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8章 等我们离婚

    南乔眸子微眯,陈白沫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一紧,突然冒出一种莫名的慌乱感。

    

    果然。

    

    过了几秒后,她听到身侧的女人淡漠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更像是迎头劈下的惊雷,炸的人魂飞魄散,“那你就跳吧,我会将你葬在陆焰的身边,告诉他,你百般维护的弟弟是个没用的孬种,他扛不起责任,懦弱、胆怯,死了也没什么可惜,我会保障伯母的生活,伯父大概是熬不过的。”

    

    这话,简直是大逆不道。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的都安静了。

    

    南乔一脸平静的说完,竟然直接转身走了。

    

    陈白沫:“……”

    

    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急忙抓住她,她甚至没有去想,她怎么突然停下了这一事情,“沈南乔,你不能走,你跟陆然那个……”她理智的将‘疯子’两个字压了回去,“让他放了我妈。”

    

    南乔被她一阵摇晃,视线颤了颤,才从莫北丞脸上移开。

    

    他眼睛微眯,仍是一脸的冷静从容。

    

    南乔看着陈白沫讥诮的冷笑,“何必我救她,你现在走过去,将你妈妈换回来,你放心,比起你妈妈,陆然更想拉着你下地狱。”

    

    陈白沫的漂亮,是在那份楚楚可怜,因为跳舞,身材修长柔软,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得她折了腰。

    

    这般梨花带雨,惊慌失措,就更漂亮了!

    

    周围嘈杂。

    

    她声音又不是很高。

    

    所以,并没有人注意这边的争锋相对。

    

    除了视线一直在她们身上的莫北丞!

    

    “沈南乔……”

    

    陈白沫一脸怨毒的看着她。

    

    “嘘,”南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笑容中,带着几分诡谲的异样情绪,“莫北丞在那边看着的。”

    

    陈白沫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那份狰狞还没完全收敛,她不敢抬头,更不敢去验证沈南乔的话。

    

    僵持中,身后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

    

    伴随着所有人如释重负的叹息声。

    

    陈白沫回头,见警察已经将陆然制住了,反手压在地上。

    

    他没反抗,甚至没去看南乔,脸贴着地上,被挤压的微微变形!

    

    “妈,”陈白沫急忙朝着那名摔倒在地上、全身发抖的中年妇女跑过去,擦肩而过时,她听到南乔问:

    

    “你所倚靠的,是华远的华总吧。”

    

    陈白沫不明白南乔的意图,猛的转过头看她!

    

    南乔瞧着她一脸花容失色的模样,不禁有几分好笑,即便是这种情况下,她依旧能很好的控制住脸转动的弧度。

    

    她看到的,是陈白沫一脸凶狠的瞪着她,莫北丞的角度看着的,却只是她微侧着脸。

    

    南乔没再多作停留,快步走到莫北丞身侧,抬手挽住他的手臂,笑意柔软的晃了晃,“走吧。”

    

    “恩,”莫北丞看了眼陈白沫的方向,垂眸,低沉的嗓音缠绕着某种无法形容的缱绻意味,“还困吗?”

    

    南乔和他一起往楼下走,随口答道:“不怎么困了。”

    

    其实是完全没有睡意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任谁作为其中的一个主角也不可能还睡的着!

    

    莫北丞缄默了一会儿,“那正好,我也不困,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回去做点有意义的事。”

    

    “什么有意义的事?”

    

    电梯到了,莫北丞带她进了电梯,不动声色的转了话题,“陆然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南乔蹙了下眉,似乎不太想提起,见莫北丞盯着她,抿唇淡淡的道:“顺其自然吧,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莫北丞静默不语。

    

    俯身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头发,低哑的道:“南乔,别怕。”

    

    别怕。

    

    他从刚才就想跟她说了。

    

    他在楼下接了陈白沫的电话,又抽了支烟,耽误了些时间才上去,所以,只听到最后一段话。

    

    她站在那里,迎风而立。

    

    风吹着她的衣服,紧贴着女人的身体,勾勒出玲珑有致,却偏瘦的身材曲线!

