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7章 陆然疯了

    莫北丞想到那次在皇家一号,南乔当众撕了衣服的事,那时候,她脸上只是一片麻木的冷淡。

    

    现在却知道害羞了!

    

    他心思一漾,俯身在她唇上印了一个吻,“乖,累了就睡一下。”

    

    莫北丞下楼后,南乔强撑着去洗了个澡。

    

    出来就看到手机上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

    

    是陆然发的。

    

    能看到开头一段。

    

    “南乔姐,对不起,是我让爸妈和你失望了。”

    

    南乔点开。

    

    “你说得对,是我玷污了我哥。”

    

    短信不长。

    

    言词间,也没有什么不妥,南乔想起莫北丞说让陆然去部队的事,便回复道:“明天我去陆家找你。”

    

    陆然没再回复。

    

    南乔关了手机屏幕,看着窗帘上的暗纹出神。

    

    她感冒还没完全好,人昏昏沉沉的,有些不舒服!

    

    这副身体……

    

    还真是糟糕。

    

    莫北丞很快上来了,将碗放在梳妆台上,又过去抱了南乔。

    

    南乔略有些嫌弃的挑着碗里的清汤素面,“这肯定不是容姐做的,莫北丞,你连个蛋都舍不得给我放一个。”

    

    “要吃蛋?”

    

    莫北丞挑眉,问得异常淡漠平静,似乎是因为她的抱怨询问答案,但南乔觉得,他眼里明显透露出某种邪肆的笑容。

    

    她低头吃面。

    

    莫北丞做的,完全是部队的规格,和好吃挂不上勾,但分量足。

    

    她吃了小半碗,便吃不下了。

    

    莫北丞:“不吃了?”

    

    “饱了。”

    

    他深深的瞧了她一眼,看她确实吃不下了,才‘恩’了一声,将南乔抱到了床上,又拉过被子给她严严实实的裹好。

    

    “睡觉。”

    

    南乔想,幸好他没有用部队那套勤俭节约来要求自己,要不然,就要撑死了。

    

    那分明是三个人的量。

    

    莫北丞走回梳妆台,就着她刚才吃过的筷子,几下将剩下的面吃了。

    

    南乔刚刚最后几口时吃的慢,面条已经糊掉了。

    

    她的心情有些微妙。

    

    这和接吻不同!

    

    莫北丞这样的天子骄子,估计这辈子没吃过别人剩下的东西。

    

    他也懒得再下去了,直接将碗筷放在了门口的走道上,见南乔在发呆,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想什么?”

    

    她回神:“没有。”

    

    莫北丞最终还是没有再来一次,他揽着南乔,关了灯:“睡觉。”

    

    南乔睡不着,睁着眼睛盯着黑暗中的某一处,她有些不安。过了好半晌,莫北丞的手准确无误的盖在她的眼睛上:“睡觉。”

    

    她的睫毛刷过他的掌心。

    

    概是痒,他缩了缩手,随即又蒙上了她的眼睛,“睡觉,如果不累的话,就再做一次。”

    

    南乔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思绪却在飞速转动,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总之,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后来,南乔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

    

    只是迷迷糊糊的,她感觉自己睡着了,但周围有什么动静都听得一清二楚。

    

    半夜的时候,她新买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

    

    声音很响。

    

    她几乎是一下子就醒了,睁开眼睛,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身侧的莫北丞动了动身子,她才拿起手机。

    

    她盯着屏幕上的号码,没有立刻接起来。

    

    手机依然在她掌心中震动。

    

    “怎么不接?”

    

    莫北丞其实早醒了,只是没睁开眼睛,见她一直不接,觉得蹊跷,才出声问了句。

    

    “哦,”南乔应了一声,接起电话:“喂?”

    

    听筒那头,传出陈白沫尖利惊恐的叫声:“沈南乔,你快将这个疯子带回去,陆然疯了,他疯了。”

    

    卧室里很安静。

    

    莫北丞听到陈白沫的话,拧了拧眉,够着身子开了台灯,从南乔手里接过电话,“怎么回事?”

    

    一边接电话,一边起床穿衣服。

    

    南乔也急忙从床上起来!

    

    听到莫北丞的声音,陈白沫一叠声的尖叫才终于停了,改为嘤嘤的哭泣,“北丞,陆然他……他要杀我妈,我求求你,救救我妈,我求你了。”

    

    “地址。”

    

    陈白沫口齿不清的报过来一个地址。

    

    莫北丞穿好衣服,“你先稳住他,报警了吗?”

