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 蹊跷

    时间正好十二点。

    

    南乔给陆伯母打了个电话,就直接打车去了陆家。

    

    在超市买了几份熟菜,小区年久失修,楼梯很逼仄,泛黄的墙壁上贴着各色各样的小广告。

    

    有个转角,她甚至要微微埋头,才能过的去。

    

    空气里,都是沉旧的腐朽味道。

    

    白橘芳站在门口等她。看到南乔,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才去拉南乔:“快进来,你来吃饭就行了,还买什么菜啊。”

    

    她的手很粗糙,布满了老茧,南乔被她握着,手背上细嫩的肌肤甚至被磨得有些疼。

    

    和妈妈保养得宜的修长手指不同,但却很温暖,很贴心。

    

    她有点眷恋这种温暖,反手握了握白橘芳的手。

    

    这种温暖,是她在陈晴身上没有办法体会的,陈晴对她,从来都是淡淡的关心,偶尔牵她的手,也是没有什么亲昵感。

    

    “我来看看陆然,所以买了他最喜欢吃的凉菜。”

    

    “哦,他今天出去了,估计要下午才能回来。”白橘芳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南乔看到了,却不动声色的什么都没说。

    

    进去后,她明显感觉到客厅的东西少了,却添置了很多新的家具。

    

    陆伯母和陆伯父都是苦过来的,很多东西没用了却舍不得丢,都堆在客厅里。

    

    在这个液晶电视覆盖全世界的时候,他们家还是最早的大头电视,画质不好,也放不出几个台。

    

    以前陆焰说给他们换,他们很强烈的拒绝了,说东西用久了有感情。

    

    陆焰没法,只好给他们钱。

    

    但是现在,电视换成了大屏的液晶电视,沙发也换了,原先玄关处的酒柜也没了,“伯母,什么时候换电视了?原先这里的酒柜呢?”

    

    白橘芳眼眶红红的,也不说话,只是摇头。

    

    “吃饭,我去叫你陆伯父,他今早起的早,临到中午又去睡回笼觉了。”

    

    她松开南乔的手,去了房间。

    

    她其实说谎了,老陆昨晚犯了心口疼,折腾了一晚上没睡着。

    

    但是他们家已经拖欠了南乔很多了,她不能再给她压力,他们这把年纪了,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了,何必为了那未知的几年寿命,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背上一辈子的债务呢。

    

    再说了,南乔并不欠他们家的。

    

    她只是陆焰的女朋友,实在没有义务为他们做这么多!

    

    白橘芳转身后,南乔敏锐的看到她抬手擦了擦眼睛。

    

    她心里一阵酸涩。

    

    只想着赶紧存一笔钱,让陆伯父去做手术。

    

    但是。

    

    她的目光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圈,这家具和电器,实在换得蹊跷!

    

    陆恒从房间里出来,神色比前段时间更憔悴了,眼睛凹陷,整个人瘦的跟竹竿似的。

    

    “南乔来了,赶紧坐,”说完,又推了推白橘芳,“不用管我,赶紧去盛饭,这个点了,南乔肯定饿了。”

    

    白橘芳做饭的手艺很好,因为她来了,桌上有两份肉菜。

    

    但她和陆伯父都不吃,只一个劲的叫她多吃!

    

    桌上有副公筷,白橘芳一直给南乔夹菜,碗里都堆得老高了。

    

    “伯母,我最近减肥呢,不能吃肉,你和伯父赶紧吃。”

    

    白橘芳不赞同的拧了拧眉,“你这身子瘦的,减什么肥啊,把身体养好才是对的,南乔胖一点更好看。”

    

    在一阵推让中,南乔不经意的问:“陆焰的工作看着挺好,瞧这都有钱换新家具了。”

    

    陆恒脸一沉,禁不住咳嗽起来,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也因为这阵剧烈的咳嗽起了红晕,“别给我提那个臭小子,不闯祸就行了,还指着他赚钱,我看我死了都等不到。”

    

    “老陆,”白橘芳撇了他一眼,“吃饭,说这些干嘛?南乔好不容易来一次,还得听你倒苦水。”

    

    “伯母,怎么回事?”

    

    南乔放下筷子,她沉下脸的时候,身上有一种凛然的气势。

    

    这是遗传沈家的。

    

    白橘芳被她这样的目光一看,顿时就有些心虚了,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但越是这样,南乔就越觉得事情不对。

    

    她缓了缓语气,循序诱导,“伯母,陆然已经不小了,我的话,他还能听进去两句,如果由着他,以后恐怕要闯出更大的祸来。”

    

    其实,她是夸大其实了。

    

    陆然现在,谁的话都不听。

    

    但是她必须知道出了什么事,好推翻她心里,隐隐的猜测。

    

    她真的不希望,是和陆然有关!

