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3章 与我何干

    如果是三年前,莫北丞这么恶劣又傲得不行的态度,她可能会直接转身就走。

    

    但是现在……

    

    等她自己拉开车门坐进去时,才恍然,那些张扬倨傲、全世界唯我独尊的大小姐脾气,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为了这点争执就觉得下不了台、闹性子的人,多半是被捧在手心,从未经历过挫折的。

    

    莫北丞双手撑着方向盘,听见她开车门上车,眼风都没有扫过来下,更没有搭理她!

    

    待车门一关。

    

    他一脚踩在油门上,车子直接窜了出去。

    

    南乔握着安全带还来不及系上,被惯性甩得紧贴着椅背,模样颇有几分狼狈!

    

    莫北丞眼角的余光扫过,挑了挑眉!

    

    但还是一脸被欠了钱的冷漠,唇角抿紧,脸沉的几乎要滴出冰渣。

    

    车子开车一路距离。

    

    他的语调淡得一成不变,“在哪吃?”

    

    南乔的脸色不好,神态也是恹恹的,眼睛半闭,似乎要睡着了。

    

    听到他说话,挣开眼睛,手指随意的指了下前0面一家24小时的小吃店。

    

    “前面吧。”

    

    莫北丞顺着她的指尖看去。

    

    这个点,店里也是人潮涌动!

    

    几张桌子已经座无虚席。

    

    还有人在一旁端着东西等着。

    

    莫北丞皱了皱眉,明显不喜欢这种嘈杂的用餐环境,将车停下,解开安全带,见南乔也要下车,他幽深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眯,里面遍布着绵长的嘲意,“你在车上等着。”

    

    车门甩上,南乔缩回手,坐在位置上等。

    

    莫北丞大步跨进店里!

    

    他一身正装,和店里一群穿着T恤、休闲外套的人比起来,显得很格格不入。

    

    那是一种得天独厚、矜贵优雅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都是瞩目的焦点。

    

    别人仿制不来的。

    

    他在一排冒着热气的砂锅面前略微顿了一下,皱了下眉,指了其中一个。

    

    之后又打包了几样小吃。

    

    周围,有许多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他身上看。

    

    女人居多。

    

    那间铺面的装潢称不上好,人杂地小,地砖因为年久,已经沉旧褪色,缝隙里全是脏污的黑迹!

    

    但莫北丞站在那里,南乔却想到一个不和场景的词:金碧辉煌。

    

    他很快回来,拉开门,将冒着热气的食物一股脑的塞进她怀里。

    

    隔着纸袋,南乔轻轻的摩挲,感受着传递来的温暖,一点点的熨烫着冰凉的手指。

    

    她轻轻的喟叹了一声。

    

    今年已经27了,细想,也是很冗长的时间了,却只有两个人给她送过餐点。

    

    一个是陆焰,另一个是莫北丞。

    

    也是挺让人忧伤的一件事!

    

    不知道是不是病了,她有些精神恍惚,抱着袋子一直没打开。

    

    街道两侧的霓虹灯影飞快的从玻璃上闪过,印在他的脸上和眼睛里,显得有些冷清,更平添了几分神秘的矜贵。

    

    莫北丞习惯性的拧眉,自从和南乔在一起,他皱眉的频率比之前多了一倍。

    

    估计不出多久,都要有纹路了!

    

    他一记冷眸淡淡的扫过,语调里带着几分逼人的气势,“你是打算将它看成化石,还是拿回去供着?”

    

    南乔回神,想了想,决定不去计较他的冷言冷语。

    

    低头打开纸袋。

    

    一阵香味随着白烟冒出,莫北丞也有些饿了,他中午没吃,晚上也没吃。

    

    看着被南乔捏在指尖、色香味俱全的水晶包,目光沉了沉。

    

    南乔将口袋递到莫北丞面前,她记得,他有两顿没吃了。

    

    莫北丞目不斜视,“开车。”

    

    “那我给你留着,回家吃吧。”南乔收回手。

    

    莫北丞眸色足足暗了一层,隐隐透出几分戾气,不由分说的扣住南乔那只捏着包子的手,将那个被她咬了一半的包子送到自己嘴里。

    

    ……

    

    到家的时间不算晚,南乔不想去医院,莫北丞拿她没办法,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见烧退了,便没勉强。

    

    南乔计划洗了澡后试试给时笙打个电话。

    

    说不定开机了!

    

    想到打电话,她才想起自己手机还在季予南手里的事,“莫北丞,你什么时候把我的手机拿回来?”

    

    莫北丞无波无澜,“明天让秘书送一个过来。”

    

    “好。”

    

    他这么说,好像也就只有这样了,大不了重新补个卡。

    

    看季予南的模样,估计也是焦头烂额。

    

    不过,他这么大费周章的找时笙,为什么呢?

    

    听唯安的语气,他和时笙的关系并不好,一个华人,能在美国的华尔街闯出那样的成绩,手段必定非凡。

    

    从他那天摸枪的熟练程度能看出来!

    

    时笙能躲多久?

    

    如果被季予南找到了,时笙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会怎么样?

