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8章 是不是陈白沫

    季予南并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更没想过要拿一个无辜女人出气,会掏枪,完全是事出紧急。

    

    他眯起眼睛,收了枪,脸色冷冷的,带着明显的厌恶和鄙夷,“她的朋友,果然和她一个路数,都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既然不知道,那就饿着吧,最好祈求上苍,让她早点给你打电话。饿死的人,容貌可不怎么好看。”

    

    他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开。

    

    佣人将刚摆上的餐点、茶水又全部撤了下去。

    

    南乔躺回床上。

    

    时笙回国了?

    

    那她会去哪儿?

    

    她没有火急火燎的去拨时笙的电话,季予南既然都找到她这里,证明时笙的电话肯定也打不通了。

    

    而且,她刚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看见她的包,估计是被收走了。

    

    不过,这才符合绑架的正常路数。

    

    要是季予南有恃无恐,她反而觉得憋屈。

    

    沈家怎么说也是名门大家,他季予南再怎么只手遮天,那也是在美国,这是国内,强龙不压地头蛇。

    

    ……

    

    莫北丞知道南乔不见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客厅里,所有的灯都开着,灯光雪亮!

    

    保镖和保姆战战兢兢的站在客厅里。

    

    南乔回来的时间一向不固定,外加今晚莫北丞也没回来,所以,他们也没有留意。

    

    直到莫北丞回来后,问了句:太太呢?

    

    他们才知道太太不见了。

    

    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双眸子像是泼了浓墨,黑沉的可怕。

    

    他又一次拨了南乔的电话,那头还是客服冷冰冰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莫北丞冷漠的扫了眼垂首立的笔直的一众保镖,厉声说道:“都给我出去找,杵在这里干嘛?”

    

    他去车库取了车,一脸冷漠的开了出去。

    

    道路两边没有人。

    

    黑沉沉的大树遮天蔽日,在晚上只显出一个大概的轮廓,透着阴森恐怖的感觉。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绷起了明显的经脉,青色的,一条条,贯穿了整个手背!

    

    沈南乔不是那种关机、失踪,恶作剧的人。

    

    今晚也没听说设计部有应酬。

    

    她在临江,除了木子之外,基本没什么朋友……

    

    木子。

    

    他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子顿时停下,车胎在地上摩擦出尖锐的声音。

    

    一只手掌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五分钟之内,我要木子的电话。”

    

    今晚的应酬他和莫北丞一起的,这会儿也是刚到家,刚脱了衣服泡在浴缸里,又困又累,还喝多了酒,眼睛都不想睁,“木子,谁啊?”

    

    “皇家一号的经理,沈南乔的朋友。”

    

    乔瑾槐这会儿晕着呢,思绪天马行空,“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寂寞难耐也不能找人家朋友吧,要什么样的,我给你找几个。”

    

    如果乔瑾槐这会儿在他面前,莫北丞绝对一巴掌拍他脑门上。

    

    他仔细看着前面的道路,“沈南乔不见了。”

    

    “什么?”

    

    乔瑾槐陡然清醒过来,从浴缸里直坐起来,手一滑——

    

    ‘噗通’一声。

    

    手机掉进盛满水的浴缸里了。

    

    “我草,你喜欢看我裸体也挑时候啊。”

    

    他爆了句粗口,从浴缸里将手机捞出来,还没有关机,莫北丞已经挂电话了。

    

    甩了甩水,点开通讯记录,刚找到皇家一号宋总的名字,手机黑屏了。

    

    乔瑾槐:“……”

    

    这真他妈的。

    

    运气背。

    

    他从浴缸里起来,家里没座机,他也没有莫北丞那么大的排场,保镖成群,这套公寓就他一个孤家寡人。

    

    这个点,商场也关门了。

    

    乔瑾槐裹着睡袍去敲隔壁的门!

    

    没几秒钟,门就开了。

    

    是个中年妇女,身材挺不错,脸普普通通,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乔瑾槐几圈,转身往里走,“进来吧。”

    

    乔瑾槐心想,我草你妈,我来借个手机,还需要进来。

    

    但妇女已经进了卧室,“我去洗澡,你在客厅里看会儿电视,我很快的。”

    

    后面还嘟囔着说了句什么,乔瑾槐没听清。

    

    “美女,我不看电视,你也先别洗澡,我……”

    

    就是来借个手机。

    

    妇女从卧室里探出头,脸色不好,粗暴的打断他的话,“让你看电视就看电视,我今天包了夜的,你这么急,难不成还要去赶下一场?”

    

    包夜。

    

    乔瑾槐一口血差点没喷到天花板。

    

    他都是老司机了,怎么可能听不懂这话的含义。

    

    乔瑾槐一张脸冷的能渗出水了,“大姐,我跟你借手机用用,我就住你隔壁,手机刚才掉浴缸进水了。”

    

    “大姐?”那女人一声鬼哭狼嚎,“你叫我大姐?借个屁的手机,你给我滚出去。”

    

    乔瑾槐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个泼妇拿着扫帚扫地出门。

    

    对方是个女人,他也不能动手,躲散不及,被拍了几扫帚!

