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十八章(1)

    折颜一席话,叫我再没心思待在九重天上。我虽同夜华有些怄气,可上得玉清境疗伤一事,终归欠他人情,倘若不告而别,便真正没度量;倘若跑到他跟前去告一回别,又显见得我没面子,遂留书一封,言辞切切,对他近两日的照拂深表了谢意。便与折颜一道跨过南天门,匆匆下界。

    即便墨渊此刻还只是那西海大皇子身上一个沉睡的魂,我也想去瞧一瞧他。这一颗奔赴西海的殷切的心,正譬如山林中一只早早起来捉虫的母鸟,捉得一口肥虫子时,便欢欣地扑棱着翅膀飞快往鸟巢里飞,要急急地将这口虫子渡给巢中的雏鸟。

    从九重天上下西海,腾云约摸需腾个把的时辰,折颜踩着云头十分无趣,一直在我耳旁絮絮叨叨。万幸近日他同四哥过得顺风顺水,才叫我一双耳朵逃脱一劫,没再翻来覆去地听他讲四哥那一桩桩一件件丢人的旧事。

    折颜此番絮叨的乃是西海水君一家的八卦,我宝相庄严地坐在云头上,听得津津有味。

    东南西北四海的水君,我印象最淡的,便是这个西海水君。开初我还以为,大约是我在青丘待得久了,没时常关怀关怀这些小一辈的神仙,才令他在我这里的印象十分寡淡。如今听折颜一说,方晓得原是近两代的西海水君为人都十分低调,才令得西海一族在四海八荒都没甚存在感。然就是这样一位保持低调作风一保持就是很多年的西海水君,近日却做了件很不低调的事情。

    这件事情,正是因他那被墨渊借了身子调养魂魄的西海大皇子叠雍而起。

    说是自六百多年前开始,叠雍那一副不大强壮的身子骨便每况愈下,西海水晶宫的药师们因查不出症结,调理许久也没调理出个所以然来。请了天上的药君来诊断,药君带了两个小童子上门来望闻问切一番,拈着胡 须儿开了两服药,这两服药却也只能保住叠雍不再咳血罢了。药君临走跟前悄悄儿拖着西海水君到角落里站了站,道叠雍大皇子这个病,并不像是病在身上,既然没病在身上,他区区一个药君自然也奈何不得。

    眼见着连药君都无计可施,西海水君一时悲愤得急红了眼,思忖半日,干脆弄出来个张榜求医,亮堂堂的榜矽满了四海八荒,上头写得清清楚楚,三界中有谁能医得好这西海大皇子的,男的便招进来做西海大皇子妃,女的便招进来做西海二皇子妃。

    唔,是了,这西海大皇子叠雍,传闻是个断袖。

    西海水君因一时急得焦头烂额,出的这个榜文出得忒不靠谱。诚然这天底下众多的能人都是断袖,譬如当年离镜的老子擎苍。但还有更为众多的能人并不是断袖。他一袭不靠谱的榜文,生生将不是断袖的能人们吓得退避三舍。待终于发现这榜文上的毛病,这榜文已犹如倒进滚油里的一碗冷水,将四海八荒炸得翻了锅。

    从此,西海水君庭前,断袖们譬如黄河之水,以后浪推前浪迪滔之姿,绵延不绝。可叹这一帮断袖们虽是真才实学的断袖,却并不是真才实学的能人。

    墨渊的魂魄藏得很深,非是那仙法超然到一个境界的,绝瞧不出那叠雍身体里宿着一个日日分他仙力的魂魄。

    于是乎,大皇子叠雍被折腾得益发没个神仙样。西海水君的夫人瞧着自己这大儿子枯槁的形容,十分哀伤,日日都要跑去夫君跟前哭一场,令西海水君十分悲摧。

    人有向道之心,天无绝人之路。叠雍那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二皇子苏莫叶,同我的四哥却居然有一番酒肉朋友的牵扯。说四哥从西山寻了毕方回十里桃林后,有一日与折颜斗了两三句嘴,一气之下便杀去西海水晶宫寻苏莫叶喝酒了。

