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3章 过分冷静的大皇子

    君晓陌想了想,本打算像昨晚那样,给这个半人半兽的家伙扔一颗清心丸的,但见这个家伙好像没有继续闹腾,便干脆作罢了。

    以大皇子现在的状态,清心丸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东西。除非大皇子能够彻底地把他体内的那颗魔核给吸收掉并化为己用,否则,再多的清心丸也只是起到一时的压制作用,等到这股压制作用消失了,说不定起到的反弹作用会更加地明显。

    君晓陌尝试着动了动手臂和身体,结果用双臂束缚着她的那个大家伙揽得更紧了。从衣服布料上传来的温度让君晓陌脸颊发烫,既是羞的,也是气的。

    君晓陌默念道:这只是一个拥有动物思维的人形物体,这只是一个拥有动物思维的人形物体……

    默念了几次之后,君晓陌的脸颊总算“退烧”了,但大皇子勒得她四肢酸痛,长期这样下去,她真怕自己要被勒得四肢缺血了。

    “吱吱!”小团子很生气,支起小身体愤怒地朝大皇子叫了两声——

    那个叶修文就算了,毕竟人家是君晓陌的师兄,再怎么着也总比它亲。再加上它现在这一副小团鼠的样子,想要做些啥都有心无力,便也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君晓陌和叶修文越走越近。

    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又是谁?!凭什么一出现就霸占着君晓陌不放?!

    这让小团子真想咬死这个大家伙!

    大皇子懒洋洋地撑起了眼皮,斜乜了小团子一眼,这一眼饱含着“鄙视、不屑”等各种情绪,再把小团子给狠狠地气了一把之后,又悠悠然地闭上了眼睛。

    君晓陌:“……”这个家伙真的完全失去了理智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又不像是完全失去理智的了?

    小团子生气地“吱吱吱”地叫着,结果大皇子完全把这种声音当成了歌儿一样,丝毫不给予理会。

    小团子喊累了,也就只能泄气地趴在床上了。

    它也不可能主动朝大皇子发起攻击,因为昨晚和今晚的经历告诉它,现在的它根本不是这个大皇子的对手。

    君晓陌也有点欲哭无泪,如果可以,她真想把大皇子给一脚踹出去,但她没有这样的力度。

    现在的她就像是被魔鬼藤给绑住的猎物,唯一有一点不同的是,大皇子不像魔鬼藤那样喜欢吸血,最多把她当做了抱枕一样的存在而已。

    是不是今天一个晚上都要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了?君晓陌的脑里无奈地闪过了一个这样的念头。

    君晓陌僵着身体看着头顶上的床幔发呆,慢慢地、慢慢地,在油灯的“噼啪”声中,在大皇子和小团子清浅的呼吸声中,她的眼皮渐渐地变得沉重了起来,最后竟彻底地睡了过去。

    ------------------------------

    清晨,君晓陌是在一阵巨大的窒息感中清醒过来的,脖子上还有着剧烈的疼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让君晓陌连挣扎都有点无力。

    君晓陌条件反射地掰着脖子上的东西,而脖子上的东西却越勒越紧。终于,在君晓陌的大脑因缺氧而昏过去的一瞬间,君晓陌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帘里也跃入了一双及其冰冷的眼眸。

    “咳咳……咳咳咳……”君晓陌痛苦地咳嗽了起来,“放……开……”

    发现君晓陌醒了,那个人手上的力道反倒减弱了一点,却还是掐着君晓陌的脖子。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男人的声音就如同他的双眸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情感,更别提有什么“温和”之类的情绪了。

    “先……放……开……”君晓陌很艰难地才挤出了这几个字。

    这个家伙再不放手,她就要窒息身亡了好不好,还怎么回答这个人的问话?

    男人猛地放开了掐着君晓陌脖子的手,却也在同时迅速地制住了君晓陌的手脚,卸去了她所有的反抗能力。

    可见,这个男人是习惯性地处于战斗之中的。

    君晓陌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努力地吞吐着重新进入肺部的新鲜空气,觉得像是活过来了一般。

    在缓过了这口气之后,君晓陌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压制着自己的人,咬牙切齿地说道:“这里明明就是我的房间好不好?你应该问你自己,为什么昨晚半夜跑到了我的房间里,还非要和我挤在一张床上!”

    是的,压制着君晓陌的人正是昨晚忽然“造访”的,疯疯癫癫像野兽一样的大皇子。但此时大皇子的双眼不再是昨晚那种血红的样子,而是恢复成了它们原本的模样,一片漆黑的眸底深邃而冰冷,里面满满的都是对君晓陌的不信任和警惕性。

    “我记得你。”片刻后,大皇子启唇,淡淡地说道,“你在前晚追踪过我,告诉我,你是谁派来的?”

