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72章 有可能的时候

    莞沁园很大,几开的院子,里面很多房间。正因为人多,为了防止园内的女馆逃走,在院子四处都安放了人手,两人极力的避免和院子里站着的人正面接触。

    小心翼翼的跟在那群人后面,那群人抬着温香从后院走进了前面接待的主楼。莞沁园的生意是晚上才会开始做,现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人还很少,基本上都只有莞沁园中的管事和打扫卫生的人在。

    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莞沁园冷清的很。

    但是地势宽阔,跟在那群人身后的俞之和秦禹只好先退出去,等到晚上的时候再做打算。

    秦禹拉着俞之出了莞沁园,不顾俞之反抗强势的将他拖了出去。要是现在不早点出去,只怕等下被发现了更加不好行动。

    没等俞之开口说话,秦禹便先打断他:“我知道你很急,但是现在肯定不是动手的时候。先在里面打探清楚情况,我们再做打算。”

    “也只能这样了。”俞之显然是坐不住的,他现在心里着急的很,只想快点将温香解救出来。

    说完,俞之便和秦禹分开了。潜入到莞沁园内,开始寻找温香的身影。

    秦禹想了想还是决定让秦大人来解决这件事情,温香的身份虽然只有他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日后如果俞之回想起来,肯定会带着温香回去的。在这段时间内,他必须要保证到她的安全才行。

    所以,这件事情让秦大人来解决也很恰当。妓馆里的水深,也只有带着官府名义的人才能够压制得住他们。

    转头看了眼妓馆的方向,只希望俞之能够撑到那个时候吧。毕竟说服秦大人也得花些时间,就算他能够用官职压制,但是毕竟不是和他相关的事情。

    想着。他便抬脚离开了莞沁园后面。等到他出了这边巷子,走了一段距离后,却突然看到原先带着他们找到温香的那条狗。

    它对着两个人不停的叫唤,秦禹对这条狗倒是有些好印象。顺着它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两个人抬着一具用白布盖着的尸首,正在往乱坟岗的方向走去。这两个人一脸晦气的表情,抬着尸首走的很快。

    乱坟岗在陵阳县最外围的地方,里面放的都是些找不到亲属的流放人口。也会有专门的人抬着他们过去,好心的还会立个无字碑。

    两人动作很快,只恨不得立马走到地方将尸首丢了。

    但是那条狗却一直追着他们不肯停下来。秦禹走过去,拦下那两个人。

    “等一下!”

    听到有人喊停,原本是不愿意停下来的,毕竟他们这些人日常和尸体打交道的,总是很避讳这些。

    秦禹直接走上前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两人没有办法,之后停下来问道:“公子有何事?”

    看到两人表情微变,似乎有些不太待见他的样子。秦禹想了想,便编了个借口说道:“能够让我看下你们抬得是谁的尸首?进来我有个家眷不见了,害怕正是她。”

    “这……”两人对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似乎不想在这个时候将尸体放下来。

    秦禹想了想,又说道:“不如换个地方在看吧,这里人太多了。”

    这个提议终于得到了两个人的认可,抬着尸首和秦禹一直走到了无人的巷子里,才将尸首放下来。打开盖着的白布,看到里面的人,秦禹愣了愣。

    额头上的伤口冒出来的血已经结痂,鲜血流到脸上,将脸弄得十分狼狈。但是却不妨碍秦禹认出她来。

    他伸手探了探她的脖颈处,随后脸色微沉,抬头看着两人严肃的说:“正是在下的家眷,不知两位是从哪里找到她的。”

    “在后山发现的,那边近来发现了很多尸首。所以我们也没去细查,若真是你家的人,那还请节哀,尸首你就领回去吧。”

    秦禹道了谢,那两人便将尸体丢在这里离开了。秦禹这才静下心来自己探了探她的呼吸,虽然很微弱。但是至少还是有希望的,只要及时的救治一下,说不定还能够救活。不过,具体的大概只能看她自己的求生意识了。

