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9章 哪里听来的歪理

    莫北丞最后还是放开了南乔,不过,不是出于自愿。

    

    而是被不知何时来花房的沈舰闫抄起一旁的细条,结结实实的抽在了背上,“谁让你亲她的?”

    

    那种细条抽在身上,比打一记闷棍还疼。

    

    莫北丞冷不防的被抽了这么一下,松开了南乔,回头,颇有些无奈的看着怒气冲冲的沈舰闫:“爸,南乔是我妻子,我不亲她才该打吧?”

    

    “我还没同意你们的婚事。”

    

    沈舰闫狠狠的瞪了眼南乔,脸板的面无表情,扬声道:“权婶,给莫三少收拾客房。”

    

    这和当初对陆焰不同,那时候他也反对的厉害,但没有到上手揍人的地步。

    

    一是陆焰的脾气温润,除了和南乔分手这件事上,其他的,从没反驳过,对他恭敬有加。

    

    二是陆焰对南乔,那确实是真心的。

    

    所以除了冷着一张脸,他也没什么发泄的余地。

    

    但莫北丞这个混蛋小子,身上有野性,虽然恭谨地喊他爸,但却并不顺着他。

    

    就像和南乔的婚事,到现在,他也没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但偏偏他说的那些话又很有道理,让他无从反驳。

    

    甚至还怪异的觉得,他的确是个能值得人托付终身的男人,有担当,有胆识,有能力,不会花言巧语哄骗别人,更不会胡乱承诺。

    

    这让他很不甘心,像是被人牵着了鼻子似的。

    

    沈舰闫年轻的时候也不是安生的主,一切纨绔子弟会做的事,他都做过,现在年纪大了,脾气才慢慢收敛。

    

    这会儿脾气上来,管你什么身份,直接拿了细条就往他身上招呼了一记!

    

    莫北丞从记事起,就没被揍过,莫老爷子虽然也是火爆脾气,但惯常喜欢扔东西,每次他都避开了。

    

    无奈的看了眼身侧的南乔。

    

    却见她正抿着唇努力憋着笑,眼睛弯起,掺了碎钻一样亮。

    

    莫北丞心里一动,莞尔,正准备说什么,听到沈舰闫厉声呵斥道:“不准对着我女儿笑。”

    

    莫北丞:“……”

    

    他从来没被吼的这么委屈过。

    

    另一头,权婶已经匆匆忙忙的上来了,“先生。”

    

    她刚才在楼下,对沈舰闫的话只听了个大概,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沈舰闫没好气的重复,“去给莫三少准备客房,南乔,你来趟我的书房!”

    

    南乔去了书房,沈舰闫却没搭理她,径直坐在办公桌上处理起了文件。

    

    她站了一会儿,出声提醒,“爸。”

    

    沈舰闫一指沙发,“你就在那儿老老实实的给我坐着。”

    

    南乔:“……”

    

    ……

    

    晚餐定在陆林最有特色的东景御湖酒店。

    

    沈老爷子身体不便,不想外出,沈舰闫临时有会议!

    

    最后剩陈晴、南乔和莫北丞三人,也就没坐包间,选了个临窗的位置。

    

    东景御湖紧挨着临安最大的人工湖,木头栈道的两侧扶拦上绕着装饰的小夜灯,一闪一闪的。夜景很美,风吹着也舒服。

    

    陈晴优雅的喝着服务员端上来的柠檬水,也没去翻菜单:“北丞你看看,喜欢吃什么。”

    

    “还是您来点吧,我没什么忌口的。”莫北丞抬头,视线掠过前面一张餐桌,那里坐着三个年轻女人。

    

    陈晴见莫北丞这么说了,也没有推让,点了几道招牌菜。

    

    她问莫北丞:“当时怎么想着去军营的?”

    

    以莫家的地位,莫北丞无论是从商或是从政,都可以一步登天,偏偏选了最苦最累的从军,还是从底层一步步做到少将的位置。

    

    陈晴喜欢莫北丞是一方面,但事关女儿的幸福,她还是要尽可能详细的了解他的为人。

    

    南乔感觉有道目光一直紧盯着她,等她回头,又什么异样都没发现。

    

    她站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

    

    南乔其实也不是真的要去洗手间,就是看妈妈对莫北丞的态度,有点膈应,却又有种松了口气的欢喜,太复杂的情绪,不是她这样低情商的人能感觉出来的。

    

    她今天没有化妆,只涂了一层薄薄的保湿,便在盥洗池鞠了几捧水洗脸。

    

    等直起身子,蓦然看到镜子里,她身后站了个女人。

    

    年纪不大,看着有些眼熟。

    

    南乔眯了眯眼睛,记不起了,索性也没花心思去想。

    

    “沈南乔?”

    

    萧念恩微抬着下颚,她个子和南乔差不多,却用一种极度傲慢,居高临下的目光不屑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喷射公主病的病毒!

