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5章 陆焰怎么去世的

    南乔翻身,正好撞上莫北丞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的眸子。

    

    睡意顿时就没了。

    

    她声线沙哑的开口:“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段时间了。”莫北丞拧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光线调的很暗,不至于刺眼。

    

    南乔的睡眠一贯浅,他怕自己起床的声音吵到她,便躺着一直等她醒来。

    

    南乔从床上坐起来,坐到一半发现身上什么都没穿,拧了下眉,拉高了被子,“几点了?”

    

    “八点十五,饿了吗?我打电话叫餐。”

    

    这家酒店饭菜的味道一般,南乔吃不惯,听到他说叫餐,明显露出不乐意的神情。

    

    比起平日里浑身是刺的模样,多了几分正常女人的娇憨可爱。

    

    莫北丞伸手将她抱过来,低头去吻她的脸,“不喜欢?”

    

    “嗯。”

    

    “那我打电话叫别处的。”

    

    南乔躺了一天,腰都疼了,想了想,“我换衣服,出去吃吧。”

    

    “恩。”

    

    莫北丞模糊的应了一声,吻势渐下,南乔原本是趴在他怀里的,转而成了被他压住了身子。

    

    两人身上未着寸缕,手脚相缠,身体的反应也清晰直观,根本无法掩藏!

    

    南乔缩着脖子躲了躲,抗议:“莫北丞,我饿了。”

    

    男人的唇停在她的锁骨下方,有些狼狈的喘息了几下,才终于松开她,“想吃什么?”

    

    “就附近看看吧。”

    

    这附近……

    

    莫北丞想了想,还真没有什么像样的餐厅。

    

    他应了一声,下床换衣服,白色衬衫配黑色西裤,领子雪白挺括,没扣袖扣,袖子随意的挽到手肘处。

    

    南乔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她遗落在医院的手机正好好的搁在床头柜上。

    

    莫北丞:“爷爷让护工给你送过来的。”

    

    南乔换衣服很快,T恤配牛仔短裤,头发也只扎了个马尾。换好后回头看他,莫北丞正在扣腕表。

    

    视线扫过,她才注意到他手腕上戴的,是百达翡丽的经典款!

    

    察觉到她的目光,莫北丞笑了笑,问:“饿了?”

    

    “恩。”

    

    两人一起出了房间,正好碰到拧着一大袋泡面上楼的言瑾之,他看到南乔,跟看到救星似的就扑了过来,“三嫂,你们总算出来了,我都要饿死了。”

    

    莫北丞:“……”

    

    南乔:“……”

    

    她虽然惊讶言瑾之怎么会掠过他三哥直接跟她说话,但还是问道:“你没吃饭?”

    

    “我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吃过饭,”他随手将泡面口袋挂在门把上,屁颠屁颠的跟在南乔和莫北丞身后,“我没有美国驾照,乔瑾槐那杀千刀的又不出门,又不想打车,敲你们的门又没人搭理,我只好下去买泡面了。”

    

    难得的,南乔脸上泛起了一团红晕。

    

    莫北丞正巧看见,心情愉快,唇角微微向上勾起。

    

    也不觉得言瑾之聒噪了。

    

    “叫上瑾槐和白沫一起吧。”

    

    莫北丞说的很自然,让言瑾之都忍不住偷眼打量了他几下,昨晚还那么劲爆,今天就淡漠疏离。

    

    这定力,他再练几年都达不到。

    

    但脚踏两条船这种事,他不支持,哪怕对方是他从小崇拜的三哥。

    

    “白沫姐早上就退房走了。”

    

    莫北丞不意外,他昨晚都将话说到那份上了,以她的性子,留下才奇怪。

    

    见三哥没有再问的意思,言瑾之赶紧去叫乔瑾槐,他来美国两天,唯一深刻的体验就是——饿。

    

    下次坚决不出国了。

    

    还是国内好,想吃又不想出门,一个美团外卖就搞定了!

    

    南乔和莫北丞站在电梯口等他们,她盯着电梯,淡淡的说:“我定了后天早上回国的机票。”

    

    莫北丞心里突然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阴测测的盯着她:“然后呢?”

