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2章 你眼睛瞎了

    南乔躺着不想动,也没有睁开眼睛。

    

    莫北丞看她睡得熟,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却在看到地上打开的白色药瓶后快步朝着床边走了过去。

    

    掀开被子,将南乔一把从床上捞了起来!

    

    “沈南乔。”

    

    他的一张俊脸寒气逼人,目光凶狠,恨不得将怀里的女人给拆了。

    

    几乎不做任何犹豫的将她打横抱起,就要往外面走!

    

    南乔睁开眼睛,手指揪着他的衬衫衣领,声音无力,听起来软软的,“三哥。”

    

    见她醒了,莫北丞紧悬的心脏才落回原处,却还是担心。

    

    但沈南乔总有那个本事,气得他每次像吃了炸药般,就算是担心,说出的话也是夹枪带棍,听不出半点关心的意思:“你他妈到底吃了多少?”

    

    南乔一听就知道他误会了。

    

    抬手压着眉心,“没吃,药没了。”

    

    莫北丞:“……”

    

    他觉得自己再跟她一起过,绝对要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气死。

    

    “没吃你乱扔什么瓶子?”他绷着脸,直接将南乔从怀里给扔了出去,“老子真想掐死你得了。”

    

    在部队里呆过的,没一个是斯文的。

    

    每次和南乔相处,总能引发出他性格中暴戾的那一面!

    

    床的弹性很好。

    

    南乔又及时用手撑了一下,但还是被跌得脑袋发晕,加上这段时间药吃多了,后遗症强烈,她一时难受的不行,瞪着他:“神经病。”

    

    这和她平时的性格不像。

    

    莫北丞俯身,似笑非笑的和她对视:“做错事还骂人?沈南乔,你是皮痒了?”

    

    她没好气,揉了揉两侧的太阳穴,“我跟你说我吃药了?”

    

    “……”

    

    “我让你管我了?”

    

    她从床上下来,穿着拖鞋起身。

    

    拖鞋是带点跟的,踩地的刹那,雪白的足背弯起优雅的弧度!

    

    莫北丞拽着她的手将她拉回来,“去哪?”

    

    “做饭。”

    

    “出去吃,既然回来了,下午就去公司上班。”

    

    “我已经辞职了。”

    

    她现在的状况,糟糕透顶了,别说设计,就是看图纸都头疼。

    

    “没批。”

    

    他不由分说的拉着南乔往楼下走。

    

    爷爷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以南乔的性子,不大可能会回临江,她既然回来了,就说明……

    

    沈老爷子不在了!

    

    沈南乔喜欢将喜怒哀乐都压在心里,这样下去,迟早会承受不住。

    

    让她一个人呆着,他不放心。

    

    南乔有点恼火,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我什么都设计不出来。”

    

    “那正好,我缺个助理,你来。”

    

    “莫北丞,你……”

    

    她无力跟他吵,只是一脸倔强的看着他,表达自己不乐意的情绪。

    

    “自己走,还是我抱你走?”

    

    南乔看了他一眼,直接掠过他往楼下走。

    

    莫北丞弯唇,快走了几步和她平行,伸手牵她。

    

    南乔目视前方,面上平静如常,却在他牵她手的时候,狠狠在他手背上掐了一下。

    

    用了狠劲,火辣辣的疼。

    

    他无奈,收回了手。

    

    南乔挑食,莫北丞特意绕了一截,开车去了小庭居,这里的私房菜远近闻名,而且开胃。

    

    点了菜,他去上洗手间。

    

    回来时听到有两个服务员在议论南乔,说她人漂亮,皮肤也好。

    

    莫北丞嗤笑。

    

    抬手看了眼被她掐了一把的地方,还真破皮了,泛着血丝。

    

    漂亮有什么用?

    

    心黑啊。

    

    他在外面抽了支烟,眯着眼睛看远处的亭台楼阁,想到沈老爷子,微微叹息了一声。

    

    莫北丞进去时,菜已经上来了,南乔低头吃饭,从举止上,能看出沈家的家教很严!

    

    她吃的依旧很少。

    

    大部分吃的菜,碗里的饭几乎没动过。

    

    南乔刚准备放筷子,对面的莫北丞瞥了她一眼说道:“饭吃完,不准浪费。”

    

    南乔:“……”

    

    她真怀疑,莫北丞是不是闲得无聊。

    

    见南乔拿着筷子不动,他眯了眯眼,“需要喂?”

    

    这要是在部队,饭碗直接就盖她脑袋上了。

    

    吃完饭,莫北丞带着她去公司。

    

    南乔和莫北丞的绯闻在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这段时间没看到她来上班,公司的人都在纷纷猜测,她是不是被甩了。

    

    这下看到她跟在莫北丞身后来公司,前台惊讶的张了张嘴,又急忙鞠躬:“莫董。”

    

    进了电梯。

    

    莫北丞按了最顶层的楼层!

