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1章 他气她不自爱

    沈老爷子现在,拿个杯子都没劲。

    

    但南乔却被他打的有点懵了,“爷爷?”

    

    “你……”他哆嗦着手,急怒交加,身子摇摇欲坠,几次都差点摔倒。

    

    南乔要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了,脸上青白交替,“你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嫁给莫北丞?”

    

    “我们彼此相爱。”

    

    “彼此相爱?你放屁,”说几句话,他便喘的不行,“为了个陆焰,你搭上你的名声,做小三,强行插入他和他女朋友之间,沈南乔,你当真是……”

    

    他痛心疾首的捂着肝脏的位置,“你丢我们沈家的脸,你给我滚。”

    

    沈老爷子从那天听到南乔和沈舰闫的谈话,就觉得事情不对,叫了人去查,今天才知道结果。

    

    他气的,不是她拆散莫北丞和陈白沫。

    

    他是气,她如此不懂的自爱,为了给陆焰报仇,搭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看着南乔消瘦倔强的脸,沈老爷子老泪众横,“南乔啊,陈白沫那样的渣滓,不值得你失去这么多,陆焰也不会希望看到你为了他,过的不幸福。”

    

    南乔从脑海里一堆杂乱的碎片中拽出了点思绪,眼里的茫然逐渐褪去,“爷爷,你让谁去调查的?”

    

    病房里没有监控。

    

    当初陆焰不小心留下的视频她没给任何人看过,包括陆家的人。

    

    陈白沫当时隐蔽成那样,不可能有人认识她,就算走道有监控,两年多三年了,也早就删了。

    

    爷爷就算人脉再广,找的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有通天的本事。

    

    所以,她才怀疑。

    

    “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你嫁给莫北丞,是不是为了给陆焰报仇?”

    

    事情到了这一步,再隐瞒也只是欲盖弥彰。

    

    她点头,“爷爷,对不……”

    

    话未说完,沈老爷子在她面前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南乔眼疾手快的拉住他,往床上一倒。

    

    沈老爷子身子一偏,避免了撞在床头柜上。

    

    “爷爷。”

    

    他的眼睛紧紧闭着,不管南乔怎么叫,怎么摇晃,都没有一点回应。

    

    手还按在腰腹以上,手指痉挛的收紧!

    

    “权婶,楠嫂,来人啊。”

    

    平时再怎么冷静,现在也禁不住手足无措,她甚至不敢去探爷爷的呼吸。

    

    权婶和楠嫂上来的很快,一起的还有保镖和医生。

    

    沈老爷子虽然是在家里养病,但是怕出突发状况,家庭医生在他从美国回来时,就住到了沈家。

    

    车子已经备好了。

    

    医生在做基本的急救措施,保镖已经迅速抬了担架床进来,将沈老爷子放上去,抬着下了楼。

    

    权婶听到南乔在上面喊,就知道是出了事,急忙安排了人上来=。

    

    一切井然有序,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

    

    沈老爷子被紧急送往了医院的手术室。

    

    医生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权婶给沈舰闫和陈晴打了电话,他们正在匆匆赶来的路上。

    

    走道上,南乔抱着膝盖,脆弱的缩着身体贴着墙!

    

    她没哭,没闹,安静的过分。

    

    情绪似乎在房间的时候就已经宣泄完了,这会儿,静得让人害怕。

    

    权婶坐在她身侧,“大小姐,你别担心,会没事的,老爷子这么多次都挺过来了,这次也肯定会挺过来的。他那么不服输的人,你要相信他。”

    

    南乔没反应。

    

    权婶:“给姑爷打个电话吧,今天这事要不是姑爷事先安排,也不会这么迅速。”

    

    大小姐已经离家几年了,性格也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莫北丞特意叮嘱过他们,南乔性格内敛,如果有一天她突然情绪激动,那肯定是出了严重的事。

    

    还留了号码,说有什么事给他打电话。

    

    这也是他们一听到南乔的声音,就迅速安排好的原因。

    

    见南乔没说话,权婶以为她是默许了。

    

    拿出手机给莫北丞打电话!

    

    “权婶,别打。”

    

    南乔抓住她的手,一双眼睛格外的明亮,亮的,她心里都耸了耸,“这件事不需要告诉他,爷爷会没事的。”

    

    沈舰闫和陈晴还没赶来,医生就已经从急诊室出来了。

    

    南乔坐在位置上,看着权婶冲过去,急切的问:“医生,怎么样?”

    

    医生摘掉口罩,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沈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油尽灯枯了,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家属进去见见吧。”

    

    南乔从来没觉得,从走道上进急诊病房,路是那么的长。

    

    长的,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

    

    她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看到病床上,被白布盖住的爷爷。

    

    头还没盖。

    

    等着家属来见最后一面。

    

    “爷爷,”没有哽咽,没有哭泣,她只是异常平静的叫了一声,“在那边,你帮我好好照顾陆焰啊,他没您厉害,会被欺负的。”

    

    后来。

    

    沈舰闫来了。

    

    陈晴来了。

    

    他们去看爷爷,南乔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说了些话之后,将白布合上。

    

    对。

    

    是看。

    

    因为,她看到他们嘴唇在动,却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后来,他们去办手续,领爷爷的遗体回家!