    

    南乔看着他,有些茫然,似乎不知道他突然变脸是为什么,“爷爷跟我一起回去。”

    

    “你就定了你跟爷爷两个人的?”

    

    这话,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又深又冷!

    

    南乔还真只定了她和沈老爷子两个人的,是直接到陆林机场的,昨晚沈老爷子一决定,她就定了票了。

    

    她第一次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低着头解释,“我昨晚本想问你的,但我和爷爷回陆林,也不同路。乔瑾槐和言瑾之都来了,我猜想你可能会在美国多呆几天,到时候和他们一起回临江。”

    

    “猜想?”他冷哼了一声,几乎连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你还真是会想。”

    

    南乔:“……”

    

    和自己喜欢的人争吵,她真的不善言辞。

    

    几句话,就被莫北丞堵的说不出话!

    

    她拿出手机,点开定机票的网站,因为定的时间赶急,那趟航班已经没票了。

    

    南乔想了想,取消了航班。

    

    莫北丞的目光落在一旁的盆栽上面,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南乔说话,眼角余光一扫,见她居然神色如常的在玩手机,气得顿时呼吸都不稳了!

    

    还当真是,没心没肺。

    

    她埋着头,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脖颈。

    

    莫北丞曲起手指,恨不得在她头上狠狠敲几个爆栗。

    

    而他,也当真抬起手了。

    

    目光掠过手机的屏幕,正好看到机票详情的页面。

    

    她的手指落在‘取消订票’那一处,轻轻一点……

    

    那纤细柔软的手就像落在了他的心尖上,连同他的心脏都微微一缩,他原本伸到半空要敲她脑袋的手改为去握她的手。

    

    南乔还没点确认,突然被他握住了手,下意识的抬头,“怎么了?”

    

    莫北丞性感的喉结微微一滚,目光紧盯着她——

    

    下一秒,他一个用力将南乔拉拽过来,南乔不防,重重的撞见了他的怀里,疼得‘嘶’了一声。

    

    右手揽着她的腰,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不同以往,他的吻又急又热烈,没有给她半点缓冲就直接撬开她的唇齿攻城掠地,舌尖强势的扫过她嘴里的每一寸角落。

    

    这是一个带着征服和侵占意味的吻!

    

    南乔自认为已经习惯他的亲吻了,但还是被他急切的动作吻得差点喘不上气。

    

    迷糊间,人已经被抵在了电梯旁的墙上。

    

    言瑾之和乔瑾槐从房间里出来,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这边走。

    

    见电梯旁叠在一起的两个人,言瑾之头疼的拍了下额头,“这几分钟的时间,怎么又吻上了?还去不去吃饭了?”

    

    以前可没觉得三哥骨子里还潜藏着这种霸道总裁的风范,身体冲动永远战胜理智。

    

    他侧头对乔瑾槐低语:“老教授终于开窍了。”

    

    乔瑾槐没说话,拳头抵着唇,咳了一声。

    

    莫北丞松开沈南乔,却还轻揽着她,按了电梯向下的键。

    

    电梯从一楼上来,莫北丞已经压下了心里的燥热,揽着南乔率先一步进了电梯。

    

    “不用取消,我会想办法。”

    

    ***

    

    回国之前,南乔去了趟她美国的房子,被路灯笼罩下的白色小别墅只剩下一个轮廓,里面一片漆黑。

    

    她没有进去,只在门口站了站便离开了!

    

    也许,该卖了。

    

    这个念头一起,已经自主的开始翻看通话记录里,中介的号码的。

    

    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她从出租车上下来,就看到站在酒店门口的莫北丞!

    

    他在抽烟,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三颗,袖子挽到手肘,靠着墙抽烟。

    

    估计是烟雾呛眼,他的眸子微眯,透着几分散漫的轻佻。

    

    几乎是南乔一下车,他的目光就看过来了。

    

    直起身,掐了烟,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去哪了?”

    

    他在这里等她,又是这副神情,那多半是给爷爷打过电话,知道自己不在医院。

    

    “随便走了走,结果迷路了。”

    

    “是吗?”