    

    看着电梯上了二楼,前台立刻就议论开了。

    

    出电梯时正好碰到乔瑾槐,他带着秘书,似乎正准备出去,看到南乔,也没像之前一样冷嘲热讽,“三哥。”

    

    “恩,晚上叫上瑾之,一起去皇家一号喝一杯。”

    

    乔瑾槐看了眼南乔,点头,“我给他打电话。”

    

    好在,下午的工作很顺利,莫北丞基本不叫她,连复印这种事都亲力亲为了。

    

    南乔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书,实在闲的无聊,莫北丞书架上的都是管理类的,她不感兴趣:“我回去了。”

    

    “坐着。”

    

    “我没觉得你这里有什么工作是需要我做的。”

    

    莫北丞心情不好,闻言,抬头看她,“那你就继续坐在那里当智障。”

    

    南乔:“……”

    

    她忍了忍,才没有将手里的书朝他扔出去。

    

    她打了个哈欠,身子下滑,倚着靠枕假寐!

    

    办公室里刚开始还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后来也没了。

    

    ……

    

    晚上,莫北丞约了乔瑾槐和言瑾之在皇家一号喝酒,南乔不想去,被他强行带上了车,“去找木子聊聊天。”

    

    因为要喝酒,都带了司机。

    

    到的时候还早。

    

    大厅里放着轻音乐,木子正在跟一个服务员交代事情,抬头就看到被莫北丞牵着走进来的沈南乔。

    

    “南乔?”她几步走到南乔面前:“什么时候从陆林回来的?”

    

    木子不知道南乔爷爷生病的事,前段时间打电话,南乔说她在陆林,她还以为她是回去看望父母的。

    

    当初因为陆焰的事,南乔和家里闹僵。

    

    现在冰释前嫌,木子也替她高兴。

    

    南乔笑了笑:“今天刚回来。”

    

    木子虽然觉得南乔的笑有点说不出的怪异,但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倒是莫北丞,拧眉看了她一眼。

    

    他带南乔来,是希望她能跟朋友聊聊天,至少,说一说那些事,分散一下悲伤。

    

    但看样子,她没打算告诉木子沈老爷子的事!

    

    木子带他们去了常去的包间,盯着南乔欲言又止,但碍于莫北丞在,也不好多问,只说,“有什么事叫我。”

    

    南乔最后也没有出去找木子。

    

    酒喝了不少。

    

    出来时已经有轻微的醉意了!

    

    莫北丞扶着她走了几步,弯腰将她抱起来。

    

    她侧着脸,枕着他的胸口,长长的睫毛刷过他的那一处肌肤。

    

    即便是隔着一层衣料,也能感觉到睫毛扫过的酥麻瘙痒,他的心软了一软,“沈南乔,女人该适当的示弱,别整天像只刺猬。”

    

    莫北丞以为她不会应,没想到她居然很给面子的‘恩’了一声。

    

    他心情大好,勾着唇逗她:“那你说说,女人是怎么示弱的?”

    

    南乔摆正脑袋看他,眸子里全是朦胧的醉意,隐约,还有丝促狭的浅笑,“我认同你的观点,但没说我会示弱。”

    

    这轻描淡写的口气,莫北丞的火差一点就出来了,冷冷的瞧了她一眼。

    

    司机将车开过来,恭敬的拉开了后车座的门!

    

    上了车,南乔半眯着眼睛枕在他的肩上,“莫北丞,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陈白沫那样的女人?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落落大方、八面玲珑。”

    

    莫北丞觉得,她估计是把自己所有能想到的成语都用上了。

    

    “相比起来,她确实比你讨人喜欢,至少,不会扎得人满身窟窿,懂感恩、知进退,不会不知死活的四面宿敌。”

    

    南乔认真听着,听到后来,居然笑起来了。

    

    她撑起身子,说:“莫北丞,你眼睛瞎了,不如我帮你挖了吧。”

    

    莫北丞:“……”

    

    ***

    

    回到家,洗漱完已经十二点了。

    

    南乔睡不着,躺在床上刷网页,莫北丞将半干的毛巾扔在一侧的垃圾桶,“睡觉。”

    

    他去关灯,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陈白沫的。

    

    自从上次在美国不欢而散之后,她就再没给他打过电话。

    

    现在突然打来,可能是找他有事。

    

    莫北丞伸手接起来,“白沫?”

    

    他在接电话,身侧的南乔突然坐起来,莫北丞尚未反应过来,南乔已经回转过身,伸手将他重重的一推。

    

    他没有防备。

    

    南乔这霸道的一推,直接将笔直坐着的他推得撞在了床头上,手里的手机也脱了手,掉在了地上。

    

    地上铺了地毯,手机掉在地上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

    

    还在通话中。

    

    南乔翻身跨坐上去,双手撑在他的身侧,俯身就去吻他的唇。

    

    莫北丞:“……”

    

    她的亲吻带着浓浓的霸气和醇厚的酒香。

    

    盯着他的目光朦胧中带着一丝狠厉。

    

    莫北丞张口道:“南乔,你先等等——”

    

    她低头咬他的唇。

    

    真的是咬。

    

    一股刺痛从唇上传来,嘴里顿时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她撬开他的唇齿,浓浓的酒香伴随着她的舌尖传递了过来,莫北丞眼睛一眯,浑身的血液都向着身下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