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卷 你的信仰 265、改善【17】新鲜美味

    “我的蛇呢?”

    苏北从地上站起身,阴着脸朝墨上筠问着,顺带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

    “喏。”墨上筠朝某个方向扫了一眼。

    苏北抬眼看去,却没有见到人影,反倒是听到了流水声。

    眉头一拧,苏北恍然间意识到什么。

    她直接抬腿朝那个方向走去。

    一路上,苏北还拧了拧衣服上的水,走到哪儿“雨”就下到哪儿,引来诸多的关注。

    墨上筠摇头轻笑。

    处理好伤口的梁之琼,一边将裤腿给放下来,一边好奇地朝墨上筠问道:“墨上筠,那条蛇也有你的份,你不去抢回来吗?”

    “步以容是教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墨上筠一本正经地说道。

    梁之琼:“……”她跟前这个绝对是假的墨上筠。

    自训练强度增大以来,梁之琼就鲜少有跟墨上筠这样平静相处的机会,她眼珠子转了转,不知想到什么,稍稍朝墨上筠移动了一下,两人保持在一个“可以说悄悄话”的距离。

    “我问你一个问题。”

    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但梁之琼却不自觉地降低了音量。

    “嗯。”

    墨上筠将药都给收起来,放到统一摆放的急救包里。

    “你在阎教官跟前那么作死,就不怕跟他关系闹僵吗?”梁之琼抬手摸着下巴,竟是陷入了深思的神情。

    斜眼看她,墨上筠淡淡道:“我们分了。”

    “啊——”

    惊呼出声的梁之琼,下意识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

    她只露出一双眼睛,圆圆的,瞪得大大的,就跟见到鬼似的。

    墨上筠挑了挑眉,然后把急救包丢给保管药物的丁镜,本来在忙活的丁镜,在被砸到的时候反应过来,及时捞在手里。

    丁镜丢了她一个白眼,继续忙活着自己手头的事儿。

    墨上筠回过神,忽然见梁之琼朝自己扑过来,抓住她的两只手臂,紧张而慌乱地说,“怎、怎么了?”

    声音都结巴了。

    这反应,比当事人还要大。

    “没怎么。”

    “什么时候的事儿?”

    “一号。”

    “……哦,不是愚人节玩笑吗?”梁之琼狐疑地问道。

    墨上筠耸了耸肩,让梁之琼自己去想。

    墨上筠起身去帮忙做点事,而暂时难以动弹的梁之琼,则是一脸懵逼地坐在原地,盯着墨上筠使劲地思考。

    ——墨上筠经常糊弄人,但不会拿这种事来糊弄她吧。而且,她记得,正好是四月一日开始,阎天邢就开始针对墨上筠的。唔,但愚人节分手诶……真的不是玩笑吗?

    本来就智商不够用的梁之琼,此刻脑子乱如麻,完全理不清楚。

    唉。

    最近对墨上筠的关心少了,竟然错过了墨上筠跟阎天邢那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改天得好好找墨上筠问问。

    梁之琼如此想着,俨然将墨上筠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

    *

    苏北在附近找到一条河。

    这鬼地方植被密集,走一段路都要费不少劲,她是循着脚印走过来的。

    听到流水声后没多久,果然见到了步以容的身影。

    他正蹲在河边清洗着——食材?

    不止一条被剥皮、处理好内脏的蛇,还有一些鱼。

    他用一个盆装着,经过处理的食材都放到盆里,正在处理的放到地上。

    苏北大致看了一圈,在盆里发现了一条蛇、两条鱼、若干小生物,有青蛙也有蜈蚣,看起来极不协调,别有一番滋味。

    而步以容的手上还有一条蛇和两条鱼需要处理。

    此外,还有一堆——难以形容的玩意儿,看着挺恶心的。

    步以容站在河边,难得敞亮的天空有阳光洒落下来,直接将他笼罩其中,不知怎的,会让人想起“干净”“圣洁”一类的词汇。

    苏北来的时候没有注意脚步声,这种难以行动的地方,也很难确保不制造出动静,所以她刚一走近,就被步以容发现了。

    “来帮忙的吗?”

