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5章 手疼腰疼

    南乔不想让他喂:“我自己来。”

    

    “我喂你。”她的精神看上去很差,脖子上的痕迹比早上看着更明显了,控诉着他昨晚的粗暴。

    

    “不用了。”

    

    她伸手过来,莫北丞也没勉强,将碗筷递给她。

    

    南乔先喝了一小碗汤,才开始吃饭。

    

    莫北丞伸手去碰她锁骨上那道泛青的红痕,南乔小弧度的缩了缩肩膀,避开他的触碰。

    

    男人的眼睛眯起,他收回手,看着她吃完饭,将碗筷放在床头柜上。

    

    侧身的时候一脸的隐忍。

    

    她说话很慢,有气无力的样子,“你出去吧,我要睡了。”

    

    “容姐说,你今天睡了一天,”莫北丞身上带着几分强势的压迫感,半是劝哄的说着:“下去走走。”

    

    “我想睡觉。”

    

    她现在,一动都疼,再加上心里恼他,半句话都不想说。

    

    莫北丞眼神极淡的瞥了眼南乔,站起身,也不再问她,直接伸手去抱她。

    

    南乔的情绪一下激动了起来,缩着身子,排斥的拍打着他伸来的手,朝他吼道:“我说了,我不下去,我想睡觉,你出去。”

    

    莫北丞的手被她拍开了好几次,英俊的脸上表情凉薄,见她疼得轻‘咝’了一声,眉头狠狠一皱,强硬的将她抱了起来,“别闹,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去。”

    

    莫北丞从容的抱着她下了楼,目不斜视的说道:“你不想去也可以,我让人一天在陆然身上划一刀,直到你好位置。”

    

    “疯子,神经病。”

    

    陆焰对她,从来都是温柔体贴,偶尔有争吵的时候,也是他先妥协。

    

    南乔从来就没有经受过这么粗暴的对待。

    

    莫北丞微微一笑,“当然,如果一个陆然不够,还有陆家的人,木子,时笙,反正你在乎的人不少,一个个轮着来,你这伤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南乔扯了扯唇,弧度带着明显的自嘲:“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你身上有伤。”

    

    “我身上有伤还不是你造成的,现在假惺惺的,有意思吗?”

    

    男人眼底有情绪翻滚而过,如果不是他们正在吵架,莫北丞还是喜欢这样的南乔,比起理智冷静,这样才像个正常人。

    

    “所以,我带你去看医生。”

    

    南乔:“……”

    

    她气的脸色发白,“莫北丞,这种事去医院,你不嫌丢人吗?”

    

    男人欣长的身形停住,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如果我记得没错,为这种事你已经丢过一次脸了,还是你觉得,自己去被医生误会成被强奸、被性虐,比较不那么丢脸?”

    

    南乔看着他线条完美的下巴,忍不住闭了闭眼睛!

    

    当初,她怎么会觉得,这个男人除了冷漠了一点,对人还算好的?

    

    莫北丞把她放在副驾驶上,一路驱车到了医院。

    

    他没有去言瑾之的医院,虽然,那里也有妇科。

    

    估计自己也觉得这事挺丢人。

    

    莫北丞早就在妇幼保健院安排好了一个女医生,没有挂号,直接带她进了诊断室。

    

    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南乔觉得熟悉,多看了两眼,恍然——这是上次给她诊断撕裂伤的女医生。

    

    对方也认出了她,除了她那张漂亮的能画成坐标的脸之外,还有她伤的地方也比较特殊!

    

    她做妇科医生二十多年,一年难遇几例。

    

    她尴尬的看了眼站着的莫北丞,“请问,是哪里不舒服?”

    

    “麻烦你给她做个全身检查。”

    

    昨晚,他被气的理智全无,用力猛了点,也不知道除了那处,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不用检查,性侵犯,性暴力,撕裂伤,照着上次的药开就好了。”

    

    女医生笑的更尴尬了,“还是要检查检查,看看要不要缝针。”

    

    南乔冷着脸,坐在椅子上不动,“比上次还疼得厉害,您再给我提取个残留物,做DNA鉴定,作为我告他性侵的证据。”

    

    莫北丞的唇抿紧,温凉的讽刺:“要不要顺便让医生把你的性冷淡一并给治了?”

    

    南乔恼道:“不自愿的情况下,你还指望着我对你热情如火?”

    

    “之前自愿,也没见你多激情澎湃啊。”

    

    莫北丞的一双眼睛像是泼了墨般,全是浓稠的黑色。

    

    俊美的脸上覆这冷意!

    

    南乔不想跟他说话,从椅子上起了身,刚走了两步,莫北丞便面无表情的将她抱起,大步跨进了检查室,伸手将她按在床上。

    

    “躺着别动我就出去,不然,我不介意围观。”

    

    南乔本来就是要去检查的,也不去计较他恶劣的态度。

    

    莫北丞站在走道上抽烟,一支烟抽了还没一半,医生就从检查室里出来了。

    

    他掐了眼,走进去,“医生,怎么样?”

