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7章 跪下

    本来就觉得对不起三哥,被乔瑾槐一说,更是触了他的叛逆,当即冷冷的怂了回去,“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说完后,见乔瑾槐没搭声,也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当即烦躁的抓了抓头发:“s,你也知道,我之前就和白沫姐比较好,今天早上她给我打电话,认识她这么久,没见她哭得这么狼狈过。”

    

    “这事,我们插不上手,陈白沫也是自作自受,犯不着你来同情,你说当初,哪怕她多为三哥想想,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不可挽回的局面。”

    

    他几乎冷笑:“三哥被下了药,她还惦记着她的事业,难不成以为,她随时回头三哥都站在原地等她?又不是蠢。”

    

    言瑾之双手枕在脑后,慵懒的点着脚尖:“那你觉得,三哥会不会等沈南乔?”

    

    乔瑾槐挑了挑眉,有些心不在焉的道:“他们不是都要结婚了吗?还用得着等。”

    

    “呵,就你和三哥当我是傻子,沈南乔作为沈家大小姐,之前还有个爱得死去活来的前男友,不缺钱不缺爱的,她干嘛非要嫁给三哥?用那种方式,是势在必得,说没有目的,鬼才相信。”

    

    乔瑾槐抬手摁了摁眉心,“你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男人跟女人,不就是床上那点事,能有什么目的啊?睡着合拍,自然就结婚了,你以为是在古代呢,还卧底暗杀。”

    

    ……

    

    醇敏的办事效率很快,三天后,南乔和莫北丞的婚事就被众人所知,莫家和沈家的强强联姻,一时间成了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

    

    虽然南乔说不用再去沈家,但莫北丞还是郑重其事的又走了一趟。

    

    和上次不同,这次,是商量婚礼细节的!

    

    沈家早就接到他们要来的消息了,陈晴亲自去机场接的他们,没有母女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激动,只是淡淡的拥抱了一下,“妈。”

    

    “倒是比上次回来长胖了些。”

    

    趁着莫北丞去上洗手间,陈晴和南乔说:“你爸爸心情不好,你脾气也改改,别和他犟嘴。”

    

    “爸怎么了?”

    

    陈晴动了动唇,“北丞过来了。”

    

    回到家,沈舰闫在客厅里坐着的,的确脸色不好,看到南乔,“沈南乔,你跟我来趟书房。”

    

    倒像是特意在客厅里等她的。

    

    南乔跟着沈舰闫上楼!

    

    沈家的人都爱看书,书房每人一个,只是大小不同。

    

    沈舰闫的书房在二楼,卧室旁边,他却直接带着她上了三楼。

    

    南乔脸色一白,心里咯噔一声。

    

    这种不安的预感在下一秒得到了证实,沈舰闫推开爷爷的书房,走了进去,还朝身后的南乔吩咐:“关门。”

    

    南乔抬手关门,手有些抖,她的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直线,“爸。”

    

    墙壁上,挂着爷爷的遗像。

    

    照片是年轻时拍的。

    

    三十多岁,英俊挺拔,绷着脸,目视前方,穿着笔挺的中山服,手里拿着烟斗。

    

    没有底片,翻拍出来再放大就有些模糊了,但依旧能看出爷爷的英姿飒爽!

    

    和爷爷在这间书房里的最后一次见面,成了她一辈子不敢回顾的梦魇,然而,沈舰闫偏偏将她带了进来,逼着她又原原本本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

    

    那种剜心的疼,一点一点的,凌迟着她。

    

    疼痛从左胸开始蔓延,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意志和理性。

    

    沈舰闫猛的抬高声音,冷声冲她吼道:“跪下,对着你爷爷的遗像。”

    

    地板上没有铺地毯,她跪在光裸裸的木地板,膝盖磕得疼。

    

    她闭了闭眼睛。

    

    爸爸对她淡冷,所以,他对她的情绪一直都是平铺直叙,没有表现过深刻的爱,也没有表现过无法控制的怒!

    

    这是第一次。

    

    沈舰闫的眼睛里有几根红血丝,他看着直挺挺的跪在那里的南乔,一字一句,说的既重且严厉:“我要你对着你爷爷的遗像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准管陆家的事,不准再因为陆焰去找陈白沫的麻烦。”

    

    南乔不知道这件事是谁捅到爷爷那里去的,但是,既然爷爷知道了,那爸爸会知道,也不奇怪!

    

    “爸,陆焰已经死了,我只是单纯的,想为他讨个公道,为什么你不愿意帮我呢?沈家每年花在慈善上那么多钱,为什么不愿意将他们当成一个穷苦的陌生人,出手帮一把呢?”

