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卷 特种集训营 320、云城【七】

    墨上筠跟着岑沚找到法医。

    澎于秋紧随其后。

    法医一而再再而三地朝墨上筠确认——你是否要看。

    一个多月,加上云城偏高的气温,导致尸体腐烂程度严重,绝不是寻常人能接受的范围。

    墨上筠没有努力强调什么,更没有保证什么,她说明了自己的意愿,然后平静地看着法医。

    法医愣了一会儿,明白了墨上筠的心意,于是点头答应了。

    澎于秋没有过去。

    他去找了同样在刑警大队的牧程。

    “老澎。”

    见到澎于秋,牧程兴致不高地朝他打招呼。

    跟他一起的一伙人,缩在一个休息室里,刑警大队的人贴心地给他们倒上了茶,但他们一个都没有碰,个个面如土色,低着头,心情难以平复。

    澎于秋没有亲眼看到那场面,虽不能感同身受,却也表示理解。

    他朝牧程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牧程还穿着武警大队的服装,连臂章都是跟其他武警一样的,他起身时,将臂章撕下来交给了身边的一位武警。

    对方看了他一眼,然后接了过去。

    牧程随后便出了门。

    澎于秋在走廊上等着他,靠着墙,点了根烟,见到牧程过来,随手将手里的一包烟递给了他。

    迟疑了下,牧程将那包烟接了过来,挑了根烟,澎于秋将打火机丢向他,他从空中捞住了。

    这玩意儿他们平时不爱抽,主要是阎爷这个当队长的不喜欢,没有这癖好,他们也就没法有样学样。但有的时候,老兵会给他们递根烟——以此来缓解一下某些记忆。

    “能不能想办法,把阮砚弄出来?”澎于秋冷不丁问了一句。

    “啊?”

    牧程一时没反应过来。

    想了想,澎于秋道:“墨上筠那状态,我应付不了。”

    虽说跟墨上筠认识一段时间了,但充其量也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人家重要的人离开了,他在一旁什么也做不了。

    看了怪难受的。

    相反,阮砚跟墨上筠的话……阮砚应该有办法吧。

    阎爷不在这里,他们有必要照顾好墨上筠。

    “这个,”牧程为难地抓了下头,“这只能找步队了,不过阮砚面子大,出来一趟,应该没什么问题。”

    见他这么一说,澎于秋爽快道:“那你去办吧。”

    牧程:“……”

    想了片刻,牧程不明所以地问:“不是,她妈……就是岑姐,不是在吗?”

    “……”澎于秋沉重地看了他一眼,“听说她跟陈路也是多年好友。”

    而且,一路上都没有说过半句宽慰话的母亲……反正他是没有见到过。

    “行吧,”牧程点了点头,只得道,“我这就去联系步队。”

    *

    墨上筠只在里面待了十分钟。

    然后,出来。

    脸色有点白,但也仅仅是有点白,没有特别强烈的反应。

    法医紧随其后,将门给关上了。

    岑沚就在门口等着墨上筠,见到墨上筠出来,侧过身,抬眼朝墨上筠看了过去。

    “妈。”

    墨上筠倏地喊了她一声。

    “嗯。”岑沚淡淡应声。

    偏过头,墨上筠冷静地对上岑沚的视线,一字一顿道:“我有点事想做。”

    这是在通知,不是在征求意见。

    这种口吻,岑沚习以为常。

    岑沚顿了顿,“什么时候?”

    “今晚。”

    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岑沚忽的问:“吃饭了吗?”

    “吃不下。”

    说出这三个字,墨上筠似是想到什么画面,眉头轻轻一皱。

    法医站在后面,看着这对年龄不太对的母女,没有说话,但却怎么也控制不了心中的违和感。

    这种时候……谈吃饭?!

    若非这个当母亲的看起来精明干练,他非得吐槽一顿不可。

    走出几步,墨上筠倏地吐出口气。

    “葬礼在哪儿办?”墨上筠站在岑沚跟前,问。

    “他老家。”

    “什么时候?”

