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5章 不需要你出头

    莫北丞一路将车开的飞快,等到的时候,言瑾之还没能将失血过多,已经接近半昏迷的陈白沫弄下来。

    

    她跨坐在护栏上,上半身趴着,一半身子在里面一半身子悬空。

    

    双眼已经无神了。

    

    陈白沫的身材本就属修长纤瘦的类型,这么的姿势,更是摇摇欲坠,仿佛风一吹就会掉下去!

    

    他大步跨过去,除了面沉如水的怒意,没有其他内容,“呢,20呢?”

    

    看到莫北丞,言瑾之明显松了口气,“三哥,你总算来了,来了,但是白沫姐选了个死角,没办法在下面搭气垫。”

    

    “她一个失血过多半昏迷的人了,你居然也束手无策?”

    

    莫北丞的薄唇掀起几分冰凉嘲弄的弧度,那眼神,跟看个智障没什么区别。

    

    言瑾之挑了挑眉,没出言反驳。

    

    他半点犹豫都没有的朝着陈白沫走过去,女人苍白的唇微微蠕动,因为隔的远,他并没有听清楚。

    

    只见女人的身体艰难的动了动,三分之二都超出了栏杆外面。

    

    “三哥。”言瑾之倒抽了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心都被提起来了!

    

    莫北丞停下脚步,双眼盯着她,目光犀利且过于的有穿透力,“陈白沫。”

    

    听到熟悉的声音,陈白沫抬眼,目光所触,是熨帖的笔挺的西装裤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

    

    她没说话,或者说,是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只是朝着他得意的笑了笑,意思很明显:你还是来了。

    

    莫北丞抿着唇,不紧不慢的走过去,陈白沫没有挣扎,她等的就是他来,再矫情的闹下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她心里已经不抱还能和莫北丞在一起的念头了,只是想着,如果她得不到,也不能让沈南乔得到!

    

    书里描述的同归于尽,大概就是她现在心理写照。

    

    陈白沫任由他拽着她的手臂将她从上面拉下来。

    

    动作丝毫谈不上温柔,甚至还是隐含怒气的粗暴。

    

    手腕上的伤口看似吓人,其实并没有割断大动脉,只是她一直压着,弄得到处都是血渍,言瑾之才没第一时间发现端倪,她也才有时间撑着等莫北丞来。

    

    落地时,她双腿软的根本不能站立,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莫北丞只是看着,并没有伸手去扶。

    

    摔下去时,正好压到伤了的那只手腕,剧烈的疼痛让她瞬间睁大了眼睛,清醒了几分。

    

    也足以让她看清男人此刻的神情。

    

    他脸上除了冷漠没有其他任何的表情,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着她以一种狼狈的姿势在地上挣扎。

    

    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矜贵的一尘不染,却又陌生得令她战栗。

    

    那是一种浓烈的,居高临下的藐视!

    

    男人微微俯身,捡起地上染血的刀,“想死?”

    

    陈白沫:“……”

    

    男人浑身仿佛都沾着狠厉的血光,这是她从未见过的一面,但她的骄傲容不得她在他面前露出丝毫的害怕。

    

    就像一些人在外面被人打了会哭着求饶,但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哪怕是头破血流,也不肯说一个服软的话。

    

    他拉过陈白沫受伤的手腕,露出伤口,将刀递过去,“那就再割深一点,一了百了。”

    

    陈白沫没力气站起来,索性也不挣扎了,勾了勾唇,“你现在,就这么希望我死吗?”

    

    莫北丞见她这样,语气也硬不起来,将她拉起来。

    

    20的医生就在一旁候着的,所以很快就抬了担架床过来,七手八脚的将她抬了上去。

    

    “我没有希望你死,但如果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凭什么让别人来帮你珍惜?白沫,为了个男人,值得吗?”

    

    “值得。”

    

    “值得什么?”他低头看表,见医生将陈白沫放到担架床上,就准备要走。

    

    “证明我爱你,爱的超过我自己的生命,沈南乔会吗?她能为你去死吗?”

    

    “愚蠢,”这要是个男人,他保不准要动手揍人,“沈南乔不会用这种愚蠢的方法去向我证明什么,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即便你证明了又怎样,愧疚和对死人的感情能存在人心里一辈子吗?即便那一瞬间痛彻心扉,之后也淡了。”

    

    陈白沫在笑,说不出的刻薄嘲讽,“不会淡,就像沈南乔对陆焰,永远不会淡,她不能为你去死是因为她不爱你,如果不是为了给陆焰报仇,她也许早就跟陆焰葬在一起了。”

    

    一瞬间,他头痛欲裂。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沈南乔几乎自虐的生活方式,她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不在乎生死,她之所以还拖着这副残破的身体痛苦的活着……

    

    也许就如陈白沫所说,她要报仇。

    

    报仇。

    

    这两个字像一双手,触不及防的伸进他的脑子里,将那些他平时不注意或刻意忽略的细节全部抓了出来,完完整整的展现在他面前。

    

    但这些,他不想听到从陈白沫嘴里说出来!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希望,能听沈南乔亲口说。

    

    他脸色阴郁到了极点,转身就要走,却被她扣住了手腕。

    

    别说陈白沫现在失血过多,就是正常时候,他想走,她也拉不住他。

    

    “北丞,不要走……”

    

    扣着他手腕上的手突然松了。

    

    莫北丞转过身,陈白沫已经闭上眼睛了,手软软的搭在担架床外侧,血已经染红了整个手!

