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6章 除了慌只剩下悔意

    莫鞠杨:“……”

    

    醇敏:“……”

    

    取消婚礼。

    

    结婚当天新郎没到场,最丢脸的还是沈家,南乔有这个念头,她不能说什么,“要不要再等等。”

    

    “时间拖得越长,造成的影响越大。”

    

    ……

    

    南乔穿着一身婚纱走到大厅,本来还沸沸扬扬的厅里顿时鸦雀无声了,来之前,醇敏已经给丈夫莫慎景打过电话了。

    

    媒体记者正在被清场。

    

    看到南乔,有几个想拿出相机拍照,被保镖强行按住了。

    

    直到最后一个记者被清场,南乔才开口,“对不起各位,今天的婚礼取消。”

    

    话音刚落,原本已经走了的记者突然又折回来了,有人拿手机,有人拿话筒,有人拍照,“沈小姐,请问录音里的是真的吗?你爬上三少的床,威胁要告他强奸来逼迫他娶你,还有这些当初登报打了马赛克照片,真的是你设计了莫三少吗?”

    

    南乔穿着婚纱,被记者的话筒逼得连连后退。

    

    录音?

    

    当初那个人打了电话之后就再没有跟她联系过,却没想到,是在这里给她挖了坑。

    

    莫慎景沉着脸,吩咐一侧的保镖,“怎么回事?还不把人弄出去。”

    

    “是。”

    

    有记者将手机开了外放贴近话筒,模糊不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毕竟音质有限,现场又吵,听清的没几个人。

    

    但却像是投入湖中的一粒石子,以不可阻拦的速度迅速朝四周蔓延!

    

    议论声越来越大。

    

    有一两句透过记者大嗓门的提问传进她的耳朵里:

    

    原来是靠这种方式逼婚啊,也难怪男方不出现。

    

    我要是莫三少也不出来,这种女人,娶了不是要憋屈一辈子。

    

    不是。

    

    不是这样的。

    

    南乔觉得脑子好像被一个高速旋转的钻子钻进去,带着灼热滚烫的温度,钻到了最深处。

    

    她已经无法感觉是疼多一定,还是其他感觉多一点了。

    

    瞳眸紧缩,紧紧的拽着婚纱的下摆。

    

    下颚和额头被话筒撞了好几下,疼痛让她那张脸更木然了。

    

    下意识的去看身侧的人。

    

    醇敏、莫鞠杨。

    

    全是一脸冷漠又鄙夷的看着她。

    

    她的视线透过缝隙,看到正离场的沈舰闫和陈晴,他们一脸失望,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还有莫洹苼、莫慎景,全都拧着眉,满脸的不屑!

    

    视野渐渐宽阔,记者已经被保镖强行清场了,宾客也纷纷离开了。

    

    也不知是谁踩了南乔的婚纱一下,她一个不稳,单膝跪地摔在了地上,疼痛从膝盖传进她四肢百骸的每一根神经。

    

    南乔咬唇,硬生生的将那阵疼痛忍下了。

    

    一场闹剧很快结束了。

    

    地引被踩得一片狼藉,玫瑰花大多只剩下一个花蕊,花瓣到处都是!

    

    醇敏离她最近,却似乎看也不想看她,更别说去扶她了,她吩咐保镖,“将沈小姐扶到客房休息。”

    

    乔瑾槐面色无异,视线却紧盯着南乔那张煞白的脸。

    

    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莫家对她的误会已经够深了,不能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了。

    

    他转身给莫北丞打电话。

    

    身后传来醇敏的两声‘沈小姐’,乔瑾槐转身去看,南乔已经从地上站起来,拖着婚纱跑出去了!

    

    没人去追。

    

    这种时候她离开,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丢了这么大的脸,找个地方逃避是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的方式。

    

    乔瑾槐拿着电话跟了出去。

    

    南乔穿着婚纱,自然不可能装着车钥匙这类的东西,而城堡里,是不可能有出租车这类的交通工具的。

    

    但她要去机场。

    

    她不能让爸妈就这么走了。

    

    即便她什么都解释不出来,她去道歉,她去忏悔,她去……

    

    她也不知道除了这两样,她还能干嘛!

    

    因为这件事,她已经害了爷爷了,不能再因为这件事,让爸妈也不理她了。

    

    停车场的车子都开走的差不多了,南乔穿着婚纱,站在大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格外醒目。

    

    她在拦车。

    

    但没人停,她靠着爬上莫北丞的床,威胁他跟她结婚的事已经在宾客中传开了,现在不知道莫家是什么态度,也没人敢对这个不被新郎待见的女人伸出援手。

    

    身后,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你去哪?我送你。”

    

    乔瑾槐说话时慢斯条理,语调从容。

    

    “不用了,谢谢。”

    

    南乔现在,暂时不想跟任何和莫北丞扯上关系的人有接触。

    

    “那你觉得,现在会有人载你?”

