,就发现他的不对劲了,以她对公子颜的印象,妖媚,诱惑,闷骚,混蛋,不过他的那张脸,不得不承认他美人公子之名啊!好像还没见过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命嫡妻(百度最新章节)  天命嫡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