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4章 大概没爱过吧

    南乔看着他,不知该怎么接话。

    

    幸好,楚衿并没有一定要等她的回答,他执起南乔被雨水打湿的手,强行按在胸口,“南乔,你要幸福,只有你幸福了,我这里,才能画上句号。”

    

    男人的手劲很大,用一种十指紧扣的方式握着她。

    

    稍一用力,便将南乔拉进了怀里,重重的拍了拍她的背脊,“明天的婚礼我就不去了,沈南乔,再见。”

    

    楚衿松开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不作任何犹豫,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车。

    

    车子倒退,擦着她过时,楚衿的声音从车窗里飘出来:“那个布偶,寄到我家吧。”

    

    南乔回头去看的时候,车窗正缓缓升起,遮住了楚衿的脸。

    

    南乔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觉得冷,才开了车门坐进去。

    

    她不习惯穿湿衣服,上车就把羽绒外套脱了,将空调温度开到最大。

    

    ……

    

    明天就是婚礼,莫北丞难得下个早班,他回别墅,南乔并没有在客厅。

    

    他问容姐,“太太呢?”

    

    “太太在楼上。”

    

    莫北丞点头,去了二楼的卧室,半敞开的门里,女人盘腿坐在沙发上。

    

    她头发很长,自然的黑色,大卷,弧度很漂亮!

    

    穿着白色浴袍,这个姿势让她的腿几乎全裸在外面,皮肤是细腻的白,正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男人走过去,微微俯身,将她圈禁在势力范围之内,下颚抵着她的发顶,“在想我?恩?”

    

    “什么时候回来的?”南乔被突然横出来的手臂吓了一跳,听到莫北丞的声音,她便要转身,被他从后面抱住了。

    

    “婚纱试过了吗?”

    

    婚纱是从巴黎定制的,婚礼时间太赶,32位设计师熬了两个月,到今天才送到。

    

    南乔将大半长脸都埋进了他的胸口,传来的声音闷闷的,“还没来得及。”

    

    “这么不上心?”男人低低的一笑,声音醇厚,手掐着她的腰,以一种惩罚性的力道揉捏,“明天就是婚礼了,婚纱还没试?万一不合身,怎么改?”

    

    “根据尺寸定制的,不会不合身。”

    

    就算不合身要改,也已经来不及了。

    

    莫北丞沉默,稍稍直起身子,揽在她腰上的手也跟着松了下。

    

    房间的气氛莫名的变的有些沉凝!

    

    莫北丞绕到她前面,蹲下,手握着她的脚给她穿鞋,“下去吃饭,吃完饭上来试婚纱,设计师都还在酒店等着。”

    

    穿好鞋,莫北丞起身,见南乔坐着没起身,也没有要起身的打算。

    

    挑了下眉,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惯有的,调侃她时的语调:“要我抱你?”

    

    南乔摇头,站起来,却不是下楼。

    

    而是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腰。

    

    这个举动是让莫北丞触不及防的,虽然这段时间南乔的性格越来越不尖锐,但也仅仅是不尖锐而已。

    

    微微错愕。

    

    手僵在两侧,最后,还是轻轻揽住了她,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脊,“怎么了?”

    

    “三哥,”南乔看着他的目光很直白,一眨不眨地,“我……”

    

    我担心。

    

    陈白沫给了她半个月的时间,但这都过了两个月了,还没有动静,这让她不安。

    

    就像是掉入陷阱的猎物,焦躁不安的等待着最后一刻。

    

    她现在就这种感觉!

    

    越是临近婚礼,越是躁动不安。

    

    以她对陈白沫的了解,她不可能会自己想明白了放手。

    

    所以,一定会有后招。

    

    要不告诉他吧。

    

    这个念头在心里迅速闪过,但对上莫北丞询问的目光,她还是没办法坦然的说出口,有太多的不确定,让她畏缩。

    

    莫北丞和陈白沫两情相悦的交往了三年,最后却因为赌气分道扬镳,那么她呢,一段建立在威胁上的感情,又凭什么坚不可摧,连那样不堪的欺骗都能当做没发生。

    

    南乔拧眉,这样的瞻前顾后让她很不喜欢。

    

    “下楼吃饭吧。”

    

    ***

    

    婚礼举办的地点在醇敏名下的一个城堡,临湖而建,四周是接近五百英亩的绿地。

    

    七层高的哥特式的城堡伫立在中央,壮观美丽又高贵优雅。

    

    如梦如幻。

    

    大厅金壁辉煌,地板是一幅精美的马塞克拼接画。

    

    白色玫瑰的地引从花园入口一直延伸到大厅,印着两侧墙壁上复古的金色烛台和大幅的油画,更显得有年代感。

    

    化妆室,南乔的妆已经基本完成了,花冠下,她眼瞳深如海水,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

    

    婚纱的拖尾铺在一侧,层层叠叠,化妆室替她别上头纱,“沈小姐,好了,婚礼还要等一下,您休息一下。”

    

    莫北丞的身影出现在镜子里。

    

    化妆师往后退了一步,将南乔身侧的位置让出来,“莫先生。”

    

    他穿着黑色礼服,打着领结,除了比平常更正式,倒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莫北丞走过来,一双眼睛冷淡的有点透明,仔细看,似乎还有层层的墨色翻涌,锐利锋劲。

    

    声音却是截然不同的柔和,“累不累?”

