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8章 去洗澡

    沈舰闫总算有说话的机会了,他站起来,“莫三少,你跟我来趟书房。”

    

    莫北丞和沈舰闫上了二楼。

    

    陈晴吩咐:“权婶、楠嫂,这里不用忙,你们先下去吧。”

    

    等客厅只剩她们两个了,陈晴严厉地看着她:“说吧,你和北丞,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早上不是说过了吗?”她的视线还在那个老坑玻璃种的玉镯上,说话难免有些心浮气躁和敷衍。

    

    陈晴自然是听出来了,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想到了当初陆焰送的那对耳钉。

    

    顿时有些火气。

    

    她倾身过去,将盒子盖上,“你少敷衍我,各取所需?你需要什么是沈家不能满足你的?”

    

    “那我跟莫北丞离婚吧。”

    

    南乔承认,自己的情绪有些浮躁。

    

    从莫北丞拿出那个镯子开始,从陈晴笑着夸赞他开始,心里就像是装着一簇火苗,烧得她整个内里都疼了。

    

    她没办法冷静,尤其是回到这个家,看到她的父母,她总能想起,当初陆焰受过的冷遇。

    

    人总是这样。

    

    对已经过世的人,记忆总是特别深刻,对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也特别不宽厚。

    

    如果陆焰还活着!

    

    这些往事也许只会让她稍微的有些难以介怀,但不会这么咄咄逼人。

    

    她斥责南乔:“简直不懂事,你以为婚姻是儿戏,说结就结说离就离?北丞既然来了,就证明他看中这段婚姻,你不准给我胡闹,以后也别让我再听到你说离婚的事,沈家和莫家都丢不起这个脸。”

    

    “妈,你觉得,耳钉好看还是手镯好看?”

    

    南乔将视线从镯子上移到她身上,眼眶很红,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但没有。

    

    她只是看着她,始终没有流泪。

    

    陈晴:“……”

    

    自从他们不同意她和陆焰的事,南乔就很少在她面前泄露情绪,记忆中,这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沈舰闫在气头上,说她要和陆焰交往,就永远别回这个家,她执拗的拖着行李箱出了家门。

    

    第二次,是在陆焰的葬礼上,他们怕南乔做傻事,也没敢跟老爷子说陆焰去世的事,匆匆赶过去了,她无声的流着泪,说要替陆焰撑起那个家。

    

    第三次,是现在。

    

    陈晴的心突然也跟着疼了起来。

    

    她不是觉得陆焰不好,只是她觉得,她的女儿适合更好的。

    

    那个孩子,她看的出来,是真的很爱南乔!

    

    但她不能说。

    

    她宁愿让南乔恨她,也不愿意让她一辈子陷在那个圈里。

    

    陆焰已经死了,一个死人,如果所有人都不再提,久而久之,南乔对他的记忆也就模糊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她神情严肃到隐带怒气。

    

    “我觉得耳钉更漂亮,妈,当初你不屑一顾的,是陆焰的泉泉真心。”

    

    一个上亿的镯子,对莫北丞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但那三万块的耳钉却是陆焰所有积蓄换来的!

    

    南乔搓了把脸,才想到自己今天化了妆。

    

    肯定花了。

    

    “我回房间了。”

    

    她情绪不稳定,连带着对莫北丞都有偏颇。

    

    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他昨晚的迟疑而起的迁怒!

    

    南乔回了房间,从包里搜了包烟,低头点了一支。

    

    她很少抽烟,烟都有些潮了,灭了几次,她终于没耐心了,揉了扔到一旁。

    

    她环着膝盖坐在阳台的吊椅上。

    

    风吹在身上,带着太阳的灼热,滚得皮肤都疼了。

    

    没几分钟,身上的衣服就被汗浸湿了。

    

    她盯着别墅黑色的雕花铁门,想着当时莫北丞站在那里,估计周身都烫得要烧起来了!

    

    ……

    

    莫北丞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南乔坐在阳台上发呆,身上的衣服汗湿了贴在身上,两侧的头发也湿了。

    

    他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瞧着她:“这么热的天气,你在外面坐着干嘛?”

    

    南乔闭上眼睛。

    

    睁得太久,一闭上就像针刺一般!

    

    “你怎么来了?”

    

    他皱着硬朗的眉,“听你的意思,不太欢迎。”

    

    昨晚接到她的电话,他就连夜从美国飞了回来,就连带来的礼品,都是在美国机场买的,手镯也是让人送到陆林机场的。

    

    却得来她一句‘你怎么来了’。

    

    此刻他的脸色极其的阴沉,仿佛风雨欲来之前浓云密布的天空。

    

    南乔从吊椅上站起来,低笑了一声,“没有不欢迎,只是,”她顿了顿,“你的确不应该来。”

    

    两个随时都可能散伙的人,还要见个家长,不是多此一举吗?

    

    沈家知道了,这事应该很快就会传到莫家。

    

    免不了又要一番寒暄。

    

    她本来就不喜欢交际,所以有点烦这种事。

    

    而且,莫北丞的母亲不喜欢她!

