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8章 只要打开,就是真相

    “你放手,”南乔的脸蛋苍白如纸,拧着眉甩开他的手,无意识的搓了搓被他握过的地方,像是极其厌恶他的触碰。

    

    她走路的姿势很僵硬,几乎是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的,从脸色到动作,都透着对他的排斥。

    

    莫北丞在后面看着。

    

    薄唇抿紧,英俊性感的脸紧绷着!

    

    照沈南乔的这个速度,这点儿路程,估计要走十分钟才能进大厅。

    

    莫北丞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婚纱的裙摆拖在地上,容姐急忙挽了抱在怀里。

    

    一阵天旋地转,南乔已经在莫北丞怀里了,本来就晕,这下更难受了。

    

    眼睛紧闭,整张小脸都拧了起来。

    

    男人抱着她往里走,垂眸,嗓音温淡黯哑,“对不起,没事先跟你说是因为我以为我能赶回来,是我有欠考虑了,下次不会了。”

    

    南乔没说话,也没挣扎,他打定主意要抱她,她也挣脱不开。

    

    还不如识相的留点力气。

    

    而且,她是真的生病了,没力气动。

    

    大冬天的,穿着婚纱跑了大半个临江,又在病房门口站了几个小时,再强悍的身体也容易垮掉,何况她这东亚病夫一样的体质。

    

    难受缓过来,她睁开眼睛,声线有种漫不尽心的沙哑,“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这次是威胁,说不定下次真死了,你要赶去参加丧葬会呢……”

    

    男人的手臂收紧,抿出几分冰凉的笑,“不痛快可以骂我。”

    

    南乔被他生生的勒疼了,精神不太好的眯起眼睛,“我诅咒她,心疼了?”

    

    “没有。”

    

    之后,莫北丞一言不发的抱着她上了二楼,放在沙发上,扯了被子将她严严实实的裹住。

    

    吩咐还抱着婚纱裙摆的容姐:“去放洗澡水。”

    

    南乔似乎很累,闭着眼睛缩在被子里,一副不想说话,不想搭理他的模样。

    

    这次感冒她没有发烧,却觉得比发烧更难受。

    

    全身都疼。

    

    从肌肉一直疼进骨子里那种疼。

    

    让她好几次想蜷起身子缓解这种感受。

    

    “爸妈回陆林了?”

    

    他今天去酒店,前台说已经退房了,打电话去航空公司查,沈舰闫和陈晴定了去陆林的机票。

    

    他刚刚说完这句话,本来还好好坐着的南乔就突然站了起来,脚背就一阵尖锐的剧痛传来。

    

    莫北丞低头,女人高跟鞋的鞋跟正踩在他的脚背上。

    

    这股狠劲儿,估计是恨不得将他给踩死!

    

    南乔火大的将他往后面一推,脸上红白交替,抬手指向大门,“出去。”

    

    莫北丞被她踩着脚,全身肌肉绷紧,她这一推,在他看来就跟猫儿挠痒一般软弱无力。顺势裹住她的手,揽着女人纤细的腰将她按在怀里,他以为南乔突然情绪激动,是因为沈家的人刁难了她,“对不起,沈家那边我会亲自去道歉。”

    

    南乔的呼吸一下急促起来,瞳眸睁大,“滚。”

    

    她扭动身子,不计后果的挣扎着推攘他,指甲在他手背上抓出几道鲜红的印记。

    

    “莫北丞,听见没有,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我一分钟都不想看到你。”

    

    恼怒的嗓音里携着慌乱。

    

    莫北丞一手扣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按着她的背脊,没吱声,一言不发的任由她踩。

    

    这双脚估计要肿几天了!

    

    最初设计高跟鞋的设计师也不知是不是被男人甩多了,每次找不到称手的凶器,才设计出这么变态的东西。

    

    妈的。

    

    踩的可真痛。

    

    不管南乔怎么闹腾,莫北丞始终不为所动,不躲也不说话,没有半点表情的由着她发泄。

    

    南乔见他这副死样子,闹了一会儿自己也没劲,反而累得不行,“你让开,我去洗澡。”

    

    她的脑袋越来越重,越来越痛,又被莫北丞抱着挣脱不开,全身上下都裹着他的气息,这让南乔烦透了。

    

    声音里,透着明显的不耐烦,连试图掩盖的迹象都没有,“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我让你滚出去,听不懂吗?”