    

    莫北丞的眼睛重重一眯,明显是不相信,但是,也没问,只揽着她的肩膀:“下次再迷路,记得打电话。”

    

    南乔在费城呆了四年,大学生涯,又最是活泼好动的时候,指不定每条街道都摸得透透彻彻了,还会迷路?

    

    但她不说,他便没有多加询问。

    

    手习惯的落在她腰上,揽着她往里走。

    

    他带着她回了房间,言瑾之和乔瑾槐都在,茶几上摆着酒和一副扑克,每人面前都有一叠,看样子是打了一半,莫北丞中途离场了。

    

    “三嫂,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们都得遭殃了,明天回去的机票都要输光了。”

    

    说话的是言瑾之。

    

    南乔看了眼重新坐到沙发上,拿起牌的莫北丞,难不成她回来坏了他心情,打牌都没心思?

    

    “不是你想的那样。”莫北丞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打出去一张牌。

    

    南乔:“……”

    

    “三哥没见你回来,从头到尾都心不在焉的。”

    

    “他心不在焉你们还输钱?你们的牌技这是有多烂。”

    

    言瑾之:“……”

    

    乔瑾槐抬头看了眼南乔,拧眉,要说什么,最终没说。

    

    南乔不喜欢打牌,起身去洗漱。

    

    一局牌打完,莫北丞没了心思,“散了。”

    

    听到言瑾之和乔瑾槐走后,南乔才去洗澡,衣服脱到一半,莫北丞就开门进来了。

    

    虽然两人已经有过很多次亲密关系了,但南乔还是不习惯这样,稍稍侧身遮挡了一下,“莫北丞,你下次能不能敲门。”

    

    “一起洗,节约时间。”

    

    南乔:“……”

    

    莫北丞也没关浴室门,三两下脱了衣服,站到了喷头下面。

    

    他今天忙了一天,昨天白天睡多了,晚上失眠,几乎没怎么睡。

    

    温香软玉在怀,又顾忌着她的身体和睡眠,不敢有其他过分的举动,身体燥热的不行,还一直一动不动的忍着。

    

    比熬两个通宵还耗神。

    

    莫北丞累极了,只想洗了澡早点睡觉。

    

    他原本没想要干嘛,南乔现在的身体,经不起他太折腾,而且在那种事上好不容易有点进步,他不想操之过急,把她又吓回去了。

    

    但想是这么想,进来就由不得他了。

    

    身体的反应让他的呼吸重了几分,眸子里爬上几缕红血丝。

    

    南乔微微正了脸色,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三哥,纵欲不好。”

    

    莫北丞被她一本正经的表情弄得失笑,这大概会是他这辈子里,唯一一个如此正经的告诉他纵欲不好的女人了。

    

    他饶有兴趣;“如何不好?”

    

    “……”

    

    南乔说不上来具体的,她没研究过。

    

    莫北丞替她正了正头上的浴帽,“出去。”

    

    ***

    

    莫北丞带着一身的水汽从浴室里出来,南乔背对着他躺在床上,被子隆起小小的一块。

    

    她太瘦了!

    

    他掀开被子躺进去,将女人柔软的身子揽进怀里,手贴着她的肩膀徘徊,“有点瘦,回去请个厨艺好的佣人。”

    

    南乔睁开眼睛,“我打算回家住一段时间。”

    

    爷爷现在身体不好,她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多陪陪他,陆林和临江坐飞机要两个小时,探望不方便。

    

    莫北丞拧眉。

    

    他没理由拒绝,沈老爷子的身体每日渐下,南乔是该陪在他身边。

    

    但是……

    

    他将心里冒出的那丝念头压下,“恩。”

    

    莫北丞原本很倦了,但现在反而睡不着了!

    

    他在想,如果不离婚……

    

    但心里,却总有一丝脉脉的不甘愿冒出来,他和沈南乔的婚姻开始的着实不美好,每次想起,都觉得如鲠在喉。

    

    这是人类共通的劣根性,不喜欢被逼迫。

    

    所以才会异常排斥和厌恶。

    

    南乔睡眠差,虽然闭着眼睛,也没睡。

    

    两人各怀心思的想着事情,一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

    

    南乔定的八点的飞机,闹铃刚响,她就醒了。

    

    莫北丞原本睡得正熟,但警觉性太高,南乔翻身关闹铃,他也醒了!

