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4章 她不重要

    莫北丞的手还横在南乔的腰间,不容她动弹,别有深意的道:“哄老婆是种乐趣,不过,楚总现在体会不到。”

    “以前只听说过莫家的三少处事如何犀利、运筹帷幄,不知道三少还喜欢在自己脸上贴金,哄老婆也要对方心甘情愿被你哄才是,南乔根本不爱你,你就是给她摘颗星星,她也觉得你烦透了。”

    南乔听不见楚衿说什么,但却看见,莫北丞的脸色越来越冷,透着一股极端的阴郁。

    “至少我能摸得到看得到吃的到,也比某些人只能在心里臆想的好,她对你,态度也不见得好吧?两次都被人捷足先登,也只有楚总了。”

    莫北丞挂了电话,抬手去摸她的额头,“烧退了。”

    点滴打完,南乔刚穿上鞋子,就被莫北丞抱起来了,“带你去个地方。”

    跟莫北丞闹情绪也不是一两次了,这个男人一旦固执起来,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她不去,他总有无数种方法能让她乖乖的去。

    “你能不能放我下来,你抱着我上来,再抱着我下去,人家还以为我是个残废呢。”

    莫北丞嗤笑一声,“你还介意别人怎么看你?”

    “那当然,被人一脸惊艳的盯着,总比被人一脸怜悯的盯着要心情舒畅。”

    “一脸惊艳的盯着,沈南乔,你的脸怎么这么大?”

    南乔瞪着他,双脚乱动,“你放我下来。”

    莫北丞将她放下来,却换了个十指紧扣的方式带着她进了电梯。

    南乔想过他会带自己去游乐场、去莫家、去找木子,甚至想过,他会带她去美国找时笙,或去见陈白沫。

    但她没想到,莫北丞居然带她去跳伞。

    飞机底部的舱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骨子里的暴力因子也随之达到了极限,她想一脚将他踹下去。

    南乔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去尝试极限运动,但那仅限于危险系数很小的过山车、蹦极这一类的。

    而且她恐高,每次极限运动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近乎自虐的摧残。

    跳伞,她没尝试过,也没有想过!

    外面的云一层层的像云雾一般。

    莫北丞在穿装备,南乔盯着天空,默默的咽口水。

    她抱着椅子的扶手,手脚缩成一团,莫北丞整理好装备,朝南乔伸手,“过来。”

    南乔摇头。

    莫北丞莞尔,朝她走过去,弯腰,一只手臂撑在她的身侧,另一只手扣着她的下颚,“你每次心情不好不是喜欢极限运动?”

    “我心情很好。”

    “很好?”他在笑,不是自嘲或冷笑,是真的心情愉悦的笑,“很好你这两天看到我都板着脸?”

    风从打开的机舱门灌进来,吹得南乔的头发糊了一脸。

    她敢肯定,莫北丞是故意的。

    但她不敢逞强,这和被强迫做爱不同,不求饶忍忍就过去了。

    她恐高。

    于是,南乔前所未有的乖顺,“没有。”

    “心情好你这几天叫我滚的次数,比你吃饭的次数还多?”

    “我这两天病了,没怎么吃饭。”

    她的嗓子有些哑,委屈和埋怨齐齐涌上心头,眼泪就触不及防的掉下来了。

    也不出声,就默默的哭泣,可怜的像只被遗弃的猫儿。

    莫北丞很少看她掉眼泪,平时最多只是红个眼眶而已,他有些慌了,本来就不擅长哄女人,这下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不断的用手去擦她脸上的眼泪。

    他脱掉装备。

    “乖,我们不跳了,你瞧,舱门都关了,”南乔估计是太久没哭过了,这么一哭就收不住了,眼泪一直掉,怎么也擦不完,“别哭了,嗯?”

    他两只手掌都被泪水侵染的湿漉漉的。

    莫北丞无奈,南乔又哭个不停,他只好低头吻她,“女人哭的时候最容易勾起男人的想蹂躏的欲望,你是想在飞机上来一次,嗯?”

    南乔:“……”

    她也没想到自己一哭起来就这么不可收拾。

    但不管想没想到,脾气是被他挑起来了,而莫北丞说这话,也着实欠揍。

    男人弧度完美的下颚就在眼前。

    南乔一时忍不住怒意,居然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莫北丞原本是蹲在她

    莫北丞本来是半蹲在她身侧的,被她一咬,直接揽着她的腰将她抱在了怀里。

    有东西抵着她的腿!

