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4章 沈南乔,有进步

    “哦。”

    

    乔瑾槐一边喝酒,一边敷衍的回应。

    

    三哥和陈白沫。

    

    出现在一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他们分手后也没像其他情侣一样老死不相往来!

    

    言瑾之觉得跟乔瑾槐说这些,是在对牛谈情,恼恨的瞪了他一眼,“我要不进去,估计都滚床上去了,我觉得这样,怪对不起三嫂的,毕竟,白沫姐是我带来的,不行……”

    

    他猛的放下杯子从位置上站起来,“我得去阻止。”

    

    乔瑾槐端着杯子看着他急窜而去的背影,也不知道是故意没阻止,还是阻拦不及。

    

    总之,坐着没动。

    

    言瑾之直奔陈白沫的房间。

    

    门已经关上了!

    

    以陈白沫和三哥的关系,他也不好去敲门,站在门口徘徊了一阵,转身去敲莫北丞的房间门。

    

    门开了。

    

    言瑾之松了口气,“三哥。”

    

    莫北丞身上还穿着刚才的那套西装,有点乱,手撑着门,也没有要请他进去的意思。

    

    目光凉凉的扫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甩上了门。

    

    言瑾之碰了一头一脸的灰,又看了看对面紧闭的房门,有些讪讪的抓了抓头发。

    

    火气真大。

    

    ***

    

    南乔一直在医院里呆到早上,陪着沈老爷子吃了早餐才打车回酒店,上了出租车才想起手机忘在病房里了,也不想折回去。

    

    没有房卡,她只能敲门。

    

    这个点。

    

    她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也不知道莫北丞出没出去!

    

    没敲两声,里面就传来动静。

    

    门一开,里面黑沉沉的,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

    

    还没等她皱眉,一只手就从里面伸出来,蛮横的将她拽了进去,她触不及防的撞在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上。

    

    有点疼。

    

    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混着浓浓的烟草气息和酒味一并传入鼻息,南乔被他揽着腰,半点动弹不得。

    

    她抬头,男人已经事先将门踹上了。

    

    黑暗中,她看不清对方的脸,但依然认出了是谁。

    

    “北丞?”

    

    “沈南乔,你是为什么嫁给我?”

    

    嗓音有些低沉,也有些沙哑,话语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狠戾。

    

    他的手、腰身、背脊,全都紧紧地绷着!

    

    南乔的腰似乎都要被他折断了。

    

    昨晚在医院,认床外加心绪烦闷,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夜也没睡,刚回来就被莫北丞攥着手臂拉了进来,这会儿有点懵,跟不上节奏。

    

    不知道莫北丞怎么又对这件事感兴趣了,还是一副阴森可怖的神情。

    

    但她认定,肯定和陈白沫脱不了干系。

    

    “她跟你说什么了?”

    

    他们就站在玄关处,南乔抬手开了灯。

    

    灯光刺眼。

    

    两人都同时眯了眯眼睛。

    

    莫北丞这会儿心情不爽,怒气蹭蹭的往外冒,见什么都来气。

    

    南乔开灯的举动也点了火星子,“关灯。”

    

    他此时看起来有些可怕,似乎熬了夜,眼睛里血丝密布,下巴上也有了淡淡的胡茬。

    

    盯着她的目光显得格外的阴沉。

    

    南乔不喜欢在黑暗中谈事情,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总显得被动。

    

    她踢掉高跟鞋,见莫北丞一直盯着她,不言不语。

    

    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推了推他:“我去问她。”

    

    莫北丞顺势被她推开了,南乔转身走了两步,被他拉着手又揽了回来,“不需要问其他人,你只要回答我,你嫁给我的目的。”

    

    见她不答,男人的目光沉了又沉,抬手按在她的胸口上,“沈南乔,莫不是你心虚?”

    

    明明是旖旎的动作,现在这种情况做来,两人心里却都没有旖旎的心思。

    

    莫北丞脸上平静,心里却重重的一沉。

    

    揽着她腰的手改为钳住她的肩膀,五指收紧!

    

    他的力气,就是寻常男人也受不住,更别说南乔还是个柔弱女人,他心里有气,一时没控制住力道,南乔疼的皱眉,忍不住轻轻’嘶‘了一声。

    

    南乔不知道陈白沫跟他说了什么,所以,一时不知从何答起。

    

    “我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莫北丞冷笑,他也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察言观色’这一条虽说不是炉火纯青,但还是能看出个大概。

    

    南乔的心思,他又如何看不明白。

    

    “是听不明白,还是有意回避?沈南乔,我只问你,跟我结婚,是不是为了报复白沫?”

    

    南乔的脑子‘嗡’的一下,余音阵阵。

    

    耳朵短暂的失聪,像是缺氧一般,眼前的画面晃晃悠悠。

    

    身子虚软,有些站不住脚。

    

    陈白沫说了?

    

    她都告诉莫北丞了?

    

    不。

    

    南乔勉强从混沌中抽出一丝理智,经不住冷笑,她太了解陈白沫了,那种自私又自利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的温婉形象毁于一旦。

    

    何况,她还那么爱莫北丞。

    

    怎么甘心将所有的一切和盘托出!

