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卷 地下监狱 第110章 暗夜杀手

    忙完这些事已经接近上午十点了。 两个人坐回到车里,夏时便对顾淞说道:“走吧,回市局,把这些东西给技术科的人送过去,看看能不能从这上面查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我看够呛。”顾淞打了个哈欠,强忍住困意说,“想从人民币上查出指纹还是比较困难的。而且这包裹盒子已经有无数人摸过了,上面的信息应该早就被破坏掉了。我看这盒子就是最普通的纸盒,很容易弄到手,上面没有任何文字标识,查它的来源意义也不太大。”

    “那也不能不查。”夏时认真而又严肃地说道,“我们警察的工作不就是这样吗,任何一点破案的希望都不能放过,哪怕到头来发现我们所做的只是无用功,但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这是无用功呢。”

    “那你自己去吧。”顾淞说着又打了个哈欠,实在是困得不行了。“你先送我回家,我得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再这样下去,我可能真的要猝死了。”

    夏时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地看了顾淞一眼,“你没搞错吧?让我送你回家,你当我是你的专车司机啊?”

    “顺路嘛,反正开回去都是一个方向。”顾淞调整了一下座椅的角度,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打算闭上眼睛眯一觉。谁知夏时忽然探过身来,揪住了他的衣领说:“你给我滚下去。想回家,自己打车去。”

    “嘿,你这是什么态度啊?”顾淞掐住夏时的手腕,用力把它从自己的领子上扯开,警告对方说,“姓夏的,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是一名伤员呢。你这样对我,不怕我找领导告状吗?”

    “哼,还告状。”夏时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自己是小学生啊。再说了,我又没让你留在办公室里通宵看监控,你自己愿意折腾,怪得着我吗?”

    “你……”顾淞感到非常窝火,心说自己熬夜工作还不是为了早点儿破案。你可倒好,一个人先走了,谁知道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想到这儿,顾淞不禁好奇地打量着夏时。当他发现夏时的脸上也透着难以掩饰的倦意,胡子没刮,衣服也没换,忽然坏笑着说道:“诶,不对啊,看你这样子,昨天晚上该不是也没回家吧?”

    “啊?你说什么?”夏时皱了下眉头,尽管嘴上不想承认,但是不自在的表情却暴露他的心虚。

    “哈哈,你骗不了我的。”顾淞笑得更加得意了,“我发现你这人不厚道啊,扔下我一个病号那么卖命地工作,自己跑出去逍遥快活。你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你别胡说八道,我真的是家里有事。”夏时重新在驾驶位上坐好,系上安全带,不想再跟顾淞闲扯。“你想回家就自己下去打车,不下车就跟我回市局。”

    顾淞坐在副驾驶上,没动地方。沉默了几秒钟,他才缓缓地问道:“夏时,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是又怎么样?”夏时反问道,“我们又不是朋友,我有事瞒着你不是很正常吗?”

    “这个……”顾淞觉得夏时说得很有道理,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不过,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他还是继续追问道:“你今天早上交给若南的东西是不是跟我们要查的案子有关?你是不是瞒着我一个人去什么地方做调查了?”

    夏时刚把引擎点着,想了想又把火熄了。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自己点了一根,顺手把烟盒递到了顾淞的面前。顾淞看了看烟盒,刚想伸手从里面拿一根出来,犹豫了片刻却把他的手推了回来,说:“我不要,戒了。”

    夏时有些诧异,心说你丫意志力够强的,戒烟跟玩儿似的。“其实这件事,我没有打算一直瞒着你。”夏时吸了两口烟,开口说道,“我只是想自己先调查清楚,确认这件事是否跟我们要查的贩卖人口团伙有关。如果没关系,那就全当是我个人的事情。如果有关系,我想等夏局长和乔支队都在的时候,跟大家一起讲清楚。”

    “也就是说,你想自己一个人独吞功劳?”顾淞半开玩笑地说道。

    “随便你怎么理解吧。”夏时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这本来就是别人拜托给我的私事,我只是不想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浪费大家的时间而已。如果我告诉你了,以你的性格,肯定会陪我一起调查下去。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不想再给你增加更多的负担……”

    “我明白。”顾淞笑了笑,难得听夏时说跟他两句掏心掏肺的话,他反倒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他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于是,夏时把穆子身边发生的那些事情,包括蒋晓妍的失踪,匿名信的凭空出现,以及穆子在学校里的处境一五一十地跟顾淞叙述了一遍。他现在只是怀疑蒋晓妍的失踪跟贩卖人口有关,但是因为没有介入到那起失踪案的调查,没有掌握相关的办案信息,他现在也无法确定这是个案,还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

    另外,那封匿名信也让他感觉心里很不踏实。虽然他很希望事情就像穆子说的那样,匿名信只是某个同学为了戏弄她而搞出来的无聊恶作剧,可他还是担心那个藏匿名信的人会对穆子不利。