    

    南乔去了安全楼道,她想静静,想缓一缓。

    

    她的脸埋在膝盖中间,身体弓成虾米状,肩膀以很小的幅度抖动着。

    

    下一层有人聊天。

    

    在空旷安静的楼道间很清晰,还有淡淡的回音。

    

    “今天送来的那个肝癌晚期的患者,是沈家的老爷子,据说还去了美国治疗,结果那边也没办法,就回来养病了。”

    

    “所以,得注意身体健康,明天去健身房。”

    

    “我跟你说,沈老爷子那个孙女,是个怪胎,自己爷爷死了,哭都没哭,还让她爷爷帮她照顾一个叫陆什么的。”

    

    “神经病吧,人都死了还能照顾谁啊?这有钱人家的亲情感真淡薄,自己爷爷死了,哭都没哭。”

    

    “说不定不是亲生的呢?豪门密辛,报纸上天天都在报道。”

    

    南乔起身,正准备下去,就被沈舰闫拉住了,“南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手续已经办好了,走了。”

    

    南乔被他拉了出去。

    

    楼下,已经没有声音了!

    

    ****

    

    爷爷的追悼会办的很简单,没有通知媒体,也没告诉外人。

    

    来吊唁的,都是沈家的亲戚,和爷爷身前的至交好友!

    

    南乔一身白色,披麻戴孝的站在一侧,麻木的弯腰鞠躬。

    

    她没通知莫北丞,沈舰闫也同意。

    

    陈晴不赞同,觉得南乔和莫北丞既然已经结婚了,他就算是家里的一份子了,这种事瞒着不好。

    

    但见南乔坚持,也就不管了!

    

    葬礼过后,南乔回了临江。

    

    没有事先给莫北丞电话。

    

    她是早上十一点多到家的,打开门,因为没有心理准备,所以站在门口愣了一下。

    

    客厅的装潢已经从之前的欧式风格变成了美式风格,装饰品、沙发、餐桌,甚至是电视一类的家电,都全部换了。

    

    她当时说要换装修,后来被一系列的事情耽搁了,连设计师的图纸都还没来得及看。

    

    南乔打开鞋柜,里面摆着满满一排各种款式的女士拖鞋。

    

    她很少看时尚杂志,只有时候看电视剧的时候遇到喜欢的,会留意一下。

    

    其中有几款她看过,是几大奢侈品牌今年发行的新款。

    

    南乔的情绪很少复杂,她现在,还完全沉浸在爷爷去世的悲伤中,所以,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知这一切给她带来的情绪波动。

    

    随意挑了一双。

    

    楼上的装饰也换了,从床到床单款式,全部焕然一新!

    

    她的手指在梳妆台的镜面上划过。

    

    原来。

    

    她之前躺的床,也是陈白沫喜欢的。

    

    南乔想睡觉。

    

    这是她惯有的、缓和情绪的方式。

    

    但是睡不着。

    

    这几天,她都只能倚靠安眠药才勉强睡一会儿。从包里拿出药瓶,摇了摇,才发现没有!

    

    安定片在国内是处方药品,必须要找医生诊治后才能开药,而且一次的量很少。

    

    她得让唯安托人给她带两瓶。

    

    顺手将空瓶扔在了地上,躺在床上,继续清醒的闭着眼睛假寐。

    

    ……

    

    莫北丞是接到保镖的电话,才知道南乔已经回了临江。

    

    他拧眉,抬手打断了乔瑾槐的话,“我回去一趟,等一下的会议你来主持。”

    

    乔瑾槐:“……”

    

    他寒光闪闪的瞪着一双眼,“她回来就回来了,你这么急躁,难不成还想回去来一炮?”

    

    这话纯属男人间的荤笑话,没有恶意!

    

    莫北丞横了他一眼。

    

    一双眼睛冷得透明。

    

    乔瑾槐被他看的有些怵,收了文件,做了个请的手势,“三哥您走好。”

    

    ……

    

    莫北丞驱车回家,换鞋的时候看到鞋柜旁,南乔的高跟鞋东倒西歪的扔在一侧。

    

    抬手摁了摁眉心。

    

    俯身捡顺了放回鞋柜!

    

    一个女人能懒到她这种程度,也是极品了。

    

    好在,虽然不收拾,但至少还爱干净。

    

    上了二楼。

    

    打开门时,动作下意识的就轻了!

    

    近三十年大而化之的脾性,短短几个月,就折过来了。

    

    看来,真不能找太娇气的女人做妻子,这么下去,他都快变神经质了。

    

    南乔缩躺在床上,被子盖过脖子,只露出一个脑袋。

    

    她没睡着。

    

    莫北丞一进来她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