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2章 你喝酒了

    莫北丞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笑声,接着是醇敏的声音:“还是你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好,知道时不时的来看看我,陪我聊天解闷,哪像北丞那混小子,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整天不见人影。”

    

    陈白沫柔柔的说:“北丞也是忙,您也知道,AC现在又要开分公司了,他恨不得每天吃住都在公司呢。”

    

    醇敏目光闪了闪,“那你们现在,几天见一面?”

    

    她知道莫北丞和陈白沫还没有正式同居。

    

    上次老爷子顺口提了句,北丞在外面有女人,好像已经结婚了,这事,她还没找莫北丞具体问过。

    

    今天陈白沫约了她逛街,她便想着,趁着这个机会,要好好问问。

    

    如果只是跟陈白沫闹别扭,在外面胡来,她也好插个手,给两人搭个台阶。

    

    如果真结婚了!

    

    女方是什么人,总得带回来见见父母。

    

    醇敏脸色一沉,但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孩儿能还没正式见过男方父母就领证结婚的?

    

    而且,连陈白沫这么普通的家世,莫北丞都没先斩后奏,如今这个,恐怕更上不得台面,知道她不会同意,才动了这个心思。

    

    “你如今不去美国了,也该考虑和北丞的婚事了,早点生个孩子,也好让我放心。”

    

    陈白沫低着头,没说话。

    

    脸上浮起一团淡淡的红晕。

    

    醇敏以为她在害羞,笑着道:“北丞的性子我知道,你只要跟他有了实质性的关系,他……”

    

    “妈,”莫北丞走进去,“有你这么给儿子设套的?”

    

    佣人给他拿鞋,“三少。”

    

    陈白沫紧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手紧紧搅在一起,半是紧张半是害羞,还有些复杂的情绪,“北丞。”

    

    莫北丞看了她一眼,“恩。”

    

    母亲还不知道他和陈白沫闹僵了,莫北丞也是给了她面子,没有当众戳穿。

    

    只是扫向她的目光格外的淡漠清冷。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双腿叠交,懒意洋洋的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妈,您这么晚找我回来是有事?”

    

    佣人给莫北丞泡了杯云顶。

    

    退出去了。

    

    醇敏见他刻意避过陈白沫,从进来到现在,一眼都没瞧过她。

    

    心里异样,“以前你在部队,白沫在美国,聚少离多,现在你们都在临江定下来了,什么时候把婚定了?”

    

    没人说话。

    

    莫北丞起身,看着陈白沫道:“白沫,你跟我上来一下。”

    

    陈白沫仰头看他,咬了咬唇,并没有起身。

    

    醇敏见莫北丞沉着脸,颇有些剑拔弩张意味,拧眉道:“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

    

    “那好……”

    

    陈白沫突然站起来,因为太急,微微踉跄了一下。

    

    但她是学舞蹈的,下盘很稳,还不至于狼狈的跌倒!

    

    “伯母,我和北丞先上去……”

    

    话未说完,莫北丞已经先一步上楼了。

    

    陈白沫的脸刹那间雪白。

    

    醇敏拧眉:“北丞,你这是干嘛呢?白沫是女孩子,你温柔点。”

    

    她倒不是替陈白沫抱不平,陈白沫本来就不是她满意的儿媳妇,接受她,也只是碍于北丞的面子。

    

    “恩。”

    

    莫北丞敷衍的应了一声,好似并没有听进去。

    

    陈白沫跟着他上楼,走廊上光线并不十分明亮,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色调深沉恢弘。

    

    两侧墙壁上挂着古今中外的名画,显出几分书卷气!

    

    莫北丞走在前面,脚步不慢,陈白沫要小跑才能追上他。他的拇指拨了几下打火机的滑轮,另一只手护着颤巍巍的火苗,低头点了支烟。

    

    他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停下。

    

    陈白沫来过莫家几次,知道这是他的房间,但她不会因此觉得莫北丞对她余情未了,想做点什么,这不是莫北丞的性格。

    

    果然。

    

    他并没有开门。

    

    而是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她,靠着门框,眉头微皱,“白沫,我给你留面子,我妈那里你去说,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误会,我就只好亲自去说了。”

    

    陈白沫脸上带着冷嘲的笑,有些尖锐的问:“说什么?说是我看不上你,甩了你?”

    

    “可以。”

    

    她眯起眼睛,长长的笑了一阵,“莫北丞,你真狠。”

    

    莫北丞逆光而立,神色淡淡的看着她。

    

    眉眼薄凉,神情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起一丝一毫的波动!

    

    陈白沫瞪着一双倔强的眼睛看着他,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了下来,“莫北丞,你以前说的话都忘记了吗?你说过,你不会负我,你说过,我们……”

    

    “对不起,”他抬头看向陈白沫,深吸了口气,“不管我以前说过什么,现在都不可能作数了,你可以要补偿,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陈白沫面露不甘,“那我要你手里AC的股份,你也全部给我吗?”