    

    莫北丞冷笑一声:“不管这段婚姻什么状况,我还没有孬到要躲在一个女人身后当缩头乌龟,即便是各取所需,这顿教训,也该我来受。”

    

    南乔不意外他会说出‘各取所需’这个词。

    

    想来,爸爸已经跟他说过了!

    

    她不知道他们怎么谈的。

    

    但他既然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她的房间,想来是已经谈妥了。

    

    见南乔沉默,莫北丞倏然收起表情,冷冷说道:“我去洗澡。”

    

    莫北丞洗澡很快,出来的时候身下只围了条浴巾,透亮的水珠沿着胸口和腹部性感的肌理滚落。

    

    她的洗发露和沐浴乳都是茉莉味的,香味很浓,他一出来,整个房间都是那股味儿!

    

    他皱着眉,眉目俊厉幽沉,似乎极其不喜欢,明显的排斥。

    

    莫北丞看了眼南乔,将浴巾摘下来扔在她头上,“去洗澡,脏。”

    

    南乔:“……”

    

    浴巾下,他什么都没穿。

    

    而且,正斗志昂扬!

    

    不过,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将浴巾扔给她之后,转身躺到了床上。

    

    南乔打电话给他的时候美国是晚上,临时订票,只有经济舱。

    

    他一个人,自然不会傻的花三十万去跟人换个头等舱的位,但经济舱的座椅,着实不能让人舒服到睡觉的程度。

    

    熬了十几个小时到陆林,他这会儿困的做什么都没心思。

    

    尤其是,他现在还在气头上,没那份耐心做冗长的前戏,又怕横冲直撞会伤了她!

    

    ……

    

    南乔去洗澡,看着镜子里花了妆的脸,挑了挑。

    

    的确有点丑。

    

    她在浴室里磨蹭的时间有点久,出来时,莫北丞已经睡着了。

    

    即便是在熟睡中,姿势也很规矩,黑色的短发干净利索,五官轮廓分明,很深邃。

    

    南乔第一次这般认真仔细的打量一个男人的面容。

    

    他的睫毛很长,嘴唇微微抿着,唇角微微下沉!

    

    这是一种时刻处在戒备状态的睡姿。

    

    听说,这样姿势睡觉的人会很强势,下定决心要做的事,不容人拒绝。

    

    男人的胸膛厚实,肩宽腰窄,双腿的肌理匀称修长!

    

    莫北丞即便是在睡觉的时间,警觉度也是极高的。

    

    他倏然睁开眼睛,眸子漆黑,没有半点睡后的朦胧,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半晌,他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眯起眼睛,伸手:“过来?”

    

    南乔收回目光,半点没有偷看被抓包的窘迫羞涩,“你睡吧,我下楼去看会儿电视。”

    

    莫北丞眯着眼睛紧盯着她。

    

    由着她出了房间!

    

    楼下。

    

    佣人都去休息了,只留了一个人值班。

    

    南乔回来的时间不长,只认得之前就在家里的老人。

    

    爷爷去睡觉了,爸妈也不在。

    

    偌大的别墅异常安静。

    

    南乔并没有去客厅看电视,而是去了走廊末尾的花房。

    

    花房里的温度有严格要求,四季如春,中间的石桌上摆着一套功夫茶具,南乔对这种文雅的事没什么兴趣,又闲的无聊,拿起喷水壶给就近的一株兰花浇水。

    

    “你不知道中午不能给花浇水?”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南乔吓了一跳,手中的喷水壶也掉了,端端正正的砸在那盆开的正好的兰花上。

    

    莫北丞从她身后走出来。

    

    看了眼被喷水壶砸得凋零的兰花,斥道:“笨手笨脚。”

    

    “怎么不睡了?”

    

    “睡不着,”莫北丞的目光像是冷淡,可南乔分明能感到逼人的灼热,果然,他看了她良久,淡淡道;“憋醒了。”

    

    他的眉目间还有倦意。

    

    “南乔,”他从身后抱住她,气息紊乱而火热,“狮子的发情期在九月,猫的发情期的春天,只有人,每天都在发情期。”

    

    男人的喉结贴着她颈侧的肌肤滚动,声音暗哑低沉,“有几天了吧?“

    

    南乔:“……”

    

    她以前一直觉得莫北丞是个严谨肃穆、不苟言笑的男人,后来才发现,他其实就是个流氓痞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调戏她的机会。

    

    他吻着她脖颈和耳垂的那一片肌肤,手臂收紧,将她深深的嵌进怀里。

    

    但再饥渴难耐,也到底没有在这四面透明的花房里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何况这还是在沈家。

    

    他只是吻着她。

    

    身后抵着她的那个物件却越发的收不住。

    

    南乔那一片儿的肌肤被他吻得滚烫,估计是起印子了。

    

    她拧眉,有些躁意的在他怀里动了动,“你先放开。”

    

    虽然已经立秋,但这几天正是秋老虎最猛烈的时候,气温比夏天还高,她顶着这一片艳艳的红痕,怎么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