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6章 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莫北丞很少见到南乔的这一面,抬手揽了她,安抚的在她背上拍了拍,“走吧。”

    

    他虽然没去洗澡,却在进门前将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都换了个彻底才进的房间!

    

    但身上那股烟味,还是能闻到。

    

    南乔在他怀里蹭了蹭,似乎想寻个舒服的姿势,但又觉得哪里都硬得磕得疼,脑袋从他臂弯滑下去,贴着了枕头。

    

    抱怨了一句:“都薰臭了。”

    

    莫北丞失笑,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胡说。”

    

    “三哥,你和季予南熟吗?”

    

    莫北丞还没开口,就见她忽然撑起身子靠过来,“那条项链对他是不是很重要?”

    

    是很重要。

    

    但其中的原因不方便说。

    

    他拧眉,想绕过这个话题,却见她睁着一双明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那是他准备送给他喜欢的女人的生日礼物,突然被时笙拿了,肯定怒气难平。”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他不算骗她!

    

    南乔拧眉,思绪有些飘远,她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

    

    “万一时笙被他找到呢?”

    

    以季予南的身份和财富地位,估计能制造出一百种的意外方式,让时笙悄无声息的消失。

    

    “那便看,季予南对她的感情有多深了。”

    

    感情?

    

    那个男人?

    

    她几乎想也不想的冷笑了一声,“时笙是我的闺蜜,如果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沈南乔。”

    

    莫北丞自然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她想让他帮时笙!

    

    明明是想求他帮忙,却非要这么藏着掖着的试探,他心里不快,连说话都没再遮掩。

    

    “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比较好?你倒是说说,你这一身的毛病都是怎么折腾出来的?”

    

    南乔还没说话,莫北丞便俯身过来吻她的唇,“不用说了。”

    

    她这一身毛病,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

    

    他的吻并不带什么情欲色彩。

    

    也就短短十几秒的时间,他便松了手,“晚了,睡觉。”

    

    关了灯。

    

    月亮和路灯的光透过纱帘落在地板上,有种皎洁的唯美,天气渐渐冷了,已经很少能看到这么好月色的夜晚了。

    

    南乔盯着地上的影子,鬼使神差的脱口问道:“三哥,你爱我吗?”

    

    莫北丞一愣,微蹙了眉头。

    

    这句话,陈白沫也问过。

    

    当时他回答:我会娶你。

    

    现在南乔问,他依旧只是皱眉,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不会和你离婚。”

    

    不会离婚和爱,是两码子事。

    

    有些夫妻,相守一辈子,也不见得有爱情。

    

    南乔‘唔’了一声,谈不上后悔,却总归有点儿不舒服。

    

    她声音里独属的温淡中缠绕着一股轻笑和自嘲。

    

    声音沉沉的。

    

    似乎不准备再说话,半天没有再有任何声音发出!

    

    莫北丞不喜欢她声音里的轻漫和自嘲,但也不知怎么解释,仔细一想,好像怎么解释都像是在欲盖弥彰。

    

    索性就不解释了。

    

    他揽过南乔,下颚抵着她的肩骨,“什么时候回陆林?”

    

    “你上次不是已经去过了吗?他们知道我们结婚了,不用特意回去了。”

    

    她这话,寡淡漠然,处处为他着想,也听不出抱怨怪罪,却就是让人异常不舒服。

    

    他的手扣住她的下颚,强逼着她转身面朝他,眼睛又黑又沉,“沈南乔,你在生气?”

    

    “没有。”

    

    别说是回话了,就是看着他的眼神也是淡淡的,好像真的是他想多了,刚才她那句,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想听答案的意思。

    

    莫北丞松开她,背转过身,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气怒,“睡觉。”

    

    ……

    

    南乔早上醒的晚,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她起床洗漱,打开衣橱,手指在一溜儿的衣服上划过,最后选了条黑色的连衣裙。

    

    莫北丞早上五点离开的,那时候她还没完全睡着,整个人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听到他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下床,衣服都是去次卧换的!

    

    那时她还困着,但引擎声和窗外照进来的一束灯光彻底让她清醒了。

    

    后来在床上又磨了三个多小时,九点多了才又睡着。

    

    容姐见她下来,“太太,先生吩咐等他回来吃午饭,您要先吃点东西垫垫吗?”

    

    南乔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不用了,我等他回来吧。”

    

    “是。”

    

    容姐端了杯温水放在茶几上,又切了盘水果,拿了几样小糕点。

    

    南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今天,要去楚衿那里拿项链!

    

    她早上没吃早餐,本来就饿,等了一会儿就更饿了,她不高兴的皱眉给莫北丞打电话,“你回来吃饭吗?饿死了。”

    

    “怎么还没吃饭?”