    

    南乔抽了张纸巾擦手,视她为无物。

    

    萧念恩没见过这么傲慢无礼的女人,拧眉,抬高声音说道:“沈南乔,我跟你说话呢,你这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礼貌?”

    

    南乔目光冷冷的一瞥,周围气压都似乎低了几度!

    

    她身上穿着的,不是什么大牌的衣服,但给人的感觉就像她穿的是限量版的LV。

    

    萧念恩趾高气昂的气势顿时矮了几分。

    

    南乔笑了笑,却是冷冷的不达眼底,“你应该叫我沈小姐,这才是一个千金小姐该有的教养。”

    

    萧念恩别过头,不屑的哼了一声,“你配不上三哥,还是识趣点,早点滚蛋。”

    

    三哥?

    

    “莫北丞?”

    

    萧念恩鄙夷,“明知故问,还是说,你男人太多,记不清了?”

    

    这话,着实听着逆耳。

    

    赤裸裸的羞辱!

    

    南乔沉下脸,不客气的说道:“你该庆幸,你长了张看起来未成年的脸。”

    

    “我成年了。”这本应该是夸赞的话,从南乔嘴里说出来,整个变味了,她讥诮的目光像是在看无知幼童的恶作剧。

    

    “既然这样,我就叫律师了。”

    

    “啥?”话题跳转太快,萧念恩有点傻眼。

    

    “你刚才那句话,足以够成诽谤罪。”

    

    萧念恩从小被保护的太好,吵吵架,斗斗嘴还行,真要动真格的,她顿时就怕了。

    

    她来陆林,是特意来调查沈南乔的。

    

    知道她是沈家的大小姐。

    

    这事哥哥还不知情。

    

    沈家要真计较,哥哥也保不住她。

    

    见沈南乔拿出电话,萧念恩急的眼眶都红了,又拉不下脸道歉,仰着脖子,一副要杀呀剐悉听尊便的模样,“陈白沫说的没错,你……”

    

    南乔已经拨出去了一个号。

    

    萧念恩咬唇,没了声音!

    

    手紧紧的拽着衣服下摆。

    

    她听到一个敏感的名字,拨号的手指顿住,语气平静,似笑非笑的问道,“说我什么了?”

    

    萧念恩:“……”

    

    什么都没说。

    

    当时陈白沫喝醉了,只断断续续的说了些莫北丞很宠沈南乔的话,甚至连沈南乔的一句坏话都没说。

    

    然后,她就揣着满腔的怒火跑来了。

    

    她为什么愤怒?

    

    忘记了。

    

    但当时就觉得满腔怒火压都压不住!

    

    萧念恩偷眼看了看沈南乔,见到她面色越来越冷,心里想着——完蛋了。

    

    但她是不会道歉的,不就是进去里面呆几天吗,一咬牙就过了。

    

    她虽然不熟悉法律,但一个诽谤罪,难不成还能判几年?

    

    南乔将手机贴在耳侧,“喂,杨律师……”

    

    “好了,”莫北丞不知从哪个旮沓悄无声息的冒出来,压住她的手,将手机从她手心里接过来,“念恩还小,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严厉的看了眼萧念恩:“还不赶紧给你三嫂道歉。”

    

    萧念恩不乐意,哼了一声。

    

    但对上莫北丞严厉的目光,再不甘心,也只能道歉!

    

    囫囵的说了声‘对不起’,抹着眼泪跑远了。

    

    三哥不疼她了。

    

    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妖精。

    

    南乔并没有不依不饶,见萧念恩跑远了,便将手机收起来了。

    

    拧开水龙头,又洗了一遍手,“莫三少还真是,在哪都喜欢英雄救美。”

    

    莫北丞知道她是在暗讽上次医院,他让她给陈白沫道歉的事。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南乔,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懂吗?你永远不能保证,你这辈子不会有落难的时候。”

    

    他都觉得,自己是在养女儿。

    

    一点一点教她做人的道理!

    

    南乔偏着头,“我只知道,对那些欺负自己的人,就得一竿子拍死,拍不死也得让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免得以后出来作妖。讨厌我、憎恨我的人,不可能因为我心地善良就喜欢我,我落难那天,她们还是会将我往死里踩,那还不如在有能力的时候,先碾死她们。”

    

    莫北丞板起脸,“哪里听来的歪理?”

    

    “沈家的家训,从小耳提面命。”

    

    莫北丞:“……”

    

    就这样不留后路的行事作风,沈家一直枝繁叶茂还好,真要没了,他要出面保,还不得树敌千万?

    

    莫北丞不怕树敌,莫家的敌人也不少,但要看值不值得。

    

    沈家这块,他完全能避开!

    

    于是,他没再多劝,南乔这副性子,也不是他劝就能改的。但那份离婚的心思,经过无数件事情,已经异常坚决。

    

    “走吧,妈都等急了。”

    

    南乔察觉出他态度的疏离,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笑了笑,也没怎么在意,挽上他的手臂,“三哥,如果我们以后离婚了,你还会和陈白沫在一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