    

    “我无话可说,如果你信她,我说破天也没用。”

    

    她侧过脸,不去看他的眼睛。

    

    南乔不是个天生会做戏的人,若是以前,她还能若无其事的和他对视、撒谎。

    

    但是现在……

    

    “可是,你连解释都不愿意,不是吗?”

    

    他盯着女人素白精致的脸,只恨不得能狠狠的掐上一把,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莫北丞呼出一口气,以前听人说,气的心肝肚肺都疼了,还觉得是矫情,现在他真真体会到这种感觉,才知道,是真疼。

    

    疼的他恨不得做点什么,来舒缓这种闷疼。

    

    但南乔一个柔弱女人,他总不能打一顿吧。

    

    “只要你说,我便相信。”

    

    南乔看着他,半晌不语。

    

    男人的五官俊美非凡,是一种凛冽锋利的俊朗。

    

    眸光湛湛,让她莫名的心虚!

    

    南乔摇头,“莫北丞,跟你结婚,是因为……我爱你。”

    

    莫北丞心尖一动,盯着她抿紧的红唇,低头,重重的吻了上去!

    

    她说他就信。

    

    是吗?

    

    不是。

    

    只是不想再去追究。

    

    即便她当初是为了某种理由接近他,逼着他娶她,也无所谓。

    

    那时候他们互不认识,也没有感情,就算是另有所图,也是情理之中

    

    但他们结婚了。

    

    这辈子,他不放手,她便只能爱他。

    

    莫北丞一边吻她,一边思绪纷乱,他以为,他已经坦然的接受了她可能是另有所图接近他的这件事,但后来才知道,这件事没有过去,而且,也永远不会过去。

    

    她为了陆然接近他,和为了那个男人接近他,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他腾出手解开衬衫的扣子,却一刻不停的吻着她,直到两人双双跌倒在柔软的床上。

    

    南乔被他压在身下,房间里没有开窗,浓郁的烟味经久不散。

    

    连带着他的吻,都带着烟酒混合的味道,不难闻,反而醇厚香浓!

    

    莫北丞前戏做的很足,虽然身下已经撑得要爆炸了,但还是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引领着南乔放松身体。

    

    他的唇干的起了皮,摩擦着她的肌肤,有些痒,被他吻过的地方五一不酥麻湿漉。

    

    南乔被他吻的神智迷糊,攀着他的脖子,皱着眉,心里窜起一阵怪异的悸动。

    

    “呵……”男人贴着她的耳廓低低的笑了一声,弓着身子,身上的衣服早就脱了扔到一边了,背脊上全是汗珠,“沈南乔,有进步。”

    

    “恩?”

    

    南乔无意识的应了一声。

    

    目光迷离,透出朦胧的水汽!

    

    男人身下微一用力,南乔疼的往后缩了缩,整个人顿时就清醒过来了。

    

    她不行。

    

    “去浴室。”

    

    莫北丞压着她的肩,不让她动弹,一边忍的满身是汗,一边耐心的安抚,“没事的,乖,上次也没去浴室。”

    

    可是,疼。

    

    上次疼了两三天。

    

    走路都怪怪的!

    

    “南乔,放松,你不能总依赖药物、水,乖,我轻一点。”

    

    说着,又进去了一点点。

    

    完全不对等的尺寸。

    

    南乔疼得脑子一木,觉得身体和灵魂都分开了,这种疼和轻不轻没关系。

    

    “莫北丞,疼。”

    

    她已经没有兴致了,碎发被额头上的汗濡湿。

    

    莫北丞吻着她,手沿着她的腰线往上,又滑下,声音醇厚的诱导:“叫三哥。”

    

    沈南乔:“……”

    

    他一点一点的循序引导,觉得差不多了,一把将她捞起,进了浴室。

    

    这种事,要慢慢等她适应,不急在一时!

    

    拧开淋浴,也不管水是不是冷的,动作有几分狼狈的迫切,将南乔墙壁和身体之间,细细的研磨着她的唇。

    

    冰冷的水从头顶淋下来,幸好天气不算冷,酒店的水热的也快,莫北丞替她挡了大部分的水,南乔没受多少折腾。

    

    水热后。

    

    她被莫北丞拉到淋浴下。

    

    男人的唇沿着她的下颚一路往下,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她面前蹲下……

    

    南乔一惊,猛的抠住他的肩膀:“三哥,别。”

    

    ……

    

    南乔醒的晚,但还是很倦,昨天折腾了大半天,到下午,莫北丞才放她去睡觉。

    

    莫北丞心里有气,也不多说话,就是使劲儿的折腾她。

    

    南乔刚开始还跟他杠,后来撑不住,低声求饶。

    

    中途好像有人敲门,莫北丞半点没理会,只是压着她,不停的逼着她说各种让人羞恼的话。

    

    一晚没睡,又被他折腾了大半天,南乔这一觉睡得特别沉,此刻醒来,也觉得倦,翻了个身准备再躺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