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6章 做成玫瑰花酱吃了

    陈白沫的神经都是火辣辣的疼,病房里还有其他人在,昨天那女孩问的时候,她还一脸羞涩的默认了莫北丞是她的男朋友。

    男人如今的态度却让她好像被剥光了衣服扔在人群中,羞耻、难堪,各种情绪让她神经绷紧,整个脸颊都火辣辣的烫。

    她低头,将纸从文件袋里扯出来,当着他的面撕成了几分,朝着男人的俊脸砸过去,尖锐的质问,“莫北丞,我跟你交往三年,你就一点儿都不信任我吗?”

    态度已经逼近歇斯底里。

    莫北丞眼睛都没眨一下,任由那些碎纸砸在他脸上,又落在地上。

    俊美的脸上波澜不惊,“白沫,这次就当是我还了对你的亏欠,你如果想再回美国,我可以帮你,最后一次,到此为止。”

    他今天,说了两次到此为止。

    陈白沫自然是听懂了,他送她回美国,之后,她所有的事他都不会再插手。

    在美国的舞台上表演白天鹅,是多少人削尖了脑袋也进不去的,陈白沫的舞虽然跳的好,但也不是缺一不可,她离开舞团这么长时间,早就已经回不去了。

    莫北丞肯出言帮她,是她再好不过的机会。

    失去了这个男人,但她还能保住自己最钟爱的事业,以后或许也能嫁入豪门,即使不能,也能富裕过活。

    但陈白沫是清高的,她不愿意接受这个男人施舍的馈赠,而且还是在冤枉了她的情况下。

    嘲讽的冷笑,忍泪的模样看着楚楚可怜,却又自有一股傲气,冷笑了一句,“我走了,你就能和沈南乔毫无顾忌的恩爱到老了吗?”

    莫北丞眉头微皱,压下了心里那丝不耐,“不管你走不走,我和沈南乔之间的关系都不会因为你改变什么,”他没有去看陈白沫紧紧握着的拳头,“白沫,其实我并不欠你什么,别说我跟你还没有什么,就是睡了,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谈不上亏欠。”

    所以,让她识趣点滚吗?

    陈白沫死死的抿着唇,脸色苍白如纸。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冷酷起来,真的是什么情谊都不念。

    “莫北丞,这件事不是我做的,说不定是沈南乔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为的就是让你对我起疑,我没做过,我不认,我不回美国,我要留下来查清楚真相。”

    一旁见他们氛围不对就开始假睡的女孩子见陈白沫情绪这么激动,忍不住出声,“姐姐,哥哥已经走远了。”

    “你闭嘴。”

    陈白沫还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劝,而且她丢了这么大的脸,恨不得挖个地缝将自己埋起来!

    上次华景天的事,被沈南乔逼得不得不自伤来撇清关系,她都没这么愤怒过。

    陆然出事,虽然不是她直接设计的,但也是因为知道华景天那些龌蹉肮脏的勾当,也知道他正在找替罪羔羊,才故意将人送过去的。

    不需要她做什么,只要在言语中稍稍透出对那人的不喜,华景天自然而然的会帮她把事给办了。

    但是这件事,她完完全全是被摆了一道!

    她根本不知道莫北丞当初和沈南乔……还被录了音。

    ……

    从医院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莫北丞想到南乔还在生气,有些头疼的摁了下眉心,开车在街上绕了两圈,将车停在路边,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过了很久才被接通。

    迷迷糊糊的低沉男音,一听还有被吵醒后明显的不高兴和暴躁,用英语爆了句粗,“什么事?”

    莫北丞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现在美国,应该是大白天。

    “大白天睡觉,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女人。”

    莫北丞:“……”

    季予南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身侧的位置,没人,温度也凉了。

    房间里拉着窗帘,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手摸到台灯的开关拧开灯,瞟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间,十一点多了。

    “有事快说。”

    他没睡醒,起床气严重。

    从烟盒里捏出一支烟含在嘴里,施施然的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你们那边现在是晚上吧,你现在新婚,不抱着你老婆睡觉,给我打什么电话,肾虚要我帮我找药?”

