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6章 你早就知道

    昏暗中。

    

    陆然不太看得清南乔的脸,但能感觉到,她横在自己脖颈的手在颤抖!

    

    不可抑制的颤抖。

    

    那般昭然若揭的怒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弯着身子,失声痛哭,“南乔姐,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如果死的人是我,爸妈现在不会过的这么辛苦,不会连动手术的医药费都凑不出来,也不会还住在这种破烂的房子里。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祸是我闯的、陈白沫那个女人也是我招惹的,为什么最后,死的人是我哥,连我爸妈都要被牵连……”

    

    他越说,声音里的怪异越浓,到最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南乔。

    

    双膝一软。

    

    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背脊挺的笔直,脸上水光蔓延,“对不起,我混蛋,我不该做出那样混账的事,更不该被人利用。”

    

    是经受不住金钱和毒品的诱惑,也是一己私心。

    

    他不甘心啊。

    

    他喜欢南乔,却从未敢对她生出半点亵渎的心思,在他心里,南乔是他的大嫂,心里只能有他的大哥。

    

    但是,她现在,却成了莫北丞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当初陈白沫也不会跟他分手,也不会有后来的这么多事。

    

    他的十指紧紧抠着地面,眼里有全是灼亮的怪异之色,双唇颤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咬牙切齿的说道:“莫北丞配不上你,你跟他在一起,是他玷污了你。”

    

    南乔听到这般偏激的话,却只觉得疲惫,连方才的怒气都散了!

    

    她深深的看了眼狼狈的陆然,蹲下身,却是从未有过的语重心长,“你错了,是我玷污了他。”

    

    对上陆然震惊悲愤的视线,她眸光转冷,“而你,却是玷污了你哥哥。”

    

    陆然的话虽然隐晦,但她听懂了!

    

    再想到商晢洲和陆焰如出一辙的神情和动作,只觉得厌恶,“陆然,你当真愧对九泉之下的陆焰。”

    

    她的语气不重,却透着从未有过的失望!

    

    陆然和陈白沫……

    

    彼此憎恶,恨不得对方死的两个人!

    

    居然有一天会联手!

    

    南乔起身,不再看陆然,掠过他出了小区。

    

    这种失望,更甚他直接面对面的跟她杠上!

    

    她微微冷笑,即便是商晢洲做出和陆焰相似的神情举动时,她也没有怀疑过陆然。

    

    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了疑心的呢?

    

    是去戒毒所看他的时候。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就从里面出来呢!

    

    陆家被砸,他拿钱买了新的电器和家具。

    

    他哪里来的钱?

    

    再联想到商晢洲模仿陆焰那般惟妙惟肖,不是亲人,又怎么可能这么了解。

    

    ……

    

    出了小区,等了一会儿才打到车。

    

    她报了地址,便闭上眼睛假寐,也睡不着,只是觉得累。

    

    前所未有的累!

    

    回到浅水湾,已经将近十点了。

    

    别墅里灯火通明。

    

    大门没关,隐约能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

    

    南乔疑惑的走过去,莫北丞穿着白色衬衫配黑色的长西裤,气势强劲,嗓音冷漠的没有半点起伏,“没找到人,你们回来做什么?”

    

    对面的一众保镖低下头,“我们马上出去找。”

    

    还没来得及转身,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太太?”

    

    南乔冷不防的被吓了一跳。

    

    因为这声‘太太’,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已经折腾了两次。

    

    莫北丞看过来的眼睛里掠过凛冽寒芒的冷光,“你倒是说说,你去哪里逛商场了?明天我也去瞧瞧,到底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吸引了你的目光。”

    

    南乔走进去,路过容姐身旁时,容姐小声提醒:“先生将临江大大小小的商场超市都翻了一遍。”

    

    “莫北丞。”

    

    她站到他面前,视线落在他身上,像是不认识一般,细细打量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说话。

    

    莫北丞觉得怪异,面无表情的抿着唇,皱了皱眉,扫了眼周围的人:“都下去。”

    

    “是。”

    

    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南乔眼眸微动,声音淡漠,却明显在极力压抑:“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莫北丞的眉头皱的越发深了,他没有神机妙算,沈南乔这句突如其来的话,他还真没听懂。

    

    不耐的冷着声音,问:“你想说什么?”

    

    “我今天见过陆然了。”

    

    “……”

    

    莫北丞没说话,英俊的脸越发的淡漠,薄唇勾起,扯出一道讥诮的冷笑。

    

    “你早就知道陆然从戒毒所出来,为什么不阻止他?”她情绪激动,眸子里布满了湛湛的寒意。

    

    她不是圣人。

    

    即便再理智,看到陆然变成那样,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不迁怒。

    

    她有点怨他!