    顾淞问夏时,接下来是不是会抽空查一下蒋晓妍的失踪案。夏时回答说,这件事还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先去确认一下,一旦发现蒋晓妍的失踪涉及到少女拐卖案,他会在第一时间通知顾淞,绝对不会有半点隐瞒。

    顾淞姑且信了夏时的话。聊完这件事,夏时顺路把顾淞送回到家中,自己一个人去市局给若祁南送检验材料。

    回到家里,顾洗了个热水澡,什么东西都没吃就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他确实很疲惫,而且身上的伤也很疼。他之所以咬着牙,在夏时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不想让他的死对头看到他的软弱罢了。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一个该死的诈骗电话把顾淞从睡梦中吵醒。他挂断电话,狠狠地骂了两句,心说要不是老子太累了没功夫搭理你,今天非把你个骗子玩儿死不可。

    他蒙上被子,想接着再睡一会儿,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没有睡意了。他坐起来,靠在床头的抱枕上,随手翻看着手机里的新闻。一看之下,他惊讶地发现,原来“4?7凶杀案”的社会影响程度早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只要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跟案件相关的词语,铺天盖地的信息瞬间呈现在他的眼前。人们在微博、论坛、贴吧里大肆讨论着这件事情,猜测着凶手的身份,同时预测凶手还会不会继续杀人,会用怎样的方式杀人,好像把这当成了一场惊险刺激的游戏。

    让顾淞没有想到的是,大多数网友竟然都是站在凶手这一边的。他们似乎把凶手当成了一个英雄,代替他们完成了心中想做却又不敢去做的事情。人们借此机会大肆宣泄着内心对于人贩子的憎恨,甚至再次向全社会发出呼吁:人贩子应该一律判死刑。

    的确,这个社会上有太多被人贩子伤害过的家庭,有太多的孩子因为他们经历了地狱般的人生。想到田佳暄的悲惨遭遇,顾淞的内心也感到非常难过。虽然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他并不同情被凶手残忍杀死的人贩子,但是作为一名警察,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人们将一个杀人凶手视为惩治罪恶的英雄呢?这简直是对警方,对法律的蔑视。

    顾淞看到很多人在网上表达自己对这起案件的看法,他发现人们说的最多的几句话就是:

    “杀得好,利用残疾儿童乞讨简直太丧尽天良了,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人贩子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难道他们就没有自己的孩子吗?如果他们的家人也遭受同样的待遇,不知道他们心里会怎么想。”

    “再多杀几个,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出来作案。法律治不了他们,总有人能收拾他们。杀手,好样的,我永远支持你!”

    类似的话还有很多很多,但总结下来,人们都觉得凶手的做法是对的,是正义的象征。人们竟然还给“4?7凶杀案”的凶手取了个名字,叫“暗夜杀手”。

    顾淞在一个知名的论坛里发现了这样一个帖子,帖子的内容首先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在路边乞讨,让人看着觉得非常可怜。照片的下面附有拍摄时间和拍摄地点,最后还写了这样一句话:杀手先生,我在火车北站附近发现疑似被拐孩童,请速来查明真相。若是人贩子,必杀之!

    该帖子的下面跟了数百条回复,清一色地都在为楼主点赞。同时也有人效仿楼主的做法,贴上了自己拍摄的照片,说明了详细的拍摄地点,请杀手先生前来肃清。

    看到这样的帖子,顾淞的心里感到非常压抑。一方面,他担心这个凶手有了人民群众的支持以后,会变得越来越嚣张,越来越猖狂;另一方面,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寻找这个凶手。如果不能赶在凶手下一次动手之前将其抓获,警方这边就会更加被动。到了那个时候,事情肯定会变得更加难以收拾。

    顾淞试着想象凶手在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脸上会浮现出怎样一种表情,内心会拥有什么样的感受。被这个社会所认可,所接受,被人们所需要,所期待,他一定感到非常兴奋,非常满足吧?

    他是否是一个曾经被人贩子伤害过的人?是否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他为何不信任警方,不信任法律,因为他早已经对这些失望透顶了吗?

    暗夜杀手,成为人们心目当中的英雄就是你的愿望吗?你打算以恶制恶,站在法律的对立面,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犯罪吗?你是否很享受现在的成就?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成为英雄。你杀掉那两个人贩子,只是想通过极端的方式,让警方注意到城市的暗处有这样一批罪人。

    其实你知道,警方不是从来都没注意到这些肮脏的贩卖交易,只是他们还不够重视,打击力度还不够大。你用你的方式为这个社会敲响了警钟,加速了警方对这批人的清理。所以,你究竟是善?还是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A级通缉犯(百度最新章节)  A级通缉犯(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