    

    “报了,0、、20都打过了。”

    

    “恩,”莫北丞看了眼南乔,安慰道:“别慌,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南乔,还是在安慰陈白沫。

    

    陈白沫抽了抽气:“恩。”

    

    南乔没应,眉头紧紧皱着,细一看,才发现她的心思根本没在他身上。

    

    莫北丞挂了电话,大步的朝外走去,线条完美下巴紧绷得厉害。

    

    女人没有男人的脚程快,南乔小炮着出了别墅,莫北丞已经坐在车上等她了。

    

    天色还很暗沉,像是要下雨。

    

    大片厚厚的乌云堆在天空,看着让人很压抑。

    

    莫北丞一路开的很快,南乔手肘撑在车门扶手上,手指压着太阳穴,从脸上,看不出太浓烈的情绪。

    

    她没哭,甚至连大吵大闹都没有。

    

    这让他想安慰,都无从说起。

    

    陈白沫报的地址是在荣景国际大厦,莫北丞本来还担心要找一阵子,但车子还没到,就已经看到那里围着的一群人了。

    

    朝着楼上指指点点的。

    

    楼不高,只有十几层!

    

    他抬头看了一眼,光线太暗,只看到上面有几个黑影。

    

    刚才从上车起,就一直兀自出神的南乔降下车窗,看了眼外面,才又将视线落到莫北丞身上,“在边上停车,我自己上去,你在车上等我。”

    

    陆然现在的情况她不清楚,但听陈白沫的语气,估计没疯也离疯不远了。

    

    她无法预估,陆然会将话说到什么程度。

    

    那些晦暗的,带着腐臭血腥的过去,她不想让莫北丞知道,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

    

    还有一个原因,她不敢保证,陆然见了他,会不会更激动的没办法控制。

    

    “沈南乔。”

    

    莫北丞阴沉着一张脸,如狂风骤雨一般,手指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绷起。

    

    “三哥,在车上等我。”

    

    她没有半分退让,莫北丞知道她的性子,话说到这一步,基本就是没法商量了。

    

    两人僵持着。

    

    楼下的观众突然‘啊’的叫了一声。

    

    南乔推开门,临下车前,莫北丞的手机响了。

    

    她顿了一下,见他接起电话,“白沫。”

    

    南乔终于不再有任何顾虑,疾步离开了。

    

    在这一点上,陈白沫和她的考虑估计是一样的,要不然,她不会给莫北丞打电话。

    

    ……

    

    电梯都在顶楼,南乔估摸着自己爬到楼顶用的时间,决定还是等电梯。

    

    楼顶上。

    

    尖叫声、劝导声汇成一片。

    

    热闹的像赶集的菜市场!

    

    陆然拿着匕首,挟持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大龄妇女,情绪崩溃的坐在天台的边缘。

    

    她站在门那里,并没有立刻走出去。

    

    陈白沫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儿去,身上不知在哪儿沾了灰,黑一道白一道的,她被一个女警扶着,正在跟陆然说话。

    

    但陆然哪里听的进去,口中一直喃喃自语。

    

    隔得远,又吵。

    

    南乔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大概能猜到!

    

    陈白沫第一个看到她,摆脱女警搀扶的手,跑过来拽着她的手臂将她往那边拖。

    

    她的指甲尖利,几乎刺进了南乔的手臂,南乔有点疼,但这点疼,她并不放在心上。

    

    眼睛,只是看着陆然。

    

    看到她,陆然眼里的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南乔姐。”

    

    他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他一辈子都毁了,就是死,也要拉上陈白沫一起。

    

    莫北丞,他是没办法了。

    

    那个男人打架厉害,身边随时都有保镖跟随。

    

    他给陈白沫打电话,说要跟她谈事情。

    

    但是,他太高估他现在这副被毒品掏空的身体状况了。

    

    他本来是去抓她的,但是却被她躲开了,没办法,当时场面混乱,他只好抓了她妈妈。

    

    真是老天有眼。

    

    她妈妈居然来临江了!

    

    他挟持着她,一路上了天台,突然就觉得,抓了她妈还是好,对一个人最好的报复是什么,不是杀了她,而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在乎的东西一样一样被摧毁。

    

    他要让她痛苦一辈子。

    

    本来他没打算浪费这么多时间,

    

    但听到她给南乔打电话,就改变主意了,他当时想着,临死之前,再见她一面。

    

    见他情绪缓解,周围的人渐渐安静下来了。

    

    一个民警凑过来,“吸引他的注意。”

    

    南乔没说话,看着陆然,突然,轻轻的笑了。

    

    那样的笑容,无法用言语形容。

    

    是悲伤、失望、生气、嘲笑?或者都没有,只是淡漠,如同看一个陌生人一般的淡漠。

    

    陆然被她看的手脚发抖,“南乔姐,我想明白了,就是死,我也要陈白沫付出代价。”

    

    “你这样,和陈白沫又有什么区别呢?她牵连你的父母,你便要因为报复杀了她妈妈吗?陆然,这样扭曲的价值观,是谁教你的?”

    

    “……”

    

    陈白沫狠狠的瞪了眼沈南乔,但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不能说话。

    

    “你下来,这个仇姐姐给你报,你吸毒的,陆家被砸的,这些都交给我,但是,你是个男人,是个好人,别做这么没品的事,祸不及妻儿不及父母。”

    

    陆然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