    

    他翻身起来,抹了把脸,“我送你去机场。”

    

    南乔听出其中的关键意思,挑眉看他:“你不走吗?”

    

    “恩,我在美国还有点事要处理,过两天再回去。”

    

    “哦。”

    

    南乔应了一声,也不知是真信还是假信,总之从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意思。

    

    说话间,莫北丞已经穿戴整齐,去浴室洗漱了。

    

    ……

    

    时间还早,莫北丞打电话让司机先去医院接沈老爷子,押着南乔喝了一碗白粥,跑了半个小时的步才放行。

    

    跑完步,南乔已经没时间洗澡了。

    

    只能用毛巾擦了擦,匆匆换了套衣服往楼下赶!

    

    沈老爷子坐在车里,因为怕飞机上出现什么突发情况,莫北丞特意给他找了个医生陪同回去。

    

    他看着上车的莫北丞和南乔,笑容很慈爱,“爷爷真希望,你们能好好的,一辈子都相亲相爱的。”

    

    南乔和莫北丞的身子同时僵了僵,又各自若无其事的笑了笑。

    

    南乔眼眶微烫,吸了吸鼻子,声音里已经带了些鼻音:“恩,我会好好的。”

    

    她这段时间哭的,已经赶得上她前面好些年的了!

    

    ***

    

    上了飞机。

    

    沈老爷子问:“丫头,跟爷爷说,你为什么跟北丞结婚?”

    

    她不料沈老爷子会突然这么犀利的一问,愣了下,甚至忘了去接空姐手中的薄毯,“爷爷……”

    

    “陆焰那孩子,怎么去世的?”

    

    南乔震惊的瞪大眼睛。

    

    搁在膝盖上的手陡然收紧,裙摆被她捏出了褶皱,她控制着,不让自己泄露出更多的情绪。

    

    爷爷怎么知道陆焰死了?

    

    她明明没说,谁也没说。

    

    “你这孩子……”瞧她的神情,沈老爷子已经不需要再试探了,重重的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既然已经不在了,你也要往前看,别一味的沉浸在过去的伤痛里。”

    

    他其实并不知道。

    

    是南乔有个朋友去看他,好像叫什么时笙的,他觉得陆焰和南乔分手的事有些突然,询问了几句,那姑娘神情躲闪,他才有了怀疑。

    

    而且,他也是从时笙嘴里才知道,乔丫头和莫北丞居然已经结婚了!

    

    刚才一试探,就大概知道了。

    

    陆焰那孩子他见过,除了门第低一点,其他都很不错。

    

    体贴善良,能力也好,对南乔也好!

    

    真是……

    

    天妒英才。

    

    他也仅仅只是惋惜一下,南乔如今和莫北丞在一起,他还是乐见其成的!

    

    南乔将毯子盖在沈老爷子膝盖上,他如今身体不好,没一会儿就犯困。

    

    也正好给了她一个收拾自己狼狈心情的时间。

    

    已经很久没人问她,陆焰是怎么死的了!

    

    她看着窗外像棉花糖似的白云,渐渐的泪流满面。

    

    ……

    

    飞机停在陆林机场,爸爸和妈妈来接的机,十多个小时,沈老爷子的精力已经耗损的非常严重了。

    

    一下飞机,就直接被送到了医院。

    

    陈晴看南乔也是一脸的苍白倦怠,没让她跟着,“你回去睡一觉,让楠嫂熬些汤到医院,瞧瞧你样子都成什么样了,风一吹就能倒了。”

    

    怕劝不听她,陈晴有意板着脸,“你爷爷这里有我跟你爸呢,你别跟着,到时候晕了,我们还要分心照顾你。”

    

    南乔回去睡觉,这次在飞机上虽然没有上次那么难受,但她却一秒钟都没能入睡,硬扛着坐了十几个小时。

    

    她回了别墅,跟楠嫂交代了妈妈的话,就上楼睡觉了。

    

    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倦,但一点睡意都没有,于是,撑不住吃了颗安眠药。

    

    没多久就睡着了。

    

    但依旧半梦半醒的,只听到手机一直在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