    

    她是被气糊涂了。

    

    冲动之下问出这个问题,她虽然后悔,但也不想收回。

    

    “这个问题,需要我回答吗?”

    

    男人的语气仍旧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气氛顿时僵硬起来。

    

    莫北丞的手机响了,他瞟了一眼亮起的屏幕,是浅水湾的座机。

    

    沈南乔要找他,不会用座机。

    

    肯定是容姐打来的。

    

    他伸手接起,“什么事?”

    

    “先生,您要回来了吗?太太烫伤了。”

    

    莫北丞眉心一沉,直起身子,掐了烟就往楼下走,“怎么回事?”

    

    “太太回来去厨房倒水,不小心将热水壶打翻了,手和腿都烫伤了。”

    

    “外面没保镖吗?烫伤了怎么不带她去医院?”

    

    容姐听出他语气中强烈的责备,“我本来是说让保镖送太太去医院的,但她说没事,不严重,但我看着,都烫红了。”

    

    楼下,醇敏见莫北丞匆匆下楼,身后也没见陈白沫的影子,正准备说话,便被他截断了,“妈,我有事先回去了,让司机送白沫回去。”

    

    “你……”

    

    莫北丞已经没影了。

    

    外面传来引擎声,再下一秒,已经远了。

    

    醇敏看着从楼上下来的陈白沫,“北丞这么火急火燎的,怎么回事?”

    

    “伯母,我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了。”

    

    醇敏见她失神落魄的,也没多加为难,只吩咐司机送她回去。

    

    ……

    

    莫北丞回到家,容姐还在客厅里等着,估计是怕被责罚,眼眶都是红的,“先生,太太在房间,我去问过几次了,她说没事,一点小伤不需要去医院。”

    

    “恩。”

    

    他上了二楼,房间门没锁,他一拧就开了!

    

    房间里没人。

    

    浴室里有水声传来。

    

    莫北丞快步走过去,直接开了门进去。

    

    南乔坐在浴缸的边缘,双腿都泡在水里,她似乎在走神,听到声音,几乎是慢了半拍才抬头看过来。

    

    莫北丞眯了眯眼睛。

    

    浴室里没有雾气缭绕,也没有感觉到一丝儿的热气!

    

    他走过去,弯腰探了探浴缸里的水温。

    

    冷的。

    

    莫北丞强硬的将她的右腿抬起,从大腿到小腿,有处两个巴掌相连的红痕。

    

    “起来,”他拧眉,南乔身上有股酒味,“你喝酒了?”

    

    “鸡尾酒。”

    

    “几杯?”

    

    莫北丞将她抱起来,烫伤的地方离了水,就立刻钻心的疼,火烧火燎的难受。

    

    她紧拧着眉,极力忍耐的乖乖靠在他的胸前,眯着眼睛,五官携着慵懒透了的性感!

    

    莫北丞将她放在床上,取了一旁的烫伤膏给她擦药,他的手指温热,摸过伤口,南乔疼得缩了缩脚。

    

    他紧绷着脸,仰头看她,“现在知道疼了?刚才烫伤的时候怎么不去医院?”

    

    “不严重,去了也是开盒烫伤膏。”

    

    南乔声音软软的,人也跟没了骨头一样,侧躺在了床上。

    

    大半边脸埋入柔软的枕头中!

    

    她直直的盯着正在专注给她擦药的莫北丞,眼睛里全是朦胧的醉意,脸颊被酒精熏得潮红。

    

    手指慢慢的滑向他的手臂,在他紧绷的肌理上来回游走。

    

    女人的指甲剐蹭着肌肤,有些痒,更多的是像一团火一样的滚烫灼热。

    

    莫北丞没有动,他的手还是保持着给她擦药的动作,不闪不避的任由她的手指在他身上点火。

    

    唇畔慢慢染上一层邪肆,轻薄而肆意,嗓音极低极沉极哑,“沈南乔,你在干什么?”

    

    “我在……”

    

    她拧着眉缩回手,却被莫北丞更快一步的握住了,将药膏放到一旁,搂着她的腰覆在她的上方,唇畔勾起,“你喝了多少酒?”

    

    “十几杯,不记得了。”

    

    她开始吻他的唇。

    

    莫北丞维持着低头看她的动作,任由她生涩的亲吻,没主动,也没拒绝。

    

    南乔亲他需要半抬着身子,手肘撑着床,没一会儿就累了,见他还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盯着她,顿时有点泄气。

    

    便想着放弃。

    

    莫北丞察觉出她的退意,扣住了她的腰,结束了她单方面的亲吻。

    

    他咬牙,额头上全是隐忍的汗,一触即发,“沈南乔,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求我?”

    

    下一秒,他便彻底***,一点拒绝的机会都不给她。

    

    ……

    

    南乔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是刚过六点,天空微亮,带着丝墨蓝色。

    

    四处都很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