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1章 一章 现在他能吗

    南乔本想多看一会儿书,但喝了莫北丞端上来的一杯牛奶,就有点犯困了。

    

    揉了揉眼睛,手里的书就被抽走了,莫北丞关了灯,伸手将南乔揽过来,“睡觉,明天早起。”

    

    南乔这两天虽然睡眠有所好转,但还没到这种开着灯,手里还拿着书就开始犯困的地步,她背对着靠在莫北丞怀里,声音朦朦胧胧,已经快睡着了,“你在牛奶里加了东西?”

    

    “我让瑾之开了点安眠的药,不是你之前吃的安定片,不会过敏。”

    

    隔了好一会儿,南乔才‘恩’了一声,之后就完全陷入了深度睡眠。

    

    ……

    

    这一觉睡得很好,但南乔不是睡到自然醒的,而是觉得脚踝有点凉,有一双手沿着脚踝来回按压,有点疼。

    

    她突然间惊醒。

    

    条件反射的缩回脚,睁开眼睛。

    

    言瑾之正在给她敷药,手心一空,抬头就看到南乔已经醒了,正看着他身侧站着的三哥。

    

    “三嫂,你醒了啊,你这脚得连着敷几天的药,而且,不能走路,得养一段时间。”

    

    南乔觉得脚踝凉凉的,有些胀痛,但比昨晚好多了。

    

    “你还会看韧带拉伤?”

    

    她记得言瑾之好像主治内科。

    

    言瑾之幽怨的看了眼莫北丞,“本来是不会的,现在会了,你要再伤两次,我估计还得学外科、中医科、康复科……”

    

    “你他妈废话怎么这么多?敷完药,赶紧滚。”

    

    莫北丞一脚踹在椅子上,声音低低冷冷,像是极度不耐烦。

    

    言瑾之觉得自己不光冤枉还委屈,一大早被叫到这里,现在利用完了,撵人的速度比请人还着急。

    

    他继续敷药,“三哥,不带你这样的,过河拆桥也不能早饭都不让我吃就撵人吧。”

    

    “那你敷完下去吃早餐,吃完了赶紧滚。”

    

    言瑾之取下手上的乳胶手套,扔到垃圾桶,“你下次最好别有事求着我。”

    

    “出去,下次别一大早就乌鸦嘴,再胡说八道,下次就不是踹板凳了。”

    

    言瑾之反应过来,中国人大多忌讳早上说不好的事,以前他们几个糙男人,倒是无所顾忌,但三嫂本来就身体不好,三哥计较些也是应该的。

    

    万一她多想,反而会给身体造成负担。

    

    他急忙呸了三声,“三嫂,你别多想啊,我这人口无遮拦的,没别的……”

    

    话没说完,他就被莫北丞钳着手臂给拧出了门。

    

    还没反应过来,房门已经关上了!

    

    “……”

    

    他这是第几次被利用完,撵出来了?

    

    南乔撑着床坐起来,脚上裹着厚厚一层纱布,别说走路,就是稍一用力都疼。

    

    外面已经大亮了。

    

    她拿手机看时间,九点多,已经迟到了!

    

    闹铃不知道怎么没响。

    

    莫北丞抬脚走了过来,语气自然寻常的问道,“要去公司吗?”

    

    “你打算给我弄张轮椅吗?”

    

    “我抱你。”

    

    他抱着她去设计部?

    

    南乔不想弄出太轰动的动静,而且她这个样子,去了也只能坐在位置上画稿,她没那种矫情的骄傲,拼着自己的脚不要,也要去挣个不迟到不早退的表现,“不用了,我等一下打电话跟经理请假。”

    

    “好,你躺着别动,我下去给你拿早餐。”

    

    莫北丞说完便转身朝门外走去,南乔看了眼他的背影,等门关上,低头找拖鞋准备去洗手间。

    

    床边没有,床底也没有。

    

    南乔四处看了看便明白了,估计是莫北丞怕她乱跑,故意将鞋子拿出去了!

    

    但她要上厕所。

    

    总不能等着他来抱自己吧。

    

    洗脸刷牙洗澡也就算了,但上洗手间这种事,即便跟莫北丞已经亲密无间了,她也觉得不好意思。

    

    南乔赤脚踩在地上,经过一夜的修整,脚掌感知疼痛的能力又恢复了,脚一沾地,猝然而至的疼痛让她恨不得重新再躺回床上去。

    

    她走了几步,才渐渐适应。

    

    不算远的距离,额头上已经疼出了一层汗。

    

    上了洗手间。

    

    南乔鞠了一捧水拍在脸上,正伸手去拿毛巾,莫北丞突然开门进来,森冷的表情好像要撕了她。

    

    他动了怒。

    

    南乔有些不知所以的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刚才都好好的,她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发脾气了。

    

    莫北丞凌厉的眼神从她身上扫过,然后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

    

    男人的力气本来就大,更何况完全没有克制,南乔只觉得身体突然腾空,像是要掉下去一样。

    

    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南乔咬着唇,这个男人肯定是故意的。

    

    明明可以让她有个思想准备,非要用这么粗暴的方式!

