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8章

    录音的音质很模糊,声音很小,需要仔细听才能听清在说什么。

    

    对话内容是她熟悉的,所以,只需要听个大概。

    

    南乔闭上眼睛,抬手摁了下眉心!

    

    模糊的对话声从听筒里传出来。

    

    是她第一次在酒店威胁莫北丞娶她时的对话。

    

    “说吧,多少钱?”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用钱解决这种事。”

    

    “那你想要什么?”

    

    “要你的人。”

    

    “一个晚上就想当莫少夫人,真当自己矜贵了?靠上床来达到目的的女人,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当时的场景太模糊,她也没用心,对话都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他的脸色很冷,看着她的目光,更像是在看着一堆垃圾。

    

    现在听来,莫北丞那时候的态度还真是恶劣。

    

    估计是恨不得掐死她。

    

    “太太,吃饭了。”

    

    容姐出来叫她。

    

    南乔正准备关屏幕,电话就响了,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她微微拧眉,有些厌烦,朝容姐点了点头,背转过身去接电话!

    

    “沈小姐,怎么样,录音精彩吗?”

    

    “很精彩,不过你找错人了,不如直接去找莫北丞。毕竟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女人逼着结婚,丢脸还是男人多一点。”

    

    对方的情绪有些激动,“沈小姐,我这里不只有录音,还有你和莫先生的春宫照,你就不怕我捅到莫家去。”

    

    “那就请便吧,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最好都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跟莫家硬碰硬,就算他们因为这件事不接受我,但也绝对丢不起这样的脸,你就是他们第一个开刀的人。”

    

    她直接挂了电话,也没放在心上,回来画图画到现在,有些饿了,现在不想想这些糟心的事。

    

    这种事,他不去找莫北丞,绕了一大圈找到她这里,不是觉得她傻好糊弄,就是不敢去找。

    

    连莫北丞都不敢去找,还想捅到莫家去!

    

    之后,也没收到任何短信和电话,她便将这事给抛到脑后了。

    

    莫北丞回来的晚,南乔还躺在床上研究设计图稿,头发挽成个丸子扎在脑后。

    

    没卸妆、没洗澡、衣服都还穿的是公司的工装!

    

    地上扔了一大堆画废了的图纸。

    

    莫北丞自然是看不惯的,他现在虽然已经习惯了被子平铺,但也必须要干净整洁。

    

    这样脏乱差的环境,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识过了!

    

    他对设计没有深入研究,只停留在看得懂的基础上,但现在很多人都用电脑制图。

    

    莫北丞从地上随便捡了一张,摊开。

    

    拧了拧下眉,一双黑眸眯着,视线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背影,“你画的什么?”

    

    “设计稿。”

    

    他低头看了眼纸上的那只猪,神色意味不明,声音淡淡的,有男人特有的醇厚沙哑,“怎么不用电脑画。”

    

    “没有灵感,也不是画整图,就随便勾画几笔。”

    

    “这个也是?”

    

    莫北丞将那张皱巴巴的纸拍在她面前,“你告诉我,什么建筑上的设计,需要弄只猪在上面。”

    

    南乔动了动唇,原本想笑,但扯到一定的弧度又冷了下来。

    

    她闻到莫北丞身上有香水味,不陌生,今天她才在陈白沫的身上闻到过,很特别的香味。

    

    南乔抬头看着他,从她的角度,能看到男人线条很利落的下颚。

    

    一身剪裁得体、熨烫的一丝不苟的手工定制西装,矜贵,淡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连看着她的眼神,都是淡漠的。

    

    所以,他晚归是去见陈白沫了?

    

    南乔不想变成怨妇,也不想去猜忌,但闻到那股香水味道又有些烦,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避了避,随口答道:“恩。”

    

    莫北丞低头用眼神锁住她的脸蛋,“沈南乔,你又怎么了?”

    

    “我要画图稿,你去睡吧,”除了不看他,态度敷衍,其他也看不出什么,神色甚至没什么变化,但周身又萦绕着一种明显的、不想搭理你的气场。

    

    “容姐说你吃饭时都好好的,这是又闹什么脾气了?”

    

    莫北丞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一双墨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

    

    南乔的情绪一下就爆发了,顺手将手里的一张纸揉了,砸在他的脸上,冲他发脾气,“出去,我要画图,别来烦我。”

    

    她的呼吸急促,表情冷漠。

    

    似乎一眼都不想看到他,说完后,就又重新坐下了,拿了张新的纸开始画图。

    

    莫北丞长这么大,没被人吼过。

    

    还让他别烦她。

    

    男人的下颚绷得紧紧的,脸色阴沉,恨不得捏死她!