    

    她有点头疼,思绪杂乱如麻,莫北丞已经撇下她进了别墅,南乔想着,等一下探一探他的话。

    

    知道时笙怎么得罪的季予南,也好想对策。

    

    女人的脚程天生和男人有着巨大的差异,她也没有刻意去追赶,等上了二楼,就见莫北丞拿着洗漱用品从卧室里出来。

    

    俊美冷漠的脸无一丝表情,平平淡淡的道,“我今天睡书房。”

    

    南乔之前在餐厅外面吹了风,这会儿才起了作用,头疼得厉害,手指按在太阳穴上,“恩。”

    

    莫北丞的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似嘲似讽,语气更是不好到了极点,“倒是应的快。”

    

    他掠过她。

    

    直接去了一侧的书房。

    

    书房的门被他用力甩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南乔的身子也被这动静震得颤抖了一下,她抬手捂脸,压了压心里几乎要冲出来的念头,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待情绪缓解,才推门进去。

    

    好像这样,进了卧室就能脱了那层枷锁,不会由其发酵!

    

    她和莫北丞的婚姻,容不得她多想。

    

    她虽然用了手段逼他结婚,但也是天时地利人和,如果当时莫北丞没有去皇家一号,如果那晚陈白沫不去美国,如果他控制住了,如果领证的时候陈白沫回来,或者打个电话。

    

    这么多的因素,如果有一个存在。

    

    莫北丞都不会跟她结婚。

    

    她现在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去逼他不离婚!

    

    这段婚姻的主动权掌控在莫北丞手里,随时随地都可能结束。

    

    明知道没有结果,她怎么敢放肆自己去因为他的一个举动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呢?

    

    这样折腾的事,她不会做。

    

    ……

    

    莫北丞将洗漱用品直接扔在书房的茶几上,打开酒柜,从里面拿一瓶酒出来。

    

    开启瓶盖,倒了一杯。

    

    酒香馥郁醇厚!

    

    他垂眸看着红色的液体流入透明的玻璃杯中,有些心思不属。

    

    乔瑾槐打电话过来,犹豫的问道:“要不要我去查查那个男人?”

    

    “谁?”他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出口后,便知道了。

    

    低头抿了一口酒,“不用。”

    

    那个冒牌货,不足为虑。

    

    真正占了她心思的,是另一个长埋地底的男人,调查了能怎样?他还能把他挖出来鞭尸不成?

    

    现在没有土葬,鞭尸都做不到。

    

    只剩下一坛骨灰。

    

    难不成还能扬了?

    

    有几秒钟的沉寂,乔瑾槐劝道:“那个男人既然已经死了,就算是过去了,你也别为了这事怄气。”

    

    莫北丞打了商晢洲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以前他们叛逆的时候,打架斗殴、飙车是常事,尤其是他们这些家境优渥的世家子弟,更是惯有的惹是生非。

    

    但自从莫北丞去了部队,就再没在外面跟人动过手。

    

    “死不死,与我何干?”

    

    低冷凉薄的话从男人口中说出,带着明显的不屑和嘲弄。

    

    却不知道这份嘲弄是在嘲笑他自己,还是在嘲笑乔瑾槐!

    

    乔瑾槐准备了许久的话被他堵了回去,抬手摸了下眉毛,“好吧,既然无关,我就不多管闲事了,有需要给我打电话。”

    

    莫北丞毫不客气的呛出了声:“我有需要给你打电话有什么用?”

    

    乔瑾槐秒懂。

    

    ‘需要’这个词,总是代表着无限旖旎隐晦的意思!

    

    无需翻译。

    

    他知道莫北丞心情不好,顺着说道:“好,那你去强了沈南乔,既解决了需要,又出了气。”

    

    莫北丞直接挂了电话。

    

    一瓶酒很快见了底。

    

    残留在味蕾上的红酒味道格外醇厚香浓。

    

    他站在落地窗边发呆,低头点了支烟,却不大抽,烟雾蜿蜒着向上。

    

    烟灰积了很长,最后自然落下。

    

    他在部队喝惯了白酒,红酒那点儿度数对他而言,根本如同饮料一般。

    

    但今晚却好像有些上头。

    

    别墅的夜晚格外静,没有丁点儿城市的喧嚣,连虫叫声也没有。

    

    因为南乔的睡眠问题,别墅的保镖又多了一样工作,捉虫!

    

    莫北丞一直维持着一个动作,在窗口站到后半夜,后面接到季予南的电话,他才坐到办公椅上,聊了一会儿。

    

    挂断电话,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莫北丞抬手压着因为睡眠不足而胀痛的眉心,抬手,拉开了一侧的抽屉。

    

    里面,放着一个牛皮纸袋,装着离婚协议书。

    

    不厚。

    

    拿在手里,几乎感觉不出里面纸张的厚度。

    

    他盯着上面的字看了一会儿,不用打开,他也知道里面的内容。

    

    这栋别墅,以及AC他名下百分之二的股份,金额不菲的现金,都是他给她的离婚补偿。

    

    这不是他最初准备的那一份。

    

    这份已经是他修改过无数次,给的最大底线的补偿!

    

    那时他想起的,是她穿着裸露的衣服,站在皇家一号后巷抽烟的画面。

    

    他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直到双目刺痛,才闭了闭因为长时间没有眨动、有些泛红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