    

    莫北丞看着她极力忍耐的脸,有几分失神,这么久以来,他没见过她情绪失控成这样。

    

    想也不想的将她的下颚挑起来,视线紧盯着她,“还生气?那就闹完了再去洗澡,骂也骂过了,要动手吗?不过我劝你省些力气,你这力气打不疼我,最后疼的还是你自己,等一下会有人替你打。”

    

    南乔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被堵的哑口无言。

    

    容姐憋着笑从浴室里出来,“先生,水放好了。”

    

    “下去。”

    

    容姐退出去,顺便替他们掩上了门。

    

    南乔不想跟他做这种无意义的纠缠,“我去洗澡,你放手。”

    

    莫北丞松开她,房间的空调在进来时就调到了最高温度,但她手臂的皮肤温度还是冷的没点儿热气。

    

    这让莫北丞恨不得将她扒了衣服,捞到床上暖热了才松开。

    

    手绕到她身后。

    

    南乔戒备的退了一步,男人的下巴立刻就绷紧了,“我帮你把婚纱脱了。”

    

    “不用,我自己脱,你出去。”

    

    从进来到现在,她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次让他出去的话了。

    

    就差没让他直接滚了。

    

    不对,滚也是说过的。

    

    他再好的耐心也用的差不多了,何况,他心里还憋着一团莫名的火,一直是抑着性子在哄她。

    

    “自己脱?”莫北丞黑着脸,大手用力的将她摁回怀里,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下去。

    

    凶悍强势,恨不得将她给吞了。

    

    他压抑着自己贴上她的唇后迅速窜起的欲望,没吻多久便松了手,一双眸子黑沉耀眼,“来,脱给我看。”

    

    南乔:“……”

    

    堆积的情绪一下爆发出来,她拿起沙发上的靠枕直接砸在他的脸上,“滚。”

    

    说完就往浴室跑。

    

    脚步很快,但很凌乱,即便她还记得要拧着婚纱的裙摆,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踩到了。

    

    整个身子朝前栽倒……

    

    摔下去之前,南乔脑子里就闪过两个字:混蛋。

    

    莫北丞眼疾手快的朝前走了两步,揽着她的腰把她拧起来,粗暴的握着她的肩将她背转过去,抬手拉下婚纱的拉链。

    

    抹胸的婚纱没了拉链的禁锢,直接就坠落下去,堆在她的脚边。

    

    南乔的上半身,只贴了一对乳贴。

    

    跟裸着没什么区别!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毫不犹豫的打在他英俊脸上。

    

    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愤怒!

    

    莫北丞舔了舔唇角,黑眸冷漠而深邃,有力的手忽然狠狠扣住她的手腕,那样的力道,好似要将她的手给折了。

    

    南乔仰了仰下颚,挑衅的看着他:“要打回来吗?”

    

    下一秒。

    

    手腕上的桎梏消失。

    

    莫北丞收回手,但眼神还是阴鸷冷漠的,估计是从没被人扇过耳光。

    

    “不会,今天的事是我抱歉,你如果生气可以继续。”

    

    南乔赤着脚转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手却再次被扣住,不过,这次男人没用力。

    

    “有些事,我更希望从你口中听到。”

    

    莫北丞面无表情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出了房间,他抬手扯开衬衫的纽扣,在外面站了一下,转身去了书房。

    

    一头短发在暖黄的灯光下利落锐劲,立体的五官被分割成几个明暗面,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低头点了支烟,火光照亮了他漆黑凌厉的眉毛和淡薄的眸子。

    

    莫北丞站在窗口,缓而慢的抽烟,一支接一支。

    

    不一会儿,烟灰缸里就有了塔状的一摞。

    

    他读大学是考的军校,迄今为止,他在部队呆了有十年的时间。

    

    十年的魔鬼训练留给他的,是‘为了国家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这样的崇高理念,是迅速凶猛的武装力量,是处理事情简单而直接的粗暴方式。

    

    这种思维和想法,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他对南乔,从最初的厌恶反感到之后的兴趣,再到现在……

    

    喜欢?

    

    爱?

    

    莫北丞不太确定,但能肯定是比兴趣更浓烈一点的感情。

    

    但不管如何,却是一步步的循序渐渐,简单、直接,不掺杂除感情变动之外的任何东西。

    

    但沈南乔对他,却是从一开始就精心设计,相遇、结婚,甚至未来的很多事,都是按着一个计划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从他动心的那一刻起,沈南乔的计划就完成了一半。

    

    那么,原因呢?

    

    陈白沫没说,他也并不想听到这件事从她口中说出。

    

    微光中,莫北丞的身子微微侧了侧,看向书架最下方的抽屉。

    

    那里。

    

    就是所有的原因所在!

    

    沈南乔的电脑。

    

    一些陈旧的、晦暗的潮流在心里撞击涌动,像海藻飘摇生长,无法抑制。

    

    只要打开。

    

    就什么都知道了。

    

    但这,是在侵犯别人的隐私,不符合一个军人该有的气节。

    

    莫北丞将最后一支烟抽完,揉了烟盒,一并塞进烟灰缸里,拿手机拨了个号:“到书房来一趟。”

    

    几分钟后,有人敲门。

    

    “进来。”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走进来,停在离莫北丞五米远的距离,身形笔直,“三少。”

    

    莫北丞将桌上一台摔得已经变了形的苹果Ai递给他:“拿去修好,里面的东西一样不能少。”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