    正碰上西海水晶宫一派愁云惨淡之时,那二皇子苏莫叶多喝了几杯酒,喝得醺醺然,靠着四哥将家中这桩不像样的事挑巴挑巴全说了。四哥听了苏莫叶家中这一番辛酸的遭遇,恻隐之心油然而生,立即表示可以请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来帮一帮他。纵然折颜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是个“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品位比情趣更优雅的神秘上神”,本不欲淌这一趟浑水,可抗不住四哥一番割袍断交 的裸威胁,终归还是揣着架子奔去了西海。这一奔,才奔出的墨渊快醒来奠大喜讯,圆满了我的念想。

    折颜挑着一双桃花眼道:“我同真真离开西海时,答应了西海的一群小神仙,隔日便会派出仙使去西海亲自调养叠雍。要令墨渊的魂魄恢复得顺遂,那叠雍的身子骨确然也是该仔细打理一番的。”

    他说得虽有道理,我皱眉道:“可你那桃林中却什么时候有了个仙使?”

    他倜傥一笑道:“上回东海水君办的那个满月宴,听说有一位白绫缚面的仙娥,送了东海水君一壶桃花酿做贺礼,自称是在我狄林里头当差的?还说那仙娥自称是九重天上太子夜华的亲妹妹,几个老神仙去九重天上打探了半月,也没挖出来夜华君有什么妹妹,后来又跑到东海水君处证实,原来那仙娥并不是位仙娥,却是一位男扮女装的仙君,因同夜华有些个断袖情,才堂堂男儿身扮做女红妆,假说自己是他的妹妹,以此遮掩。”

    我抽了抽嘴角:“东海水君其人,真是风趣,哈哈……真是风趣。”

    能亲手来调养那西海大皇子的仙体,以报答墨渊,我十分感激折颜。可他此番却一定要给我安个男子的身份,再将我推到一位断袖的跟前去,令我微有惆怅。颇后悔既没了四哥在前头顶着,那日东海水君的满月宴,我便不该祭出折颜的名头来。

    折颜眼风里斜斜一瞟,我望了回天,摇身化作一个少年的模样,面上仍实打实覆着那条四指宽的白绫。

    煎熬了个把的时辰,总算到得西海。

    折颜端着一副凛然的上神架子直直将我领进海里去,水中兜转了两三盏茶,便瞧得一座恢宏宫邸大门跟前,西海水君打头的一众干西海小神仙们盛装相迎的大排场。

    因我是被折颜这尊令人崇奉的上神亲自领进西海的,即便他口口声声称我只是他座下当差的一位仙使,那西海的水君也没半点怠慢我。依照礼度,将折颜恭请至大殿的高位上,仔仔细细地泡了好茶伺候着,又着许多仙娥搬来一摞一摞的果盘,令他这位上神歇一歇脚。

    折颜歇脚,我自然也便跟着。

    我的二哥白奕在万儿八千年前,有段时日曾醉心文墨,常拿些凡界的酸诗来与我切磋。其中有一首便是一个凡人们公认的虽无德却有才的大才子写的,全篇记不得了,只还记得其中的两句,叫做“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二哥细细与我解释,说诗人远走他乡,多年杳无音信,此番归心似箭,回得故乡来,可离家越近,却越不敢向旁人打探家中的消息。这两句诗,将诗人一颗想往又畏惧的心剖白得淋漓尽致,非大才不能为尔。那时我听了二哥这一番话,心中并不苟同,只觉得这诗人思乡情切却又裹足不前,乃是他略有变态 ,正常人显见得是不能做出这一番踌躇模样来的。

    直至今日,我才悟出那两句诗的深意,才晓得做这首诗的凡人并不是个变态 ,确然有几分大才。因我此刻坐在西海水晶宫的大殿之上,怀中揣的,便正是一颗近乡情怯之心。既想立刻见着墨渊的魂,又害怕立刻见着。

    折颜并没歇多久,闭着眼睛喝了两口茶,便提说须得走了。因他是揣着上神的架子说的这个话,西海水君即便有那个心想留他一留,也碍于他不苟言笑的凛然神色,只得招呼一众干的西海小神仙再前呼后拥地呼啦啦将他送出去。

    送走折颜,西海水君持着一派忧愁的脸,谦谨地说了两句客套话后,便亲自领了我去见他那大儿子叠雍。我深深吸了口气,将浑身上下紧紧崩着,生怕见着那叠雍时作出些失仪的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百度最新章节)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