    

    莫北丞看不见她的脸,却能从她周身孤傲的气息中感觉出,那一刻,她在害怕。

    

    即便她站得笔直,说着最冷漠无情的话,像一只竖起全身尖刺的刺猬。

    

    但也掩盖不住她心里,那份潜藏的害怕和慌乱!

    

    她怕陆然真的会跳下去。

    

    她怕失去。

    

    莫北丞注视着她白净的容颜,见她瞳眸一下就收缩了,眼睛里有不少的血丝,泛着并不明显的湿意。

    

    南乔低头,语速很快的道:“我不害怕。”

    

    她的肚子‘咕哝’的叫了一声,让本来温情感动的画面变的有些滑稽尴尬,南乔脑袋垂的更低了,咽了咽唾沫,肚子又叫了一声。

    

    “去吃饭。”

    

    “我不饿。”

    

    她是真没觉得饿,也没胃口。

    

    “想吃什么?”

    

    男人看似温和的面庞透着不可违逆的强势,他揽过南乔的肩,“或者,你想吃我煮的面条也行。”

    

    南乔斜着眼睛扫了他一眼。

    

    这人哪来这么厚的脸皮!

    

    电梯的三面墙壁都贴着广告,莫北丞扫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张海报上写着:年轻的你,曾经有过梦想吗?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埋着头,露出一段修长脖颈的沈南乔,鬼使神差的问道:“你有梦想吗?曾经或者未来的都可以。”

    

    南乔眉目不动,淡淡的看着他:“以后再也不想吃你煮的面算不算?”

    

    莫北丞的脸一下子沉得跟浸了水一般,面色不善的瞪着她:“有那么难吃?”

    

    “难不成,你觉得很好吃?”

    

    南乔的目光沿着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只差没将那份鄙夷明显的摆在面上。

    

    莫北丞一时无语。

    

    的确算不上味美,但也不至于有她说的那么难以下咽,他不是很快吃完了吗?

    

    男人的薄唇不自觉的勾出笑意,“那下次就你煮。”

    

    电梯到了,南乔率先一步走了出去,用行动表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个潮州粥的大排档,莫北丞停下车,“下车。”

    

    南乔跟着莫北丞走进那一排临时搭建的棚子,桌子是简易的折叠桌,板凳是塑料的,上面还有未擦拭干净的油渍。

    

    她有些意外,“三哥也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在美国,那段最艰苦的日子,她和陆焰整整吃了一个月的泡面,最便宜的那一种。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用纸巾仔细擦拭了桌面和凳子,解释:“在部队的时候,野外生存,我还生吃过蛇。”

    

    南乔身边的朋友没有当兵的,她对那一块领域知之甚少,听他这么说,有些惊讶:“生吃?蛇?”

    

    “恩,”莫北丞点了餐,又用纸巾仔细擦拭了一遍手和桌面,不在意的说道:“那是第一次野外生存,士官只让我们找可以吃的东西,什么都行,动物、植物,我找了一条蛇,有人找的蚯蚓、蛐蛐、青蛙……之后集合,士官让我们……”

    

    他突然住了口。

    

    想到南乔本来就胃口不好,实在不适合听这样的饭前故事。

    

    他清淡的转了话题,“也没什么,部队里的事,大多很无聊。”

    

    南乔:“……”

    

    她看着莫北丞手上的动作,完全不明白他明明混过军队、在泥坑里摸爬滚打过、还生吃过蛇,怎么还有这点可笑的洁癖。

    

    潮州粥是用专用的砂锅现熬的,等的时间有点长。

    

    坐着看别人吃,是件很考耐心的事。

    

    她本来不饿,在咽过无数次唾沫后,竟觉得饿得不行了。

    

    但想到那条被莫北丞生吃了的蛇,又半点没有食欲!

