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章(二)

    我伤情之后,便不再如何回忆当年与离镜情投意合的一段时光。确确也过了这许多年,是以此间的种种细节,已不太记得清。

    便从玄女登场这段继续接下去。

    玄女是大嫂未书娘家最小的一个妹妹。大嫂嫁过来时,她还是襁褓中的一名婴孩。因当年大嫂出嫁时,娘家出了些事故,玄女便自小由大哥大嫂抚养,也就与我玩在一处。

    玄女欢喜我的样貌。尚在总角之时,便正日里在我耳边念叨,想要一副与我同个模样的面孔。我被她叨念几百年,实在辛苦。因知晓折颜有个易容换颜的好本事,有一年她生辰,我便特特赶去十里桃林搬来折颜,请他施了个法术,将她变得同我像了七八分。玄女遂了心愿,甚欢喜。我得了清净,也甚欢喜。如此就皆大欢喜。

    然不几日,便发现弊病。却不是说折颜这法术施得不好,只是我这厢里,瞧着个同自己差不多的脸正日在眼前晃来晃去,未免会有些头晕,是以渐渐便将玄女疏远了,只同四哥成日混在一起。

    后来玄女长成个姑娘,便回了她阿爹阿娘家。我与她就更无甚交 情了。

    我同离镜处得正好时,大嫂来信说,她娘亲要逼玄女嫁个熊瞎子,玄女一路逃到他们洞府。可他们那处洞府也不见得十分安全,她娘亲终归要找着来。于是她同大哥商量,将玄女暂且搁到我这边来避祸。

    得了大嫂的信,我便着手收拾出一间厢房来,再去大师兄处备了个书,告知他将有个仙友到昆仑虚叨扰几日。大师兄近来心情甚佳,听说这仙友乃是位女仙友,心情便更佳,十分痛快地应了。

    三日后,玄女甚低调地腾朵灰云进了昆仑虚。

    她见到我时,愣了一愣。

    大嫂在信中有提到过,说未曾告知玄女我便是她幼年的玩伴白浅,只说了我是他们一位略有交 情的仙友。

    玄女便在昆仑虚上住了下来。她那样貌端端的已有九分像我。

    大师兄品评道:“说她不是你妹妹我真不信,你两个一处,却只差个神韵。”

    那时我正春风得意,自是做不出那悲秋伤春惜花怜月的形容,着实有些没神韵。

    我见玄女终日郁郁寡欢,好好一张脸也被糟蹋得蜡黄蜡黄,本着亲戚间提携照顾的意思,次回下山找离镜时,便将她也带了去。

    离镜初见玄女时,傻了半天,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又极是呆愣地蹦出来句:“却是哪里来的女司音?”

    玄女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我见她终于开了一回心,倒也宽慰。日后再去找离镜,便也就将她捎带着。

    一日,我正趴在中庭的枣树上摘枣子,预备太陽落山后带去离镜洞里给他尝个鲜。

    大师兄冷飕飕飘到树下站定,咬牙与我道:“上回我打那来拐你的断袖你还抱怨我打重了,我却恨不得当日没打死他,没叫他拐走你,却拐走了玄女……”

    我一个趔趄栽下树来,勉强抬头道:“大师兄,你方才是说的什么?”

    他一愣,忙来扶我:“将将在山下,老远地看到那断袖同玄女牵着手散步,两个人甚亲热的摸样。”

    “咦?”他扶我扶了一半,又堪堪停住,摸着下巴道:“玄女是个女神仙,那断袖却诚然是个断袖,他两个怎么竟凑做了一堆?”

    我如同五雷哄顶,甩开他的手,真正飞一般跑出山门。

    火麒麟在那洞外打盹。

    我捏个诀化成个蛾子,一路跌跌撞撞飞进洞去。

    那石榻上正是一双交 缠的人影。

    下方的女子长了一张我的脸,细细喘息。

    上方的男子披散了一头漆黑的长发,柔声叫:“玄女,玄女。”

    我心口一时冰凉,支撑不住,穿堂风一吹,便落了下来,化成人 形。所幸还站得稳,并没失了昆仑虚的风度。

    离镜同玄女齐齐转过头来,那一番慌乱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我尚且记得自己极镇定地走过去,扇了一回离镜,又去扇玄女。手却被离镜拉住。玄女裹了被子缩在他怀中。离镜脸色乍青乍白。

    我同他僵持了半盏茶,他终于松开手来,涩然道:“阿音,我对不起你,我终究不是个断袖。”

    我怒极反笑:“这倒是个很中用的借口,是不是断袖都是你说了算,甚好,甚好。如今你却打算将我怎么办?”

    他沉默半晌,道:“先时是我黄。”

    玄女半面泪痕,潸然道:“司音上仙,你便成全我们罢,我与离镜情投意合,你两个均是男子,终究,终究不是正经。”

    是以老娘这辈子甚讨厌情投意合四个字。

    我敛了一回神,冷冷笑道:“那什么才是个正经,始乱终弃却是个正经?勾引 别人的相好,破坏别人的姻缘却是个正经?”