    

    防盗门在他眼前‘砰’的一声甩上。

    

    乔瑾槐碰了一鼻子的灰,心情糟透了,“神经病。”

    

    ……

    

    莫北丞等了十五分钟,才收到乔瑾槐发来的短信。

    

    拨过去。

    

    一直响到自动挂断。

    

    他猛地砸在方向盘上,喇叭声‘嘟’的一声打破了周遭的安静。

    

    他亲自开车去了皇家一号。

    

    木子正在忙,即便用了员工的对讲机呼叫,等到她,还是费了些时间。

    

    经理办公室。

    

    莫北丞一身白色衬衫配黑色的长西裤,矜贵冷漠的气势压在人的心头,眼底全是凛冽的寒芒,木子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脏都紧张的快速跳动了起来。

    

    “沈南乔来找过你没有?”嗓音是没有起伏的冷漠。

    

    “没有,南乔怎么了。”

    

    “你想想,她可能去哪?”

    

    南乔不见了?

    

    木子下意识的去拿手机拨她的号,莫北丞拧眉阻止她:“不用打了,关机,你想一下,她可能会去哪?”

    

    “可能会去哪?”

    

    木子皱眉。

    

    以前还有个藤井小区。

    

    现在,她真不知道南乔会去哪。

    

    临江,除了陆焰……

    

    陆家?

    

    不对,她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这么晚了还在陆家叨扰,陆伯父身体不好,十点钟就准时睡觉了。

    

    她对着莫北丞怒目相对,“你跟她吵架了?”

    

    莫北丞:“……”

    

    他真的很佩服她的脑回路,想到一出是一出,完全不着调。

    

    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硬邦邦的丢出两个字,“没有,想到了给我打电话。”

    

    他转身快步离开了。

    

    等他走远,木子跟经理请了假,出门拦了辆出租车,报了个地址。

    

    ……

    

    失踪需要48小时才能立案,莫北丞一个电话,临江所有警察都出动了。

    

    人迹稀少的街道上,偶尔有一两声抱怨声传来,“一个成年人,几个小时联系不上算什么大事?需要这么兴师动众吗?有钱人就是小题大做,浪费国家警力支援。”

    

    “行了,少说两句找人吧,找到了大功一件,找不到你就等着承受莫三少的雷霆之怒吧。”

    

    那人不屑的哼了声:“他难不成还能把警局给端了?”

    

    “那可说不一定。”

    

    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

    

    但都没有任何消息!

    

    莫北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谁跟他说话都觉得像是在地狱里走一遭。

    

    凌晨五点,乔瑾槐的秘书打来电话,“莫董,找到搭载沈小姐的那辆出租车了,在郊区,车上没人,是套牌。”

    

    莫北丞抿着唇,压抑而烦躁。

    

    情绪紧绷到极致,整个人都像是一根绷紧了的弦。

    

    手机又响了。

    

    这次,是莫老爷子。

    

    声音犀利冷锐,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听说,你劳师动众,翻遍全城在找一个女人?”

    

    “是。”这事他不打算瞒,也瞒不住。

    

    “莫北丞,我命令你,立刻把人给我撤了,为了个女人,你这么大费周章,是嫌莫家这棵大树不招风是不是?”

    

    “爷爷,您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不会给莫家添丁点儿的麻烦。”

    

    “处理好?你怎么处理?你中将的职位都没了,你现在就是个没权没势,只有几个臭钱的商人,你拿什么处理?你凭什么处理?”

    

    莫老爷子一大早接到电话,气的只差没有立刻让司机开车去莫北丞的别墅,劈头盖脸的揍他一顿了。

    

    谁教他这么高调张扬的?他打拼了一辈子的东西,不是用来给他找女人的。

    

    “对不起爷爷。”

    

    莫老爷子怒道:“是不是又是陈白沫那个惹祸精?”

    

    莫家的人,还不知道他和陈白沫分手了。

    

    所以,见他这么大费周章,理所因当的认为他找的人是陈白沫。

    

    莫北丞微微拧眉,即便他和陈白沫分手了,也不喜欢听到别人诋毁她。

    

    这和感情无关,纯属个人习惯。

    

    即便是他以后和沈南乔分了,也不容许有人在他面前说她半点不好。

    

    “不是,我和白沫已经分手了,我让人找的是你孙媳妇,等以后时间合适,我再带回来见您。”

    

    “孙媳妇,什么孙媳妇,我孙媳妇好好儿的……”他话音一顿,悟明白其中的意思,“莫北丞,你混蛋小子什么时候结婚了?结婚你也不告诉家里一声,你是要造反了是吧。”

    

    有电话进来,莫北丞挂了电话,那头,莫老爷子听到嘟嘟的忙音,气的将手杖都给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