    

    最后还是莫北丞强行逼着她喝了两碗粥,菜是一点没吃。

    

    莫北丞瞥了她一眼,懒懒的道:“我还以为,你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了。”

    

    “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天不怕地不怕。”她语气中,带着并不显而易见的惆怅唏嘘。

    

    男人看着她,视线既深且沉。

    

    全然看不透他在看她时,究竟在想什么。

    

    南乔被他犹如实质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避了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回了别墅。

    

    南乔总算明白他那句‘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回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是什么意思了。

    

    又被结结实实的折腾了一回,到天亮,她几乎是晕过去的,而不是睡过去的!

    

    ……

    

    南乔醒来时,已经很晚了。

    

    身上疼的厉害,尤其是腰,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莫北丞不在房间里!

    

    她洗漱完下楼,正好听到萧念恩在抱怨,“三哥,你怎么让沈南乔住这里啊?”

    

    莫北丞拧眉,正准备说话,一道沙哑而没怎么清醒的嗓音从二楼的楼梯传来。

    

    “那萧小姐觉得,我该住哪里?”

    

    萧念恩是个典型的没心机的富家千金,性格直爽,不藏话。

    

    她不喜欢南乔,单纯就是因为她觉得,沈南乔将三哥抢走了!

    

    这和当初知道莫北丞和陈白沫交往时不同,毕竟,三年和闪婚比起来,她更容易接受三年那个,至少她是败给了感情。

    

    但是沈南乔,却是突然之间成了莫北丞的妻子。

    

    她怎么甘心!

    

    萧念恩瞪着从楼上下来的沈南乔,她裹着睡袍,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很瘦,却玲珑有致。

    

    随着她走近,一眼就瞧见了她脖子上暧昧的吻痕。

    

    不多。

    

    但三哥这样克制的性子,已经实属难得了。

    

    “三哥,你亲她?”

    

    莫北丞摁了摁眉心,眉头上挑,有些哭笑不得,“她是我妻子,我不亲她还能亲谁啊?”

    

    “你的意思是,谁是你妻子,你就亲谁?”

    

    萧念恩的脑回路,莫北丞一向跟不上,抬头,却见南乔歪着身子靠着扶拦,正慵懒含笑的看着她,似乎也在等他的答案。

    

    莫北丞尴尬的咳了一声,却是看着南乔问道:“想吃什么?”

    

    萧念恩被忽略了,她也不恼,而是朝着沈南乔挑衅的勾了勾唇角。

    

    三哥不承认,那就是对她没什么特殊感情了。

    

    那迟早,也是要离婚的。

    

    南乔神色未变的走下来,“容姐呢?”

    

    “在厨房。”

    

    萧念恩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顿时吓得都魂飞魄散了。

    

    她哥。

    

    要是知道她又来找莫北丞,非剥了她一层皮不可!

    

    她冲莫北丞摆手,急的火烧屁股似的,“三哥,皇上催命,我要撤退了,我等着你离婚啊。”

    

    莫北丞:“……”

    

    南乔:“……”

    

    萧念恩风一样的走了。

    

    南乔盯着她的背影,弯了弯唇,“你这个妹妹,还真是可爱。”

    

    她去厨房里找容姐。

    

    手腕被男人拽住,她直接一个踉跄跌回了他的怀里,“你对诅咒你婚姻的人,一向都这么宽宏大量?”

    

    “我们的婚姻,还需要诅咒吗?不是一直都在悬崖上?”

    

    莫北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松开她。

    

    南乔起床有喝一杯温水的习惯,容姐早给她准备好了,她靠着厨房的门框,慢条斯理的喝着水。

    

    “抽个时间,我们回趟莫家。”

    

    他的态度淡然从容,像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什么郑重其事的意思。

    

    南乔却被他的话弄得险些呛了水,连连咳嗽。

    

    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再等一段时间吧。”

    

    莫北丞的母亲并不喜欢她。

    

    她不想闹不愉快。

    

    也不想让这段婚姻变的更复杂。

    

    莫北丞冷笑,“等一段时间?等多久,等我们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