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6章 我就是眦睚必报

    南乔将抽屉合上,也没有找纸的欲望了,“时笙,我先挂了。”

    

    “啊,哦。”

    

    时笙觉得南乔的情绪有点儿不对,想问又怕惹了她伤心,所以就讪讪的‘哦’了一声,挂了电话。

    

    南乔出了书房,并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楼下花园。

    

    路灯的灯光是橘黄色的,照在地上,像是给青石地板镀了层边!

    

    她沿着小径散步,状态有些失神落魄,甚至还有点放弃治疗的颓废茫然。

    

    耳边只听到她自己的脚步声,连虫蚁的声音都没有,安静的有些瘆人。

    

    不过,别墅四处都隐着人,也不觉得害怕。

    

    南乔无意识的沿着花园走了几圈,最后停在了游泳池边上。

    

    泳池里的水将周边的墙壁都映得蓝盈盈的,水面被风一吹,微微晃动,墙上那片蓝盈盈的光也跟着晃动!

    

    其实不意外。

    

    她和莫北丞迟早都是要离婚的。

    

    这一点,她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

    

    所以,那份离婚协议书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还没给她签,已经比预想中的晚了。

    

    南乔站在泳池边,看着池水出神!

    

    这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

    

    “沈南乔,你大晚上不睡觉,在这儿站着干嘛?”

    

    身后响起了莫北丞几分气急败坏的声音,紧接着,一件衣服就披在了她的肩上。

    

    现在是秋天。

    

    白天温度虽和夏季差不多,但夜晚就凉了,泳池里水气直往毛孔里钻。

    

    南乔身上穿着工装,外套刚才进客厅时她顺手挂在撑衣架上了,这会儿身上只穿了件长袖衬衫和A字裙!

    

    寻常人也就罢了。

    

    但沈南乔的身体已经糟糕成豆腐渣了,这么定定的站一会儿,明早起来肯定感冒。

    

    南乔拢紧衣服,回头看向身后的莫北丞,他裹着浴袍,头发上还有未干的水气,一脸煞气的盯着她。

    

    她倚着扶拦,神情淡淡的,“莫北丞,你是不是觉得我挺讨人厌的?”

    

    莫北丞不意她会突然问这个,足足愣了几秒,颇有些嫌弃的说:“是挺招人讨厌的。”

    

    “比如?”

    

    男人眯了眯眼睛。

    

    这人脸皮是有多厚,才能神态自若的问出这个问题。

    

    她自己的德性有多古怪,她自己不知道吗?

    

    “冷漠、尖锐、刺儿头,得理不饶人、睚眦必报,就拿上次瑾槐的事说,他是做的不对,但晚上他也给你赔礼道歉了,原不原谅在你,我没权利干预,但是,你即使不原谅,也不能无动于衷的看着他喝酒。”

    

    南乔低着头,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游泳池光滑的边缘。

    

    莫北丞没看到她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接着道:“还有上次白沫在莫家掉进游泳池,如果你处事圆滑一点,怎么可能在那种公共场合闹成那样不可开交的地步。”

    

    南乔一字一顿:“她要跳水,还是我的错了?”

    

    “当晚,你是女主人,你有见过哪家主人把客人逼得去跳水吗?”

    

    南乔脸色铁青,“那也该怪她妈,如果那天晚上她妈不让她出来,我再怎么尖锐、刺儿头、冷漠、得理不饶人,她也跳不了游泳池,难不成,她铁了心要寻死我还得把她拉着,我一没生她,二没欠她,就因为她在游泳池里,我在岸边上站着,我就该切腹以谢天下?莫北丞,你是脑子有毛病,还是天生圣人命?同情心泛滥找不到对象,去同情那些穷苦儿童啊。”

    

    莫北丞劈头盖脸的被她骂了一顿,哭笑不得,“沈南乔,你讲点道理,是你要问的,答案不如意就发脾气?哪有这么个横法?”

    

    “讲什么道理?你都说了,我冷漠、尖锐、刺儿头,得理不饶人、睚眦必报,其中哪条说过我讲道理?你都认为我不讲道理,我还跟你讲什么道理?”

    

    莫北丞:“……”

    

    这口才好的,都能去参加比赛了。

    

    指不定还能拿个一等奖回来,光耀门楣!

    

    他就说了她一遍,这都重复两遍了。

    

    南乔掠过他就走,走了两步后又停下了,说道:“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确实睚眦必报。”

    

    于是。

    

    她一脚将莫北丞踹进了游泳池里。

    

    ‘噗通’一声,溅起了大片的水花!

    

    莫北丞:“……”

    

    他本来是站在泳池边缘,对南乔也没有防备,等反应过来,身子的倾斜度已经拉不回来了。

    

    直接就掉进去了。

    

    莫北丞从泳池里站起来,抹了把脸上的水。

    

    这脾气……

    

    ……

    

    南乔没了逛花园的心思,径直回了房间。

    

    房间里,薰着宁神静气的沉香。

    

    很清淡的味儿!