    

    “我永远不想你和与陆焰有关的人和事扯上一点点关系,那段过去,不值得回忆和留恋,就像你生命中的毒瘤,你该永永远远的抛弃。”

    

    南乔笑了一声,说不出的嘲讽和冷漠。

    

    “爸,我知道为什么你不愿意我和与陆焰有关的人和事扯上关系,因为,你不想承认你的失败,你不想承认你生了个女儿,却把她培养成了不会笑,不会哭的怪物。”

    

    是的。

    

    在沈家,她就是个没有情绪的怪物!

    

    但她的性子明明不是这样的,在学校,她也挺活泼开朗的,但回到这个冷漠的家里,她会觉得就连笑都会变成一种罪过。

    

    “你……”

    

    沈舰闫克制住了自己,没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但额头和脖子上绷起的青筋,却充分体现出了他的怒气。

    

    “沈南乔,你就跪在这里吧,好好想想,爷爷究竟是为什么死的。”

    

    沈舰闫哼了一声,走了。

    

    南乔在他抬手拉门时问:“爸,你就从来没有想过,爷爷为什么会知道我和莫北丞结婚是为了报复陈白沫吗?没有人知道,陆焰死是因为陈白沫,你就从来没怀疑过吗?”

    

    沈舰闫的手紧紧捏了下门把。

    

    没有。

    

    他对他们几个错综复杂的感情根本没有仔细研究过,更没有关心过!

    

    沈舰闫:“我不反对你找陈白沫报仇,但是,沈家不会帮你,如果你有本事,就逼得我不得不出手帮你一把。”

    

    他拉开门出去了。

    

    南乔颓然的坐在地板上,看着墙壁上,爷爷的照片,轻声道:“爷爷,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陆焰对她,那是一种凌驾于爱情之上的存在,他给了她爱情,陆家的父母给了她一直欠缺,努力想得到,却又得不到的亲情。

    

    那种从童年就只有孤寂围绕的生活,没有人能体会。

    

    她觉得,她的病是早已经根深蒂固的,只是陆焰的死,让它彻彻底底的发泄了出来。

    

    南乔将脸埋进手掌中,身子弓成虾米的形状,她没有哭,只是觉得……

    

    累。

    

    她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直到莫北丞进来,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南乔回神,在他怀里挣了挣,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红的模样,始终低着头,“你放我下来,我还在罚跪呢。”

    

    “吃了饭再上来跪。”莫北丞绷着脸,明显的不悦。

    

    南乔:“……”

    

    他抱着南乔下去,沈舰闫看到了也没说什么,他本来就不是真心要罚南乔跪着。

    

    不过,他还是看莫北丞不顺眼,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委屈了,和身份无关,就是觉得,莫北丞上次来避而不谈和南乔结婚,并不是真心的爱南乔。

    

    他对南乔,是心怀愧疚的。

    

    吃饭的时候很沉默!

    

    吃了饭,莫北丞抱着南乔上楼睡觉,吻了吻她的额头,“你先睡一会儿,我跟爸妈商量彩礼的事。”

    

    南乔睡眠本来就不好,又经过刚才那一出,这会儿哪里睡得着。

    

    “我不想睡。”

    

    “那就起来上网,在房间里呆着。”

    

    莫北丞的神情中,已经带着严厉的强势了!

    

    “好。”

    

    “下午我们回家。”男人的手指插进她的头发,轻轻的摩擦着她的头皮。

    

    “恩。”

    

    ‘回家’这个词,触动了南乔心里的隐痛,她环住莫北丞的腰,在他怀里轻轻点了点头,“你快点。”

    

    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

    

    莫家和沈家都不是缺钱的,有什么要求,莫北丞也一一答应了。

    

    十几分钟,彩礼单子就定下了。

    

    莫北丞起身,“爸、妈,我和南乔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这都这么晚了,就在家里住一晚吧,明早再回。”陈晴挽留他们。

    

    “不了,南乔在这里住的不开心。”

    

    他似有若无的扫了眼沈舰闫,意思不言而喻。

    

    沈舰闫皱着的眉拢起很深的皱褶,“要走就赶紧走。”

    

    ***

    

    南乔和莫北丞到临江,已经很晚了。

    

    一路上,南乔都没有合过眼,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只是偶尔被莫北丞将脑袋拨到肩膀上时,会闭一闭眼睛!

    

    但她越是不睡,莫北丞就越是变着法的折腾她,吻她、碾磨她,将她紧紧的压着贴合在自己的胸口上,然后,在她身体里不肯出来。

    

    虽然他并没有做多长时间了,但对南乔而言,还是足够让身体难受了,中途求饶,被他冷冷的驳回:“帮助你睡眠。”

    

    南乔:“……”

    

    后来,她也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了。

    

    她记得自己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三哥,不要怨我。”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她保证,一开始就不会将他算计进来,她会等到和陈白沫的事都解决了,陆家也放下了,才以一个干干净净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