    将人带到了他原先留下的那个院子,在院子守着的有从京城带来的名医,将人交给他后,秦禹便离开了。

    出了院子,却看到那条狗站在院门口坐着冲他摇尾巴,一双眼睛盯着秦禹。秦禹嘴角微勾,抱起他,往秦府去了。

    龙舟赛还在举行,这个时候估计秦大人还没有回家。他犹豫了片刻后,便绕到龙舟赛的地方去了。

    刚好看到在举办丢粽子的环节,看到秦姝窈兴高采烈的样子,倒是很难联想到她其实性格并不太好。他走过去,在秦姝窈面前站定。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秦姝窈放下手中的粽子,后退了两步,然后对秦禹说道。

    “你知道温香在龙舟赛的时候,被人掳走的事情吗?”秦禹目光紧盯着秦姝窈,不放过她任何的表情变化,只要她稍微说谎,眼底的心虚就会十分明朗。

    秦姝窈皱了皱眉,心里更多的是害怕,只怕俞之也是这么想的吧:“你怀疑是我做的?我有那么傻吗,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出手,深怕不被人知道是不是?”

    “我当然没有怀疑你。”见秦姝窈眼底除了愤怒,并没有半点心虚的表现,秦禹松了口气。

    好在不是她,要不然温香出了任何问题,他都不得不对秦姝窈一家出手了。毕竟,目前的情况来看,温香的命要比他们的重要许多。

    “俞之这样问了我,我已经和他说过了,现在应该没有在怀疑你了。”

    秦姝窈的心情变化全都表现在脸上,听到秦禹前半句时她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随后又变成了惊喜:“真的吗?谢谢你!”

    “现在我想找你爹借点人手,差不多已经找到了人,就在莞沁园,只是这样贸然的进去找人,只怕莞沁园也不会承认。”

    想到秦姝窈其实在家里的地位还算是很高的。他想做的事情,基本上也不会有人拦着她。是以和她说了,若是她愿意去帮温香,基本上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当然要帮忙!这件事情关系到我在俞之心目中的形象。虽然我是喜欢和温香作对,但是我更喜欢名正言顺的,不行不行,走我们现在就去。”

    和秦禹想的一样,秦姝窈在关系到俞之的事情方面,总是格外的积极。其实想想秦姝窈也算是可怜的,喜欢的人对别人一往情深。

    说着秦姝窈便将手中的粽子全部放回到原处。拍了拍手,恨不得拉着俞之现在就冲进莞沁园中。

    望着她的背影,秦禹心中微动:“秦姝窈,你还是不要惦记俞之了,他不是你能够想的。”

    走在前面的秦姝窈脚步微僵,秦禹的话仿佛一根针扎进她的心里,疼却不见血。她到底是哪点配不上俞之,就连温香都能够站在俞之身边,凭什么尊贵如她却被告知不是她能想的,这是何等残忍的事情。

    “你说。其实我现在是不是应该不管这件事。若是温香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站在俞之身边了。”

    秦姝窈转头,看着秦禹。对他很失望,亏得她一度将他敬成兄长,但是他却如此打击她。

    看她这个样子,秦禹就知道秦姝窈是误会了。以为他是觉得身份上面的配不上,其实如果不是知道俞之的身份,他也不是这么不近人情的。

    既然她误会,那就误会着吧,她也没有这个打算去解释了。

    “你若是这么想,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想清楚,俞之现在就在那边,说不定也是出于危险之中,你确定要这样吗?”

    秦禹竟然没有反驳!秦姝窈心中的怒火更胜。她果然就这么差吗,竟然会被秦禹屡屡交代她配不上俞之。想到那个只有说到温香的时候,俞之才会露出的那股温柔。有时候她真的很希望能够将俞之脑海中的那个人抹去,然后换成自己。

    “你告诉我,我到底哪点配不上温俞之。他即便是冒着被人指着骂的危险也要和温香在一起,我到底哪里不如温香了。”秦姝窈拉着秦禹的领口,问道。

    她真的很生气,胸前起伏不定,感觉这股怒火怎么也咽不下去的感觉。

    但是秦禹目光淡然的盯着她,没有丝毫波动。过了片刻后,他才说:“无关身份和地位,俞之并不是现在的俞之,他的真实身份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以我和他的交集来看,你还是放手吧,那样对大家都好。”