    南乔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咬牙切齿,却又不敢挣扎,生怕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莫北丞长了一张禁欲的脸,却配了一副纵欲的身体。

    她要真挑起他的火,说不定他真押着她在飞机上做一次。

    莫北丞闭了闭眼,眼神微变,狼狈之余,呼吸也沉重紊乱了,“南乔,我们做吧。”

    四目相对。

    南乔眼里的惊讶还来不及彻底的表露,莫北丞已经抱着她起身,将她压在了座椅上,“忍不了。”

    他炙热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没有半点细细研磨的温情,急不可耐的撬开她的唇齿,如狂风过境一般迅速的在她嘴里扫过。

    大掌熟练的摸到了她裙子的拉链,往下,露出腰上大片细嫩的白皙肌肤!

    5000英尺的高空,他肆意妄为的亲吻着她,搓揉着她。

    原本还在旁边端茶倒水的空姐早识趣的退到了后面的工作舱。整个客舱就剩他们两个人!

    莫北丞吻着吻着就停下了侵犯的动作,盯着她,沙哑低沉的嗓音性感得一塌糊涂,“南乔。”

    身下的女人一直任由他吻着,没有太过激烈的反抗,也没有回应,眼睛睁开的弧度与平常无异,没有瞪大,也没有半眯,似看着她,又似没看他。

    但就是这样无声的抗拒,更让人心里如猫抓一样,不疼,但是难受!

    “昨天就算换作其他任何我身边的人,我一样会去救,在这一点上我并不感到愧疚,如果我没去,而她死了,才会是我一辈子都亏欠,”莫北丞的声音醇然低沉,用的是一种阐述的严肃语气:“我愧疚的是没有事先告诉你,没有安排好之后的一切,让你受了委屈。是我做丈夫的失职,在这一点上,我很抱歉。”

    不事先告诉她,是怕她胡思乱想。

    他以为自己能够在婚礼开始之前赶回来。

    “南乔,这件事上你可以生我的气,怨我,怪我都可以,但我不允许你是因为我救的人是陈白沫而跟我闹别扭,她不重要。”

    他很少说这么长的话,南乔又一直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脸,这让他尴尬,好几次都想伸手摸脸,看是不是粘了什么东西。

    南乔显然是对他的解释很不满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抗议:“所以你带我来跳伞,准备弄死我后,一辈子对我亏欠。”

    莫北丞对她不正常的脑回路感到无奈,眉梢抽了抽,淡定的说:“我以为你喜欢。”

    上次她心情不好半夜里去游乐场坐过山车。

    虽然他去的时候她是从摩天轮上下来,但经理却将她所有的一举一动全都报告给了她!

    不过他没打算真的带着她跳伞。

    南乔身体太弱,之前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让他不敢带着她冒险。

    他只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她安静的听他解释,而不是听到一半就一脸不耐烦的让他滚。

    但这些,没必要让她知道。

    “滚。”

    南乔抬脚踹他,又恢复了之前不搭不理的模样。

    莫北丞遒劲的手捉住她的一只膝盖,将她困在怀里,低头就吻了上去,无奈的哄她,“别闹,飞机上都是我的人,我这样起身很难看。”

    他横在她腰上的手用了用力,将南乔的身体更紧的贴近了他的身体一下。

    难看的意思,不言而喻。

    南乔赏给他一个凉飕飕的眼神:“趴在我身上,一脸猴急的饥渴模样难道很好看?莫北丞你是不是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

    “你抱着很舒服,软绵绵的。”

    男人亲了亲她的腮帮,清新的气息拂在她脸上,带着薄荷香气,还有浅淡的烟草味道。

    她那点儿不悦的小情绪还在。

    而且,明显是有点儿失神。

    眉目间仍是压着一层阴霾,

    莫北丞脸色晦暗,手指绕着她的头发,稍稍用力,成功看到女人因为疼痛而皱起了眉头。

    “飞机是出发前刚加的油。”

    “恩。”脑回路果然不正常。

    “如果你再摆出这副面瘫的脸,我还能让人再开回去。”

    南乔直了直身子,“你当初,是怎么看上陈白沫的。”

    莫北丞有点头疼。

    从她身上起来,坐到了一侧的座椅上,身下还呈现出一副天赋异禀的既视感。

    “还要等一会儿才能降落,你先睡觉。”

    他就算情商低,但也知道在现任面前讨论前女友,不是件好事,除非是不想过了。

    “难道是因为她长了张白莲花的脸?勾起了像你这样的男人想要狠狠蹂躏的心思。”

    蹂躏……

    他现在,只想蹂躏她。

    南乔给他挖了个坑,他没傻的往里跳,“我这样的男人?我是哪样的男人?”

    南乔格外认真的回道:“在部队里憋疯了的男人。”

    她的第一次,到现在回想都还是一个噩梦。

    莫北丞:“……”

    他望着她,“在部队里憋疯了,结了婚还得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