    

    他伸手将她拽起来,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强行扯过她手里的画笔,扔在桌上,“你这是发哪门子的脾气?”

    

    南乔不耐烦的推他:“别抱我。”

    

    莫北丞脸部轮廓紧绷,看了她一阵,捧着她的脸狠狠吻了下去。

    

    凶悍强势的恨不得将她拆了吞入腹中。

    

    南乔以为他又要像那晚一样,但莫北丞只是凶猛的吻着她,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他松开她,抵着她的额头咬牙切齿的说:“我就是太惯着你了,才让你无法无天了是吧,下次再敢这样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莫北丞将她托起来,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的臀上,在室内,南乔穿着质地很薄的丝袜。

    

    男人用了劲,一巴掌下来,整个臀部都疼了一片。

    

    南乔没说话,睁大眼睛瞪着他。

    

    莫北丞抱着她往里走,在浴室门口才将她放下,“去洗澡,一身臭死了。”

    

    “是没有你香。”

    

    南乔说完就后悔了。

    

    她这是在干嘛?

    

    一脸的怨妇模样。

    

    她转身往浴室里走,刚走了两步便被莫北丞拽着手腕重新拉了回来,抬手扣着她的下颚,“这话我听着怎么阴阳怪气的不对味啊?我身上香也惹到你了?”

    

    他微微怔住了。

    

    “你是为了这个生气?”

    

    南乔还是冷着脸:“没有。”

    

    “没有?”他俯身凑过去吻她,一记长而有力的深吻过后,他啄了一下她的脸蛋儿,“有没有。”

    

    “没有没有,我都说没有了,你烦不烦?”

    

    莫北丞无视她的话,低头又去吻她,南乔的唇都被磨破了,他温淡的笑了一笑,“有没有?”

    

    南乔闭了闭眼睛,“有,所以我现在想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你别来烦我。”

    

    她推开他,‘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门。

    

    莫北丞:“……”

    

    这脾气,还真像她爸。

    

    南乔今天坐了一整天,一直在高强度的看书画图,颈椎和腰椎都疼。

    

    她泡了个澡,滴了几滴助眠的薰衣草精油!

    

    浴缸很舒服,带按摩功能的,南乔躺着,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她这几天睡眠还不错,与之前比,有所改善。

    

    南乔是真的睡着了,不是之前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而是睡得很沉,无梦,深度睡眠。

    

    温热的水包裹着她,浴室里又很安静。

    

    她的身子慢慢往下滑,水漫过她的脖子、下颚,然后——

    

    浴室的门‘砰’的一声从外面被踹开,南乔吓了一跳,猛的从浴缸里坐起来,转头看着门口。

    

    莫北丞从门外进来,身上裹着浴袍,俊朗的脸上全是戾气。

    

    他看着直挺挺的坐在浴缸里、回头看着他,却明显还很茫然的沈南乔,“我敲门,为什么不应声?”

    

    南乔看着他阴鸷的眉眼,和太阳穴两侧隐隐跳动的筋脉,回过神来,有些颓然的垂下肩膀,“我睡着了。”

    

    南乔说的是实话,她确实没听到敲门声,但莫北丞明显不相信,“你睡着了?不失眠了?现在成了雷打不醒的了?”

    

    说不出的讽刺和嘲弄。

    

    他勃然大怒的大步走过来,拿了架子上的浴巾,将坐在浴缸里的南乔拉起来,草草裹住,打横抱了起来。

    

    南乔望着他:“莫北丞,我真的睡着了。”

    

    “恩。”

    

    他应了一声,抿着唇往外走,也不知是真信了,还是敷衍。

    

    南乔被他毫不客气的扔在床上,跌的脑袋都晕了。

    

    那样的力道和高度,只能被称为扔。

    

    “我说了我是睡着了。”

    

    莫北丞俯身下来,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不让她逃离,眼睛里的光亮格外暗沉:“她生病了,给瑾之打电话,正好我和他一起,就一同过去了。”

    

    南乔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解释身上香水的事:“哦。”

    

    “你不信我?”

    

    “没有,我信你。”

    

    莫北丞沉着眉眼紧盯着她,她所表现出来的,就一个意思:不信。

    

    “沈南乔,我不脚踏两条船,我既然决定和你在一起,就不会再跟她有牵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