    秦禹终于还是有些不忍心,直接将这些话说出来。这是他最后一次说这个事情。能不能够想得通,就看秦姝窈自己怎么想的了。如果她真的还是一点都不想放弃的话,那也只能随她去了。

    “你告诉的这么笼统,你让我怎么心悦诚服。我肯定只会觉得你是在帮温香说话,而不是在帮我啊。”秦姝窈声音中带着哭腔,但是她却倔强的抬起头来,没有让在眼眶中徘徊的泪水落下来。她望着秦禹,仿佛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但是却又仿佛明白了什么。

    微风吹过,衣服猎猎作响。秦姝窈的眼泪终于滑落下来随着风吹走了,只留下微红的眼眶。

    秦禹心中微动,叹了口气说道:“你自己怎么理解的,就看你自己吧,反正不管怎么说。我言尽于此。”

    秦禹不再说话,如果下一次他在说出那种伤人的话,只怕秦姝窈会直接杀了他了。要不是忌惮着他几分,只怕秦姝窈早就将他千刀万剐了。

    不过只希望她能够想通,若是真的想不通,那免不了会多走些弯路。

    “别想这件事情了,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可能会有什么答复,所以你还是先决定好,到底要不要帮忙。”说道最后,秦禹转了话题,跳回到他来的目的上面。

    “帮啊,为什么不帮,到时候让俞之感激我,不是比他讨厌我更加好吗?”秦姝窈红着眼睛说道,随后没多久,便带着他准备回家。

    就算她同意了。也得和她爹说一声才行。若是她随随便便的将他养的兵动用了,到时候肯定会被骂的。

    “我要先去给我爹报备才行,不如到时候他肯定会骂我了。”

    说完,一路走得时候,秦姝窈眼底的泪水已经被风吹干了。留下她微红的眼睛,但是到底还是没有伤感的情绪了。

    ——

    温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而周围的环境是个很陌生的地方,红色的蚊帐,红楠木的床。还有各式各样的摆件,让这个房间看起来花里胡哨的,还有几分情调。

    然后她的目光就看到了放在床边的一些工具,那些助兴的工具,温香突然警惕起来,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好像很危险。

    她本来是和钟颖一起在说话的,谁知道人潮突然涌动,直接将她们两个也冲散了。然后她准备挤着人群过去找钟颖,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不管不顾的往后拉。

    再后来她就被人敲晕了,等到再醒来的时候,人就到了这里。

    而这里,显然和她想的绑架什么的不太一样。可能是她的小说看得太多了,总觉得是有人来绑架她的,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里面的人应该醒了吧?”门口突然传来声音,温香心中微惊,连忙重新趴回到床上,屏住呼吸装死。

    “不知道,应该行了吧,这么长时间了。”然后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

    说完,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来,然后就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从外面走进来。靠近床边的时候停了下来,感觉到有目光注视着自己。从两个人身上,温香似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个味道她平日里闻了许多,也能区分到底是什么。但是,和平时的那种却又有些不一样。

    看了许久之后,发现她还是没有动静,然后那两个人其中一个说:“看这样子还没醒,下那么重的手,也不怕直接把人打死了。”

    “管他那,反正我们只负责把人按在这里,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处理吧。”

    说完,就听到两个人继续走动着,随后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在桌子上。

    “等下她醒了,把这个给她喝了。”先说话的那个人吩咐道,随后脚步声往外走,门开了又关上。似乎是其中一个人离开了。

    温香悄悄的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屋里的人坐在桌子边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现在只有一个人,或许会比两个人的时候好下手一点,说不低还能找到机会跑出去。

    想了想,温香便假意的咳嗽了一声,然后装作一副刚刚醒过来的样子。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轻声说道。

    “这里是哪里?”