    “就这几天。”岑沚道,“你爸说了,你想的话,可以披麻戴孝。”

    墨上筠愣了下,然后轻声道:“我不去。”

    不去。

    谁的葬礼,她都没去。

    她该披麻戴孝的,但她不想。

    她要的是为陈路讨一个结果,而不是一个早就被人安排好的流程。

    “行,”岑沚素来不会强人所难,于是点头答应了,过了片刻,才问她,“你现在想去哪儿?”

    “先出去。”

    墨上筠淡淡道。

    这条走廊,让她觉得有些压抑。

    她先一步离开。

    法医狐疑地盯着她看,但岑沚一个眼神扫过去,法医的心一惊,便利落地将视线收了回去,不敢再打量。

    墨上筠在前面走着,岑沚就跟在后面。

    离开刑警大队,墨上筠直接来到对面的刑警大队里,选了一套便装换上,而岑沚在她换好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刷了卡。

    将她的陆军常服包起来,岑沚提着,两人一言不发地出了门。

    走出没几步,墨上筠的步伐停顿下来。

    岑沚偏头看她,见她压根没看自己,而是看向了对面——刑警大队不远处,就有几家店铺,其中最显眼的,是一家用鲜红的字写成的店名——“刘记面馆”。

    岑沚下意识皱眉。

    叫什么名不好,非得叫这个?

    “妈。”

    将棒球帽的帽檐往下一压,墨上筠倏地朝岑沚喊道。

    “嗯?”

    岑沚回过神。

    “陈叔说,下次见面,给我做好吃的。”墨上筠情绪淡淡的,视线落在岑沚身上,意思不言而喻。

    墨上筠说这些,当然不是为了单纯的怀念,而是……

    “你想吃什么?”岑沚直截了当地问。

    “面条。”墨上筠说着,过了两秒,又补充道,“手工的。”

    岑沚:“……”

    这熊孩子。

    *

    六点半。

    刚得到牧程回复的澎于秋,想要及时跟岑沚联系一下,可手机一拿出来,就见到最新跳出来的消息。

    这一看,呆了。

    “咋啦?”牧程纳闷地朝澎于秋问。

    “岑……姐发来信息,”澎于秋道,“给了个地址,让我买点食材过去。”

    顺带,还问他会不会做面条。

    这个,在他跟牧程的理念里,多少有点匪夷所思了。

    不是刚还想看……怎么一转眼就……

    过了片刻,牧程回过神,“墨墨跟她一起吧?”

    “应该。”

    “那你麻利儿点过去。”牧程催促道,“她要是有点儿什么事,阎爷那里不仅不好交差,你这心里也得过意不去。”

    澎于秋赶紧回复岑沚,然后朝牧程问:“你呢?”

    “我顶阮砚,他要出来的话,我就得回去。”

    阎爷那边带出去一批人,而且还是仅于内部知晓的事,他们这里要是再到处乱窜的话,一旦查下来,谁也吃不了兜着走。

    “那行。”澎于秋点头,一想,又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辛苦了。”

    “小……”

    一个‘事’没说出来,牧程脸色就变了,想到某些画面,实在是无法说的如此随意,于是摆了摆手。

    澎于秋又拍了下他的肩,算是安慰。

    “记得转告阮砚,”牧程吐出一口气,朝澎于秋阴森森道,“告诉阎爷,把那杀千刀的混蛋给……”

    放在他肩上的力道稍稍一重,澎于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同时,也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牧程点了点头,阴着一张脸,转身走了。

    过了片刻,澎于秋低头看了眼手机信息,也准备办事。

    *

    七点半。

    澎于秋提着刚买的食材,匆匆循着地址找到一小区。

    这小区应该是新建立的,高楼,安保设施完善,澎于秋随着一大爷进了小区,找到地址上写的3栋,破费一番周折才上了楼。

    刚对着地址上的数字找到1202,澎于秋打算摁门铃,就听得里面有轻微的动静,很快,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

    四十岁左右,圆脸,光头,头上有一道疤痕,从脑门一直到额头上,很长。身材有些发福,但看起来虎背熊腰的很健硕,身高也与他查不了多远。

    更渗人的是,顶着一张唬人的脸,却朝澎于秋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你就是墨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