    步以容偏过头来,朝苏北问道。

    想了想,苏北佯装镇定地走了过去。

    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离开,指不定会被步以容事后怎么报复呢。

    倒不如坦然面对。

    苏北是个很爽快的人,因注意力被那一堆食材给吸引,所以她适当地将那些不愉快的事抛在脑后,然后有些兴致地旁观着步以容身侧那些恶心的玩意儿。

    “这些都是你找到的?”苏北先是客气地问了一句。

    “想拜师吗?”

    步以容面带笑容地问道。

    苏北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

    将袖子一撸,苏北在那一堆恶心长条状的蠕动生物旁蹲下来,好奇地盯了会儿,最后实在是得感慨自己知识储备量有限,她不得不谦虚地朝步以容请教道:“这是什么?”

    “船蛆。”

    步以容随口回答着,顺带将手中鱼的内脏清理掉。

    “……”苏北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步以容笑眼看她,淡淡道:“你没听错,就是船蛆。”

    嘴角微抽,苏北嫌弃地蹙眉,“能吃?”

    这恶心巴拉的玩意儿,看样子步以容是打算拿来当食物?

    “能。”步以容说道,“看在你是差生的份上,给你额外上一课。”

    “……谢了,我们差生选择自甘堕落。”苏北冷笑道。

    但步以容完全没有理会她的回答,而是随手拿起一条软体长条生物,在水里随意地清洗一下,然后就递向苏北,“试试。”

    “不要。”

    苏北头皮发麻,强忍着没把那软体动物给甩步以容脸上。

    妈的,那玩意儿竟然没有死,还在动!

    这怎么能下得了口?!

    看出她那满满的嫌弃,步以容无奈一笑,声音倒是温和许多,“这是贝类,很好吃的。”

    “……”

    苏北狐疑地盯着他。

    她读书少,不要骗她。

    “它叫船蛆哈,也叫凿船贝,寄生在木头里,靠吃木头为生,可以在泡在水里的木头中找到。”步以容说道,“我们运气还算不错。”

    苏北:“……”哦不,她一点儿都不觉得。

    她也不是多怕这生物,但从来没有见到过,看着就恶心,还是活的、生吃,更重要的是……是步以容给的。

    如果是墨上筠或游念语给的,甚至是丁镜给的,她都可以尝试一下。

    步以容见她确实没有想尝试的欲望,便将手中的美食送到自己嘴里。

    这里的船蛆大概有20~45公分,找到的都大小不一,他拿的不算多长,一口就能吃。

    苏北见他真的面不改色地将那玩意儿给吃了,倒是没来由地信了几分。

    真的是可以生吃的食物?

    身为一名狙击手,这个时候的表现,似乎是有点怂。

    于是,苏北想了想后,豪气地朝步以容道:“我来一个。”

    “自己洗。”

    步以容继续处理着鱼。

    “……”哦,慢一点儿连清洗服务都没有了。

    对一个初次尝试的人,真心太不友好了。

    不过步以容的“不友好”,苏北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她犹豫过后,便爽快地朝旁边的船蛆伸出手。

    第一次尝试,苏北没有选择大的,而是选择一条很小的。

    以前在海陆的时候,苏北跟着前辈混,曾被带到荒岛生存半个月,在那里学习了不少荒岛生存技巧,当然在没有食物的时候,什么都有吃,木头里的幼虫、竹子里的幼虫,蜈蚣蝎子,各种恶心的玩意儿都没少吃,但为了安全都是煮熟或者烤熟后再吃的。

    所以不管怎样,心理障碍还是没有的。

    就像她能第一个咬死活蛇一样。

    而这玩意儿,跟幼虫也相差不远。

    看起来蛋白质含量还挺高的。

    没有再犹豫,决定了的事就没有再考虑的必要,苏北学着步以容的方法在水里清洗一下后,便直接将其塞到嘴里。

    她嚼了嚼,然后咽下。

    全程也就几秒钟。

    出乎意料,味道还挺鲜美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

    “怎么样?”步以容问。

    “还行。”

    苏北嘴上这么说着,但却伸出手,又拿了一小条过来。

    见她这口是心非的模样,步以容不由得笑了一声。

    又吃了一条,仔细品尝了下味道后,苏北问:“还有别的烹饪方法吗?”