    

    南乔越闻越烦躁,打开窗,将沉香木连着电香炉一同从二楼扔了下去。

    

    莫北丞正好走到楼下,身上湿淋淋的浴袍已经被他扔了,只穿了条平角内裤。

    

    眼前一道黑影掠过——

    

    ‘啪’的一声。

    

    那东西落在青石地面上,碎成了几片!

    

    是萧念恩送他的电香炉。

    

    他不爱用这玩意儿,所以,萧念恩送他好几年了,一直扔在那儿没动过。最近听说沉香有安眠的作用,才让人带了点。

    

    今晚第一次点,没想到让南乔直接给扔了。

    

    莫北丞的眉头渐渐皱起来,朝一侧招了下手,阴影中,走出一个魁梧的男人,朝莫北丞欠了欠身,“三少。”

    

    “把四十分钟前书房的监控调出来发到我手机上。”

    

    “是。”

    

    莫北丞的人,办事速度都很快。

    

    他的手机放在房间的梳妆柜上,回去后,监控已经发过来了。

    

    南乔在洗澡,他拿了手机去了阳台,点开视频。

    

    看到画面中,南乔握住抽屉的把手,那一刻,他的心也跟着重重的提了一下。

    

    视频的时间不长,到南乔出去后几分钟就断了!

    

    果然还是让她看到了。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从一旁的藤艺架上拿了烟盒和打火机,低头点了一支,黑暗中,白色的烟气袅袅上升,模糊了他英俊的脸,以及眸子里的情绪。

    

    浴室门开了。

    

    莫北丞把刚点着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转身折回卧室。

    

    南乔裹着浴袍从里面出来,腰带轻轻一系,显得腰线极细。

    

    头发湿漉漉的,全拨到右侧,一直到腰上,黑色的发梢滴着水,她正拿毛巾擦!脖颈偏着,露出雪白嫩粉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

    

    她看了眼莫北丞,用毛巾将头发草草裹了裹,坐到床上看手机。

    

    全程都当他是透明的。

    

    莫北丞杵在那里,突然不知道自己急匆匆的灭了烟进来干嘛,解释吗?那本来就是事实,没什么好解释的,不解释吗?心里又总觉的闷着团火气,燥的很。

    

    而且明显的,沈南乔没有要问他要解释的想法。

    

    从书房出来到现在,没问过他离婚协议的事!

    

    他又何必凑上去,热脸贴人冷屁股?

    

    莫北丞冷着一张脸去浴室洗澡。

    

    一是沉淀心情,二是不想看到沈南乔,洗的比平时时间长。

    

    出来时,南乔已经躺下了,头发还是湿的,铺开在枕头垫着的毛巾上。

    

    莫北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背影:“我去书房处理文件,今晚不回房间睡了。”

    

    没有回答。

    

    她似乎睡着了。

    

    但莫北丞了解她,知道她没睡,她只是不想搭理他!

    

    莫北丞胸口起伏的厉害,觉得自己真是憋屈的厉害,从遇到她开始,就很憋屈。

    

    他不再说话,转身出去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带着十足的怨怒,震得墙壁都是抖。

    

    莫北丞出去了,南乔缓缓睁开眼睛,有些失神的看着外面嵌着星星的天幕。

    

    她这是干嘛呢?

    

    赌气?

    

    和莫北丞?

    

    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必要。

    

    但有时候,人的情绪,是不受理智控制的。

    

    她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为了那份离婚协议书在和莫北丞赌气。

    

    ……

    

    莫北丞气怒匆匆的去了书房,并没有什么文件要处理,他就是,心里燥的慌,不想和沈南乔共处一室。

    

    书房里有张供临时休憩的床。

    

    莫北丞躺在上面,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耳边总是反复着沈南乔的那句话:你都认为我不讲道理,我还跟你讲什么道理?

    

    他好像,确实没觉得,她会讲道理。

    

    而且他发现,他并不了解她。

    

    除了知道她是沈家的人外,对她的过去完全不了解。

    

    书房的门从外面打开,走道上的灯光照进来,在地上印出了一道影子。

    

    南乔站在门口,穿着睡衣,身材纤细瘦弱。

    

    “已经两点了,你的文件还要处理多久?”

    

    声音里有些许抱怨。

    

    黑暗中,莫北丞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角,“再加一条,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坐起身,穿了拖鞋走过去,扣住南乔的手腕,将她拉了进来。

    

    一个旋身,将她柔软馨香的身体禁锢在了怀里,膝盖一顶,撬开她紧合的双腿,“我又不是蝙蝠,这黑灯瞎火的,能处理什么文件?”

    

    语气里虽然还有些恼怒,但已经不复之前的浓烈了。

    

    黑暗中,南乔听到莫北丞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随即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舌尖描摹着她唇的唇形,急促的呼吸变成滚烫的热气拂过她的脸。

    

    他的吻。

    

    一如既往的强势,透着浓浓的侵占和征服的欲望!

    

    莫北丞的吻,有一股令人沉迷其中的沉静。

    

    南乔闻到他身上那股清淡的沉香味,混着他身体温热的气息,席卷着她。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直到南乔有些不舒服的推了推他的身体,莫北丞才松开她,气息不稳的贴在她耳边喘息:“可以吗?”