    

    南乔嘟着嘴抱怨,“容姐说你中午要回来吃饭。”

    

    听筒里传来言瑾之幸灾乐祸的声音,“三嫂吗?真看不出,平日里折腾我们毫不手软的三哥居然也有被查岗的时候?”

    

    莫北丞抿唇,朝着言瑾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走开了两步才说道:“不用等我,以后都不用等我,你饿了就先吃。”

    

    “好。”

    

    莫北丞还要叮嘱什么,南乔已经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他最后听到的一句就是:容姐,摆饭吧,三少他不回来吃饭。

    

    “……”

    

    他有说过不会去吃饭?

    

    这种强加于人的思想还真是……

    

    言瑾之见他一直拿着电话,好一会儿也不见吭声,“三哥,你思春呢?”

    

    莫北丞折回去,拿起桌上的酒水单在他脑袋上就是一记,言瑾之哪里避得开莫北丞的那个速度,被打的正着。

    

    见言瑾之疼得呲牙咧嘴,一旁喝咖啡的乔瑾槐‘噗嗤’一声笑了,“这就是我们公司传说中的儒雅风度,温润绅士的莫董,要是被群花痴看到,估计要芳心碎一地了。”

    

    莫北丞笑了笑,他对八卦没兴趣,也不知道公司的人是怎么传他的。

    

    “我要结婚了,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在公司里。”

    

    乔瑾槐脸上的笑淡下来,不耐的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早结婚了吗?”

    

    “办婚礼,之后可能要考虑蜜月旅行。”

    

    乔瑾槐:“……”

    

    言瑾之:“……”

    

    他们这种人,时时刻刻都被媒体关注,结婚证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太强的约束力,反正离不离婚,都不会少了女人投怀送抱。

    

    但办婚礼不同。

    

    办婚礼,意味着昭告所有人,他和沈南乔的关系。

    

    以后如果要离婚,顾忌的东西明显就会多很多!

    

    乔瑾槐拿杯子的手似乎僵了一下,但只是眨眼之间,并不能看清楚。

    

    再开口,声音又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爱上了?”

    

    “不准备离婚。”

    

    ”那就好好过吧,”他拿杯子跟莫北丞搁在桌上的手指碰了一下,“祝你幸福。”

    

    言瑾之抖了抖身子:“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要不要这么恶俗?你弄的我都词穷了。”

    

    “实在,结婚不就是为了幸福吗?难不成还有人结婚是为了找虐。”

    

    可不是。

    

    他觉得三哥娶沈南乔就是找虐。

    

    就她那个身体,以后就有的耗,跟修万里长城一样耗时耗力!

    

    万一被伯母知道了,肯定又是一场持久战。

    

    他们那样的家庭,恨不得多生几个继承家产,这来个怀孕困难的,搁谁身上都心有不甘。

    

    但既然是三哥的决定,他也没异议,“好吧,三哥,祝你幸福,我认识一个老中医,什么时候抽空带三嫂去瞧瞧,虽然我学西医,但还是倾向中医的博大精深,要治本还得中医。”

    

    “好。”

    

    莫北丞拿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他今早去公司拿一份文件,正好遇上在办公室将就了一晚上、顶着一头鸡窝准备出去吃早餐的乔瑾槐,想着几人也好久没聚过了,便约了言瑾之一起吃早茶。

    

    走到门口,遇到了久不见面的陈白沫。

    

    她和一个陌生女人挽着手从外面进来,瘦了很多,脸色憔悴,透着些病态的苍白。

    

    这家早茶在临江很出名,很多人转几趟车也要来吃这里的招牌早点。陈白沫是个生活精致的女人,再麻烦也不愿委屈了自己,所以,在这里碰上,也不稀奇。

    

    四目相对。

    

    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一个波涛暗涌,一个平静如常。

    

    莫北丞面上淡然,朝她点了点头,便擦肩离开了。

    

    她身边的女人轻叫起来:“白沫,你捏痛我了,怎么突然不走了?”

    

    “没事,走吧。”

    

    陈白沫尽量控制住自己要转身追出去的冲动,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捏成拳头,喉咙剧痛,一句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

    

    “白沫姐,你也看到了吧,三哥真的已经放下了,你也放下吧,这是我帮你的最后一次了。”

    

    言瑾之走过去,眼神和声音里,都充满了同情的意味。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和乔瑾槐离开了!

    

    坐上车后,乔瑾槐才冷哼一声,“你把三哥的行踪告诉她,也不怕三哥察觉到扒了你。”

    

    言瑾之心里堵得慌,当初,他是实实在在将陈白沫当三嫂看的。

    

    对她的感情肯定比对南乔的感情深。

    

    今天经不住陈白沫的再三祈求,就将莫北丞的行踪告诉她了。

    

    要不然,临江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可能那么巧的吃个早茶也能撞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