    

    “还好。”

    

    她不用招呼宾客,除了早上起早,还真没有什么能累到的地方。

    

    “你再休息一下。”

    

    莫北丞出了化妆室,脸上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

    

    摁亮手机屏幕,屏幕上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任何信息和未接来电显示。

    

    他刚准备将手机放回裤包里,屏幕就亮了,上面显示着言瑾之的名字,嗡嗡的在手心震动。

    

    “喂。”

    

    莫北丞往外走了几步,才接起来。

    

    听了几句,他瞳眸一缩,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手机几乎被他捏变了形,全身上下都笼罩着生人勿进的寒意,“你一个男人,连个女人都制不住?”

    

    “她又是跳楼,又是割腕,又是要拿刀片划脖子的,三哥,我不敢刺激她,这万一……”

    

    莫北丞抿唇,看了眼腕表,又看了看身后的化妆间,“让陈白沫接电话。”

    

    那边交涉了几句,传来言瑾之生无可恋的声音,“三哥,她不让我靠近。”

    

    “那就让她接自己的电话。”

    

    言瑾之觉得,自己这一早上,都要被折腾成神经病了,“万一她不接呢?”

    

    莫北丞抬手压住突突直跳的眉心,“那想死就去死。”

    

    言瑾之:“……”

    

    他觉得让莫北丞劝陈白沫估计也说不出什么好话,但是不让他劝,这事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早知道就不自告奋勇了,让三哥安排乔瑾槐来得了。

    

    莫北丞挂了电话,重新拨了陈白沫的号码。

    

    接了!

    

    但没说话。

    

    “白沫,下来。”

    

    瑾之说,她现在坐在楼顶天台边缘的护栏上!

    

    “你失去过吗?”

    

    “……”

    

    莫北丞抿唇。

    

    陈白沫的声音沙哑的需要仔细辩听才能听清,她知道莫北丞不会回答,自顾的说道:“我失去过,第一次,是你和沈南乔领证,第二次,是现在。我听说如果一个人真的爱另外一个人,不管多久都会等,北丞,你爱过我吗?”

    

    如果爱过,怎么这么轻易就分开了呢。

    

    他们之间甚至没有过误会!

    

    莫北丞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身侧有人走过,朝他点头问好。

    

    他点了点头,转身拧开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掏了支烟点上,“那就,大概没爱过吧。”

    

    不管爱没爱过,他的确没等她。

    

    现在讨论这个话题,没有丝毫意义!

    

    电话里安静了。

    

    只听见风刮过、以及陈白沫陡然加重的呼吸声。

    

    “闹够了就下来,别让在乎你的人替你担心,伯母如今,就你和妊涵了。”

    

    他准备挂电话,陈白沫突然‘嗬嗬’的笑出了声,那头,还是言瑾之惊慌失措的叫声:白沫姐,你小心啊,别颤啊。

    

    陈白沫问:“那如果是沈南乔呢,你等吗?”

    

    莫北丞沉默了几秒,“她不用我等,我们已经结婚了。”

    

    “北丞,其实你一直知道,沈南乔嫁给你的目的不纯,是吗?”

    

    是吗?

    

    是。

    

    如果第一次在酒店他误会她是那种为了攀龙附凤而不折手段的女人,那么后来的调查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背后有个沈家,不需要出卖身体攀上他。如果是因为看上他这个人,也用不着爬上他的床,她可以通过沈家光明正大的走进他的生活。

    

    但是,她偏偏选了一个最不堪,最让人误解的方法!

    

    还有她对陈白沫的敌意。

    

    陈白沫和陆然的关系。

    

    这一切都足以让他起疑,却又缺了一个线头,让他推断不出她一定要嫁给他的理由。

    

    “我知道,北丞,我知道,我、陆然、陆焰、沈南乔,这一切的起源我都知道。”

    

    电话断了。

    

    莫北丞拧眉,将手机扔到一旁,继续烟抽。

    

    手机又响了,他不想接,但那头的人一直没完没了的打。

    

    他拿过来看了一眼,还是言瑾之。

    

    “说。”

    

    “三哥,白沫姐她割腕了,现在站在天台边上不准我们过去。”

    

    “shit。”

    

    他爆了句粗,看了眼腕表,大步朝着城堡的停车场走去。

    

    莫鞠杨正往这边走,看到他手里拿的车钥匙,“北丞,婚礼都要开始了,你去哪里?”

    

    “我有点事出去一趟,会赶在婚礼开始之前回来。”

    

    “这都十一点了,有什么事不能让其他人跑一趟,非要你这个新郎亲自去……”

    

    莫鞠杨话没说完,莫北丞已经拉开车门坐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