    “煎炸煮烤,怎么做都行。”步以容道,“这次出来带了点儿油,你可以尝试一下。”

    “可以尝试?”苏北似是惊讶地挑眉。

    “有问题?”

    “哦,不是,”苏北朝他露出个违心的笑容,然后故意道,“惊讶地发现您也有善良的一面。”

    步以容轻笑一声,没有跟她计较。

    他确实有针对苏北,苏北对他有意见在所难免。

    但是,有些事不得不做。

    苏北是狙击手,不仅独,而且傲。

    就她的履历来看,她这些毛病其实很正常。

    年纪轻轻,两杠一星的军衔,留在海陆将会大有前途,有实战经历,且从无败绩,光是这一点,就有不少特种部队觊觎了。

    更何况,她还有去某集训营镀金过,光环满满。

    跟墨上筠他们混在一起后,苏北“独”的缺点倒是有些改善,最起码挺配合集体活动的。

    但是,她依旧傲。

    想让她这种人不傲,是不可能的。

    一个人,也不可能没有傲气。

    可过度骄傲也不行,只能让她时刻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了。

    跟墨上筠这种人在一起待久了,任何浑身傲骨的,都会不自觉地审视自己的不足。

    因为比你厉害的还在努力;比你聪明的人还在学习;比你经验丰富的还在不断完善……

    “要帮忙吗?”

    吃了几条后,苏北开始有了‘吃人嘴软’的觉悟,同时也忘了自己的‘零食’正在步以容的盆里。

    步以容指了指那条还没被处理的蛇。

    拍了拍手,苏北爽快地掏出刀,然后把蛇给拿过来。

    先剥皮,然后挖内脏,再清洗。

    目标明确,动作利索,非常之迅速。

    步以容将鱼处理好后,就开始清洗船蛆。

    这不需要特别地清洗,稍微用水冲一下就行了,反正都生吃了,其余的也没什么影响。

    不多时,整盆都被食材装满了。

    苏北起身的时候,忽然想,如果步以容不针对她的话,人还挺好的。

    最起码,能力摆在那里。

    尤其是,野外生存专家,在野外跟着他,不会饿着。

    “知道怎么回去吗?”

    步以容拿着盆起身时,忽然朝苏北问了一句。

    苏北:“……”靠,被质疑智商了。

    甩了步以容一个冷眼,苏北沿着先前留下痕迹的道路,直接往回走。

    找到路的时候,苏北还丢给步以容一挑衅的眼神,仿佛找到痕迹明显的回去的道路,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

    步以容想到苏北当初在考核中迷路画地图时骄傲自信的样子,又看着现在容易得意骄傲的苏北,心想……一群人在一起待久了,还真容易被同化。

    墨上筠和丁镜现在跟她差不多,半斤八两。

    一个比一个幼稚。

    *

    步以容带回来的一盆食材,直接惊呆了在场学员。

    尤其是那特别的食物——船蛆。

    不吃自热食品,吃点儿新鲜食物,学员们是很开心的,但是瞅见不明蠕动的软体生物……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稍微有点儿反胃。

    偏偏,这玩意儿还占据一半的食材,估计每个人都有份。

    原本兴致勃勃凑过来看的梁之琼,见到不明生物后打算悄悄离开,结果刚一转身,就被苏北给抓住了。

    “小梁妹妹。”

    苏北拦着梁之琼的肩膀,笑眯眯地将手中的软体生物递到梁之琼跟前。

    “墨上筠!救驾!”

    梁之琼惊慌失措地喊道。

    这喊话还真有效,她刚一喊完,墨上筠就出现在她视野。

    “不要吓她,”墨上筠双手抱臂,挡在梁之琼跟前,一本正经地朝苏北道,“要吓就吓我。”

    梁之琼:“……”

    众人:“……”

    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是真的受虐狂,还是对梁之琼隐藏的爱?

    哎呦喂,一场好戏啊。

    众人虽然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但却眨着眼兴奋地看着这一幕。

    然而,很快他们就看到——丁镜站在盆边,打量一番后,拿起一条就往嘴里放,几秒后,还露出满意的神情。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丁镜的举动。

    苏北耸了耸肩,将手中的生物递到墨上筠嘴边,墨上筠面不改色地张口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