    

    她很快被送到了就近的医院。

    

    急诊手术室外,言瑾之眉头跟打了结似的:“三哥,你先去吧,这里我守着。”

    

    “你现在有办法了?”莫北丞一张俊脸阴沉,他身上,还有陈白沫蹭上去的血迹。

    

    “我对着一个一激动就要从楼上跳下去的人没办法,难不成,对着个躺在床上,失血过多一点力气都没有的女人也没办法?”

    

    莫北丞摸了支烟出来,低头要点,想到医院不让抽烟,将打火机又放回去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

    

    莫北丞还没走,手术室的门就被推开了,护士从里面出来,“谁是陈白沫的家属?”

    

    言瑾之:“我是,怎么了?”

    

    莫北丞也停下了脚步。

    

    “病人失血过多,急需要输血,我们医院急缺O型血,市中心的血库调也来不及了,你们哪位是O型血。”

    

    莫北丞拧眉,“我是。”

    

    “那跟我来吧。”

    

    言瑾之狠踹了一脚地面,爆了句粗口,他是A型血,没办法替。

    

    看了眼腕表,已经十二点半了。

    

    按正常情况,这个点婚礼已经开始了。

    

    他给乔瑾槐打电话,“三哥可能要等一会儿才能到,你帮忙解释一下。”

    

    乔瑾槐语气不好,“我怎么解释?现在现场都乱成一团了,你到底去干嘛的?明知道今天三哥结婚,你还将他叫去。”

    

    “我要有办法也不叫他了。”言瑾之冤得要命,“陈白沫割了腕趴在顶层的护栏上,有人靠近她就要跳楼,我能怎么办?劝也劝不听。”

    

    “那就让她去死,失个恋,弄得跟死了妈似的。”

    

    言瑾之:“三嫂都没急你急什么,今天又不是你结婚。”

    

    陈白沫的话他也听见了,本来处在妒忌中的女人说的话他是不信的,但从天台到医院,他没见沈南乔给三哥打过电话,现在过了时间了,也没动静。

    

    他不由的有些埋怨。

    

    “谁知道她嫁给三哥什么目的,她要着急就自己打电话。”

    

    乔瑾槐直接挂了电话,也不意外他生气,是婚礼现场真的乱成了一团。

    

    虽然莫伯父出来官方解释了,但结婚当天不见新郎,那些媒体兴奋的跟看到肉的狗一样,早就按捺不住了。

    

    随着时间推移,连宾客也议论纷纷了!

    

    化妆室。

    

    醇敏沉着脸,来回走了几圈后,将视线落在南乔身上,“北丞没说他去干嘛?”

    

    莫北丞的大姐也在,同样看向南乔。

    

    电话是打通了,莫北丞也说会尽快回来,却没有具体说什么事!

    

    也没说具体什么时间回来。

    

    尽快。

    

    醇敏都想掀桌子了!

    

    南乔坐在位置上,垂着头,手十指交叉搁在腿上,她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很就没动过了,整个像是个雕塑,脸上的表情都是木然的。

    

    听到醇敏发问,回道:“没有。”

    

    醇敏被她一脸的淡然气的直想发火,但她也知道,这事跟南乔无关。

    

    莫北丞什么性子她最清楚,真要走,沈南乔也拦不住!

    

    她吩咐莫鞠杨:“给陈白沫打电话。”

    

    南乔起身,坐的太久,突然起身有点不适应的眩晕。

    

    眼前阵阵发黑。

    

    但没到晕倒的地步。

    

    “妈,不用打了,我去解决。”

    

    “你去解决什么,”醇敏没好气,“就算有什么突发情况,莫家这么多人,这种事也轮不到你一个新娘子去出头,让你爸和二哥去解决,他们两个丢脸就够了。”

    

    她尽量安慰她,但谁都知道,这事丢的是莫家和沈家的脸!

    

    “谢谢妈。”

    

    醇敏气急:“看那混小子回来我不打死他,真是越来越没分寸了。”

    

    南乔拧起婚纱的裙摆,莫鞠杨拧眉,“南乔,你去哪里。”

    

    “我去宣布,取消婚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