    “那药你自己留着就好,别下次硬不起来,又跟个智障一样跑去看男科。”

    提起这事,季予南咬牙切齿的冲着他强调,“我都说了,那是个意外。”

    他的黑眸蓦然冷了下来。

    他在男科诊断室门口居然看到陪其他男人去看男科的时笙,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脑门上一片绿油油。

    那个该死的女人。

    莫北丞半慵懒的靠进座椅,也点了一支烟,“你以前是怎么哄女人的。”

    季予南眉梢挑起,“上床。”

    他会问季予南,完全是因为他有过一个深爱的女人,谈过几年恋爱,不像乔瑾槐这些年感情一直空白,也不像言瑾之,暗恋这么多年还没敢开口。

    但他忽略了季予南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却是在美国出生,美国长大,完全继承了美国彪悍开放的风土人情,在那种事上都是直入主题,即便有浪漫细胞,那也是少得可怜。

    “难怪时笙会逃跑,就你这种只动下半身的低级生物,她能忍那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这话又戳到季予南的伤口了,“我对她,连动下半身的欲望都没有。”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穿着睡衣的时笙站在门口,脖子上的吻痕还清晰可见,她冷睨着他:“我昨晚就当时被狗日里,说不定狗的技术都比你好点。”

    “时笙,你他妈的,被狗日了你叫的那么浪。”

    “老娘那是被强的,被强不叫……”

    电话断了。

    莫北丞摁了下眉心,回去的路上路过一家花店,看到橱窗里一束扎好的忽忘我,将车停下,走了进去。

    他对花没有研究,在店员的推荐下选了一束花,用的是淡淡的金色的包装盒,上面绑了个漂亮的米白色蝴蝶结。

    南乔还没睡,在沙发上看电视,也没开空调,盖着一床薄毯趴在上面。

    莫北丞走过去,“怎么还不睡?”

    南乔从沙发上坐起来,她身上穿着真丝的睡衣,这种天气完全不御寒,“你不是让我等你吗?”

    他将花放在茶几上,脱了外套裹在她身上,手指剐蹭着她温软的脸颊,眉眼间都布着笑意,“等我干嘛?”

    南乔看着茶几上那束花,她对花没什么深入研究,也不能一眼就从长相看出它的祖籍。

    只觉得包装很精美,比寻常花店的玫瑰更饱满。

    她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束花肯定价值不菲。

    莫北丞身上穿着质地精良考究的西装、大衣,手腕上戴着几百万的名表,还是最有辨识度的经典款,全身上下都透着:只要我高兴,钱不是问题,请尽情宰我的矜贵气质。

    27朵。

    爱妻!

    南乔伸手去拿:“送我的?”

    莫北丞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盯着她,他买束花回来,不送给她难不成自己留着看。

    他又不是心里扭曲,还喜欢花。

    莫北丞淡淡的回道:“不是。”

    南乔已经碰到包装纸的手又缩了回来,眼里那点浅薄的兴趣也散了:“那你拿到外面屋檐下放着吧,我不喜欢我家里放着送给别的女人的东西。”

    “别的女人?”他神态慵懒,似乎只是随意的接话。

    南乔闻到他的衣服上有消毒水的味道。

    想也知道他去了哪里。

    今天是婚礼过后的第二天,算来,也该是时候了。

    南乔将外套脱下来扔到一边,起身上楼。

    莫北丞扣住她的手,没有起身,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强势感,“这些花你打算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

    当然是就这么放着,等到谢了就扔了啊。

    “放着。”

    男人英俊斯文的脸上浮现出不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送你花,不是让你弃之敝履的。”

    “这东西,不能用不能吃,包的这么好不放着当摆设,难不成你让我做成玫瑰花酱给吃了啊?”

    南乔没有不喜欢他送的花,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这么晚了,总不能让她抱着花出去秀一圈吧。

    莫北丞沉默了半晌开口,“也可以。”

    南乔:“……”

    这估计是最有价值的玫瑰花了,既惊艳了她的视野,也丰富了她的味蕾。

    她无言以对,只好低下头在莫北丞唇上亲了一下,“谢谢三哥送的花,我很喜欢,包的很漂亮,拆了可惜了,就这样放着吧。”

    莫北丞的视线始终落在她的脸上,闻言,低低的说了声:“虚伪。”

    扣着她手腕的手改为压着她的后脑勺,四片唇瓣毫无间隙的贴合,男人含住她的唇,撬开她的唇齿,深深的吻了进去。

    南乔没有挣扎,甚至还顺从的回应他的吻。

    深长缠绵的吻结束,她还在喘息,男人却已经起身将她打横抱起,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的卧室门关着,莫北丞抱着南乔,腾不出手,“开门。”

    他的眼神暗透了。

    全身上下都透着浓浓的侵占欲望。

    南乔开了门,等不及她将门完全推开,莫北丞便一脚踹开门,抱着她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