    

    但也仅仅,是怨他而已。

    

    “我为什么要阻止他?”莫北丞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讥诮的、不屑的扣住她的下颚,拇指重重的擦过她干裂的唇,“人生是自己的,我给过他选择的机会,是他自愿走上那条路的,沈南乔,有两种人是你用尽办法也无法拯救的,一是一心变坏的人,二是一心寻死的人,你即便救得了他一次,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不如让他一次死了省事。陆然明知道出了那个笼子,等待他的是什么,还义无反顾的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他凑近她,与她鼻尖相抵,“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在他身上浪费精力。”

    

    莫北丞这话,说的无情,却又句句在理。

    

    陆然已经成年了,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稚童,他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人生!

    

    南乔一时无言以对。

    

    但是。

    

    陆然是她的弟弟啊。

    

    难道,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堕落吗?

    

    她明知道前方是悬崖,却站在原地轻描淡写的说: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所以,跳吧。

    

    南乔摇头,第一次在莫北丞面前流露出无能为力的脆弱。

    

    莫北丞目光一闪,低头,去吻她的唇!

    

    和平时柔软的触感不同,因为干的起了皮,有点磨人。

    

    莫北丞也不急着攻城略地,而是贴着唇,慢慢的咬吻。

    

    南乔抬手环住男人精瘦有力的腰,“三哥,我想救他!”

    

    莫北丞的动作停下,但并没有离开,看了她几秒,像是终于泄气般开了口:“送他去部队。”

    

    “当兵?”

    

    不怪她惊讶,而是陆然现在,是绝对没有这个资格的。

    

    “不是当兵,只是丢到部队受几年苦,但是他不能享受军人的一切待遇。”

    

    南乔想了想,这大概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了。

    

    “听三哥的。”

    

    “如果敢逃跑,按逃兵的惩处方式来,”莫北丞垂眸,看着南乔一脸顺从的模样,心里总归是不大舒服,闷的慌,却又无处发泄。

    

    他闭了闭眼,最终什么都没说,弯腰将南乔抱了起来,大步上了二楼。

    

    南乔揽住他的脖子,“我还没吃饭。”

    

    “那也是活该,”莫北丞轻轻的嗤了一声,“等一下再吃。”

    

    他觉得,自己迟早要被沈南乔憋死。

    

    结个婚,还不如没结婚!

    

    饱一顿饿一顿。

    

    又因为她的身体,不敢动作太大!

    

    越想越憋屈,勒着她身体的两条手臂收紧,看着她疼得皱眉,又敢怒不敢言,唇角愉悦的勾起,彰显着他心情很愉快。

    

    主卧的房间门虚掩,莫北丞一脚踢开,将南乔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莫北丞撑在她的上方,呼吸有些紧,一双眸子漆黑深邃,抬手扯了扯衬衫的两颗扣子,“沈南乔,陆家的事,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

    

    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南乔看着他,“三哥……”

    

    她本想跟他说声‘对不起’,陆家的事,确实不该麻烦他。

    

    但再来一次,她还是会求到他面前,陆然的事,她处理不了!

    

    莫北丞见她欲言又止,明显是误会她的意思,阴郁的俊脸上全是怒气,“你要敢再为陆家那档子烂摊子事来找我……”

    

    后面的话他没说,只是用力的封上她的唇瓣,吻得极其粗重蛮横,完全不似他平常在床上那种激烈却由带缱绻的作风。

    

    南乔觉得不舒服,稍稍往后退了退。

    

    被他拉回来,重新禁锢在了身下。

    

    力度比刚才更重了几分!

    

    这是一场谈不上舒服却又极耗体力的情事,完事后,南乔躺在床上,已经没有吃饭的力气了。

    

    她半眯着眼睛,眼前那份旖旎的光晕还没完全散去。

    

    莫北丞起身,裹上睡袍,“起来,吃饭。”

    

    “不想动,不想吃。”

    

    莫北丞系腰带的动作一停,挑了下眉,“是不想动还是不想吃?”

    

    “不想动,”她控诉的瞪着他:“疼。”

    

    “用了东西了,”莫北丞示意了一下床头柜上那瓶黑色瓶身的润滑液,俯身,凑到她耳边,暧昧的吹了口气:“疼是因为做少了,就像手一样,磨出茧子了,自然就不疼了。”

    

    “三哥,你能再厚脸皮些吗?”

    

    “能,等一下吃完饭再来一次,”莫北丞起身,“想吃什么。”

    

    南乔脸上浮起一团红晕,顺手拿枕头砸他,“别跟我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