    她煞白了一张脸,再没言语。

    我心力交 瘁,散散挥一回袖,将他们放走。与离镜,便彻底完了。

    那时着实年少,处理事情很不稳健。平白同他们辩了半日道理,浪费许多口水。不懂得快刀斩乱麻,一刀宰了他两个,让自己宽心是正经。

    我初尝情爱,便遭此大变,自然伤情得很。一想到为离镜和玄女穿针引线搭鹊桥那笨蛋还是我自己,便更是伤情。一则是失恋的伤情,一则是做冤大头的伤情。

    同离镜相处的种种,连带他送我的一干不值钱小玩意,全部成了折磨我的心病。我辗转反侧,将他们烧个干净,也是难以纾解。只能喝酒。于是在昆仑虚的酒窖里大醉三日。

    醒来时,却靠在师父怀里。

    墨渊背靠一只大酒缸坐着,右手里握一只酒葫芦,左手将将腾出来揽住我。

    见我醒来,他只皱一皱眉,轻声道:“喝这么多酒,要哭出来才好,郁结进肺腑,就可惜我这些好酒了。”

    我终于抱着他大腿哭了一场。哭完了,仰头问他:“师父,你终于出关了,伤好了么?有没有落下什么毛病?”

    他看我一眼,浅浅笑道:“尚好,不需要你将自己炖了给我做补汤。”

    我同离镜那一段实打实要算作地下的私情。

    众位师兄皆以为我爱的是那玄女,因玄女被离镜拐了,才生出许多的愁思,恁般苦情。这委实是笔烂账。

    只有墨渊看得分明,揉了我的头发淡淡道:“那离镜一双眼睛生得甚明亮,可惜眼光却不佳。”

    墨渊出关后,接到了冬神玄冥蝶子。

    玄冥上神深居北荒,独辖那天北一万二千里的地界。此番要开个法会,特特派了使者守在昆仑虚,恭顺地请墨渊前去登坛讲道。

    因墨渊乃是创世父神的嫡子,地位尊崇,四海八荒的上神们开个法道会便免不了要将他请上一请。

    墨渊拿那帖子虚虚一瞟,道:“讲经布道着实没趣,玄冥住的那座山还可以攀爬攀爬,小十七,你也收拾收拾与我一同去。”

    我便乐癫乐癫地回房打包裹。

    大师兄跟着一道,在门口提点我:“以往师父从不轻易接这种乏味蝶子,此番定是看你寡欢,才要带你出去散一散心。十七,师兄知道你心里苦,然师父正日诸事缠身,百忙里还要抽空来着紧于你,就委实劳累。你也这般大了,自然要学着如何让师父不操心,这才是做弟子的孝道。”

    我讷讷点一回头。

    北荒七七四十九日,我大多时候很逍遥。

    没墨渊讲经时,便溜了漫山遍野地晃荡。轮到墨渊上莲台,便混迹在与会的神仙堆里嗑瓜子打瞌睡。

    墨渊素来以为法道无趣,论起来却也很滔滔不绝。是以许多神仙都来同他论法。诸如轮回寂灭人心难测之类。墨渊每每大胜。实在令人唏嘘。添`加`小`说`迷`个`人`微`信`号:XSM90010免费阅读更多精选热门小说!

    如此,我几乎就将离镜之事抛于脑后。只是到夜深人静之时,免不了梦靥一两回。

    玄冥上神的法道会做得很是圆满。

    法道会结束。墨渊带着我在北荒又逗留三日,才拾掇拾掇回昆仑虚。

    便听说鬼族二王子娶妻的消息。婚礼大肆操办,鬼族连贺了九日。

    大紫明宫与昆仑虚早已交 恶,自是不能送上帖子。只大嫂来信说,她娘亲甚满意这桩婚事,玄女亏得我照顾了。

    我白浅也不是那般小气的人。离镜纵然负了我,左右不过一趟儿女私情,千千万万年过后,自当有肆然的一天,相逢一盏淡酒,同饮一杯也是不难。

    只不要出后来那些事。

    墨渊来救我和令羽的那一夜 ,将擎苍伤得不轻。离镜大婚第三月过后,擎苍大约终于将养好了伤势。便立时以墨渊夺妻为由发兵叛乱。

    这委实不是个体面借口。尚且不说墨渊来劫人时,他还未同令羽行礼拜堂,诚然算不得夫妻。然那名目虽拙劣,好歹也说服了鬼族的十万将士。擎苍为了表决心,还另为离镜选了个鬼族的女子,把刚娶进门不久的玄女抽了一顿,鲜血淋淋送上昆仑虚来。

    大师兄本着慈悲为怀的好心肠,一条花毯子将玄女一裹,抱进了山门。

    墨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这桩善事只做不见。

    一众鬼将已行到两族地界线不过三十里,九重天上的老天君整整派了一十八个小童前来催请,墨渊才将他那套压箱底多年的玄晶盔甲取出来刷了刷灰,淡淡道:“擎苍既拿我做了名目,我又是司战的神,少不得要与他斗上一斗。小十七,你把这套盔甲拿去翻检翻检,毕竟放的年成久了些,怕是有个虫子蛀了就不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百度最新章节)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