    桌子边上的人听到声音连忙回过神来,走到床边看着温香,面无表情的端着桌上的碗拿过来:“既然醒了,就把这个喝了吧。”

    “这是什么?”温香心中微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碗里黑乎乎的一片,味道虽然闻起来很香甜的感觉,但是直觉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人没有说话,似乎才发现温香手脚被缚,变端着碗直接掐住温香的下巴,将碗里的东西全部送到了她嘴里。

    “这里是莞沁园,你应该不陌生。”女子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毕竟那日温香来这里卖过香水,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那场热闹,自然多半人都认识温香的。

    难怪了,难怪温香刚刚闻到了那股味道,原来是这样。就是当初她卖的那款桃花的香水,虽然悦容苑看了这么许久了,她却再也没有在悦容苑上桃花的香水。

    被碗磕着牙齿,将碗里的东西咽下了肚子。温香咳嗽了好几下,才将呛着的水刻出来。但是半碗东西都下了肚。她这才有功夫可以说话。

    “你们妈妈呢,她竟然使出这种伎俩,难道不怕我……”温香强撑着意识,却发现眼前有些模糊。

    感觉面前的人似乎在她眼前晃悠一般,她看不太清楚。甚至感觉到身体在慢慢的发生变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挠痒痒一般,让她十分难耐。

    身体慢慢变得燥热,总觉得身上的衣服太过热,浑身上下都不太舒服。

    看她的身体慢慢的起了变化,刚刚站在床前的女子嘴角微勾,将她身上绑着的绳索解开来,顺便还帮助她一起将身上的衣服趴下来。

    虽然意识渐渐变得不太清晰,但是温香能够感觉到女子的手在她身上的动作。她咬了咬牙,费力的推开她,不让她动自己的衣服。

    感觉到身上冒了许多虚汗,她裹紧了衣服:“你走开……”

    一出口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娇吟,温香一惊,捂住嘴,却发现细碎的声音从嘴边溢出来。根本压制不住。

    “中了莞沁园的回欢散还想保持清醒,你就慢慢在这里熬着吧,等下自然会有人来解救你。”

    说完,女子便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温香撑着软了的腿脚追上去,却直直的摔倒在地上。感觉到疼痛让意识稍稍回缓,她慢慢的往门口的方向爬过去。想要拉开门,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她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口干舌燥的。由下身渐渐涌上来的感觉让她羞愧难当,偏偏意识也在一点点的失去。似乎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水,水。

    她在心里喊着,然后爬到桌子边上,倒了杯水给自己。迫不及待的喝了下去,一杯接着一杯水下肚,才感觉到眼前的景象似乎变得清晰了一些。

    但是好景不长,她下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感觉整个人似乎变得十分的空虚,仿佛缺少什么东西才能够填满。

    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女人出去前说的话,等下自然会有人来解救你。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不单单是莞沁园计划的,还有另一个人也参加了……

    “咳咳咳……”温香整个人感觉像是个火坛子,浑身燥热难当。她咽了咽口水,却完全不起作用。桌上的茶壶已经被她倒空了,现在最后一点水源都没有了。

    她终于支撑不住了,瘫软在床上,动弹不得。

    过了没多久,门口再次传来动静。紧接着,温香只看到一双鞋子慢慢的出现在眼前。那是一双绣着青松的鞋子,面料是极好的锦步。这就说明,现在站在眼前的人,并不是莞沁园随便在外面拉的人进来的。

    她费力的抬起头想要看清楚到底是谁,却发现浑身上下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热气,渴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有一双手突然扶上来:“让你久等了,小宝贝儿。”

    这个声音,温香觉得很耳熟,但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意识越来越浅薄,感觉到他扶着自己的位置特别的凉快,让她燥热的身体一瞬间变得很舒服。更加渴望他的下一步动作。但是潜意识里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她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才终于有勇气推开面前的人。

    她抬起头,摸到不知道什么东西。狠狠的扎在自己的大腿上,顿时鲜血如注,但是她的眼睛一瞬间变得清明起来。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是殷贺。

    没想到是他,竟然是他在算计自己。

    她推开殷贺,迈着还在流血的腿往门口的方向冲,殷贺站在原地笑着看她笨拙的动作。

    “你就算能出了这扇门。也走不出莞沁园,又何必挣扎呢。既然你……都同样让我们在一起了。地点是哪里你又何必在意呢,反正到最后的结果会是我们在一起,这不就好了吗?”

    殷贺的声音传来,但是她的意识并不是那么清晰,听得不太清楚,只知道殷贺和她说了很多,但是到底说了什么她费力的想要去仔细听,却发现不管怎么努力都是徒劳,她只好放弃了,但是却不断的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软玉温香(百度最新章节)  软玉温香(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