    

    白橘芳叹了口气,见南乔坚定,便说道,“前段时间,有一伙人冲进来见东西就砸,说是要给陆然一点教训,那时陆然不在,就我跟你陆伯父在,哪里抵得过那群凶神恶煞的人,最后,所有的东西都被砸坏了,家里仅剩的几百块也被搜刮一空,家不成家。”

    

    她去拦,还被那群人推得撞上了柜子,腰也伤了。

    

    “后来下午,陆然就回来了,拿钱买了这些家具,说是上班赚的,这笔钱,不是小数,他去上班才多久,怎么可能赚这么多,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如果他真的老老实实的上班,怎么可能招惹那些人。”

    

    白橘芳一时悲从中来,陆焰和陆然一母同胞,怎么差距那么大。

    

    那群人砸完走了后,她甚至想,当初死的人,怎么不是陆然。

    

    她的阿焰。

    

    南乔安慰了几句:“伯母,你还记得那群人什么时候来的?”

    

    “有半个多月了。”

    

    半个多月?

    

    南乔眯了眯眼睛,意思是,陆然只在戒毒所呆了半个月不到的时间,

    

    国家戒毒法规定:强制隔离戒毒的期限为2年,根据毒瘾大小,一年后诊断评估才考虑放不放的问题。

    

    陆然只在里面呆了半个月!

    

    白橘芳见南乔不说话,以为是她刚才那些话把她给吓住了,“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赶紧吃饭。”

    

    南乔低头吃饭,也没心思去计较白橘芳往她碗里夹的菜,只是机械的扒着饭。

    

    脑子里一片乱遭遭的。

    

    “陆然现在每天都回来吗?”

    

    “是,每天都回来呢,倒是听话了很多。”她说这话的时候,很宽慰。

    

    南乔吃完饭,帮着收拾了碗筷,陪着白橘芳聊了会儿天。

    

    陆伯父身体撑不住,去睡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

    

    南乔拒绝了白橘芳留她下来吃晚饭的意图,起身离开了。

    

    她下了楼,却并没有急着离开!

    

    ……

    

    晚上七点多,陆然才晃晃悠悠的从那条巷子里进来。

    

    他喝了酒,脚步不稳。

    

    昏暗的路灯下,他正眯着眼睛,努力的辨别前面的路。

    

    南乔本来是靠着墙的,见他过来,才站直了身体!

    

    陆然并没有看见她,打了个酒咯,直接从她身侧走过去了。

    

    楼梯的灯坏了,他站着跺了几次脚,然后指着黑暗中的某处骂道:“连你都欺负我,你等着,我总有一天会把你给摘下来,狠狠踩两脚。”

    

    “陆然。”

    

    她在楼下站了三个小时,身体已经很累了,但说话的气势却很强劲。

    

    即便脚掌都疼麻木了,但她还是如松柏一般,挺直的站在那里。

    

    破旧的小区门口,路灯灯光下,陆然乍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整个人都像是被泼了盆冷水,顿时激灵的打了个颤。

    

    “南乔姐。”

    

    听声音,已经有几分清明了。

    

    他搓着衣服下摆,头埋得很低,似乎不愿意被她看到自己的模样。

    

    南乔朝着他走过来。

    

    陆然步步后退,最后,竟然虚弱的摔在了地上,却还用手捂着脸,“你别过来,南乔姐,你别过来。”

    

    他的声音在打颤,音调不高,听着有种压抑的感觉。

    

    “呵,”南乔冷笑一声,也没去扶他,“你还知道不让伯父伯母担心。”

    

    这种老式小区不隔音,只要他一喊,整栋楼就都听见了!

    

    “对不起南乔姐,是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期望,我该死,老天不长眼,让我那么优秀的哥哥死了,却留下我这么一个孬种。”

    

    他的舌头似乎都打结,说的话,模糊不清。

    

    南乔就那么站着,直到他情绪稍稍稳定下来。

    

    “陆然,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你吗?”

    

    她的声音寒冷入骨,陆然即便是埋着头,也能感觉到她如锥刺般的目光牢牢的钉在他身上。

    

    “姐,戒毒太痛苦了,真的太痛苦了,你不知道,那种痛苦,真的不是寻常人能熬得下来的……&qut;

    

    他兀自哭诉,南乔只觉得一阵怒气从心里窜出来,瞬间就沿着她的四肢百骸传遍了身体的每个角落。

    

    她弯腰,拽着他的衣领,直接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手横过他的脖颈,将他牢牢的按贴在墙上。

    

    看着他瘦的不成样的身体,心里一阵悲凉。

    

    一个几近一米八的大男人,竟然就这么被她轻而易举的拧起来了!

    

    这简直,是个笑话。

    

    南乔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脆生生的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你吗?”

    

    这一巴掌用了全力,整个手掌都麻疼了。

    

    陆然看着她,呐呐的说:“我吸毒。”

    

    南乔又是一个结实的巴掌甩过去,“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你吗?”

    

    声音冷厉,目光犀利如刀,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个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