    

    可以吗?

    

    南乔知道,自己现在想起那份离婚协议是很煞风景的。

    

    但她就是想起了。

    

    身上的热度顿时以自我能感知的速度褪去,她睁着一双异常清明的眼睛看着他。

    

    有些事,不需要明说,一个眼神便懂了。

    

    莫北丞眼里的灼热顿时也散了,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回房间。”

    

    路过梳妆台时,莫北丞拉住她,拉开抽屉拿了吹风递给她:“头发吹干了睡,容易感冒。”

    

    南乔接过来,她的头发已经半干了,没几下就吹干了。

    

    这一晚,南乔一夜无眠,熬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脑子里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但都是没主题的,走马观花似的过了。

    

    早上睁开眼睛,莫北丞已经醒了。

    

    他醒的很早,以为南乔还在睡,便躺着没动。

    

    这会儿看到她眼里全是红血丝,拧眉,“你一晚上没睡?”

    

    “睡了,没睡好。”

    

    南乔从他怀里起了床,状态不高,整个人显得恹恹的,像是随时都要倒地一般。

    

    ……

    

    楼下,保姆已经做好早餐了。

    

    莫北丞和南乔都不是喜欢被人伺候布菜的人,所以,让保姆下去了。

    

    吃了饭,一同去公司。

    

    莫北丞:“跑步改在下午,趁这个时间,你在车上小睡一会儿。”

    

    想了想,又道:“看来,真得每晚上来一次。”

    

    南乔瞪了他一眼,闭上眼睛睡觉。

    

    其实也睡不着。

    

    想想也正常,别墅里那么舒服的床,又是那么安静的氛围都睡不着,何况还是在车里,条件恶劣不说,外面还吵。

    

    她是听了莫北丞的一声冷笑,才睁开眼睛的。

    

    已经到公司了。

    

    车子正靠边停下。

    

    不需要循着他的目光,南乔就知道他冷笑的原因了。

    

    她看到楚衿了。

    

    在人来人往的公司门口,他手里的一大捧玫瑰和他清俊帅气的容貌一样吸引人。

    

    俨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AC这样的大公司,多的是像姚静那样的白骨精,因为楚衿的关系,明显感觉出氛围比平时活跃。

    

    莫北丞冷眼看了一会儿,解开安全带,“整天不务正业,也不知道陆氏在他手里,会不会连家业都败了。”

    

    南乔觉得这话酸爽味道特别重。

    

    安慰道:“你如果也捧一束玫瑰花站在大门口,回头率比他还高。”

    

    这是实话,没有溜须拍马,也没有揶揄嘲笑。

    

    南乔一直都认为,莫北丞是她见过的,长相最出众的男人!

    

    他身上,有一种千锤百炼过后,令人沉醉的沉稳气质,那股子致命的吸引力,已经和容貌无关了。

    

    莫北丞盯着她,没好气的问:“我有他骚包?”

    

    骚包。

    

    难得,老教授还知道这么前卫的词。

    

    南乔下车!

    

    楚衿其实早就看到莫北丞的车了,但一直等到她下车,才在众目睽睽下朝南乔走过来,径直将一捧玫瑰塞给了她,“朋友花圃开业,送的,正好还有合同细节要谈,就给你带过来了。”

    

    南乔:“……”

    

    这捧花让楚衿拿着只是觉得大,到南乔怀里后,将她人都挡住了。

    

    莫北丞将花劫了过来,“楚总,玫瑰花这种东西,还是不要乱送的好,容易引起误会。”

    

    楚衿弯着唇笑,也不去管那束被莫北丞拿在手里,肆意蹂躏的花,破罐子破摔的回道,“没有误会,这花,就是莫董理解的意思。”

    

    莫北丞的唇抿成了一条线,回头看着南乔,“你收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便看到楚衿的唇动了动,无声的说了两个字——陆焰。

    

    南乔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目光也冷了下来。

    

    她看着楚衿,没说话!

    

    莫北丞却当她默认了,将花重重的扔到她怀里,“拿去,你的花。”

    

    南乔被这突然的力道弄得后退了几步,在花掉下去之前,下意识的接住了。

    

    莫北丞冷冷的哼了一声,径直进了公司大门。

    

    上班的点到了。

    

    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

    

    南乔将花扔给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问:“楚衿,有意思吗?”

    

    “我从来不是君子,威胁这种事,以后说不定常有发生。”

    

    南乔抿唇。

    

    楚衿接着道:“南乔,其实你知道,我不会跟莫北丞说你和陆焰的事,但是你不敢赌。”。

    

    阳光浬说:

    

    作者有话:关于评论,我没删过,不过,系统会自动删除,所以,先想一下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敏感字。

    

    关于文,有些读者说我拖,但是,南乔的性格就是这样……如果她真要一转眼就对莫北丞热情如火,要死要活,大家觉得这样的南乔还是最初的南乔吗……这本文本来就不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所以,会有过程……我不会因为各位的抱怨改大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