    

    “不会,”家世比不上莫家的,不敢载,比莫家位高权重的,不屑载,“所以,你把车钥匙给我。”

    

    乔瑾槐那句‘那你打算在这里矫情到什么时候’被南乔的最后一句话给堵回去,他看着她,英俊的脸绷得很紧。

    

    趋于面无表情!

    

    他僵着嗓子,一字一句的说:“我送你,你穿着婚纱不方便,如果你想静静,我不打扰你。”

    

    只是,沈南乔可不像其他女人那么客气,他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伸手过来拿他套在小拇指上的车钥匙了。

    

    钥匙本就是他从裤包里拿出来后随意套的,根本承受不住她的抢夺。

    

    “你不用跟着我,”南乔认识乔瑾槐的车,在公司见过很多次,走了几步,她停下来,头也没回的说,“我没事,我去找我爸妈,你不用跟着,还有,谢谢。”

    

    南乔拉开车门坐进去,将婚纱的裙摆全部堆到副驾驶,开车去了机场。

    

    乔瑾槐的车是一辆捷豹XKR,50L手自一体,被她开得有点憋屈了!

    

    虽然速度不快,但她对临江肯定比父母对临江熟悉,所以挑的,都是不易堵的路。

    

    到了机场,正好看到父母从车上下来。

    

    南乔将车停在一旁,推门下去,“爸、妈。”

    

    距离不远,他们应该是听见了,但没搭理她。

    

    她穿着高跟鞋,婚纱的拖尾又重又长,颇费了一番力气才追上去,抓住陈晴的手臂,“爸、妈,对不起。”

    

    陈晴没说话,说话的是沈舰闫,“放手。”

    

    “爸……”

    

    “别叫我,我们沈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完了,今天婚礼,莫北丞没到,你居然还被人抓了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小辫子,别人以后都要戳着我的脊梁骨骂我沈家家教不行,教出个这么……”

    

    “对不起。”

    

    如果是之前她还会抬杠,但现在,只能道歉。

    

    “放手,你回去把婚离了,立刻给我滚回美国去。”

    

    南乔拉着陈晴的手臂,也不说话,脸色苍白,眼眶通红,陈晴不忍心,这模样就像小时候,无数次拉着她,不让她出差一样。

    

    她心里一软,安慰道:“你爸不是那个意思,让你去美国是去避一避,等这件事风头过了,你就回来,你和莫北丞……也算了吧,把婚离了,这事……哎,也怪你。”

    

    南乔摇头。

    

    沈舰闫瞧着她的样子就怒火攻心,握住她和陈晴的手,用力的将她们分开。

    

    惯性的作用,分开后,陈晴往后退了几步!

    

    他们站的位置,正好是机场航站楼的车道边上,陈晴这一退,就退到了车道上。

    

    变故太突然,身后的车也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就撞上了。

    

    车速不快。

    

    如果是撞飞出去,可能不会伤的太重,但陈晴的身子被卷进了轮胎下面,车子刹车后,又因为惯性行驶了几米才最终停下。

    

    南乔的位置,正好看到被撞的那一瞬间。

    

    她瞪大眼睛,碰撞和刹车的两种声音变成一种慢反射弧在脑子里一点点拉长,撕扯,然后变成回音,以一种折磨的方式撞击着她的脑袋。

    

    疼。

    

    整个脑袋都疼的要爆炸了!

    

    她看着爸爸冲过去,半跪在妈妈身边,想扶她,又怕给她造成二次伤害不敢扶她,周围很多人围过来,有人打电话,有人指指点点,有人惋惜的摇头。

    

    妈。

    

    她拨开人群,拼命的往里面挤!

    

    南乔觉得自己的唇在动,却不知道喊没喊出声,但前面的人看到她都纷纷让开了。

    

    十几米的距离,她却觉得分外漫长,似乎只是几秒钟,又似乎走了很久,她才走到陈晴身边,蹲下,伸手去碰她擦伤十分严重的脸,“妈,妈。”

    

    南乔的喉咙哽痛的说不出话,只能单调的重复的叫着。

    

    “滚,”沈舰闫推开她,狰狞扭曲的瞪着眼睛,“你给我滚,你就是个扫把星,就不该回国,你看看你身边的人,哪个好好的?”

    

    南乔跌在一旁。

    

    手掌似乎磨破皮了,但她并不觉得痛。

    

    人群中有人走过来,用生涩的汉语说道:“我是医生,让我看看。”

    

    后来,妈妈被爸爸抱上了车,和那个医生一起。

    

    车子迅速驶离了机场,周围的人也慢慢散了,只剩下路中间的那一大滩血迹和那辆肇事车还等着交警来处理。

    

    南乔很慌。

    

    这两年,这种慌张、不知所措的情绪在她身上已经是极其少见了!

    

    如今,在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和机场保安劝导她让道的声音中,她唯独清晰感受到的,就是慌。

    

    还有无边无际的悔意。

    

    她得去医院!

    

    不亲眼看到妈妈没事,她不放心。

    

    南乔上了车,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手将钥匙插进锁眼,在开车前,她拨通了莫北丞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