    君晓陌简直要被大皇子给气笑了——她是谁派来的?她是大皇子的母妃派过来的!

    早知道这个家伙警惕性那么强,脾气又那么难伺候,她还不如直接趁着对方熟睡的时候把血玉给扔到对方身边呢,何必多此一举地趟这摊混水!

    “我背后没有任何人在指使我,你信不信?”君晓陌冷冷地回答道。

    大皇子眯起双眸,紧抿的唇角没有说话,但那冷然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向君晓陌表达了一个意思——

    他不信!

    其实,这也怪不了大皇子对君晓陌产生怀疑,正常情况下,素未平生的某个人是不会追着另一个人跑了大半个镇子的。

    君晓陌真不知道该如何与大皇子解释,最重要的一点是,哪怕她解释,大皇子也未必会相信。

    母亲已经失踪多年,而一个素未平生的陌生人忽然之间拿出了母亲的信物,说跌进了母亲的洞穴,按照母亲的遗愿把血玉给带了出来,换做是君晓陌,她也不会贸然地相信这个陌生人的话。

    毕竟,现在大皇子的身份比较敏感,是烈焱国的“逃犯”,不排除会有人编造出一些谎话来引君入瓮。

    然而,如今也由不得君晓陌多加考虑了,如果她不把实话说出来,恐怕这个大皇子会更加不放过她。

    君晓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了缓胸口憋闷的情绪,然后开始一五一十地把洞窟里的一切都告知了大皇子,包括江语彤前辈为了确保洞窟的闯入者会把血玉交给自己的孩子,画了一个誓心阵法出来,要求闯入者在誓心阵法中立下誓言的这件事。

    大皇子眼里的情绪明明灭灭,最后归于一片沉寂。

    “你是说,你掉进了我母妃所留下的洞窟之中,并在她的遗言要求下,把血玉带了出来,要交给我?”

    大皇子语调平平地总结了一番君晓陌话语里的重点,那平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他内心的情绪。

    仿佛江语彤前辈临死前的遗言,并没有在他心里造成多少的波澜。

    “是的。”君晓陌对大皇子的冷漠有点心寒,毕竟江语彤前辈临死前也还是惦记着她的孩子,而这个家伙居然没有一丝的触动。

    不过,她只是一个外人,也没有权利对这件事进行过多的评判。

    “还有一点,”君晓陌想起了血玉的特点,补充道,“血玉是在遇到你的时候,就会主动地发出红光,因此,我才会在前晚看见血玉亮起来之后,一直追着你跑了出去。”

    大皇子的眉头皱了皱,随即淡淡地说道:“给我看看那枚血玉。”

    君晓陌示意大皇子放开自己,大皇子松了松手,却也只是让君晓陌的其中一条手臂能动了而已。

    这个家伙用不着那么警惕吧?君晓陌真想把心里的吐槽说出来。

    经过了昨晚一个晚上的束缚,以及今天早上大皇子的捆绑,君晓陌的手臂都挺麻了。她甩了甩手臂,才从储物戒里拿出了那枚血玉。

    血玉的样子很漂亮,剔透得毫无杂质和瑕疵,放在阳光下,还折射出美丽的色彩。

    现在,这枚血玉因为遇到了真正的主人,发出了明亮的红光,把还微暗的屋里彻底地照亮了。

    “这次你信了吧?”君晓陌磨了磨牙。

    大皇子沉默片刻,平静地问道:“这枚血玉还没交给我的话,你的誓言就还不能算完成,誓心阵法的作用还解除不了,对吗?”

    “是啊,所以,拜托您快点拿走它吧!”君晓陌苦口婆心地劝道。

    大皇子忽然勾唇笑了,那张英俊的面容在这个眉眼斜挑的笑容中骤然变得稍微有点邪气了起来。

    也在这个时候,大皇子的样子才和画像里的人重合了起来。当然,画像里的大皇子比现在笑得更加地随心,那股漫不经心地把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霸气,被现在深邃和冰冷的眼眸所取代了。

    可见,大皇子是遭遇过什么事情,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即便如此,这抹笑容放在大皇子的那张俊脸上,也还是十分地赏心悦目。

    不过,君晓陌完全没有时间去“欣赏”大皇子难得一见的笑容,因为,当她以为总算可以完成誓心阵法的任务时,下一秒,大皇子的话语打破了她的希冀——

    “既然如此,这血玉就先放你这里吧。”大皇子笑容平静地说道,说出来的内容却一点都不能让人平静。

    “什么?!”君晓陌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这血玉到底是不是真如你所说,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所以,就先放你这里吧。”

    君晓陌:“……”

    她好想把这个人欠揍的笑容给扯烂,前提是扯得烂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魔女打脸攻略(百度最新章节)  魔女打脸攻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