    

    “看伤口开裂的程度,要缝针,之后注意擦药,几天就恢复了,”她咳了一声,眼神复杂的看向他,“最近一段时间就稍微节制一点,不要再做这种事了,这次比上次伤的还严重些,你作为男人,也不能只顾自己。”

    

    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埋怨的意思了。

    

    莫北丞‘恩’了一声,几乎是在医生异样的目光下落荒而逃的。

    

    他拿了卡下去取药。

    

    弄完后,他抱着南乔出来,走廊上,男人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经验不够,所以昨晚没控制住。”

    

    莫北丞看着她,眸子又深又沉,声音低哑,“我保证,下次不会了,南乔,我不太会哄女人,你要什么,你明说,恩?”

    

    “我要你放我下来。”

    

    “你身上有伤。”

    

    “那你把我放在车上,我让司机来接。”

    

    “除了这个。”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她能说什么。

    

    南乔恼得不行,“那你给我闭嘴。”

    

    莫北丞:“……”

    

    医院的电梯一向人满为患,莫北丞不喜欢,抱着南乔从楼梯下去,出了医院大门,他又道:“要不,你还回来?”

    

    “你闭嘴。”

    

    她被他强了,再去强他一次,就算还回来了?

    

    这都他妈的什么逻辑。

    

    莫北丞送南乔回家,容姐已经下去了,整栋别墅只有几盏应急灯还亮着。

    

    他将她放在床上,开始扒她的衣服。

    

    南乔本来有些昏昏沉沉的,这个举动让她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皱着眉,“你干嘛?”

    

    “擦药。”

    

    “我自己能擦。”

    

    莫北丞单膝跪在床上,将她的身体禁锢在方寸之间,“背上你也能擦?”

    

    “不用擦。”

    

    身上的淤青只是吻痕,幸好莫北丞没有性虐的癖好,没将她咬得全身是伤。

    

    只是看着触目惊心,其实并不疼。

    

    疼的是她的手腕和缝针的地方。

    

    莫北丞之前就看到她手腕上的伤了,“s,我给你涂药,乖一点,别跟我闹了。”

    

    他虽然是商量,但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南乔也没跟他闹,知道闹也闹不过,便安安静静的由着他给她擦药。

    

    药膏抹在身上很舒服,冰冰凉凉的!

    

    外面下雨了。

    

    声音落在树叶上,听着很舒服,男人手指的力道是和昨晚完全不同的轻柔,一点一点的擦过她的肌肤。

    

    南乔趴在柔软的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莫北丞什么时候走的,半夜里睁开眼睛,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她的眼睛和头还是很疼,严重睡眠不足引起的,习惯性的去摸手机看时间。

    

    才十一点!

    

    后半夜,她就睡不着了,索性爬起来看书。

    

    离升职考试没几天了,她需要好好研究公司近几年,每个设计师的设计风格,以及国内的大体风格。

    

    但是,没睡好觉就连坐着不动都费力,更别说思考了。

    

    她起床想去冲咖啡。

    

    刚穿上拖鞋,门就开了,莫北丞一身睡袍走进来,将已经站起来的南乔重新按回床上,“睡觉。”

    

    “你出去睡。”

    

    莫北丞关了灯,手圈着她,将她禁锢在怀里,“沈南乔,你打算气我一辈子不成?”

    

    “……”

    

    没有要气一辈子。

    

    但至少现在,她不想跟他说话!

    

    他除了对他的粗暴道歉之外,并没有觉得他的行为也是错的。

    

    黑暗中,男人轻声叹了叹气,伸手在她发顶揉了揉,“南乔,我从来没有这样对过一个女人,即便是当年陈白沫一意孤行的要去美国,我也很冷静的放人了。”

    

    “难不成,被你这么粗黄暴的对待,我还应该感到荣幸?”

    

    她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

    

    但是,她没办法认同这种奇葩的观念。

    

    或许是因为陆焰给她行程的观念太根深蒂固,所以,她觉得,一个人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是会温柔待对方的。

    

    而不是像这样。

    

    完完全全的征服,不顾对方的感受。

    

    “南乔,我在吃醋,”他的声音就在她耳边,沙哑性感。

    

    莫北丞想吻她,又怕她抗拒,便只好将她又揽紧了些,“我的行为是粗暴了些,我道歉,原谅我,恩?我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再有下一次。”

    

    南乔知道,莫北丞从今早起来就一直在哄着她。

    

    估计,也是前所未有的低姿态!

    

    嗓音低沉温柔,带着诱哄的味道,她知道,除非是不打算过下去了,要不然这么一直端?着,也是矫情。

    

    南乔咬了下唇,“手疼、腰疼、那里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