    

    “我还没刷牙,你先放我下来。”

    

    莫北丞抿着唇,怒气还没消,但是,却站在原地没往外走,“不是让你在床上躺着等我?”

    

    “我饿了,想赶紧刷牙吃饭。”

    

    莫北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不知是真信,还是懒得拆穿她,“s,明天会先带你洗漱。”

    

    他将南乔放在盥洗池上坐着,挤了牙膏,将牙刷和装了水的杯子递给她:“刷牙。”

    

    ……

    

    早餐很丰盛,是她吃习惯的西式早餐。

    

    莫北丞递了碗鱼汤过来,“先喝汤,容姐说能帮助愈合伤口。”

    

    南乔乖乖的喝了汤,又吃了个三明治,两片烤面包片,喝了杯牛奶。

    

    莫北丞很满意,临出门时警告道:“不准下床,有事叫容姐,如果今晚回来伤势加重了,今天值班的人全部辞退。”

    

    “好。”

    

    门开了又关上了。

    

    莫北丞下了楼,拿着车钥匙朝沙发上坐着玩手机的言瑾之道:“走了。”

    

    车子驶出别墅。

    

    莫北丞拧着眉,目视前方,“去医院?”

    

    “恩。”言瑾之系上安全带,有点疲惫,抬手压了下眉心。

    

    “她怎么样了?”莫北丞沉默了一会儿才问的。

    

    一提到陈白沫,言瑾之就有些头疼,他最近,真的快被折腾的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一个普通感冒的高烧,硬是折腾了这么久。

    

    再不退烧,他都想回医科大再重新念一遍书了。

    

    “高烧已经退了,但精神还是不济,一天大半时候都在睡觉,还有一半在发呆。”

    

    莫北丞点了支烟,狠狠的抽了两口,眸子深邃,也看出具体想法,“你劝白沫回美国吧,舞蹈是她毕生的梦想,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不值得。”

    

    言瑾之有点恼。

    

    不值得?

    

    我说不值得有什么用,要她自己认为不值得才行啊。

    

    但既然三哥和她已经不可能了,他也不能明说,再强行往一堆凑,以后说不定更麻烦。

    

    只是前男友而已,又不是监护人。

    

    “我尽力吧。”

    

    “恩。”

    

    陈白沫的话题就跳过了,之后,两人又谈了些言家的事。

    

    莫北丞:“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三哥,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跟个娘们一样八卦,你又不爱我,我什么时候结婚关你什么事?”

    

    这个话题,言瑾之很排斥,态度漫不经心,整个人都透出一种平时没有的惫懒消极。

    

    莫北丞勾唇,嘲弄很浓稠,“你一辈子不结婚她能回来?喜欢就去追,畏手畏脚,活该被甩。”

    

    被戳到痛处,言瑾之跟个炸毛的猫似的,“我没被甩。”

    

    “是,暗恋不成功,连被甩的资格都没有。”

    

    “卧槽,”言瑾之爆了句粗,“那也好过你,自虐,温柔的小白花不要,居然选了三嫂那样性格的,能整死你。”

    

    莫北丞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将言瑾之送到医院,他下了车,走了两步没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回头见莫北丞还坐在位置上抽烟,没有开车的打算。

    

    他抬头看了眼楼上,“要不要上去看看?”

    

    莫北丞长长的吐出一口烟气,“不用了,你照顾好她。”

    

    这刻意叮嘱的一句,让言瑾之心里咯噔一声,“三哥,你是不是还……恩……那个啥白沫姐?”

    

    那个字,他不好明说。

    

    “没有,”莫北丞发动车,挂挡,放手刹,“是我对不起她。”

    

    莫北丞的车开走了,言瑾之在原地站着,一直看着他窜出了医院大门,才转身准备往楼上走。

    

    结果。

    

    一回头就看见一身病号服的陈白沫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头发扎成马尾,背脊依旧挺直。

    

    还是和以前一样傲娇。

    

    她也正看着莫北丞离开的方向,嘴唇动了动,声音太小,距离又不算近,言瑾之听不见,走近了才听见,她说:“他不肯上来看我。”

    

    言瑾之:“……”

    

    感情上,他不是擅长劝导,自己都是一团糟。

    

    “白沫姐,你想开些,三哥这样,也是为了你好,他如果还跟以前一样不离不弃的照顾你,才是对你最大的伤害。”

    

    陈白沫抬头看他:“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我病了。”

    

    言瑾之有些烦躁,一是因为陈白沫的状态,二是因为早上被莫北丞戳到了痛处。

    

    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

    

    分手了能像以前一样吗?

    

    你以前病了,他能抱你,能吻你,能跟你躺一张床上抱着你安慰你,现在他能吗?

    

    他其实想发脾气,但看陈白沫一脸苍白,像随时都要晕倒的脆弱样子,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